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
姬长望懵了,
霸道奪愛:豪娶女流氓 歌清雅
这一刻,
他忽然感到自己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
陌生的金殿,陌生的地砖,陌生的两侧百官,陌生的台阶,至于台阶上的龙椅以及龙椅上的皇帝,他没敢抬头去看,但想来,只会更为陌生。
自先皇时起,大燕爆发了诸皇子之乱,姬长望活了下来,明哲保身,他一直将自己认为是一种“大智若愚”或者是“小不忍则乱大谋”的形象。
自己这个侄子登基后,他以交出宗人府宗室钱粮发送的权力,获得了大宗正的位置。
他也依旧认为自己走得很稳;
事实上,去年大燕最艰难的时候,姬老六之所以能肆无忌惮地对宗室开刀,也是因为钱粮之权不在宗人府了,
也因此,
这对刻薄寡恩毫无宗室亲近感的父子才能够轻易地对宗室砍了再削削了再砍,提前预防,省得再像乾国那般养出一大群类似当初福王一样的财政蛀虫废物点心。
姬长望知道陛下要做什么,所以,他就让步了,满足帝王的想法,自己,再跟着喝口汤。
他一直谨小慎微地活着,
活在他那位登基后只知道求神问佛的三哥阴影下,世人都认为大燕先皇贪图享受,荒唐无比,但只有姬长望清楚,他三哥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物。
当年夺嫡的那么多个哥哥,谁能想到被赶出京城的三哥,能够请得动镇北侯府出面?
好不容易熬走了三哥,本以为自己成长辈了,可以喘口气了,谁晓得,自己这个侄子ꓹ 比三哥更为让人胆寒。
继续熬,继续等。
熬到这个侄子ꓹ 也快不行了,看似健康,实则已经有一些隐疾在不断加重了。
有些人呢ꓹ 是年轻时胆儿大,年纪大后ꓹ 就越发胆儿小。
有些人呢,是反着来的ꓹ 年轻时胆儿小ꓹ 这临老啊,回首自己这一生,越回忆越觉得亏啊。
潜意识里,就想着自己也奋起一把,搞点事情。
当然,姬长望并不会真的以这个借口去劝服自己的,冠冕堂皇的借口ꓹ 还有很多。
比如自己这个侄子皇帝,对宗室勋爵削得太狠了ꓹ 真的是毫无人情味可言;
皇帝继位后ꓹ 兄弟们以请辞王爵ꓹ 好家伙ꓹ 皇帝直接给他们上的是侯爵。
其他宗室,依葫芦画瓢ꓹ 等下次考核定等时ꓹ 降两级都算小的了ꓹ 恨不得直接给你扒拉下去半身皮。
宗室勋贵里,除了那些个例外能出有长进子弟的ꓹ 其余的,不仅仅是酒囊饭袋了,谁身上没点把柄没点屎尿味儿啊?
姬长望现在爵位还很高,可问题是,他现在很尴尬,早知道还不如早点死,自己儿子继承爵位时,还能更高一些,子子孙孙还能多享受个几代福祉。
再者,比起更像乃父的六皇子,仁厚的太子,才是宗室们最喜欢的,太子,更讲人情,更讲亲戚间的守望互助。
他要搏,
不是为自己这战战兢兢的大半辈子,而是为了子孙后代。
然后,
他发现,
当自己真的走出雷池一步时,
自己的脑子,
顷刻间就不够用了!
确切地说,六皇子跪下去时,他的脑子,就在飞速地运转。
可能这脑子,这辈子都没转得这么快过,可转来转去,硬是没转出来什么结果。
怎么莫名其妙的,自己一个挥旗的人,一下子反而成了众矢之的?
而且,
甭管自己怎么说,怎么找理由,死结,都他娘地在自己这里!
要么,
是你在帮六殿下打太子,
要么,
是你在帮太子反击六殿下,
俩皇子谁输谁赢先不论,
自己已经成了彻头彻尾的臭狗屎!
欺君之罪,
玷污天家血脉之罪,
其他罪,身为宗室,而且是近亲宗室,大不了削一下爵位罚个钱粮,也就罢了。
但这种罪责,身为宗室,那是罪上加罪!
