泣仙
小說推薦泣仙
这道声音是多么的熟悉,让得虚一浑身都是一震。
“魔徒!”虚一声音冰冷,虽然没有回过头去看个究竟。可是这声音她实在是太熟悉了。
这声音的来源,正是终结了一代天骄圣女长胜不败的那个人。
而一直追赶虚一的囚,也是停下了身躯,惊疑不定的打量着到来之人,而后声音酷酷的“好久不见,魔徒。”
看着这两者,洪宇抱着拳,丝毫没有半点的言语,面色还有些打趣。
囚浑身伤痕累累,一副残像,虚一虽然没有受什么大伤,可是战斗到了此刻,耗费的真气灵力也是不可想象的。早已不复全盛时期的英勇。
洪宇的意思已经显而易见了。
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而洪宇此刻充当了那只黄雀。
從獵魔人開始的無限之旅
这二者都非寻常辈,焉能不知洪宇的用意?只是虚一却是没有发言,而囚则是拖着残躯,上下打量了面前的这二位人族俊杰,而后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也罢,也罢。这宗秘宝终归不属于我。魔徒!”囚看向洪宇,“我若把它给你,是否放我离开?”说着,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个方丈大小,显得是那么的古朴无华,一眼看去,就知道是那种年代久远的宝盒,至于里面装的是什么?能让的这二者争斗的个你死我活?
“给我,你离开。”洪宇对囚点头,用意明了,上次你可以离开,这次也一样。
可是一旁的虚一却恼怒了,“若给他,你必死!”声音冰冷,犹如千年不化的寒冰,不尽人意,杀气弥漫。
“哈哈哈哈。”囚看着那杀气弥漫的囚,哈哈大笑起来“虚一,枉你还是一教圣女,却也是如此迂腐。今日你认为若是不给他,我们能活着离开吗?而且魔徒之人,本座信服,倒不像某些人,只是懂得暗地里耍些阴谋罢了。”显然,囚对于虚一的怨气不是那么一点两点的了。今日若非她的出现,自己早就回到族群,安心炼化秘宝了。何至于到了现在拱手让给洪宇?
所以囚是打定了主意,宁可拱手送给魔徒,也不能便宜了虚一。
“哼,你便认为他能杀得了我?”虚一指着那个远处抱胸戏谑的看着他们的洪宇。
“说真的,虽然你很神秘,很强大。可是相比与他,还是有些差距的。”囚也是得理不饶人,故意激怒着这个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人中仙子。
而且,虚一隐隐的感觉到,一年之别,洪宇身上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这个变化让它感觉很是不安,感觉两者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没有继续理会他们的争论,一个瞬身,就来到了囚的面前,接过它手中的盒子,对着囚挥了挥手“不送。”
虽然囚还在困惑洪宇为何如此做法,可是也没有理会那么多,对着洪宇抱拳,而后拖着残破不堪的身躯,拍动翅膀,飞走了。
看着囚离去的身影,洪宇微微一笑,心里道“希望你能更加强大一些。”而后,洪宇头也不回,声音无喜无忧,平淡的出奇“你呢?是走是战?”
虚一没有理会洪宇,而是掀开了自己的蒙面白巾。露出了她那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白衣飘飘,黑发披肩。是那么的出尘。
她的美,不是人间万物的平凡之美,看一眼,会让人深深的陷入,无法自拔。定力不高者见到她的美,七窍出血,导致死亡。
这一刻也是洪宇第一次看到她的美,上一次还未来得及欣赏,自己就要一命呜呼了。可是这一次她竟然主动掀开面纱,用意是何?
“很美,很迷人。可是却是对手。”虽然洪宇也倾慕于虚一之美,但是他的道心坚定的不可想象,不会为这世间的任何欲望所动。
“掀开面纱,只是为了印证一年前的事情,现在看来,你最后似乎遭遇到了什么,竟然没有来得及杀害我这个对手。”虚一的唇,是那么的红润,说的话是那么的动听。可是给人的感觉始终都是太过阴暗。虽有神圣光明的气息,却无神圣光明的气质!
