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我盖上一张卡,回合结束……”
虽然场上有一只攻击力2500点的怪兽,但是playmaker却不敢发动攻击宣言,哪怕对方场上有着一只攻击力只有1800的怪兽。
因为无论想攻击什么,想怎样攻击,都必须先打败双穹才行。
但是现在的playmaker,却并没有从场上正面打败双穹的办法。
想到这里,Playmaker看了眼自己的后场,但自己并非全无办法。
“要遭!真的要遭!”艾喊道,“playmaker大人!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
“闭嘴!”
總裁的溺寵:一夜暴富的神秘女人 不笑傾城
“现在是危急关头啊!!真的不妙啦!”
Playmaker没有说话,只是郑重的看着眼前的马头人。
“我的回合,抽卡!”吃草人抽出一张卡,瞪圆的眼睛看着playmaker和艾的方向,也看向了playmaker的盖卡。
Playmaker的额角落下一滴大大的冷汗。
“希略略略!!”吃草人长嘶一声,“看起来你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入战斗阶段了,没关系,不过你准备好了吗?”
吃草人的话让playmaker心中涌起一阵不详的预感,但是随后,吃草人的下一个举动却让playmaker松了口气。
“那么战斗!”吃草人下达了命令,“用双穹之骑士对你场上的防火龙攻击!”
双穹之骑士顶着盾牌朝着防火龙冲上去,拿在他手上的透明利剑反射着星辰的光芒,与盾牌连为一体。
“就是现在!”playmaker心中一动,按下了陷阱卡的按钮,“陷阱卡发动!【电脑网刷新】!”
顾不得对手有怎样的后手了,至少应该撑过这个回合!
“对方电子界族怪兽攻击的场合,双方主要怪兽区域的怪兽全部破坏!”随着盖卡的开启,一阵奇妙的波动朝着整个决斗场地扩散。
世界变成了网格,仿佛变成了电脑网络中的世界。
“这张卡发动后,这个回合结束阶段将那些被破坏的怪兽从墓地中特殊召唤!但是你的场上只有一只电子界族怪兽并且会被不选对象的效果破坏,虽说神乐不会被破坏,但是会作为双穹的代破被送去墓地,因此星杯的神乐是不会回来的!”
“哈哈哈哈!没想到吧!”艾插着腰一副骄傲的样子,“场上的怪兽不算什么,只有后场的盖卡才是你真正的威胁,傻了吧?被我那精湛的演技骗到了吧!?”
Playmaker斜眼,“因为你那‘精湛’的演技,害我再次差点将后场的盖卡葬送了!”
艾一愣ꓹ 随后整个人变为了灰白色。
“看招!”playmaker猛地向前伸出手。
立体网格状的世界波动起来,犹如潮汐一般此起彼伏ꓹ 强烈的波动化作榔头卷上了天空,随后猛然拍下。
“轰!”
playmaker紧紧的盯着吃草人,想看穿他的反应ꓹ 按照playmaker的设想,吃草人应该会使用星杯的神乐效果进行一次代破ꓹ 以防止自己的王牌被破坏。
然而,出乎意料的一幕发生了。
吃草人什么都没有做。
没错ꓹ 是真正意义上的“什么都没做”。
既没有发动星杯的神乐的抗性ꓹ 也没有发动其他卡的效果防止双穹被破坏。
俠骨丹心
“星杯的神乐的效果,连接状态下的这张卡不会被战斗、效果破坏。”吃草人终于开口了,然而,此刻的他只是解说了一下效果。
双穹之骑士挡在了星杯的神乐面前,挡住了网络世界潮汐的攻击,在巨浪之中化作碎片从场上消失。
呐,这一次终于成功保护你了……
“那家伙在做什么啊!?”艾错愕的看着稻草人ꓹ “难道说星杯的神乐比双穹更加重要吗?”