对于朝廷而言,对于陛下而言,外人搞事情想颠覆姬家也就罢了,你这个姓姬的竟然也敢这么做?
这叫啥?
戰姬狂舞
創世至尊
这叫背离祖宗!
赵九郎身为宰辅,出面直逼他,更是给他带来了极大的恐慌。
大燕的文臣和乾国文臣不同,还没乾国那种火候;
但问题是,有些东西,是一脉相承的,文官们先天性就和宗室勋贵不和,就是瞧不上这种朝廷的米虫,更何况赵九郎自己出身低微,是陪着燕皇一起马踏门阀的,这杀气腾腾的一下来,
姬长望就……就……就……
就直接放弃了思考,
选择帮太子,打老六!
事实上,他本就没必要去思考。
闭嘴,是大罪,正如赵九郎所说的,朝堂上,你还有话不能说?
开嘴,
几个选项,都是罪。
你总不能打个哈哈,
向大家告罪:
“不好意思,老夫年岁大了,刚刚说胡话了,是在逗大家玩儿,哈哈哈哈。”
他这个环节,
已经崩了。
陆冰出面,这位皇帝的奶哥哥,真正的帝王心腹,他的几句话,就彻底宣告了姬长望及其这一脉的崩塌。
勾结宫内,
证据,
是在的。
甚至,还有太子的亲笔信……他没烧,他留着。
乃至,府邸里,还有下人,甚至是自己的小儿子,都曾和东宫的人联系过。
屎,
是一大堆,
不用细闻,
完全是一进屋,都恨不得要捂鼻子。
騙子和我 藍淋
大殿上,
群臣们终于完全明了了整件事。
具体的细节不清楚,还有疑惑,但也就是中间过程的模糊,头尾,是有了。
皇子之争,六殿下,智珠在握,笑到了最后。
接下来,顺蔓摸瓜,太子以兄凌弟,手段下作,欺君罔上,等等罪名,都会被牵扯开去。
还是那句话,
放在阳光下,
原本幕后的屁大点事儿也能山崩地裂。
这一场大朝会上的夺嫡戏码,
让朝臣里,既不是太子党又不是六爷党纯粹的“在野党”官员们,
可谓是大呼过瘾!
这他娘的才叫真正的党争,这他娘的才叫真正的技术活儿,这他娘才叫好戏,这才叫精彩!
太子党官员们在有些浑浑噩噩,输了,输得没脾气。
六爷党官员因为年轻官员居多,所以一大部分还懵比着的,
咦,
怎么就忽然形势大好了?
怎么就忽然感觉我们大胜了呢?
然后,
马上反应过来,
哦,
不管了,
先精神起来!
姬老六抬起头,再度看向那个右手侧最前端空荡荡的位置。
可惜了,
姓郑的被父皇喊出去调兵了,
没看见现在的这一幕。
姬老六这是段位高了,在普通人面前装逼,已经没爽感了。
随即,
姬老六又将目光投向太子,
太子此时也正好从上头看过来,兄弟俩,目光交错。
太子脸上,倒是露出了一种释然之态。
姬老六也没得意洋洋个什么劲儿,对视之后,又低下了头。
姬长望这个年长辈分高的总是近亲,比不得柔姑。
但这并不是太子的错,
不是说太子党硬要选这个一般人看起来城府很深但在大场面上来看依旧是废物点心的角色来进攻,太子党也并非没有能人。
而是因为,
这盘点心,
是姬成玦选的。
几十年前,
闵家家主先挖了个坑,
几十年后,太子就着这个坑,给姬老六再挖坑,
姬老六猜出了这个坑,再在这个坑的边缘,给太子也挖一个坑。
事实证明,
权谋,
无非就是我预判了你的预判的预判的预判……
打仗如是,
朝堂,亦如是。
当然,这并非是无解的,对于姬长望而言,最止损的方式就是自己提前就洞悉到事情发展的不对,像柔姑一样,牺牲自己让这不对劲的车轮,戛然而止。
很可惜,
姬老六选择他,就是因为清楚,他没这份魄力和胆识。
感谢自己爷爷和父亲的识人之明吧。
而整件事,最根本的地方就在于,陆冰。
陆冰,是自己父皇的人,姬老六昨晚亲自登门去找陆冰,其实就是透过陆冰,向自己父皇提前告密。
而父皇却坐看事态地发展,且父皇的手,也已经参与进了这一局中。
这样看来,
父皇是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继续拉扯太子了吧?
