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这真是没看出来,这常家大儿子能做出这种事情……”
“……我说这怎么把这老太太伺候着这么好,伺候着喝,伺候着穿,动不动还这老婆子的骂,搁谁家,谁家受得了……我说呢,结果这程老婆子成这样,就是他自己弄得……”
“……指不定,原先程老婆子发疯的时候,骂得那些东西都是真的……”
“……这程老婆子才真是可怜,这几十年都疯疯癫癫的……这么几年干脆瘫在轮椅上动弹你都动弹不了……”
“……可怜什么啊,没听着讲吗,还不是自己做得孽……”
“……还说这老婆子享福……还说这常家儿子孝顺……这福气我是享不了……”
“……也就是人家啊,你看看人这心狠的……换了咱们……”
堂屋门外,院子里,警车停在院子里,警察在屋里进进出出,收集,勘察着些现场的东西,做着些简单的问询,
一群先前来这宴席上吃饭,散去的些村里人,这会儿又围在院子外,
或是兴致勃勃,或是煞有其事,
有人垫着脚往着那屋里望着,有人同旁边人讲着,有人是叹着气,摇着头,
还闪烁着的警车灯映照下,映着一道道身影脸上带着不同颜色。
“……都少说几句吧……”
旁边个老人望了望那堂屋里,出声说了句,热闹着的人群安静了些,
賢後很閑
“……造孽啊。”
……
“……顾小影,大半夜的你还不关灯,干什么呢。”
“……和你宝贝女婿打电话呢。”
“……顾汉国!你还坐那干什么呢ꓹ 大半夜的还喝茶……”
……踏出那村子,沿着条盘绕着山丘的公路ꓹ 随意选了个方向往前。
再走了段距离过后,一边继续挪着脚步往前,一边拨通了顾小影的电话ꓹ 简单说着话。
听着电话那头,顾母ꓹ 顾父的话语声,顾小影的话语声ꓹ 廉歌微微笑着。
“……廉歌ꓹ 你说那个老太太,会报警吗?”
视频电话那头,朝着屋外喊了声,顾小影再翻过身,往床头坐起了些,有些好奇着,出声问道ꓹ
“我不知道。”
元首之怒
“……那要是那老太太选择不报警的话,那害了几条人命的ꓹ 她儿子不就逍遥法外了吗?她自己可以代替她自己原谅她儿子ꓹ 但是还有其他人。”
视频电话那头ꓹ 顾小影再坐起了些ꓹ 看着视频电话这头,出声说道。
闻声ꓹ 廉歌笑了笑ꓹ 微微仰头ꓹ 看了眼前侧远处,
“我也报警了。”
再转过视线ꓹ 廉歌看着视频电话那头的顾小影,出声说了句。
……
“……几十年了,都被当成疯子,说话没人信,说什么都没人搭理,后几年干脆都不能动弹了,想想就让人有些不寒而栗……不过也是她自己作孽。”
视频电话那头,顾小影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撑着下巴,说着,
廉歌静静听着,挪着脚,迎着夜色,沿着道路,往前走着。
“……对了,廉歌,最近学校女生宿舍里有些诡异,我没怎么在学校宿舍住不知道,不过好些个住在宿舍里的女生都跟我讲,有时候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就感觉突然后颈那一凉,凉得让人浑身都止不住打颤……廉歌,你说会不会是学校有脏东西啊?”
“都是一个宿舍的吧?”
“……对,都是一个宿舍的。”
“让她们看看,是不是厕所顶上的排水管滴水。”
听着视频电话那头顾小影的话语声,同顾小影简单说着话,廉歌沿着路,往前挪着脚,
带着些寒意的清风不时拂过,扰动着路边的灌木枝叶,肩上小白鼠的毛发,
“……廉歌,你走到哪了啊,你岳母这两天又给你织了件毛衣,已经织好了,说好的给我织得那件才刚起头呢……明天我把那件衣服寄给你吧。”
“好。”
笑着,廉歌应着,
“……廉歌,你今晚在哪睡啊……”
……
又再和顾小影说了会儿话,结束了电话,将手机再踹回了兜里。
異界之紫雷九動
微微仰头,廉歌顺着脚下的道路往前看了眼,
已是深夜,路上也看不到过路行人。
耳边,没了电话那头,顾小影的话语声,四下,似乎愈加安静,
只剩下些带着寒意的清风,扰动着路边枝叶的窸窣声。
再朝着头顶的夜幕中看了眼,
月亮藏在云后,夜空却不显得太昏暗。
就在这时候,一点点雪花,随着阵阵寒风,从夜幕中落下,落在路面上,路边树木枝叶上。
又再下雪了。
看着这从夜幕中飘落下的些雪,廉歌微微笑了笑,再挪开了脚,一边看着沿途的景象,一边沿着道路继续往前走着,
肩上的小白鼠,也立着前肢,转动着脑袋,往着四侧张望着。
落下的雪,似乎避开了一人一鼠。
至尊女藥神 宅宅人生
……
“飒飒……”
九一三前夜的秘密召見
初升朝阳透过繁枝密叶间的缝隙,往着林下挥洒着些阳光,
萬古仙帝 忽然而已
清晨的些薄雾或是散去,或是化为些露水缀在些带着霜的枝叶上,又再随着阵阵清风,落在林下地上。
林下,一颗有些年头的树前,廉歌盘腿坐着,再睁开了眼睛,站起了身,
蜷缩在一旁的小白鼠紧跟着也窜起了身,再窜到了廉歌肩上,转动着脑袋,朝着四侧张望着。
高達之曙光
转过视线,廉歌朝着身前,远处四下看了眼,
昨夜那场雪,在今晨似乎化作了霜,挂在,附在些枝叶上,树木枝叶上,白茫茫一片,在初升朝阳下,辉映着,又渐渐化着,往着林下滴落着。
转回目光,再挪开了脚步,廉歌走出了这林下,再踏上盘绕着山丘的道路。
随意选了个方向,廉歌挪着脚,继续往前走去。
昨夜,沿着道路往前,迎着雪,再走了段路,走到了此处,廉歌随意在路边片林下,露宿了一宿。
……
“……吱吱,吱吱吱。”
往前走着,似乎是天气冷了,路上看不到太多行人,不时才有个行人走过,
又再沿着连绵着的山丘走了段距离过后,脚下道路渐窄,身侧路过的行人愈少。
肩上的小白鼠转动着脑袋,朝着四侧张望了下过后,窜上了路边不远处的颗野果树,拍下两个野果,落在了廉歌手上,再窜回了廉歌肩上。
将野果递了个给小白鼠,小白鼠捧着野果啃了起来,
廉歌拿着野果,吃了口,一边继续往前走着,一边看着沿途的景象。
头顶上的太阳渐渐往着顶上攀升,路边枝叶上挂着的些霜渐渐化开
又再沿着路,走了段距离,廉歌停下了脚,转过了视线,朝着后侧来路远处看了眼,
肩上,刚啃完野果的小白鼠,也转动着脑袋,朝着那侧张望着,
紧随着,两道身影出现在廉歌身前。
“……大佬!”
嫁給兇靈改星途
一道有些欣喜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