Playmaker皱起了眉头,他感觉到有些不同寻常ꓹ 吃草人的反应太过于平淡了些ꓹ 但此刻ꓹ 【电脑网刷新】已然发动ꓹ 没有回头路了……
是想等待回合结束让双穹回来吗?
成仙真難
但是,不是连接召唤的双穹是没有“不会被选作对象”这样的效果的ꓹ 那么下个回合ꓹ 自己就有办法解掉这家伙的场地!
“战斗应该结束了ꓹ 你的场上只剩下一只怪兽了!”playmaker说道,“下个回合……”
“没有下个回合了!”吃草人的眼睛微微眯起ꓹ 打断了playmaker的话。
“什么?”playmaker与艾同时被惊诧了一下。
“你的场上只剩下了星杯的神乐,她的攻击力仅有1800点,根本不是防火龙的对手,哪怕打破了防火龙,这个战斗阶段也不可能会被你召唤出第二只怪兽对我们进行攻击了吧!?”
“所列挖多卡呐……”
吃草人咧嘴,马脸上露出了人性化的笑容,我实现了你们的愿望,接下来,好好为我工作吧。
吃草人拿出了一张手卡,“手卡中【星遗物-星柜】的效果发动!”
地面忽然间撕裂,仿佛地球这个宏观世界被撕出了一个宏观的巨大裂缝,在裂缝的中央,逐渐升起了一个绿色的巨大建筑。
说是建筑过于抽象了,也许应该说是一个浩大的人工盒状构造体。
“当自己场上的连接怪兽被对方的效果破坏送去墓地的场合,将这张卡从手卡丢弃,选墓地中那一只连接怪兽为对象发动,那只怪兽特殊召唤!”
“什么!?”
“希略略略!!现在惊讶还太早了,”马头人甩了甩脑袋,“连锁发动墓地中双穹之骑士的效果!当连接召唤的这张卡被对方送去墓地的场合才能发动,选场上一张卡回到持有者手卡!”
“骗人的吧!?”艾难以置信的大叫道,“这这这……这就是双穹之骑士的隐藏效果吗!?”
星键士双穹的场地可怕之处,在艰难的度过了星键士的弹反效果之后,面对的就是双穹这个恐怖值极高的怪兽,而在双穹被打败之后,对手要面对的又会是双穹的弹反效果。
此刻,无论是playmaker还是艾都直观的感受到了这一幕的威胁。
“防火龙因为是连接怪兽,因此不回到手卡而是返回额外卡组!”
自星柜中放出一道光束,准确的命中了防火龙。
“啧!没有这么简单!”playmaker喊道,他还要尽最后一搏,“墓地中【电脑网刷新】的效果发动!对手的怪兽效果发动时,把自己墓地中的这张卡除外才能发动!自己场上的电子界族怪兽直到回合结束时不会受到自身以外卡的效果影响!”
防火龙身上亮起了一道光罩,挡住了自星柜中飞来的光束的冲击,下一秒,无论防护罩还是光束,都受到了彼此的影响而同时消散。
“那么根据星柜的效果,将双穹之骑士阿姆斯特朗从墓地中特殊召唤!”
星柜出现了一道裂缝,随后裂缝逐渐扩大,破碎的声音从上方清澈的响起,下一刻,手持透明色剑盾,身上仿佛燃烧着蓝色火焰的星之勇者再度回到了场地上,与夏娃相视而笑,随后同时看向了站在他们面前的防火龙与后方的playmaker。
“糟了!”艾喊道,“那两个家伙又站到一起了!Playmaker!”
Playmaker也皱起了眉头,他明白,这场决斗自己已经不能取胜了。
看不到一点希望!
道阻且躋
“战斗继续!”吃草人接着下达了命令,“双穹之骑士!对防火龙攻击!”
