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統九界
小說推薦妖統九界
在白玉儿洞府的另一侧,一座和其同等规模的洞府也发出了璀璨的光芒,洞府内,一位蓝衣少女托着脑袋静静地坐在桌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个少女自然就是抱着杨惜缘回住所的渔小蓉了。此时的她心中五味杂陈,既有对杨惜缘所表现出来的毅力震撼又对他的遭遇感到同情和不忍,但更多的是对现实的残酷感到无奈。这些情绪交杂在一起,让这个以往活泼可爱的小女孩变得有些沉默寡言。此时,在洞府内的另一间房间里,化身白虎的杨惜缘无力地趴在床上,七天的融合让他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他感觉自己像是从鬼门关走了一趟,要不是靠着自己仅存的一点意志,恐怕早就撑不下去了。看着自己洁白的身体,杨惜缘心中充满疑惑,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身体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大家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为什么母亲要说那些话,为什么白衣少女要他坚持下去,他很想找那个少女问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现在的他根本没有办法说话,只能暂时将这些疑惑压在心里。不过值得欣慰的是,他没有让少女失望,终究是坚持下来了!
華娛是一種生活 餅甜
盛唐風華
在床上趴了一会儿,杨惜缘感觉休息得差不多了,自己慢慢地尝试着站起来。这一试,他惊喜地发现,腿脚虽然酸痛但是比以前有劲了,走路的时候也不会再歪歪扭扭了,这一发现让他兴奋不已,高兴的在床上走了起来,直到感到疲惫了才停下来。兴奋过后的杨惜缘逐渐冷静下来,这才发现自己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心中不由得紧张起来。房间布置得很精致,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幽香,很容易就能看出这是女孩的房间。闻着这股幽香杨惜缘已经知道房间的主人是谁了,心里一松,对于这个少女,他心中充满感激,他知道,少女对他没有恶意,自己在这里不会有危险,因此,又趴回床上,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杨惜缘被一阵说话声吵醒了,他睁开眼睛,发现天已经亮了,自己躺在一张石床上,房间也变成了石室,对此他已经见怪不怪了,随即跳下床,走出石室,朝说话的地方走去。杨惜缘顺着声音来到房间外的大石室中,看见白玉儿和渔小蓉两位少女,面对面地坐在石桌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杨惜缘本想悄悄地靠近,听听她们在说什么,没想到还没走几步,两位少女停止说话同时转头朝他这个方向望了过来,犀利的目光让他的身体一阵发怵,站在原地不敢再往前走一步了,要不是知道这两位少女不会伤害他,说不定他早掉头逃跑了。白玉儿和渔小蓉发现是杨惜缘后,目光柔和了下来,渔小蓉跑了过来抱起呆立在地上的杨惜缘,开心地说道:“没想到你这么快就醒了,我还以为你还要再睡一天呢。”说完抱着杨惜缘回到石桌边坐下,看着白玉儿笑嘻嘻地说道:“白姐姐,现在你见到他了,可以安心了吧。”说完又转头看着杨惜缘说道:“你知道吗?白姐姐一大早就来我这里打听你修炼的事情了,跟她说了你的情况,她又不信,非要见到你才肯相信,可是又不让我叫你起床,她这么关心你我都要吃醋了,我现在怀疑你才是她的未婚夫,你说,你是不是她的未婚夫。”说着还偷偷撇了白玉儿一眼。白玉儿知道渔小蓉话中有话,脸色微微一红,同时害怕被厉景龙察觉,急忙佯装生气地说道:“渔妹妹,你再乱说,我真的不理你了,这要是让我爹听到,事情就大了,你听着,我的未婚夫是杨啸麟,关心杨惜缘只是因为同情他的遭遇而已,以后不许你再乱说,知道了吗?”渔小蓉以为白玉儿真的生气了,急忙吐了吐舌头,点了一下头,不敢说话了。至于她怀中的杨惜缘原本亮晶晶的眼睛暗淡了下去,心里莫名地一阵难受和失落,他原本希望能和白玉儿一起庆祝自己的成功,可是现在却突然没有了热情,那句话像一盆冷水把他的全部热情彻底地浇灭了。渔小蓉见气氛有一点尴尬,抬起头轻轻地说道:“白姐姐,没什么事的话,我现在把他抱回杨大哥那里了。”白玉儿沉默地点了点头,转过身去。渔小蓉抱着杨惜缘走出了石室。看着渔小蓉远去的背影,泪水滑过白玉儿那绝美的脸颊落在了地上。
