毀世劍魔
小說推薦毀世劍魔
“杀!”几乎是柳峰身影刚现,三名杀手突然冲起,向柳峰杀去,不过,经过这短暂的停顿,柳峰已经有了准备,不像之前那么唐突。
抗日之碧血丹心 思羽
长剑出鞘,剑意缭绕,“拔剑术”瞬间爆发,如同惊雷一闪般劈在三人身上,片刻,剑光四胜!
“嗤!嗤!嗤!”
轻响连连,那三人的人头纷纷滚下,而这发生的一切都只在剑光火石之间,极为快速,从开始的刺杀,到柳峰反杀,只是短短一瞬,眨眼之间而已,惊的那领头刺客大吃一惊,萌生退意。
但柳峰岂会让他们逃走,剑气激射射出,围成了一个圈,竟然将整个房间笼罩,让他们退走不得。
“杀了他!”见退路被封,那领头杀手也是当机立断,准备联合剩余两人击杀柳峰。
那两名杀手对视一眼,化作两道残影,从柳峰的左侧和右侧攻去,而那领头杀手,则是正面向柳峰杀来,准备利用人数,以三打一的打发,将柳峰击杀。
柳峰神色不变,冷静应对,见那两人从两侧杀来,却是露出了一个嘲讽般的笑容,放开防御,向正面杀来的领头杀去。
那两名杀手见到柳峰放弃防御,以为柳峰没辙,准备临死前拉上一个垫背,不由露出了惊喜的微笑,速度更快,向柳峰要害刺去,力求一击毙命。
可是,当他们两人真的刺到柳峰的时候,却发现利刃像是穿过空气般从柳峰身上穿过,没有一丝阻拦,脸上惊喜的笑容瞬间凝固,向着惊恐转变。
他们两人眼睁睁的看着利刃穿过柳峰,向着对方而去,他们想停下来,但此时速度太快,力度也极大,此时又没有借力,如何能停的下来,渐渐的,他们越来越近,瞳孔放大,甚至都能看到对方眼睛里倒映出自己惊恐的脸孔。
“噗嗤!”
两声轻响不约而同的响起,在柳峰的身后,那两名杀手相撞在一起,他们手上的利刃各自插入对方的要害,一击毙命,而他们的脸上,都挂着惊恐的表情,似乎是凝固住了一般,僵硬不变。
“啊!”那领头杀手惊呼一声,似乎不敢相信那两名杀手会以这样的方式死去,徒然一惊,刚才还燃起战意的脸色瞬间全无,想要向后退去,但,已经晚了!
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前,似乎是虚幻一样,难以捉摸,背后,还有着一串串残影,如同七魂六魄一般,撞入那道身影的身体里面。
“轰!”
重重的一拳轰击在领头杀手的胸膛上,将他轰飞,在空中喷吐出一股鲜艳的鲜血。
柳峰身影欺上,抓着领头杀手的喉咙,“蓬”的一声将他按在地上,冰冷的双眼冷冷与他对视。
“说,是谁派你来的?”柳峰语气森冷,仿佛能将人冻僵一般。
“咳!”那杀手咳出一口鲜血,不与柳峰对视,而是缓缓闭上了双眼,似乎是在求死一般。
“哼!”柳峰冷哼一声,脸上浮现出了一个邪异残暴的笑容,一只手拽住了那领头杀手的右臂,狠狠往下一拉,竟然硬生生的扯了下来,顿时,一股鲜血如同喷泉一般,喷射出来。
迷霧圍城(上) 匪我思存
“啊!”那杀手惨叫一声,但柳峰却又是一拳打在了他的嘴上,将他牙齿打掉,口中鲜血模糊。
“说不说?”柳峰挂着邪异的笑容,强行让对方的眼睛盯着自己,此时,柳峰的笑容在那领头杀手眼里看来,就仿佛是恶魔的微笑一般。
遊戲宅的異界悠閑日常 荒城阿飛
“说,我说。”领头杀手脸色惨白,嘴部满是鲜血,含糊不清的说道。
“好,我问你,是谁派你来的?”听到他愿意说,柳峰便没有再折磨他,而是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是……是鹰王让我们来杀你的。”那领头杀手忍着疼,向柳峰缓缓开口。
“鹰王?”柳峰眉头一皱,再次问道:“他为什么要杀我?”按理说此次是鹰王府亏欠柳峰,要报仇也是柳峰向鹰王府报仇才是,为何鹰王会率先派杀手来杀柳峰呢?这柳峰自己也想不通。
“因为你对鹰王不敬,又打伤鹰王部下,惹怒鹰王,因次才想要杀你,但你又是清风派弟子,鹰王不好出面,便派出我等。”那领头杀手一一说道,既然已经吐露出了,那么说完也无妨。
重生之豪門毒妻 如逍遙
“就因为惹怒了他,所以就要杀我?”柳峰眯着眼睛,眼底流露出危险的光芒,像是再次征求事实一般向那杀手问道。
“对!”那杀手点了点头,说到这里,他又双眼带着乞求与恐惧的望着柳峰,道:“该说的我都说了,放过我吧!”说罢,那杀手眼里露出了强烈的求生欲望,没有任何一个人是想死的,只要有活的希望,不论是谁,都会去争取,他也一样。
“放过你?”柳峰脸上眼里露出了嘲讽的神色,随即又挂起了残忍的笑容,略显狰狞的向着那杀手吼道:“你们既然想要我柳峰的性命,那么我又岂能饶你!”
