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之庫卡隆
小說推薦魔獸之庫卡隆
“那就让嚼骨氏族配合战歌做好防御工事……”
“防御!?”
棕色眸子里是怀疑的眼神,对于自己的上级,这是大逆不道的表现,但萨尔却像爱护自己的儿子一样抬了抬手,让他停止发言。
“正如洛尔瑟玛所判断的那样,我们不能鲁莽行事,那只会中了联盟的圈套,但我们从没有惧怕过任何挑战。”
阿蓉(系統)
或许对于他的这一番言论较为满意,在场的大部分人都在颔首示意,只有立场强硬的3位在沉默中闷烧着那狂热的、仅差一点波动就将爆裂开来的冲动欲望。但他们的想象仅是停留在脑海中,少数服从多数一直是部落高层会议的基本规则。
作为兽人氏族中人数较少的一支部族,嚼骨氏族对于能接到一个防守前线的任务而感到十分激动。
这些绿肤兽人的脸上溢满了渴望荣誉的表情。在森林灰暗的色调中,绿色的长队蜿蜒在前往伐木场的大道上。
“都给我小心了,别让那些紫色的跳蚤有可乘之机。”
哈尔坎·裂颅者的话不无道理,但在这支600人的部队到达伐木场时,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事物,连飞禽走兽都在他们的大跨步下逃得远远的。
两人拉手怀抱才能抱住的粗壮树桩一个个连成了U字形,筑起了高达5米的木墙,这座高地上的伐木场内的西侧是成堆的木材和正在劈砍的兽人,东侧则缀满了一间间石木结构的平顶屋。而最北部的圆形建筑显然是整个伐木场的心脏所在,门前的战士向哈尔坎捶胸敬礼。
“你还能这么悠闲。”
建筑的中心还有一个园,墙内的猛兽皮革上正坐着守备官。巴塞托斯面对拉开帘布而来的兽人,长长地吁了口气。
那肉的香味扑入室内,搅碎了他的思绪。
“你们的人真会享受。”
哈尔坎大口、大口地撕咬了起来,如同多日未进食的饿狼。他在屋主的对面坐下,一只手轻松地搭在膝盖上。锋利的獠牙和强健的下颚帮助他粉碎筋肉。棍子上的野猪腿肉很肥硕,半熟半生,恰到好处。但并非每个氏族都喜好这口味。
“吃这种熟的东西,能有多少力气,没有血水。”
话是如此,但他还是继续咀嚼着口腔中的食物。
危險貝勒爺:福晉不好當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这代表着食物也将变得珍贵。”巴塞托斯对着客人没有半点笑容,并不在意对方左面带着浅痕的脸正释放出的嘲弄之意。是的,那张脸正在弯起嘴角。“敌人可能正在来的路上,”他撑着膝盖站了起来。“你的人赶紧做好准备。”
望着他出门的背影和那似乎烦躁而翻动着的帘布,哈尔坎放下了散发着焦味与肉香的棍子,他擦拭着留在下巴上的香油,随口说。
“老地狱咆哮后的战歌已经没有了斗志了吗?”
站在山坡的顽石上,俯瞰那队小心行事的兽人匆匆穿过小溪,他们踏破了联盟与部落意识中的“边境”,兽人正在进犯,一双双的战靴踏破和顺的流水,重金属的步子已落到不该来到的土地上。
“兽人这几天内已是第六次来到我方的势力范围了,他们最近很活跃。”
巴摩纳蒂斯向正在观察境况的将军如实报告。
幻劍仙主 一支竹竿
攝政王,借個種
灰谷竟是奇花异草,以及粗大的树木,这里的资源丰富。联盟与部落各站着此处一半的土地,而边境则是约定俗成的范围,很久以来,没有发生过战事。
“是小股的侦查小队。”
珍妮弗·羽翼似乎在自言自语,但副官还是回答了“是”。
她细长的耳朵抖动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将穿着蓝色皮甲的身躯向后转区,紫色的双手在胸前交叠,与众不同的金色眸子闪动着智慧的光彩。
“巴摩纳蒂斯……”
“是,将军!”
仅是被念到了名字,她便如此激动。将军停顿了一下,继续说。
“让姐妹们加强戒备和巡逻,但不能轻举妄动。”
新月形的唇瓣以近乎温柔的口吻下达了命令,却无法掩饰那一脸凝重的神色,她再次俯瞰下面的地域,一阵风拂过身旁,粉色的长发如波浪般翻滚着,触碰到了同色的淡眉。她撩开眼前的发丝,作出了决定。
末世遊戲法則 亦晨
“暂且不要向大祭司汇报此事,或许仅是小规模的挑衅。”
在观赏了集市的繁华后,萨尔和他的顾问回到了王座大厅,士兵们被下令退下,这里只容下了主仆二人。
“我们的和平来之不易。”
大酋长坐入了象征王者地位的宝座内,雷加恭敬地点着头。
花都小神仙
“但就在最近,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差点发生战乱,我们应该对强硬派的动作加强监督。”
“你怎么看?”
如果是外人,绝不了解萨尔问的是哪一点。
“联盟没有这么无知,诺森德战役后,我们两方都损失不小。”
“难道加洛什就想不到这么简单的道理吗?”
他无奈地看了顾问一眼,一缕愁色闪过蓝色的瞳孔。
武則天私秘生活全記錄 司馬路人
“让你的人彻查此事。”
他下了决心。
“不如让……”
他摇了摇头,否决了顾问脑海中的那个想法。
三日后,一支12人的小分队以调查组的名义派驻进了战歌伐木场。
“安插来的眼线吗?”
正在巡视伐木场的巴塞托斯向正在到处走动的那位女兽人投去了带有敌意的视线。
“守备官大人!”
但她却察觉了这并不友好的眼神,并带着一抹微笑跑了过来。
“我是特蕾莎……”
“角斗士?”
億萬總裁的臨時新娘 米兮雨
瞪着女士左臂上那豹头纹身,巴塞托斯厌恶地摇了摇头。
黴妃瑟舞
“小姐,笑容在这里没用,另外,我不喜欢雷加这个阴谋家,以及他的手下。”
特蕾莎似乎在同意他的看法,以天真的表情歪着脖子。
“可以。”
顷刻间,像是瀑布停止住了那样,她的表情变成了杀手般的冷酷,或者说是恢复了原来的本貌。这诡异的变化,恰到好处地融入了灰谷阴森的环境中。
“我讨厌蔑视同类的家伙。”
“你!”
在巴塞托斯扬起拳头前,他意识到对方是个女性。
“你不会在这里了解到任何事情。”他的手指向西方。“去那里,帮我们看看暗夜是否在策划下一个阴谋。”
他未说完,特蕾莎便优美的转身而去,那长辫如弯曲的长蛇出击似的,差点耍中了守备官接近气急败坏的脸上。
“我会的。”
她的话声与人一同渐远,但有个人却在巴塞托斯的身后不远处保持着微笑。
“萨尔并不信任你们……”
極道年少 朱二少
“你在说什么!?”
像是要将刚刚的怒火掷到哈尔坎的身上,他猛地转身,并握紧拳头。
“你们这些强硬派。”
哈尔坎说完后就走了,根本没有给对方任何挑战的机会。而巴塞托斯在他最后的眼神中看到了不屑与其一斗的狂妄之意。
(QQ:974704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