双穹之骑士闪耀着星光的盾牌上倒映出了防火龙的形象,紧接着盾牌发出的光芒笼罩到了那柄闪烁着星辉的宝剑上。
盾牌缓缓消失,宝剑流动着银河的光彩,在双穹之骑士的挥动之下,发出更加耀眼的光。
双穹之骑士将剑举过头顶,那光芒更加夺目,也更加耀眼。
“双穹之骑士的效果发动!这张卡与特殊召唤的怪兽进行战斗伤害计算时才能发动一次,这张卡的攻击力只在那次伤害计算时上升那只对方怪兽攻击力的数值!”
【双穹之骑士阿姆斯特朗atk:3000→5500】
辉煌的银河逆卷着防火龙的色彩,带着星空的光泽,轰然砸下。
“轰!”
“额啊啊啊啊!!!”
【playmaker LP:4000→1000】
另一侧,某炎属性使用者也正惨遭炎上。
“第一只【重爆击禽炸弹不死鸟】的效果发动!给予对手场上卡数量×300点伤害!场上的卡片一共有7张,因此给予你2100点伤害!”
炸弹不死鸟窜到了天空中,张开了翅膀,火焰弹如同流星雨一般对准焚魂者落下。
“RUA!!!”
第一声爆炸,间断之后是第二声爆炸,第三声爆炸紧随其后,接着连绵不断的爆炸声湮灭了焚魂者的惨叫。
【焚魂者LP:4000→1900】
在最后方,稻草人的说书也已经接近了尾声。
“连接召唤之后是超量,超量召唤之后是同调,同调之后是融合……”帕斯说道,“你这家伙,召唤这么多东西出来,是在向我炫耀什么吗!?”
“并没有,”稻草人的回答相当简练,“‘炫耀’那种毫无意义的事情我不会去做,我只是在用这种方式来提示你,你距离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战斗力还差得远呢。”
“紫宵之机界骑士的效果发动!选择场上一只机界骑士怪兽,将那只怪兽直到下个回合从游戏中除外,从卡组将一张机界骑士怪兽加入手卡!”
“我将场上的紫霄之机界骑士从游戏中除外,从卡组将【苍穹之机界骑士】加入手卡!”
随着一道紫光,场上的紫霄之机界骑士顿时从场上失去了影踪,随后一张卡片从量子决斗盘中弹出,被稻草人拿在了手中。
奇怪的是,紫宵之机界骑士消失了,但是天空中的紫色霞光并没有消失。
“发动永续魔法卡!【通往星遗物的钥匙】!”
一张永续魔法卡在稻草人的身后展开,所处的位置……帕斯场上最后一张星遗物衍生物的相同纵列!
“根据这张卡的效果,在发动时,可以从除外区将一只机界怪兽或是星遗物卡加入手卡,我将除外区的紫宵之机界骑士重新加入手卡!”
“接着手卡中苍穹之机界骑士的效果发动!当场上相同纵列存在两张卡的时候,手卡中的这张卡可以在那个纵列上特殊召唤!出来吧!苍穹之机界骑士!”
紫色的霞光中多了清澈的天蓝色,而那天蓝色的霞光逐渐从紫色中独立出来,与紫色的霞光交相辉映。
在蓝色的霞光之下,手持双刀的机界骑士降临到了场地上。
“苍穹之机界骑士的效果发动!当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时,从卡组将这张卡相同纵列对方场上卡数量的机界骑士怪兽加入手卡!”
“我将卡组中的绀碧之机界骑士加入手卡!”卡组中再度弹出一张卡片,被稻草人拿在了手中。
“接着打开吧!开辟的回路!”
天空中张开了回路的大门,“箭头确认!召唤条件为包括机界骑士在内的怪兽两只!我将苍穹之机界骑士与武力军奏设定连接标记!”
苍穹之机界骑士与武力军奏同时化作闪着光芒的旋风,击中了连接大门的左下与右下两个连接标记。
“回路联合!Link召唤!”
数据的潮汐中,一个高大且犀利的身影被堆叠的数据构造成型,从连接召唤的大门中缓缓落下,落到了双穹之骑士的左侧连接端上。
“link2!明星之机械骑士!”
