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級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神級上門女婿
“去办吧,让老三看着点,赶人走就行,不到万不得已,别撕破脸皮。”
大长老笑着道,对三长老,看来也是很有信心。
齐元当即恭敬地退出去,心头窃喜。
无形之中,他就巴结上了白家。
而且还挑动了聚贤庄长老与那零号的纷争,只要三长老出马,那零号,必须给被轰出去。
蝕骨溺寵,法醫狂妃 誰家mm
幻想中,齐元来到三长老的别院外。
“三长老,大长老让你驱逐零号。”
齐元说明了来意。
我和我的處女情緣 心的冰影
聚贤庄三长老是一个干瘦的老者,闻言睁开了阴冷的双目,不耐烦道:“大哥让我亲自去?是不是小题大做了?”
他好歹是聚贤庄的三长老,刚晋升八品,不屑于出手。
因此,对于大长老这安排,三长老有些不高兴。
齐元强调道:“三长老,那零号不简单,可是连叶家叶飞,林家林翔也没放眼里的人,之前还打了叶飞,吓跑过叶家的亲卫呢。”
三长老嗤笑道:“叶家叶飞,天资不错,但火候不足,还没到八品,有什么值得拿出来说的。林家林翔,那应该是顾念家族旧情,没往死里出手,否则零号,早完蛋了。”
齐元是被林绝震慑过的,再次说道:“三长老,真的不能大意啊。大长老之所以让你出手,就是因为,那零号很不简单。”
三长老也不敢违背大长老的命令,站起身冷哼道:“行,我就亲自去一趟,只是我刚突破到八品,可不会手下留情,零号落在我手里,就没那些豪族的什么事了。”
话里话外,都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自负。
齐元点头恭维笑道:“三长老你出手,那家伙,的确要遭殃。”
“嗯,走吧,随我去会会他。”
三长老意气风发,原本聚贤庄的人是很少争斗的。
但想到自己刚突破,就能收拾那零号,不失为一个功成名就的好机会。
说不定,他这个三长老,顷刻就会名声大震,扬名于燕京。
鹿神医的花园中, 虎子一双虎目朝四周扫视。
老大的命令,是让他杜绝任何人进来打扰。
就在这时,齐元进来了。
虎子冷冷地道:“滚出去。”
齐元有了底气,顿时冷笑道:“你算什么东西,这里是我聚贤庄的地盘,老子想来就来。”
虎子狞笑:“看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也好,那我就送你一程。”
齐元身子一闪,三长老踱步进入。
“好狂的口气,在我聚贤庄内,还敢如此说话,真不愧是零号的走狗。”
毒尊天下
三长老阴沉着脸,一进门,就与虎子对峙上。
虎子恍然大悟,笑道:“原来是找了一个硬手来,才如此硬气。你是谁?这里我家小姐在治病,请你回避。”
“我是聚贤庄的三长老,这里,你说我能进来不?”
三长老满不在乎一哼:“该回避的是你们,滚吧,别逼我动手。”
虎子皱了皱眉:“你既然是聚贤庄的三长老,就应该知道,我家老大,还有鹿神医都在这里,你何必自取烦恼。”
三长老嗤笑道:“正因为如此,我才过来的。聚贤庄不欢迎你们,赶紧给我滚,否则,我就要动手了。”
虎子脸色也冷了下来:“既然你这个三长老不识趣,那就放马过来吧。我本想着你是聚贤庄的人,看在鹿神医的面子上,不与你计较。但是你显然是在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三长老气极反笑:“好一个不知死活的小子,在老夫的地盘,你还如此不知死活,叫嚣得厉害,果然跟那零号一个臭德行。零号呢,叫他出来,我打狗,也会看主人的。”
虎子面无表情,“我们老大,你没资格见。有什么事,就在这里和我说。或者说,你想动手,那我也奉陪。”
“狂妄,你只是零号的一个属下。老夫,已经是八品的绝世强者,你滚远点,不是老夫的对手,可懂?”
聚美寶典
三长老暴跳如雷,被一个属下如此瞧不起,如何能忍。
而且,在三长老看来,自己已经到这个段位了。
眼前这人,还如此不识抬举,就应该赶紧让路。
然而虎子的回答是直接动手。
“三长老是吧,我家老大不在,我虎子就来陪你玩玩。”
虎子如猛虎下山,对着三长老的头颅轰击而去:“你们燕京的高门大族,一向都瞧不起我们这些外来的,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没想到虎子敢对自己出手,三长老又惊又怒,大吼道:“你这是找死,就别怪我无情了。别说是你,就是你主子和我对上,也得落败。”
“凭你?也配我们老大出手?”
小樓一夜聽春雨 東籬烏鴉
虎子冷哼,嗜血的真气全开,就那么以同归于尽的打法对战三长老。
三长老心惊肉跳,怪叫一声:“你这个疯子。”
头一歪,躲开了虎子注定轰爆他脑袋的一击。
虎子冷笑,战意十足:“再来。”
“你找死。”
三长老怒火滔天,没想到一个小辈,竟然能够和自己如此叫板。
轰!
这一次,两人硬生生碰了一下。
血煞修羅 黑白巔倒
虎子嘴角溢血,但却是无伤大雅,再次杀上来。
三长老心神剧颤,骇然道:“你还能动?”
刚刚这一下,他可是用了全力的。
本以为,虎子会被他一击必杀。
没想到,对方只是吐了一点血,就没事人一样。
“三长老,如果真的搏杀,我杀你,有百分百的把握。”
虎子冷哼,话语落在三长老心头,却是异常沉重。
他承认,他对这个叫虎子的男人,惧怕了。
特别是看到虎子那仿佛嗜血的眼神,三长老更是心惊胆寒。
零号身边的人,果然就没一个简单的。
难怪大哥要他亲自前来,换作聚贤庄其他人过来,此刻可能已经被抬出去了。
“停手。”
三长老急急叫停,脸色非常难看。
虎子笑了:“不打了?还是,三长老你要去叫帮手?”
“哼,叫帮手这种事,我身为聚贤庄的三长老,还做不出来。”
三长老哼了一声,对虎子这明显瞧不起的话很不爽。
只是不爽归不爽,三长老还是道:“我承认,我拿不下你。但是,别以为聚贤庄真的怕你们。”
言罢,三长老转身就出鹿神医的花园。
齐元急忙叫道:“三长老,你这是?难道就这么算了?”
三长老怒道:“齐元,你行你上,难道不算了,还能如何?”
话语里,三长老早没之前的嚣张跋扈,只有憋屈窝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