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
卫长峰四下望望,大街上行人稀少,根本没人注意这儿。他极快的拉开车门,快速钻了进去。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小龅牙转身刚要开口说话,卫长峰摆手制止了他,“郑森,你们没把他打死吧?”
“站长要活的,卑职哪敢让他死呀!”小龅牙郑森咬牙切齿道:“不过,为了抓这个疯子,咱们费了老鼻子的劲,整整追了五条大街,才将他抓住。卑职还让他咬了一口。”卫长峰早注意到了他的左手手背,上面非常清晰的三个血淋淋的牙印。
“如果陈疯子真是共 党的人,那实在太有意思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会咬人的共 党。”
卫长峰饶有兴致道:“看看这会咬人的共 党去。”
在整个党通局内部,卫长峰很特别,他总是认为审讯犯人要攻心为上,所以很少用刑。郑森在追捕陈疯子时吃了亏,很想借审讯他的机会,报一箭之仇,听卫长峰的话音,是要亲自审讯陈疯子,他虽然不甘心,却也没敢多说什么。
车子进了党通局南京站。卫长峰连衣服也未换,直接去了审讯室。审讯室座落在办公大楼的地下室内,出口处实行二十四小时戒严,不奉命令,任何人不得接近。
偷心遊戲:定制豪門寵妻
因为是全封闭的缘故,卫长峰在郑森的陪同下,刚进入地下室,就听到陈疯子独特的嗓音,用嘴打着节拍,“竹板打,打竹板。各位爷们听俺言:共 党要犯不去抓,如此对俺为哪般?蒋委员长发下令,砍了你们这帮王八蛋……”
郑森偷偷看了卫长峰一眼,见他嘴角两边不经意的抽动了两下。
郑森久跟卫长峰,知道这是他发作前的习惯动作。
显然陈疯子的唱词激怒了他。郑森恨不得甩手给自己两个大嘴巴,怎么就没事先把陈疯子的嘴堵上。
眼见长廊走到了尽头,卫长峰才发现,怪不得陈疯子的声音能够传播整座地下室,原来审讯室的大铁门是敞开的。
他嘘了口气,扭头向郑森呲牙一笑道:“陈疯子的嘴巴不光会咬人,快板唱得也不错,咱们今天是大饱耳福了。”
审讯室并不大,三间房子被隔成了里外两个部分,里面稍大一些是审讯犯人的地方,外间隔着一个双层玻璃镶嵌的窗户,以便外面的人监视。
审讯室内灯火通明,卫长峰刚走进审讯室,便一眼看到,陈疯子被紧紧绑在里间正中的木桩上。见到卫长峰进来,便大嚷道:“这位长官,俺真的不是共 党,您把俺抓来干什么?”
“你他娘的还敢嘴硬。不是共 党,你干吗要跑?害得老子为了抓你,差点被你把手指咬断。”
郑森走近木桩,甩手就想给陈疯子两个大嘴巴,被卫长峰喝止。
“郑队长,人家是吃开口饭的,你把人家的嘴巴打坏了,咱们还有快板书听吗。”他示意郑森把陈子良解开,并给他搬把椅子。
陈子良得以解脱绑绳,没等郑森把椅子搬过来,往卫长峰面前一跪,一个劲地磕头,“长官,您就是俺的青天大老爷呀!俺只是一个打快板要饭的,放了俺吧。”
“陈先生,你这是干什么?”卫长峰把陈子良拉坐在椅子上,然后他并没有坐到审讯用的桌子后面,而是亲自把椅子搬过来,与陈子良面对面坐着。
“陈先生,您今天受惊了,抽一支压压惊。”卫长峰掏出烟盒,伸向了对面。陈子良仍是一脸的惶恐,“长官,俺平日里连饭都吃不饱,哪会抽这东西。”
女神的貼身經紀人 遙憶昔年
“什么苦都能受,在这一点上,你们共 党确实值得敬佩。”卫长峰抽出一支烟,叼在嘴上,郑森掏出打火机,凑上去刚要点燃,卫长峰犹豫了一下,又把烟放回了烟盒。“既然陈先生不会抽烟,咱也别让他跟着一起吸毒了。”
異域求生日記
“长官,俺真的不是共 党……”陈子良跟着又要往下跪。
“陈先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卫长峰装起烟盒道:“俗话说,‘男人膝下有黄金’,何况你是有坚定信仰的共产党。”卫长峰再次拉起陈子良,按坐在椅子上,推心置腹道:“干了这些年的中统,日本人我抓过,共产党我抓的也不少,最后有几个真的能视死如归临危不惧的。无论共产党还是国民党,说到底还不是一家人,陈先生,听我一句劝吧,别硬扛着了,咱们以后一定能成为朋友的。”
裙釵記 雲之風華
“长官愿意跟俺这样的人交朋友?”陈子良大为感动地说,“您要跟俺交朋友,俺可不敢高攀,只要以后要饭要到你的门上,不放狗咬俺,俺就知足了。”
从陈子良的话中,卫长峰看到了希望,把脖子伸得老长,几乎碰到了陈子良的鼻子,“既然陈先生这样说,您是愿意交底喽!”这么容易就劝降了陈子良,郑森大感意外,赶紧奔到桌子前坐下,拿起笔准备记录。
狙擊南 寇十五
“小孩无娘,说来话长了。”陈子良努力回忆的表情道:“俺的祖上是山东济宁人,家里太穷,跟赵大桅赵祖师学的快板书,以后俺家祖祖辈辈都以唱快板沿街要饭为业了,到了俺爹这一辈,整整三代……”
郑森开始记得非常认真,此时忍不住大声道:“陈疯子,你别尽说这些没用的,快点把你如何加入共产党,如果到的南京说清楚。”
“长官别发火嘛!俺嗓子眼冒烟,给俺搞点水喝喝吧。”陈疯子咂巴咂巴嘴道。
现在要水喝,过一会该要饭吃了。郑森正要发火,卫长峰向他使了一下眼色,道:“陈先生愿意跟咱们成为朋友,去给弄杯好茶来。”
长官发话,郑森不敢怠慢,愤愤地扔下手中笔,很快端了一杯茶回来,放在陈子良的脚边。陈子良好似饥渴难耐,端起茶杯一仰脖就往肚里倒,突然“噗”的一声,满满一口热茶全都喷在卫长峰的脸上。
“当啷”,茶杯在地上摔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