高周波振动剑嗡嗡作响,炎斩机的一生之敌出现了。
场上的苍穹跟着消失了,但是稻草人背后天蓝色的光芒却依然没有消失。
“明星之机械骑士的效果发动!这张卡连接召唤成功的场合,从手卡丢弃一张【机界骑士】怪兽或是【星遗物】卡才能发动!从卡组将一张【星遗物】卡加入手卡!”
抗日之肥膽英雄
稻草人拿起了刚刚加入手卡中的绀碧之机界骑士,“我将手卡中的【绀碧之机界骑士】丢弃,从卡组将【星遗物刻印的伤痕】加入手卡!”
加入手卡中的绀碧之机界骑士成为了素材送去了墓地,天空中又多了深蓝色的光芒。
稻草人对准天空张开手,“再度打开吧!开辟的回路!”
回路的大门再度在天空中打开,“箭头确认!召唤条件为机界骑士怪兽两只以上!我将link2的【明星之机械骑士】与【双穹之骑士】设定连接标记!”
回魂請開手機
明星之机械骑士与双穹之骑士化作三道旋风窜上天空,点亮了召唤大门中左下、下、右下三个连接标记。
“回路联合!Link召唤!”数据的潮汐中,被万丈彩霞包裹缠绕的巨大念动力机械被数据构造而出,随后缓缓飞出了召唤大门,落到了左侧额外区域上。
天空中的彩霞变化出彩虹般的色彩,但比起彩虹,却显得更加宏大。
“link3!星痕之机界骑士!”
“星痕……”看到这只怪兽,帕斯理所当然的愣了一下,随后就是咬牙切齿,他没有忘记当初这只怪兽给他留下的深刻印象。
远远称不上一生之敌,但就是那么简单的效果,却把自己轻易打败。
想想就火大!
但是仔细想想看,为什么这家伙会一直不停的将各种机界骑士朝着场上或是墓地中塞呢?
帕斯的神情逐渐凝重。
由机界骑士们合体而成的巨大机械沉重的在天空中漂浮着,就那样静静的悬浮着也会给人带来巨大的压力。
大漢的光芒 以愛封城
見貓
喜歡你,到此為止 藍堇
“星痕之机界骑士的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将这张卡相同纵列的一张卡从自己场上送去墓地,从卡组将一只机界骑士怪兽特殊召唤!我将场上的【通往星遗物的钥匙】送去墓地,从卡组将黄华之机界骑士特殊召唤!出来吧!黄华之机界骑士!”
【通往星遗物的钥匙】这张永续卡从场上被送去了墓地,随后一对双翼自霞光中分离,化作淡黄色光芒的机界骑士,悬浮在空中。
“再度打开把!开辟的回路!”稻草人张开手,一道闪电猛地窜上了天空,在天空中张开了回路的大门。
“箭头确认!召唤条件为从额外特殊召唤的怪兽两只以上!我将link3的【星痕之机界骑士】与【幻兽机哥萨克龙】设定连接标记!”
星痕之机界骑士化作三道闪着光芒的旋风,与幻兽机哥萨克龙化作的旋风一起飞上天空,就像是历史重演一样,点亮了左、右、左下、右下四道连接标记。
“回路联合!”稻草人从额外卡组中接过那张卡,“回来吧!Link4!双穹之骑士!阿斯特拉姆!”
星光的勇者再度归来。
稻草人拿起手卡中的一张,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让看到这个笑容的帕斯心中涌起了一阵强烈的不安,“接着场地魔法卡发动!【星遗物刻印的伤痕】!”
场地被一片废墟所包裹,废墟的四周,有着仿若神明战争留下的遗迹,巨大的武器、盔甲散落在这个世界上,文明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化石,更凭添一阵阵的凄凉。
“这样就结束了,”稻草人缓缓得抬起手,在他身后,彩霞忽然间躁动不安的跃动起来,“【星遗物刻印的伤痕】效果发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