明明是兄弟间的游戏,您一个长辈总是下场拉偏架,真的不合适的。
“姬长望。”
燕皇开口喊道。
“陛下……”
姬长望现在,被陆冰的一番话,震得如同一张“白纸”。
如果接下来,
燕皇问一句:
到底是谁指使的你?
那么,
姬长望大概也就全交代了。
参与过审讯的人都清楚,犯人的心理防线一旦崩溃,下面,其实就是简单地你问他答环节。
群臣们也在等待,等待那颗瓜被藤带出来的那一刻。
太子党的官员们,已经心如死灰。
但燕皇下一句却是:
“身为宗亲,图谋不轨,欲祸乱天家,其心可诛。”
燕皇双手撑着龙椅,
站起身来,
往前走了几步,
再伸手指着身后的龙椅,
厉声呵斥道:
“姬长望,你是先皇的兄弟,是朕的皇叔。”
这一刻,
跪伏在下面的姬成玦猛地攥紧了双拳,
一脸地不敢置信。
父皇一起头,他就瞬间明白了父皇的想法。
这就是父子,真正相像的父子。
但姬成玦心里,却翻涌出了滔天的不甘和委屈,
还是要那样么,
父皇,
你还是要那样么!
你怎么可以,你怎么能,我身上,到底是不是也流着你的血,我姬成玦,是不是个野种!
为什么到了现在,
为什么到了此时,
不服就上:將軍請自重
你竟然,
你还在,
你还是要……
是了,老四的兵,看进了皇宫;
姓郑的拿天子剑去调兵,也不可能调进来的是靖南军。
陆冰早早地拿下姬长望全家,没你的旨意,陆冰不可能提前动手。
你早就知晓了这一切,这我知道;
你也早就插手了这一切,这我也知道;
但我原以为,你是想稳住局面,
呵呵呵,
原来,
你还是要保他。
嫉妒的火焰,自姬成玦心底汹涌地燃烧着。
此时,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一幕幕画面。
画面里,
年幼的自己,看着自己母妃挂在房梁上。
贤淑美丽的母妃,在那时,看起来,恐怖吓人,那是年幼的自己,对自己母亲,最后的印象;
画面里,
自己大口吃着饭菜,还将小七吃不下的,一起吃了,吃得很香甜,你一道旨意,将王府内的姬妾全部发送教坊司,自己还得一边继续狼吞虎咽一边笑着谢恩。
画面里,
自己在户部,殚精竭虑,废寝忘食,做好人,谁不会?学仁厚,谁不会?
古往今来,以仁厚著称的君王,哪个不是于国于家无半点用处的废物!
很难学么?
我为什么做这个恶人,我是买卖人,我可是比你们,谁都会做好人!
到了今天,
到了眼下,
亲爹,
爹!
燕皇则继续开口道:
“姬长望,朕知道你心里一直有怨气,一股子,积压了数十年怨气。
你恨先皇,
拿走了你的皇位?”
“………”姬长望。
“你恨这龙椅上坐着的,是曾经的先皇,而不是你。”
“陛下……臣……不……臣……没有……没有……”
明星大探長 只愛煞英雄
“你恨现在坐在这龙椅上的,是朕,而不是你,亦或者,是你的子孙。”
“陛下……臣没有……臣……”
“来,叔叔,朕现在让开位置,你,上来坐这龙椅,上来,坐!”
“陛下息怒!”
“陛下息怒!”
没了郑侯爷在,大臣们更加自然地整齐划一,跪伏下来。
“想来,朕应该是个昏君,德不配位,在你姬长望眼里,不配坐上这个位置,好,朕现在可以让贤。
来,
别和朕客气,
你也姓姬,
你来坐,
或者,
你现在报出个名字,选你的一个儿子或者孙子,
让他来坐。
来啊,
朕现在把位置空出来了,你坐啊!”
“臣没想过……臣没………”
姬长望已经要疯了。
他现在脑子虽然不清醒,但也冥冥之中察觉到,一口比欺君、比玷污天家血脉、比昏聩、比渎职更为严重的一口黑锅,正在向自己扣来。
那叫………造反!