这一刻,洪宇有点明白为何虚一总是蒙着面纱了,不是为了什么神秘,而是实在是太美了,让得洪宇都不由得看了两眼。
“你之美,确实是件艺术。我以欣赏的眼光看待你。却不曾有何感觉。没有任何动摇,你不可能从我之身上得到什么。”洪宇先是赞扬了虚一之美,但最后却陈述了另一个事实。
那就是你的美对我没用!
“如此,废话就不多说了!你要战,那便战!”这一刻,虚一再次提起了手中的宝剑,挥剑斩风,空气咧咧作响,虚一周身符文弥漫,剑气冲天,一步一步朝着洪宇走来。
“果然精进了不少,不过能乃我何?”洪宇高哼一声,左手为阳,右手为阴,一光一暗,两极致。阴阳道鱼游动于面前,光华内敛。可是虚一却感受到了来自阴阳鱼的巨大威胁。
“仙神九剑,众仙之念!”虚一施展出了仙神九剑的又一盖世剑招,只见铺天盖地的光剑凝结而成,犹有千军万马之势,日月山河无光。
我本寂 不語樓
这是如此绝强的一剑呀!
万剑飞来,妖阻杀妖,魔挡弑魔!
这是众仙的意念!
葉落秋風 納蘭
饶是如此,洪宇依然不惧,阴阳鱼加身,先天可囚神。何惧之有?
最權 大秦騎
对着前面的虚一就是一点,阴阳欲要囚神!
两种盖世神通的对决,惊天动地,万剑虽有雷霆万钧之势,奈何对面之阴阳也有造化万物之能。
万剑终不能斩破阴阳鱼的防御,两条道鱼游动,在瞬息间就是冲到了虚一的前面。眼看就要对虚一造成伤害了,可是虚一的身上竟然升起一个光幕,挡住了阴阳鱼的攻势。
“咦?”洪宇轻咦一声,立刻是明白了,虚一的身上应该有着某种逆天的护身法宝。
须知,洪宇所施展的可是师门的秘术之一的阴阳囚神指呀。一般的法宝怎能阻挡?
可是,虚一也不好受,先是与囚大战消耗过重,现在又以虚弱之躯体大战全盛之时的洪宇,终于挺不过来,张嘴吐了一大口鲜血。
“噗!”
绝世的佳人本该深处香闺,奈何出来战斗,绝世容颜却在吐血,让人看了好不可怜。
“咳咳。”虚一虚弱的咳嗽着,盯着对面竟然没有乘胜追击的洪宇“好强大,卿本佳人,奈何为贼。”虚一眼里满是惜才之色。
“收起你那可笑的目光,这句话原本是我想对你说的,看来现在却是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了。所以今日,你必须死。”洪宇很是看不惯虚一的作为,人族示弱,但内部却还动乱不安,终日在内斗。问题之一的太虚宫的圣女竟然还如此颠倒是非,怎能不气?
腹黑校草賴上身
“话尽于此,山不转水走,后会有期!”虚一倒是利落,感受到洪宇的杀机后,当断则断,竟是瞬间逃走。
“为何心里总是有种念头在阻止我下手?”看到虚一走后,洪宇终于道出了不乘胜追击的原因。
原来竟是内心隐隐有不能杀之念。
也没有理会下去,洪宇将宝盒拿出,细细打量,到了此刻,洪宇才有时间琢磨这东西。
妙手天醫
“里面是何?”洪宇抚摸着盒子,已经隐隐感觉到了盒子的不凡。
刚开始还不在意,可是现在洪宇才发觉,手上的这个盒子是多么的非凡,竟然可以屏蔽所有的气息,不管是屏蔽宝盒内部的,还是屏蔽洪宇的探测之力。
“单是这盒子,恐怕就是一间秘宝了吧!”洪宇猜测。同时,拉开了盒子的锁链。
双手缓缓的打开了宝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