渔小蓉抱着杨惜缘边走边自言自语道:“玉姐姐说这样的话,可能是真的生气了,也是,这次的玩笑开得太大了,回去再跟她赔礼道歉吧,可是,既然你不是她的未婚夫,她为什么要对你那么好呢?想不通,不管了。”杨惜缘不理会渔小蓉的话,他的脑海里想的都是白玉儿的那句话,她关心自己只是因为同情而已。这句话让他感到一阵难过,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自己的东西好像要被抢走了,自己却毫无办法,这让他有一点焦急,总希望做点什么来挽回,可是现在的身体状况,他什么也做不了,现在能做的只能是让自己的身体尽快强壮起来。打定了主意,杨惜缘便闭上眼睛,任由渔小蓉抱着他走。
不一会儿,一人一虎就来到了杨浩强所住的山洞,渔小蓉也不打招呼,直接走进山洞中,她知道白天的杨浩强夫妇是没有办法出来和她说话的。山洞中变回原形的杨浩强夫妇,看见走进来的渔小蓉,眼中都有一些讶异,杨浩心中一惊,暗想道,整个幽林中只有厉景龙前辈才能在白天维持人形,这个少女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也能够在白天维持人形,这样厉害的妖兽,自己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再说她的修为也不高啊,难道是常年隐世不出的妖仙,用自己的大神通隐匿自己的修为。这么一想,杨浩强不敢再抬头望着渔小蓉了,急忙低下了头,一旁的母老虎也跟着低下了头。渔小蓉不知道他们心中所想,看着两只老虎说道:“杨大哥,打扰你们了,我把他送回来了。”说着摸了摸怀中的杨惜缘。母老虎走到小窝旁边,示意渔小蓉把杨惜缘放到小窝里。渔小蓉脸色严肃地看着怀中的杨惜缘低声说道:“接下来就要靠你自己了,记住,等你能够成功进入通窍期,一定要来找我,我有重要的东西给你。”说完就把杨惜缘放到了小窝里,又转过头对杨浩强说道:“杨大哥,玉儿姐姐想把姐夫留在她那里,方便指导他修炼,她会请乳娘照顾他,你们不用担心。”杨浩强夫妇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渔小蓉见他们同意,微笑地告辞了一声,就离开山洞,回去了。杨浩强望着渔小蓉远去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到了晚上,杨浩强夫妇居住的山洞又恢复了富丽堂皇的样子,杨惜缘所在的小窝也变成一张小床,除了杨惜缘,所有的小老虎全部都变成人形,在山洞中咿咿呀呀的玩耍着。此时,杨浩强夫妇并不在山洞中,那些小孩都用奇怪的目光望着他,好像在询问他为什么和他们不一样似的,对此,杨惜缘也不是很在乎,因为他已经面对过太多这样的目光了,他不管其他玩耍的小孩,从自己的床上站起来,走出了山洞。他想到外面走走,心中有太多的疑惑,从他睁开眼睛到现在,他所经历的遭遇对现在的他来说,都像是一道道难以解答的谜题,首先是那位白衣飘飘的美丽少女,明明很关心自己,为什么又好像非常害怕别人知道,那位少妇也一样,她们都很关心自己,可是为什么害怕大家知道呢?那位少妇还说是自己的娘亲,她真的是吗?如果是,为什么她要这样对待自己,难道自己是一个可怕的怪物吗?想到这里,杨惜缘心中一叹,我到底是谁,我是从哪里来的,我的父母在哪里,那位少女和那位少妇肯定知道,少女不在这里,自己没办法询问,可是那位少妇在这里,看她的样子好像和自己是同类,如果自己去问她,说不定她会告诉自己,就算她不告诉自己,也一定要去试一试,总之,一定要问清楚!下定决心,杨惜缘一边走一边寻找少妇的身影。
在山洞附近找了一会儿,没有找到少妇,杨惜缘顺着山洞前的那条路往下走,他知道少妇就住在山洞的下方。为了让那些孩子尽快适应独立的生活,杨浩强夫妇除了白天贴身保护以外,到了晚上就不太干涉孩子们的行动,让他们按自己的想法生活,除非遇到大危险,不然的话他们不会出现的,只是少妇不放心,时不时的会在山洞附近查看。
杨惜缘来到山洞的下方,看见少妇盘坐在一处空地上,正在吸收月光进行修炼,少妇也发现了杨惜缘,她停下修炼,抬头看了一下杨惜缘,语气平静地说道:“我知道你会来找我,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疑问,也知道你和其他的孩子不一样,其实这件事也没打算瞒着你,只不过是想等你长大一点再告诉你,现在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吧。”说完少妇就把之前和白玉儿串通欺骗杨浩强的事情告诉杨惜缘。听了少妇的话,杨惜缘并不怪他们,只是觉得有一些心酸,怪只能怪自己的身体太弱了吧,这进一步加强了他想要变强大的决心。他无言的看了少妇一眼,转身想走回山洞,少妇却喊住了他,让他到杨浩强那边去,有事情要告诉他。虽然现在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知道她是自己的亲娘,但是杨惜缘心里还是有些介怀,彼此之间有了一些距离。
校園霸主
誅天道
女神征服戰 草莓飛
得知真相的杨惜缘越发觉得身体强大的重要性,虽然心酸,但是这也增强了他想要变强的决心,同时也摒弃了依赖的心理,独立开始自己的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