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戰神歸來開始
小說推薦從戰神歸來開始
在他看来,这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弱者被欺负是很正常的事情。
就像现在他面对陈渊不得不低下高傲的脑袋,他同样不认为陈渊有错,谁让自己的能耐只有这么大呢,要是自己足够厉害,就算是死亡执法者也不敢找自己的麻烦。
朱雀再次喝道:“怎么着,不会说话了吗?”
“我有错,不该强行让田虎加入我们,我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了,请先生能够饶命。”
辛弘虽然不觉得自己有错,可还是不得不低违心的说出这番话。
毕竟眼下保住自己的小命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陈渊摇了摇头:“这似乎不像是你的心里话。”
“我说的都是真的。”
辛弘生怕陈渊一怒之下对自己动手,急忙磕起了头。
此刻全场的人全都大气特不敢出,等待着陈渊的抉择。
狂少獵寵:囂張迷糊妻
尤其是辛弘,为了活命一个劲的在那磕着头,就为了多那么一丝活命的机会。
“处理一下吧,我出去透透气。”陈渊吩咐道。
朱雀点了点头:“是。”
學姐別玩火
陈渊走出去后没多久,林若涵就跟了上来。
醜女大翻身 兮八
陈渊笑道:“你怎么过来了。”
林若涵回答道:“陈哥,你刚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怎么着也得有个导游吧。”
“这倒是。”
陈渊看了看周围,虽然村子不大,可作为一个刚到这里的人短时间要熟悉还是有一定的难度,所以他也没拒绝。
林若涵由衷的说道:“陈哥,今天的事多谢了。”
神魂世界
如果没有陈渊,他真不知道今天该怎么办,就连她很可能也不会幸免于难。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陈渊摆了摆手,碰到不平的事他从来就不会袖手旁观,这是他的责任。
陈渊询问:“对了,都到你家来了,不请我去你家坐一坐吗?”
听到这话,林若涵愣了一下,双眼立马黯淡下来,似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怎么了,有什么不方便的吗?”陈渊疑惑的看着林若涵。
“没什么,我家没什么好看的,只怕你不习惯。”林若涵委婉的拒绝道。
陈渊知道林若涵有什么难言之隐,所以也没有强求。
两人在外面绕了一大圈再次回到了田家。
此时,田家围了很多人,看起来都是周围的村民。
“李婶,杭城武馆的事真的已经解决了吗?”
“是啊,听说那可是杭城的大势力,你们究竟是怎么让他们知难而退的。”
众人纷纷询问,因为一早就知道那些人会过来,所以他们就都躲在自家房间里不敢出来,直到田家放出事情已经解决的消息他们才敢出来。
嗨包子他爸 油爆香菇
“反正事情就是解决了,信不信由你们。”
李芹随意的回答道,她这个态度倒也很正常。
当时事情刚出来的时候一些民众就嚷嚷着要把田虎交出去,这样才能换来村里的和平,虽然也有一些替他们说话的,但终究只是少数。
村民的态度让李芹觉得很寒心,虽然不用他们说他们也不会选择连累这些人,但直接就让田虎去送死,也太过分了。
甚至还有一些极端的人嚷嚷着田虎是灾星,必须要他死了村里才能和平。
“你这是啥话,难道还有什么不能对我们说的吗?”
“就是,我看是骗人的吧,你们根本就没有解决。”
众人一脸不相信的样子,毕竟那可是杭城有名的名流,他们实在是想象不出田家有什么办法解决这次危机。
李芹不满道:“你们没看到虎子就在这里吗,骗你们有什么好处。”
众人这才发现田虎的确好端端的坐在那里,而且看似还狠开心的样子,这绝对不是快要赴死的人所能表现出的样子。
所以事情很可能真的如李芹所说,危机已经解除了。
“没错,田虎不就在那里吗,看来李婶所言非虚啊。”
“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众人非常的好奇,不过李亲显然没有回答他们的意思,直接说道:“都回去吧,该干嘛干嘛去。”
叔不可忍,獵捕嬌妻 溫良爾
豪門孽戀:高冷老公,再見 歆月
一名中年男子出言道:“李芹,你也太过分了吧,大家也是关心你们家,你别不知好歹。”
養只狐貍做老公
閃婚剩女 飛櫻
“就是。”不少人纷纷附和了起来。
“关心,之前我们家出事的时候,不知道你们都去哪里了呢?”
“以前嚷嚷着要把虎子送走保命的人不知道又是谁呢?”
錦瑟華年 細品
李芹嘲讽的笑道,这里大部分的人对于田虎的安危根本就不管不顾,如今安全了又说关心他们,这也太无耻了吧。
“这,你也知道那些人是什么来历,总不能要让我们陪他去送死吧。”
“牺牲他一个保全我们不是挺好的吗?”
说话的人正是当时闹的最厉害的人。
李芹冷眼看着那几人:“我们不会连累任何人,但也看不惯那些惺惺作态的人。”
那几人脸色涨红,非常的尴尬。
的确,从头到尾田家都没有任何退缩的意思,反而是他们一直再咄咄逼人,如今想来确实没有理。
陈渊看到这些情况顿时很奇怪,询问了林若涵一番才清楚状况。
对于这些人的想法他也能理解,毕竟人都是自私的,没有人会希望遭到无妄之灾。
李姨看着陈渊亲切的说道:“小陈,饭菜已经做好了,快去吃饭吧。”
陈渊看了看时间,没想到随便出来一会就已经过去三四个时辰了,如今正好已经是晚饭的时间。
“这年轻人是谁,该不会就是帮田家解决危机的人吧。”
“不错,不然李芹不会对他这么客气。”
众人议论纷纷,从李芹对陈渊的态度让他们看出了一丝蛛丝马迹。
中年男子问道:“先生,事情是不是你解决的,我们很想知道。”
陈渊停了下来,转头看着众人,所有的人都露出期待的目光看着陈渊。
“这很重要吗,你们只需知道现在已经安全了就够了。”
“另外,奉劝各位,做人可以自私,但别轻易的落井下石。”
陈渊淡淡道,他理解那些人的做法,但不代表就赞同。
这一番话让那些当初落井下石的人再次脸红,看着陈渊的背影心里很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