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派高手
小說推薦邪派高手
大厅中,辉煌的灯光下,周楚把麻布袋放了下来。然后解开了袋子,一阵香气扑鼻,袋子里露出了一名娇楚楚的长发凌乱的女子,只见她眉细如柳叶,小嘴红似樱桃,双眼闭着如睡着一般。
当周楚看着那女子之时,瞳孔立即收缩,脸色顿时大变,额头也不禁冷汗直冒,吞吞吐吐的道:“怎么…怎么…会如此?”连忙转身跪下,声音有点颤抖的道:“属下办事…办事不周,请使者再给我一次机会?”
乾坤二位使者闻言自然知道周楚捉错了人,当下脸色顿时一变,只听乾清使者声音冷冷的道:“这次若还是办事不周,教规伺候!”
周楚闻言直如坠落冰窟,声音有点抖擞的道:“这次一定不会再错!”
夜已深,人更静。月色下,亭子中。
杜严坐在了亭子用石头彻的栏杆上,杜严已经给手掌上了点金创药,虽然还是疼痛,但是血已是慢慢止住。左手从怀里取出了一条丝巾,有牙齿咬住一角,左手用力一撕,“吱”的一声,便撕出了一条三指快的布条来。
狂鳳逆天:邪王蝕寵小毒妃
重生之修仙世界 香遠客
余罪 常書欣
杜严用布条粗劣的把右掌的剑伤包扎起来,杜严左右的看了一下自己包扎之后的手掌,心里苦笑:“这没事嘛!受伤的是我,不过那小娘们为什么反而更生气呢?难道她知道我看到她……”
杜严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哎!我那时可不是故意看的,难道那时我低头也不行?算了,想这也是没用,我且去方便一下,再梦周公去。”
杜严在院子中东转转,西瞧瞧,就是找不着茅房。双眼不由得四处滴溜溜转,发现四处无人,夜深人静的。于是来到一处离亭子不远,且又比较隐秘的墙角边,正准备打开方便之门。
这时候,只见有一条人影急匆匆的走进院子,嘴里还大声娇喝:“淫贼,休要再躲藏,给我速速出来!”
杜严一闻言直吓得身子一抖,真差点尿出裤子来,心里不由恨道:“这泼妇又来了?她这不是要人命吗?我躲起来,让她无趣走开便了!”杜严小心翼翼的溜到亭子旁的乱石堆后面,悄悄地伸出了半个脑袋,眼睛注意着戚常云,只要戚常云眼睛扫来,杜严立即缩回头去。
戚常云四处寻人不得,气得跺跺脚,嘴里恨恨道:“淫贼,算你知道厉害!不然本姑娘非要你命不可!”
杜严闻言,心里应道:“你这小泼妇,天下多你这样的人,非乱不可!”
寻人不着,戚常云气无处发,觉得有些失落,径直向亭子走去,气嘟嘟的坐在亭子的石栏杆上。
杜严额头冷汗直冒,心里云:“这泼妇不是发现我了吧?”
農家內掌櫃
戚常云这一坐下去觉得屁股好像有些热热,便跳了起来,用小手摸了一摸刚才坐着的石栏杆,嘴里道:“咦?怎么热呼呼的?难道他还没走?”眼睛又往四处瞧去,只见不远的地上有一块被撕裂的丝巾沾满了血迹。
很難不愛 下
戚常云心里有些难过的道:“流了这么多血,不知道他伤得怎么样?”
“啪”!戚常云轻轻的往自己的脸上拍了一巴掌,嘴巴轻轻的道:“我担心那淫贼干嘛?我是要来杀他的!”
杜严见着那女子莫名其妙的自己给自己扇了记耳光,杜严如恍然大悟:“原来是个疯子,怪不得行为异常得不可理喻!”
杜严刚想缩头回来,却见亭子不远的墙头上出现了一条人影。杜严心里疑道:“这半夜三更,怎见的都是怪人?有门不走,专捡墙攀!”
墙头那个人影正是周楚,周楚从何府出来的时候只觉得衣服都是浸湿一般,心里更是忐忑不安。急匆匆的便往这宜家客栈奔来,希望能早些完成任务。客栈已是打烊,周楚只有从这后院攀墙进来。
周楚一攀上墙头便见着一女子半夜三更的在亭子中大声叫嚷,本想悄无声息的溜进来。但是周楚一瞧清那女子容貌之时,心里本是不安的心顿时激动起来:“那不就是戚常云?没错,就是她!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完全不费功夫!天不亡我也!”周楚轻轻的跃下墙头,悄无声息的向戚常云走来。
戚常云根本不知道危险已经在悄悄地向她逼近,寻人不着,气呼呼的坐在栏杆上生旱气。
这时,周楚已是逼得够近。周楚心里不禁在偷偷的笑道:“戚常云,这次看我非捉到你不可了!”周楚右手为爪,迅速向戚常云捉去。
杜严见这人之时便觉得奇怪,于是便认真的注视着他。现在又见他出手捉人,立时大惊,大声呼道:“小心!”嘴里在说,身子也毫不犹豫的立刻窜出,右手不禁伸手想把戚常云拉开……
戚常云一听到有人大声直呼,便是一愣,但见面前又是那淫贼伸手向她窜来,心里怒道:“淫贼,竟然敢出手抓我。”心里一怒,右手不禁提剑向着杜严伸出的手掌剌去……
周楚听到有人大喝,身子不禁一慢。
戚常云长剑这次剌得非常准,当长剑剌穿了杜严的手掌的时候不禁一愣,心里有些疑惑:“这淫贼,这次怎么不闪开呢?”
