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提拉史詩之永生劫
小說推薦龐提拉史詩之永生劫
九月初,按照约定好的,埃德克辞去了大执政官的职务,并由菲尼克斯代理。哈塔诺也积极寻找合适的人选代替自己,毕竟自己一大把年纪了,而且写书才是他真正想要付出的事情。哈塔诺已经决定,将埃德克的故事写入自己《英雄史诗》篇,并完成整部《庞提拉史诗》。
当然,为了让书更好看,哈塔诺也加入了不少虚构的成分,这让埃德克后来既苦恼又无奈。很多人都缠着埃德克让他展示自己被哈塔诺赋予的“一蹦一人高”、“投枪一投五百米”等神技能。
“瑞娜,既然我已经辞去了大执政官的职务,我们也没法再在这个官邸住下去了,我们也许应该回到锡诺的郊外,自己搭个房子。”
“是的,不过在那之前,我想先去完成一项任务?”
“什么任务?”
兩生緣傾城難寵 巴宰
“埃德克,跟着我再走一遍庞提拉吧,好吗?”
于是就凭这一句话,埃德克与瑞娜再次踏上了环游庞提拉的旅程。这次,我们可以用“旅程”这个词语了,因为一路上非常的轻松。埃德克与瑞娜在西岸拜访了新的长老,目睹了佐特拉新城的建立;在因塔曼拜访了泰拉夫,还有血牛。这个家伙一开始没认出埃德克,差点又发生了冲突,他还是在西米尔斯的竞技场当教官;在尼迪亚,他们受到了马拉可的热情款待,尼迪亚的社会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昏沉。埃德克还到南山镇参观了被改为纪念馆的金色黎明旧据点并为道恩•泽拉第扫了墓。在东阳城,埃德克拜访了切尔文,并代表瑞娜为兹德拉文扫了墓。但不巧的是,在去拜访枪术大师科布吉时,得知这个好酒的老人已经辞世了,而且埃德克也没有打听到关于那个研究地下世界的芬奇教授的任何消息;到了加里斯,瑞娜和埃德克为安妮娅扫了墓,并酬谢了盖诺努斯的那位客栈老板。埃德克还为萨克拉特扫了墓。在赛曼德尔时,埃德克与瑞娜同样受到了伊尔曼•夏洛士与贝卡•珊的迎接。
最后,瑞娜与埃德克从加里斯返回了奥尔比斯。他们从九月出发,直至次年的九月返回,整整历时一年。
“埃德克,你回来了,真是好久不见。”
“大师,看到您依旧如此健康,我很高兴。”
“哎呀,现在我不是大执政官了,又成了一个普通的百姓。不过,在这年迈之时有三件事情的完成让我死而无憾了,一是我参与推翻了契罗,二是和你粉碎了克苏托斯的阴谋,三是得到了你的传奇故事。”
“瞧您这话说得,您可健康着呢。”
“对了,我还要告诉你三件事情:涅瓦斯特•阿泰尔隐居了,他不再干刺客或者间谍了,他发誓不再杀人,然后到北境山脉隐居了。”
“是吗?他对我有救命之恩,无论如何我都应该再去拜访他。”
神醫爹爹 君莫憂
“前提是你能找到他的话。还有,你可能听说了,加尔西禅位给了塞迪鲁斯的市长苏木尔。这次加尔西的选择究竟明智与否呢?哈哈,我们拭目以待吧。”
“这些都不是您要告诉我的重点吧?”
“果然被你看穿了,埃德克,我最想告诉你的是,我的书写成了!”
“是吗?恭喜您啊!”
埃德克和瑞娜都开心地笑了。这个时候,一群小孩跑到了菲尼克斯家的门口。
“菲尼克斯爷爷,索珀斯先生在您这里吗?我听说他回来了!”
鑒靈俏佳人
“我们要看看索珀斯叔叔的功夫。”
幻想定制天姬 巡音控
“索珀斯先生,快为我们展示一段。听说你一蹦能上二楼。”
“不不,是直接就上天了!”
