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見九尾大人
小說推薦拜見九尾大人
夜半。
祁律是怎么也无法入眠的,她内心极其复杂。她感觉得到,这个主儿,不简单。没错,岳城这一关是祁知竽设的局,目的就是探出钱兮究竟是个什么鬼。郁子孝也不过是个牺牲品,那个医女胆战心惊,岳观捷神色不自然,这些都很明显,或许钱兮已经察觉出来了不对。祁知竽以姐妹和母亲的生命作要挟,她不敢反抗。钱兮以为自己是人,祁知竽笃定她是妖,要么是装的,要么是失忆了。祁律相信主,却又不得不怀疑钱兮。内心这般复杂,自然无法入眠。
风很安静,夜空明朗。偶尔有树叶颤动,振出妙不可言的沙沙声。屏风透出一个人影。门静悄悄地开了。钱兮从床上坐起来,只看到一个女子的背影。女子的轮廓异样模糊,向前移动竟听不出脚步声。
“闹鬼了……”她的声音颤颤巍巍,眼中的背影阴森可怕。“那个……你找错了……我生平没做过亏心事……”
“真的?”女子的声音清脆动听,略有些俏皮。钱兮觉得这背影不太像女鬼,“你是谁?”她稍微有点了底气。
那女子回答道:“如你所见,我就是一个女鬼。”稍后那女子又说道:“不过你放心,我不是因你而死,不会找你麻烦的。”这话也没让钱兮舒一口气,她反问道:“那你怎么不去找害你死的?”
“别急,我生前是祁九,死后落得魂飞魄散,永无超生。前些日子找到了所有残魂,游荡时发现一具身体,当时也不知是死是活,就想借尸还魂,占据这一副身体。没想到这躯壳的主人还没真正死去,只能附身在此。不过,如果不是我附身,你和死了也没区别。”那女鬼说道。
钱兮反问道:“所以,你的意思是我要感谢你?”
“并不是。”
“好了好了,我是怎么死去的?”钱兮有些不耐烦。
“天机不可泄漏。”女鬼俏然一笑,“实际上,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当时清楚地看到,你身上全是血,一只紫色的狼从你身旁走过,然后我就……”
佐德之子
……阴蒙蒙的天穹之下,一只紫色的狼迈着傲人的步伐走过,神态中透出轻蔑。周围的一切变得模糊,血染上了松松的土地,头枕在石头上。手脚已经冰冷,脸上失去了血色。紫狼都不屑于食用她……
这一幕,在她的脑海重现。这样痛苦的记忆,怎么又回来了?“我怎么会被狼咬死?”她问道。
終末忍界 紫芋冰淇淋
“不知道……”女鬼迟迟没有开口提自己的要求,她觉得钱兮很难答应。“钱兮,借你的身体用几日,答应否?”
瘋流情男
钱兮冷笑道:“我为什么要答应?我怎么知道你要干什么?话说,你怎么不去找害死你的人?吞并他的灵魂,再把那副躯壳为己所用。为什么要缠上和你没有任何瓜葛的无辜者?”
“作为回报,我可以帮你。只是求你快点实现我的愿望。”
無限槍兵 言如雨下
钱兮丝毫不给退路,她说道:“先做到再说。”
北宋最強大少爺
祁九默然。
星際農場
她看到祁九的灵魂变淡了,然后飞出了窗外。祁九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只能靠吸收阴气勉强度日。她不敢对钱兮动非分之想,因为钱兮完全可以镇压她。现一次形耗费的阴气极多,灵魂已经变淡了许多。最危险的时候是她变透明的那一次。
此时,钱兮又觉得对祁九过于冷漠。她知道鬼喜阴暗潮湿的地方。一天到晚在荒野游荡想必是很寂寞的,肯定还有许多未实现的遗愿,真是遗憾啊。她不知道祁九是去觅食了,觉得愧对于祁九。
就这样,一夜就过去了。
“你怎么又回来了?”钱兮发现了祁九。祁九解释道:“昼日时外面不安全,夜半必须去吸收阴气,不然魂魄会消逝。”钱兮点点头,算是明白了,倒也不愧疚了。
她从怀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白酒罐,扳开塞子,里面有些残酒。说道:“往后你就在此安身吧。这个酒罐我随身携带。”
“真是好地方啊!”祁九一下子钻了进去。钱兮塞好塞子。祁九突然起了疑:“喂,你不会找些和尚道士灭了我吧?现在我出不去了啊。”
“放心。”钱兮只说了两个字。她当然不会这么做。这样她良心都不安哪。况且祁九怎么会饶了她?
“现在除了道士,就只有你听得见我说话了。我帮你,你相信我吗?”祁九问道。
“信。”钱兮这次只说了一个字。
她套上裙子,准备出房门。
“这一定是岳老贼的窝!虽然和从前大不相同,但是,九命府的构造就是这样,里面那么多玄机,肯定也不会拆。方才你睡的房,就有一道暗门,两个暗格。这个走廊玄机还要多。方才你走过的一块木板,揭开便有一张图,图中所指方位可能是一个地窖。”祁九气急败坏,仿佛与岳观捷有着血海深仇,“我知道了这些秘密,岳老贼就和别的想杀我的联合。我的死,跟她就有一层关系。”
“好了,你消消气。我也觉得她不是什么好人。”钱兮安抚道。祁九嬉皮笑脸地说道:“英雄所见略同。就知道小兮子也能发现。”钱兮觉得她在讨好自己,没有理睬。
管事丫头小涟跟钱兮正面撞见。祁九叫了一声。小涟神色立刻紧张起来,急匆匆地跑了。祁九说道:“那个小涟心中有鬼。”
“怎么这么说。”
穿越之神醫王妃
祁九呵一声,冷冷说道:“她的身份可没有一个管事丫头那么简单。我死的时候她也在场,神情很轻蔑呢。估摸着那小涟晚上睡不着觉了。还便宜了她!我要她死得比我更惨!若是给我一日,我定让她们都付出代价!”祁九这时说话,出现了从来没有见过的狠毒。
“必须的,我支持你!”这时,祁九看到钱兮脸上出现了她久违的微笑。祁九默默地抹着泪。“小兮子,谢谢你……姐姐也会感谢你的……”
“谢什么谢?若不是你,我也看不到明天了。”
豪門潛規則:天價小嬌妻 紅糯米
系統專職男配一萬年
“其实,小兮子你可能对姐姐有误解……其实,是姐姐救了你,若不是姐姐,你真的会死。我也会再度魂飞魄散。姐姐就是你们认为很糟糕的,很无能的,狐族之君——祁知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