逆流沙
小說推薦逆流沙
回到住的地方,那是一个很多人一起住的囚房,深夜时分,守卫都睡觉去了,只有一个守卫还点着油灯在那里打盹,灯光很透过那钢铁大门照射到了罗生的床板边上,罗生毫无睡意,轻轻的爬起来,生怕打搅了其他人的休息,凑到那光前,打开骑士道这本书,那是一本有些年头的书了,打开烫钨的封面,羊皮纸已经有点发黄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幕幕的手绘图,那是北极花园原先的样子,终年积雪的巍峨火山,天空飞翔的奇怪的飞龙,那些是什么?
罗生从来没见过,那火山上好像还有一座庙,那大平原上到处都是鸟语花香,人民的生活也很丰富,街头卖艺的流浪艺人,在农场劳作的农夫,每天守在店子里面的那些生意人,每个家庭都是很幸福的样子,很多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就是骑士国以前在北极花园的时候么。
那时候是多么的繁荣,生活是多么的惬意啊。罗生想着,如果自己也能在那个远古的骑士***活该多么好啊,可是在这画面中,罗生仿佛找到了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脑海中突然闪现了自己在辽阔的大草原上车马奔腾,南征北战,抗击那些野蛮人的身影。
愛你成了孤單往事 奶白澀
毀天滅地:網遊之超級殺手 安舞落
翻过一幅画,这里绘制的图片很是让人心痛纠结,美丽的火山喷发了,上面的庙宇散发着战栗的力量,人民平静的生活被打扰了,那些原先和人民生活的很好的审判荒原野兽也突然对人民发起了攻击,到处袭击着人们,翻过一页,罗生看到那国王神情沮丧,看到那下面的一行文字“因为一对追求自由男女犯下的错误,骑士王国遭此大难。”
再翻过一页,那是骑士王国全国迁徙的时候,在那个画面里,王国的骑士们一护送着人民到南方去,那时候还没有那瓦塔沼泽,骑士们才能比较快的行进,背后昔日美丽的游览胜地末日火山持续地在喷发着岩浆,天空是浓重的火山灰,这是哪位大神的惩罚。
还是说,这偷盗审判权杖的举动激怒了所有的大神?
浪漫滿屋
迁徙的队伍在审判野兽的觊觎下前进,所有妇女儿童和老人都被安排在了队伍的中间保护起来,那漫天的火山灰不出半个月势必将北极花园给淹没了,所以行进的速度要快,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里被动员了起来,当国王带领队伍到达了南方的一片大草原的时候,发现那审判野兽没有追过来了,前去勘探地形的士兵也回来报告说发现了大量的矿藏,于是便决定停留下来在此重建自己的国家,不久之后,末日火山停止了喷发,现在的瓦塔沼泽地带便不断的喷发着地下泉,本来便是沙地,于是不久之后便形成了瓦塔沼泽,千百年来,骑士王国的人便没有再试图回去过了。
为了安抚众神的愤怒,国王在最北方一个地方兴建了一座审判寺庙,很多人到那里去朝拜,随着那里人口的增多,渐渐的成了一个小城市,它就叫洛城。
看到这里,罗生大概是知道了自己民族所遭受的罪孽了,那偷盗了审判权杖的情侣,罗生不知如何去解释这一切,这两人现在又在哪里逍遥快活还是说早就已经死了?
渐渐的,罗生沉浸在了骑士王国曾经的荣耀当中,书中介绍了当年那些在战场上为王国的生存战斗的英雄们,一个个陌生而显赫的名字,有些更是很让人怀疑其真实性。
书中写到:“在骑士王国长时间艰难的崛起过程中,曾遭遇到无数次外族的侵袭,我们之所以能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壮大起来,除了广大子民的团结一致,还离不开那些在战争中做出巨大贡献的英雄们。传说在上古时期带领大家成功阻止神族入侵的钨盔骑士——撒卡门,他是历史上有记载的第一个钨盔骑士,但是最终,他奇怪的消失了,还是说人类始终是逃脱不了死亡的厄运?他消失后,神族再次来袭,将我们征服。从此,骑士王国开始了对神族的各项供奉。 传说同时代还有两位钨盔骑士,分别是纳西和奥斯丁。 这两位骑士和撒卡门同为与神族作战中成长起来,也同样莫名其妙的消失在了历史之中,这很大部分是传说,总之在骑士王国古代和近代都没有再出现过钨盔骑士。之后出现的传奇人物有很多,大多都是黄金骑士,比如带领大家在神族惩罚之后从北极花园撤离的古代国王柯迦罗, 当时我们刚刚到达了现在的地方,开始的时候是不干旱的,很多临近的种族都在打我们资源的主义,并多次爆发战争,甚至为此结成了同盟,我们的古代国王亲上战场,将敌人杀的尸横遍野,最终巩固了我们在这大陆上生存的权利,并且他还对神表示了充分的尊重,比如洛城那个大庙,这样也为我们的人民也可过上安定的日子。。。。。。”
特工小辣妻:wuli總裁別囂張!