“轰!”
毙命的一拳,狠狠的轰在了那杀手头上,顷刻,**迸裂,白色与血红交融,溅射一地。
几滴鲜血飞落在了柳峰脸上,衬托着柳峰那双带着猩红血芒的双眼,杀气凛凛。
民國軍火商
“鹰王?”
“很好!”
柳峰自言自语的说道,猩红的双眼仿佛透过了墙壁,看到了遥远之外鹰王府。
……
此时,鹰王正在自己府内喝茶,一只手端着茶杯,一只手用杯盖抚着上面的热气。
忽然,一股莫名的心悸感涌起,让他的内心狠狠一颤,似乎连心跳都停止了一瞬,不安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迟迟不退。
皇天當道 千樹梨白
感受到这股不好的预感,鹰王端着茶杯的右手都微微颤抖,他蓦地站立起来,眉头紧皱。
“报!”
“王爷,刺杀失败了。”
一名军士急忙跑进,跪在鹰王面前,汇报道。
“什么?”闻言,鹰王大吃一惊,不敢置信的向他问道,似乎是在怀疑自己的耳朵一般。
“回王爷,刺杀……刺杀失败了!”那军士不得已又重复一遍,在鹰王发怒的气势下,瑟瑟发抖。
“怎么可能!”鹰王猛然将手中茶杯往地上一摔,惊怒的吼道:“我派出去的乃是王府精锐,一名凝神七阶武者,五名凝神六阶武者,就是十个柳峰,他也得死在那里!怎么可能失败,他们人呢?”
“这……王爷,刺杀的确是失败了,至于他们……他们……全部死了。”那军士低下头,闭上眼睛,哀叹说道。
我曾混過的歲月
“啪嗒!”鹰王浑身一松,倒坐在了椅子上,面部僵硬,眼睛失神,此时,他终于知道那股不安感从何而来,正是柳峰。
想起之前,自己对柳峰不屑一顾,虽然柳峰将金泽击败,但自己却是没有太在意,毕竟对方是宗门子弟,击败了金泽很正常,但如今,柳峰却以一人之力反杀了他派出去的所有刺客。
这些刺客并非平凡,乃是王府的鹰眼卫,负责刺探情报,与刺杀目标,而这次派出的乃是鹰眼中的精锐,长年接任务,经验丰厚,深的鹰王喜爱,现在却被柳峰全部杀光,而且还是被袭,这已经深刻表明了柳峰的实力,以及潜力。
想到这,鹰王忽然有些后悔,后悔轻视柳峰,后悔没有给柳峰剑王草,后悔,现在去刺杀柳峰,更后悔为何要去招惹这么一个有潜力的年轻人,但事到如今,后悔……有用吗?
……
凤仙居,客房内,柳峰静静的看着几具尸体,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这些杀手,倒是来的真巧,自己刚好处在突破的关卡上,只差一步,这次虽然被打断,但却给了柳峰更好的把握,那就是“噬魂”。
手掌抚上,看着那具无头尸体,柳峰并没有感到不适,虽然对方没有头颅,但却丝毫不影响柳峰对他的吞噬,依旧可以转化为真气,进入柳峰体内。
偷朵狼王來調戲
熟悉而又陌生的暖流流进,柳峰清楚的感觉到,似乎有着万千液体在冲撞着那层薄薄鼓膜,一波接着一波,源源不断。
“轰!”
终于,不知道冲撞了多少回,那层鼓膜终于被击破,奇异的液体似乎进入了一个新天地一般,迅速扩展,填满。
而柳峰,也清楚的感觉到了身体上的变化,真气调动更快,更流畅,而且,体内的丹田好像大了一圈,真气也更加凝实,似乎在向着实质转变一般,而这,就是突破后带来的好处。
禦天六龍 傲宇破蒼穹
凝神五阶!新的境界!新的实力!
虽然只增强一阶,但给柳峰带来的好处,无疑是巨大的,柳峰如今论自身实力已经站在巅峰,唯一遗憾的就是境界低下,所以才会被人压住,如今境界提升,面对鹰王,柳峰也并非没有一战之力,至少在其面前逃跑还是可以的,就算是面对向大长老那样的高手,也不会像之前那么无力。
活动活动了筋骨,柳峰向另外几具尸体走去,开始了吞噬盛宴。
“凝神五阶初期巅峰!’
“凝神五阶中期……”
“凝神五阶后期!”
特種兵生涯
一连吞噬了所有的尸体,柳峰的境界在凝神五阶后期稳固,不在增长。
而那些尸体则是全部干瘪,面部狰狞,露出快掉落的牙齿,眼珠子似乎已经掉落,像是放在一滩肉上一般,而身上没有一丝血肉,瘆人无比,恐怕一些胆小的人见到,会吓得几天都做噩梦。
但柳峰对这些倒是司空见惯,长剑舞动,凌冽的剑气激射而出,将那些干尸撕为粉碎,紧接着,衣袖一挥,肉粉末便从窗户之中飞出夜空,在月光下,熠熠闪动,最后,融入到黑夜里,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