“你不?你没有?姬家男儿,敢做,就得敢当,陆冰,告诉朕,也告诉众爱卿,你在姬长望府邸,到底发现了什么。”
陆冰大声道:
“回陛下的话,臣在姬长望府邸,发现了姬长望私藏的龙袍一件,私刻的玉玺一尊。”
姬长望猛地扭过头,看向跪在自己身侧的陆冰。
有些事儿,他清楚,难以隐瞒,但这事儿,他没做过啊!
“冤枉啊,陛下,冤枉啊,陛下,臣冤枉啊!!!!!!”
给他姬长望十个胆子,或者,削去他半个脑子,
他也不敢在家里私藏什么龙椅私刻什么玉玺啊。
他姬长望,压根就没想过造反,更没想过在自己家做这种蠢事儿啊!
这一刻,
姬长望忽然意识到,
以前自己几次都没掺和进浑水,不是因为他识时务,而是因为那时自己,清楚地知道,自己……笨。
但年岁上来后,却又觉得自己成了老狐狸;
然后,
小心翼翼地探出一只脚,在池塘边碰一碰,
随即,
就被拖拽进了池塘,尸骨无存。
“陛下,是太子,是太子………”
赵九郎起身,目光冷冷地扫向姬长望,直接吓得姬长望噤声了。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说好听点,是陛下的亲叔叔。
但天家之间,兄弟情都淡薄得可怜,毕竟还不是一个母妃所出的。
你和陛下的那点关系,能比得上陛下和他的亲儿子么?
“陛下,臣以宰辅之名,请惩姬长望,以正朝纲,以正宗室!”
对宗亲,是不能用“诛”的字眼的。
群臣们在此时也都齐声道:
“臣请陛下,以正宗室!”
“臣请陛下,以正宗室!”
这里头,太子党的官员喊得最响亮,因为,他们又看见了希望,他们,劫后余生了!
陛下这是不打算顺蔓摸瓜了,
这是打算将这蔓当瓜,给直接砍喽。
太子,终究还是太子,到现在,陛下还在维护着太子,太子最大的依仗,本身就是来自陛下的支持!
六爷党的官员们,则有些心灰意懒,这是一场不平等的对抗,尤其是在陛下岁月无多时,依旧表现出要继续保住太子的态度。
这,
还怎么赢?
陛下在哪里,哪里就是大燕的大势,谁又能逆?
所以,
这一场交锋,
看似是六殿下赢了,太子输了;
但陛下作为最后的仲裁者,却依旧以独夫之心,强行宣布了,谁,才是真正的不可撼动。
所以,到底谁输谁赢了?
“传朕旨意,姬长望,削爵为民,圈禁湖心亭,其近亲子嗣,尽数发配北封郡,不是想要这龙椅么,朕给他一家机会,让他们学学先祖,去荒漠里拼杀。”
这是要将姬长望这一脉,彻底打落尘埃。
说不得去了北封郡后,忽然就冒出来一队谁也不知道从哪儿出现的蛮族,然后就没然后了,全家都没然后了。
随后,
燕皇龙袖一挥,
道:
“退朝。”
魏忠河上前一步,
都市之王
喊道:
“退朝!!!”
姬成玦缓缓地站起身,
太子党那边,不,确切地说,是两位尚书走上台阶,将太子搀扶起来。
無敵從長生開始 混沌果
而自己这边,则有些孤零零的。
他回过头,看向身后,逐渐散去得朝臣。
他面色平静,
往下走时,
看见了赵九郎,依旧向赵九郎行半礼;
赵九郎也回礼。
六殿下,依旧神色自若,富有涵养。
随后,
姬成玦缓缓走出金殿。
在其走下台阶时,
在心底,
默默地念叨着:
爹,
既然你一点都不拿儿子当儿子,
那儿子,
也就
不拿你当爹了噢。
——————
这章前面解释的有点多,但这一段,不解释的话,很多亲会无法看懂,就多做一些解释。
这段剧情,我酝酿思虑了很久,其实,接下来这一大段的剧情,都会很燃,也就是都是高漅,也保证会很精彩。
最后,再求一下月票,咱又落到第八位了,距离第六差距也不大的,咱们这个月的目标就是保住第六。
其月票,抱紧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