书中继续写道,“在战场上,我们有着自己出色的战将,那些黄金骑士们在与入侵者的战斗中释放着能量,现在的国王贝秀,王国军事统帅贝军,他们在前几次大战争中震撼了中原的皇廷,随着时间的推移,上届的老国王去世,贝秀成为新的国王,在其位,有很多战争之外的事情要等着他去管理,中原帝国在此时发动了侵略战争,随着战争的继续,黄金骑士的消耗很大,中原人的物资很好,唯一不足的就是武器和战争人员的素质,凭借这些优势,加之统帅犯了冒进的错误,终于统帅贝军被中原帝国的众多军团围困在黑河关,那场突围战中,贝军和很多高阶骑士都身负重伤,阵亡的骑兵不计,高阶骑士释放的盾气都被帝国的巫师释放的魔法削弱,帝国的皇帝近卫军和骑士军团战斗之时,帝国的巫师正在准备事发毁灭骑士的黑暗魔法,这魔法正好与骑士散发出来的光明气息相克。在骑士王国的众元素神之中,唯有光明之神——亚修斯才是真心给予骑士王国庇佑的,就如同只有沙系战神——奥里瓦真正愿意在战争中赐予骑士王国力量一样。一旦黑魔法施放大量的黑暗气息,那魔法阵之中的骑士必将全部灭亡,包括那已经受了重伤的黄金骑士,正当贝军陷入重围的时候,一个白银骑士拯救了这一切,他就是罗生,一个来自王国北部的小伙子,年轻的白银骑士以超人的勇气和技艺从远处驰援,率领着那数千人的骑士营奔袭而来,白银的盔甲在太阳下熠熠生辉,与被围困在中央的贝军部相得益彰,一经交战中原帝国的军队便溃败了,那没有被黑魔法污染的强大骑士盾气很显然已经有黄金骑士的级别了。此刻的他率领那一个营,在高级骑士盾气的护佑下一路砍杀,留下遍地遗尸,他们经过的地方,留下了帝国近卫军尸体铺就的道路,直指向帝国的战场指挥中心,此乃围魏救赵之术。果真,帝国的阵型变化,向指挥中心靠拢,由此,贝军部分便成功突围出来。此危险关头,对战争的把握和冷静的思考,罗协犹如战神归来!”
寄生 電車㈥
看到这里,罗生显示出少有的沉重,这是对英雄父亲的崇敬,也是对历史的不可追昔。
風流財女 上官洛洛
原来骑士原先是生存在北极花园地方的子民,那些天神对人类做的事情不过是寻求供奉,骑士对神的供奉是对上界天神的一种屈服而已,面对比自己强大太多的力量,你不屈服就是找死,你若屈服,反而可以寻求庇佑,骑士王国不是傻子,选择了屈服。
那上古时代的三大钨盔骑士为何会神秘消失呢?罗生想着。
陌路傾城
沦为亡国奴的罗生,还有那么多骑士,包括鲁斯,自己的生命就在敌人的手中掌握着,所有骑士王国的人都有抗争,但是在中原帝国的枷锁下,没有办法突破,之前各处有几次奴隶起义,都被帝国的军队镇压了下来,何况平时那么严厉的管束,起义的机会也很难找,罗生叹了口气,透过囚牢的铁窗,那月亮已经到了天的边际,不知不觉已是后半夜了,这本《骑士道修习法则之第一重》介绍历史的部分差不多看完了,有些困了,罗生将书本放在床褥之下,倒头便睡。
禦王有道:邪王私寵下堂妃
高冷上司強制愛:秘書,你好甜! 誰家公子
躺在那简陋的床褥上,罗生想,自己以后也要向父亲一样,用自己的方式去训练军队,有朝一日,自己也要对自己的士兵如兄弟,那样,在生死攸关的战争中,才能有一支无坚不摧的钢铁之师。之后,便又做起了那件做了很多遍的事情,想想着自己的父母是什么样子。自己的父亲从未见面,而母亲,也只是留下了站立雪中的影子。
刚刚入睡,自己便似进入了梦境,自己骑乘着那黄金盔甲的高头大马征战沙场,将那些来犯的敌人一一砍杀,捍卫自己后方的老百姓,那梦中的快意,杀戮贱种的快感,罗生居然在睡梦中笑了出来,自己的父亲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吧。只是在做梦的时候,额头上的黑太阳发出了幽幽的光芒来。
警路官 神燈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罗生定是在看那《骑士道修习法则之第一重》的时候幻想了自己今后就是和父亲一样的黄金骑士,成为王国的英雄。现在,在罗生的心中,黄金骑士就是至高的梦想了,他不敢去想象那钨盔骑士设定法则的力量。他很清楚自己现在只是个阶下囚,靠杀死别人来存活的角斗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