……
孩子们叽叽喳喳地说。
“这…”埃德克尴尬的笑着说。
“哈哈,埃德克,之后你在奥尔比斯会经常遇到这样的事的。”菲尼克斯笑道。
在征得了瑞娜的同意后,埃德克决定带着瑞娜隐居。埃德克可是受不了这种门庭若市的生活的。埃德克与瑞娜先是到锡诺看望了埃德克的父母与图拉真,随后前往了圣以拉。埃德克对着大主教忏悔了自己的罪过,埃德克想抛去这一切罪恶,轻松的去隐居。瑞娜也跟着进行了忏悔。在北境山脉探寻涅瓦斯特未果后,二人来到了普拉德恩。
“…那可不,你想找到一个职业的刺客,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卡尔斯接待了两人。
“卡尔斯,这次我找你来,是想让你载我们向东到忘界岛。我们要到那里定居。”
听到这里,卡尔斯被水呛了一下。“咳咳,什么?你们要去忘界岛…去忘界岛隐居?”
趁着萨莫斯海的海面未被封冻,埃德克与瑞娜在十月登上了忘界岛。卡尔斯为他们提供了必要的资源与垦荒的工具。
“这座岛虽然没人居住,但是土地还是蛮好的,就辛苦你们两个了。我一个月后会过来看看你们的情况,如果无法适应,我就接你们回到大陆。”卡尔斯说。
“好的,请你按照约定,暂时不要把这件事告诉菲尼克斯大师。”埃德克说道。
“没问题。”说罢,卡尔斯登上了船,驶离了忘界岛,只留下埃德克与瑞娜站在岛的岸边眺望。
年少多輕狂 流氓不撲街
重林巨蜥
“怎么样,准备好开始新的生活了吗?一切都将从零开始。”埃德克问道。
“当然准备好了,说实话,我倒是有点喜欢这种感觉。这种脱离世界的感觉。”瑞娜答道。
“是啊,经历了这么多,无论是悲是喜,我们都要坦然接受,过去的都过去了,不可能再改变,能改变的只有未来,就让我们在这远离尘世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吧。”
一个月后,卡尔斯如约来到了忘界岛,看到漂亮的木屋已被立起,不少土地已被开垦,炊烟也升起了,他十分欣慰。埃德克接受了卡尔斯最后的物资援助,并告诉他不用再带东西来了。
“以后你再来,只能当做朋友的来访,我们不再需要物质援助了,这些物资足以让我们撑到明年秋天的收获。而且你以后别再在冬天来,你看看,海上都是浮冰,多危险啊。”埃德克说。
“你们成功定居了就好。对了,我这次来,带来了菲尼克斯大师给你的赠言。他已经知道你隐居的事了。”
在送走了卡尔斯后,埃德克回到木屋,和瑞娜一起打开了信函。菲尼克斯写道:
并不是魔鬼想要搅乱世间,而是上帝为了拯救世间,让人类造出了永生精华。你们就是上帝的使者,替他改变了整个庞提拉,你们将被永远铭记。而如今,你们获得了应有的奖赏,进入了天国般的乐园,祝你们永远的幸福与快乐,也请不要忘了在这片大陆上继续生活的朋友,那些因你们得福的人们,以及那些牺牲者。以拉与你们同在,英雄!
“菲尼克斯对你的评价很高,我想,你的父母、安妮娅、图拉真他们也会很欣慰吧。”瑞娜说。
“瑞娜,你同样也让他们欣慰。”埃德克说,“在这个世上,抛弃了酒与爱和抛弃了义与善都是愚蠢的。只要心存善念,不因罪恶而堕落,充分享受这个世界带给你的欢乐。做到了这些,人人都是英雄!”
獨妻策,傾城花嫁 浣水月
超強狂暴盜賊
随后,埃德克即兴写下了几句话,在几十年后被世人当做埃德克•索珀斯与瑞娜•美伦丝的辞世之句,刻在了两人共同的墓碑上:
惰者遂灭,好像昙花一现
骄者难久,恰如春宵良梦
贪淫不长,极似风前之尘
妒怒易绝,正同雪中残烛
一期永生,一睡梦;一生挚爱,一杯酒。
(本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