这时,杜严只觉得奇痛透骨,但是杜严左手又用力的击了出去。“嘭”的一声,正与周楚的手掌对上。
杜严被震得退了三四步,本是穿在杜严右手掌上的长剑已随着杜严的倒退而拨出。刹时间,鲜血随着长剑的拨出直喷。
戚常云顿时呆若木鸡,眼睛瞧了自己沾了鲜血的剑,手上不由得一软,长剑“铮”的一声,已是掉在地上。
杜严痛得只觉得头脑有些发晕,身子被震退了三四步刚好倚在亭子的石柱上,一边喘着气,左手用力的按住右手手掌上的两边伤口。心里在苦笑:“救这个泼妇,实在是让我伤不起呀!”
周楚也是被这突来一掌震了一下,不过见来人功力根本就无法跟自己相比,那粗糙不平的脸上顿时露出阴笑,道:“臭小子,你也想学人家英雄救美,不自量力!”
戚常云已经明白了是什么原因,心里有些感激的道:“你这个淫贼,你为何要救我?”
周楚见戚常云呆在那,右手便又向她脖子锁去。杜严虽然痛得厉害,但是见周楚又是要捉人,先喝:“快闪,呆着干嘛?”
戚常云也是见着,但是听到杜严在喝心里不禁一酸:“这淫贼,虽然下流,但是他总算是个人样!杀不了他,到时最多与他结为夫……呸,想到哪去了?”戚常云偷偷的瞄了一眼杜严,仿佛已不似之前那么讨厌!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杜严大声喝道:“恶贼,休要伤人,且吃我一镖!”说时,左手立即向周楚一挥,只见一小物件向周楚飞去。
周楚闻言大骇,立即收手回来,脚一顿,身子立刻向上一跃,那小物件已是从周楚脚下飞过。周楚正言庆幸之时,只见那小物件已是砸中亭子的柱子弹了回来,正落在周楚脚下。周楚一见着落在脚下的小物件时,那粗糙的脸上也是被气得通红起来。
原来那小物件只是杜严情急之中砸出去的一锭小碎银,如此力气,根本就是伤人不着。
杜严一看自己这招百试百爽,右手虽然疼痛,心情倒也是好些。
回春坊
戚常云本来已是惊住,只道必被捉着无疑,现在见这淫贼这招把恶人吓住,心里顿时觉得那恶人被吓得实在是可笑。
周楚本来气得是想冲上去给杜严来上一拳,但一想到自己的任务,顿脚间双手便又想向戚常云捉去。
杜严见这恶贼又要捉人,便大声笑道:“嫌少?那碎银只是大爷爷我给你买糖吃的!”
回到宋朝當暴君 貳蛋
茅山捉鬼專家(全文)
周楚听了立刻收住脚,神经好像在不停的抽搐着。他曾几何时听过有小辈这样子对他说过话,气得眼睛都变得通红,连声音都有点结巴的道:“小子,你…你说什么?”
杜严左手又用力的捏住右手的伤口,痛得额头都是汗水,但他还是露出了笑脸,道:“那碎银只是大爷爷我给你买糖吃的,不过你拿去买棺材也可以!”
周楚听后仿佛心里在喷血,只想挥拳上去害人性命。
戚常云已经走到了杜严身旁,当杜严眼睛望了一下她的时候,戚常云脸色立即绯红。戚常云立刻低下头,心里恨得牙痒痒:“淫贼,有一天我会把你眼睛给挖出来!”
“好!好!好!你小子竟然敢戏弄你家大爷,我倒是要称一称你到底有几两重?”周楚气呼呼的道,手掌紧握为拳,手臂上青筋凸起。
戚常云虽然原来对杜严就是心中有气,但是如今见着被这恶人欺负,当下便也大声冷哼道:“哼!只怕你的称称不起!”
杜严连忙用脚踩了一下戚常云的脚,轻声喝道:“你不要命了?还不快逃!”
戚常云见这淫贼竟然叫自己先逃,不禁望着他的眼睛,道:“那你呢?”
“我?没看到他是冲着你来的吗?”杜严望了一下已是准备冲上来的周楚,轻声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