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遊記
小說推薦書遊記
吃过早餐,无所事事的翻开茶几上那本泛着古香韵味的,牛皮旧书。
当翻看到“周天之内有五仙,乃天地神人鬼;有五虫,乃蠃鳞毛羽昆。”之时,其中的人字觉得很特殊,一种说不出的韵味在里面。下意思的念了出来。
“人”字刚开口,只觉周身空气瞬间凝固。旋即一阵极强的吸力由书上传出。
“我靠!什么…”一句什么情况还未说完,一道刺目白光闪过。留下的只有一本破书,掉落在地。
自混沌后,陨神大陆出现,大陆格局分为人族、鬼方而成。以沧澜海为中心,其东是鬼方地界,其北是迷失之地,其南为海族南冥海,其西是陨神大陆最大的陆地。分以龙国、风国、雪国、沙国等大国四国占立的人族地境。而又属龙国最大,其势力已成为人族地境中最强国家。陨神大陆的时间日历就是以龙国来制定的。龙国第七代国君,子桑建皇。为人奸诈,其野心之大,想要一统天下,历时三代国君一统人族。此后坐拥人族天下。
一日其将侯启奏十代国君子仓龙皇“国君,我国现已坐拥天下。实则不然,在我国东方有浩海沧澜海。传闻沧澜海对岸是神界鬼方。吾君何不起兵伐东,一举拿下神界鬼方。坐这天地第一人?”
子仓龙皇自龙位起身,看着下跪将侯,双手一抬接过旁侍女手中的佳酿轻呡一口道“本君现已是这天地的主人,自然那海对岸的神界也应是本君的子民,何来起兵之说?”
“启吾君,君实在不知。那神界乃是天神种族,相传。人死后大德人士将被其招揽而去,做那享长生,醉逍遥的神仙。自然其也不再我国管辖境内。吾君,何不拿下那神界,自己做那神仙。长生之后也好佑龙国以永远。”
自此,烽火再起。龙历207年,子仓龙皇起兵讨伐鬼方。一战即发,战火一直延续。
烽火千里,喋血沧澜海岸。萧杀战意,冲天而起。战火过后,血染半壁江海。
只见一群金甲将士,半跪拜礼一位无头尸体。除了燃烧火堆的噼啪声,谁也没有说话。一股浓烈的悲切情愫环绕四周。
无头尸体,一柄长枪洞穿心脏,支撑其不倒下。
在其百里之外,一位巾帼女将。身着漆黑墨亮战甲,手中提着一盏碧绿幽光的灯笼。胯下一只丈许大小,双眼凶光毕露的风生兽。
“尔等蝼蚁!滚回沧西,叫你等君皇休要再做那白日梦。否则我鬼方将士必定起兵剿灭尔等。记住本将的话!”风生兽上巾帼女将语毕,转身带着其身后将士离开。
第一战,龙国起兵百万。初战鬼方,然而实力悬殊甚大。鬼方不伤一兵一卒,全歼龙国士兵。
“收好将军尸首,我们走!”无头尸体旁一位双眼通红,战甲残破的将士起身抹掉眼角泪水大声吼道
来的也快,去的也快。不过盏茶功夫,这队残兵败将就消失在沧澜海岸。
而在双方撤走之后,天空阴暗,雷鸣闪过下起了小雨。像是嘲笑又像是悲切的看着这烽火战场。雨越下越大,风起雷鸣,震破天地。一道闪电掠过,自天空飘落下一具“尸体”。
驚婚未定
时间流逝,雨势渐歇,海水高涨。淹没这具尸体一般的时候。一声疼苦的**传来。无力睁开双眼。
静躺了半个时辰,只待周身有一丝力气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四周。不看还好。一看吓一大跳。
周围不管是海面还是海岸,全是尸体。先前他大爷的就是枕在一具破烂的尸体上。见这情形,内心瞬间崩溃。我特么连杀只鸡都怕的人,此刻尽然在尸体堆中。
“啊!”一声长啸,我发誓这绝对是有史以来我声音最大的时刻。
随着长啸释压之后,使出浑身解数爬到岸上。最少不要在水里泡着了。
太陽的距離
直到傍晚才缓和过来,起身打量着周围一切。入眼尽是残破尸山。之外是一片汪洋,而身后却是灰蒙蒙的一片。
“这特么是哪儿?怎么有种不好预感?”转了一圈后,看着面前的景色暗自嘀咕
待到体力恢复的差不多了,整理下心中思绪。最终的出结论便是,我特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唯一能确定的是,我已经不在原来的世界。看这些尸体的衣着这里像是华夏古代,不然现在谁还穿一身铠甲干仗的。
在这周围尸体中寻找了一番,从尸体上扒了几件干燥的衣服。找来一把长剑。先前走,想多了。尼玛那是海诶!嫌命长才往海里跑。
而身后,虽然知道并不必往海里走好多少,至少现在不会死。
無敵是什麽
正待转身没走几步,在身后的尸体中。飞出一道绿光,起先是一道。而后是每一具尸体都飞出一道。直到这绿光形成能照明之时,我才发觉。
转身看去,入眼便是一颗直径半米的绿色光球。光球周围闪发着道道黑气。
迷失在艾澤拉斯
在之后发生的,是我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情景。只见光球最后形成2米直径时,直接向我飞来。下意思的转身就跑。但脚像是生根了一样,连提起来都困难。最后眼睁睁的看着被光球吞噬。
美女
在之后再一次昏迷了,在昏迷期间,我做了个梦,一个很恶心的梦。我梦到我在光球中看到,地面上尸体的血液被光球吸收成为一具具干尸。而后被一股力量强行灌入腹中。在之后我就看自己好像这些死去的士兵一样,来回穿梭在某一个战场之上。像是亲身经历了某一场战争。在之后就彻底昏迷过去了。
沧澜海岸,吞噬谨昔的光球。在之后许是差不多吸收完了血液吧。产生一场爆炸,只见光球爆裂开来,地上的干尸化为齑粉。海水被爆炸冲击波击起一道墙高的大浪,向深海袭去。
而已经远离战场的鬼方军队中,先前的女将像是有所感的向沧澜海的方向望去。心中暗道“怎么有种心绪不宁的感觉?难道那边又出什么事了?”
凰謀天下 宸彥姬
“凯乐,你带人去海岸那边看看。我感觉有什么事又要发生。”旋即扭头向身边的一位将士道
只见此将一身剑袖素衣,手中握着一柄尺许长的铁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