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
小說推薦《兄妹》
“夜深山愈幽,山幽夜正浓。茫茫夜色与山色,均化成一抹云中梦。虽无柳绿花红,此时亦与彼时非同……耳旁清风拂晓,手中与君轻握……共越云山慢坡。”
“好一幕别样风景,只可惜无人陪我聊心!”
浪陶陶与聂风自从***出来,已半个时辰有余,而聂风却无半句话语。见其六神安定,面目平静,浪陶陶猜不透他的心思,于是便放开了聂风那粗糙的云狐大手,放慢了回云山洞穴的脚步,暗自伤感起来。
浪陶陶原以为自己的话语能够带动聂风的情绪,但依然无动于衷。浪陶陶加快步伐超过聂风,一个转身,轻盈无比,好比桃花趁风起舞,好不优雅。浪陶陶挡着聂风前进的去路,死死地盯着他。
聂风这才清醒了过来。于是张口说话了。
“陶儿,你这是为何?”聂风吃惊道。
青春為誰狂 小蘋果
神魂紀 龍歾
“该我问风哥哥为何才是!”浪陶陶皱着眉头说道。
“我——”聂风一头雾水。
“正是!”浪陶陶依然满脸疑惑地望着聂风。但见他一脸迷惘的样子,于是提示道:“风哥哥自己不知?从***一路而来,你一直沉默不语,这可不是风哥哥的作风哦!”
“是吗?我也发觉自己有些不对。本来想开口说话,可一直开不了口,仿佛我这张嘴被人捂住了似的。直到陶儿问话,这才能出声来。”聂风亦不解地望着浪陶陶说道。
一听此语,浪陶陶更是大吃一惊。以为聂风生病犯傻了,于是遂伸手过去摸聂风的额头,发觉体温倒是正常得很,甚是奇怪,胡思乱想以为聂风是在***时怒火攻心,造成间歇性语言功能障碍,于是内心稍有内疚,便安慰道:“风哥哥息怒,切勿气坏身子。大丈夫,乃有大度量才是!呵呵呵——”
聂风见浪陶陶言之有理,可想一想却毫无道理。自从离开***后,便再没有多想怒火之事,怎会怒火攻心呢?聂风刚多想了几下,脑子便疼痛起来,潜意识中又发觉自己没有什么反常。于是回答了一句,便又默不作声了。
“或许,是在***的八仙桌上倒立太久,也便不舒服了。一会儿便好事了。”聂风努力地挤出一点微笑道。
浪陶陶见聂风笑了,以为聂风累了,也没有太在意追究,于是二人继续向深山尽头走去。
云山的似乎无比漫长,好些时辰,夜色仍如浓墨。只是浓浓夜色中隐隐闪烁丝灯火,正是从浪陶陶等寄居的小洞穴传送而来。浪陶陶一见灯火,沉寂的心绪顿时明亮些。她回望聂风,谁知聂风早已矗立着一动不动。
“风哥哥,夜已深,身已乏,不如今晚就留一宿?”浪陶陶见聂风矗立不动面容呆滞,以为想留下来,于是说道。
公主那婚事兒 竹珣
“不必——了,明日——一——早——喷——”聂风本想说明日一早还要练功,可话未尽,中便喷出一口血来。聂风本能地摸着胸膛,此时只觉得胸膛疼痛得很,好比胸膛受人致命一击,坚持了半秒,便要栽倒下来。
“啊——风哥哥——”浪陶陶见聂风说话字字挣扎,早有不祥预兆,赶紧上前几步,扶住聂风。急而不燥地说道:“切勿迟疑,快随陶儿入穴歇息。”
浪陶陶小心地将聂风扶到洞穴里,将聂风靠南壁而坐。环顾四周,不见乞灵鼠,只是篝火正旺。浪陶陶从洞穴一角的暗流出取来些泉水,本想让聂风嗽洗一番,好清理下口中的血污。但聂风早已身体犯硬,想将泉水灌进聂风嘴里谈何容易。无奈之下,浪陶陶便喊了口泉水,微低着头向聂风喂去。
谁知,浪陶陶刚将口中的泉水渗进聂风嘴里,一句冒失的话便惊扰了过来。
花都兵
“嘿嘿——我回来啦!”
浪陶陶丢魂似的赶忙抬起头来,竟是乞灵鼠作怪。本来没什么,被乞灵鼠撞见刚才一幕,浪陶陶自然羞涩无比,硬是愣了半秒才回过神来。
“你这灵儿,夜深大喊,我好吃一惊!”浪陶陶微低着头说道。
寒門梟士
“乞灵天性难改,夜深越发精神了。呵呵——”乞灵鼠倒是回答得得体而干脆。浪陶陶见乞灵鼠并未发觉刚才一幕,心中也便安定了几分神色。如是便回头看着似乎安睡的聂风默不作声。
乞灵鼠见聂风还在,又兴奋不已,于是也便凑了过来。本想与聂风闲闹几句,却见聂风已安睡。迫于兴奋亢奋,便伸手拉了聂风的胳膊一把。谁知不拉还好,一拉便让聂风把嗽口水全咽了下去。浪陶陶想伸手阻拦却已不急,只便稍稍叹了口气。
道皇神訣
“唉——”
乞灵此时自然发觉聂风有所不对,便开口问了起来。浪陶陶一五一十地向乞灵鼠道明,这才让乞灵鼠弄了个明白。明白也就算了,乞灵又担心起来。
“陶姐姐,风哥哥会不会伤坏身子?可要耽误修行时日了。”乞灵鼠急切的说道。
“灵儿,勿要担心!风哥哥虽乃凡人之身,却有近千年修行。倘若是因今日而起,定不会有大碍;倘若是因他事而伤,等风哥哥好些后再让其道明。”浪陶陶说罢,伸手拉住乞灵的手,轻拂了几下,见乞灵鼠安下心,这才放下。
“哦——那倒是!风哥哥全身是胆,这些小伤算不了什么。”乞灵安心地说道。
“话虽如此,不过风哥哥今日的确累乏了,又加这不知名的伤。陶儿还是替她治疗一翻,可让其尽快痊愈,便不耽误风哥哥修行了。”浪陶陶说道。
“这样最好了。灵儿去盛些清泉再弄些点心,以供陶姐姐用功后饮用。”乞灵鼠说道。
冰火 唐家
“也好。有劳灵儿了。”浪陶陶说毕便要施法医治聂风。
“我的好姐姐,几时要对灵儿疏离?你医治灵儿的恩人,我感激着姐姐呢!” 乞灵鼠说罢便转身离去。
浪陶陶双腿盘坐,双手合十至于胸前,口中轻声默念两句经语:“心神合一,气纳芳吐;百脉领心,各行其路;心脉相依,轻取灵罗——”
只见,当浪陶陶口中的“罗”字话毕,浪陶陶早已灵光涌动,四处飘逸,竟散发出阵阵淡淡绿色的生气来。然后,这灵气流溢聂风泉水。让人奇怪地是聂风经这淡绿色光后,面色竟然恢复了几分。浪陶陶双鬓冒出些汗珠,但面色安定。稍作休息,乞灵便端来点心。
浪陶陶与乞灵鼠走出洞穴,在洞口三尺外的篝火处坐下。二人正吃着点心,偶尔闲聊几句。浪陶陶无意间遥望云山山下,只见零星的光在闪烁,不知是天上的星星,还是人间的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