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
猫头鹰振动翅膀,把希塔里安惊醒。她差点滚下床。寒风吹进衣领,她赶紧重新钻回被子,在里面边套衣服边无声诅咒。等没那么冷了,希塔里安才试探着爬出被子,冲到鸟笼边关好窗户。
这还不够。她又冲回床边穿鞋袜,戴上围巾和厚手套。可这些皮毛都是冷的,没有半点温暖。希塔里安只好顶着寒风打开门,去柴房捡晾干的树枝。天还没亮,蜡烛在走廊里闪烁。她听见隔壁传来老巫师的鼾声,转角浴室里的水池滴答滴答,不停漏水。我还有时间来生火,她心想,在教堂钟声响起之前。
嗜血狂後
连丹劳都比这里强,起码夜晚不用担心悬崖的冷风。希塔里安哆嗦着想。在她头顶,猫头鹰在敞开的笼子里啄食一只老鼠。巫师之崖冷得像威尼华兹,她的居所更恶劣,谁让它位于石塔的顶端。老巫师贾纳科斯安排每个学徒在木桶里抽牌子,抽到的号码就是门牌,要是露丝能替我抽就好了。
愛,要做出來 晶瑩晶瑩
重生之福來運轉 小龜wang
同伴蕾格拉安慰她说,好歹她第二天早上不用爬到天台去喂猫头鹰。这些蠢鸟都愿意往顶层飞,哪怕它们记得住照顾自己的学徒的房间。可这里是猫头鹰的乐土,不是我的。做一只猫头鹰也许很不错,希塔里安做梦都想长出翅膀,飞回拜恩的小阁楼去。但如今她唯有忍受在夜里被寒风和鸟叫吵醒,费力的给壁炉生火的生活。
可照实说,她不应该抱怨。先前希塔里安在丹劳被治安局抓住,以为自己就要死了。鲁迪出卖了我。当时她脑海里一片空白,只剩下这个念头。他们发现我是结社的夜莺,要把我绑起来烧死了。希塔里安尖叫着被拖到地牢,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而那艘能够载她离开丹劳的小船在港湾摇晃。北方人威特克没来救她,管家和其他人也没有,她诅咒船长和侍从,诅咒抓她的巡游骑士,诅咒结社的夜莺,诅咒黑骑士和他那把迷惑了她的骑士剑,甚至诅咒姐姐,因为露丝没来帮她。还好她哭得太厉害,这些诅咒一个字也说不出口,只能在肚子里打转。
希塔里安不记得地牢的模样,当时她泪眼朦胧,浑身发抖。她觉得自己发了高烧,听不见也看不见ꓹ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她几乎无法意识自己身处何地,模糊中看到的任何东西都像十字架ꓹ 她听见自己向露西亚和盖亚祈祷,甚至还提到了希瑟、奥托,以及许许多多她编造出来的神(比如黄油神和拖把神之类ꓹ 你不可能想象真有这些玩意儿的世界会是什么样的)。她喊妈妈,但不记得有没有喊过莉亚娜女士ꓹ 反正她们都没回应。
多亏她没把结社说出口。希塔里安还没把求救和诅咒在肚子里说完,士兵就打开铁门。等到他们放她出去ꓹ 一位慈祥的修女让她坐在宽大的摇椅里ꓹ 给她一杯热水。当时希塔里安还没从绝望中回过神来,不知道自己是在天国还是什么地方。我总爱胡思乱想。
重生之異能小地
“你快脱水了,林戈特小姐。”修女提醒,她的嗓音又浊又低,声音如在耳语。或许她该退休了,但她说得没错,从丹劳的码头后ꓹ 希塔里安就哭个没完。她的喉咙肯定肿了。
“快喝。”对方催促。于是她听从了,热水有点咸味。修女拿出一本盖亚福音ꓹ 开始念诵经文ꓹ 直到她感应到神秘的韵律ꓹ 魔力在周身流动。“他们把你吓坏了。太粗鲁ꓹ 太野蛮,但黑巫师实在危险ꓹ 他们同样害怕。你好些了没?”
仙遁 蛇吞鯨
希塔里安忘记自己怎么回答了ꓹ 也许根没回答ꓹ 她全程都无法思考。修女告诉她这一天恐怖经历的原因,她只记得几个词ꓹ 后来还是老巫师贾纳科斯告诉她原委:她的主人被证实是黑巫师,拒捕时引发了拇指巷的火灾,于是夜莺暗中搜捕别墅的仆人,以防他们成为黑巫师的傀儡。希塔里安不是第一个糊里糊涂被丢进地牢的家伙,但她是最后一个被确定无辜的人。
无辜的人会被释放,但露丝不在身边,希塔里安的运气便一落千丈。黑巫师没留下半点传承,他的学徒和大部分仆人都死在火焰中,少数几个幸运儿逃过一劫。治安局先是将他们一个不落地抓回来排除嫌疑,接着宣称他们从黑巫师手中救下了民众,最后,当记者和观众离开时,治安官把他们统统赶走。对希塔里安来说,她逃出火场是威特克的功劳,虚惊一场后剧本回归正规本该令人庆幸……问题在于,她并不是真正“无辜”。
不嫁花心王爺 一盞茶香
絕對本源之零點風暴 雲昊
是『忏悔录』的缘故,她断定。希塔里安不知道结社是否预料到了这一切,但教会凑巧查到了她和露丝在伊士曼的通缉,并立即通知了治安局。后者立刻意识到他们找到了重要人物——后来在石塔,希塔里安才明白与『忏悔录』有关——随后将她送到寂静学派。
没有考核验证,没有审查逼问,希塔里安转眼间混进了巫师的领地,成为一个每天负责给猫头鹰喂食的学徒。忽略期间的波折和恐慌,这似乎意味着她的任务进展顺利。石塔的生活当然不比拜恩,但相较在四叶城的处境实在好上太多。
石塔由老巫师贾纳科斯管理,他是个环阶的神秘生物,脾气暴躁,不过希塔里安的魔法可以轻易安抚他。但每次用魔法,希塔里安都提心吊胆,害怕别人发现自己火种的不同。好在北方人威特克给她的剧本里有应对。
“要是真有人询问。”戴面具的领路人说,“就告诉他们实话,你的职业和火种都是『忏悔录』带给你的。”她背了无数遍,简直快信以为真了。
正妻翻身記
愛上殿下的惡作劇 yummy部落格
但希塔里安不敢完全相信剧本。先前她逃出拇指巷,本该在码头坐船离开丹劳,却被船长揭发。没人告诉她事情会这么发展。她怀疑结社是故意的,好让她能以『忏悔录』持有者的身份进入学派。北方人威特克在拜恩就这么考虑过,却遭到了黑骑士的拒绝。难道领主大人改主意了?
无论如何,希塔里安留在了石塔,脚下就是巫师之崖。她每天的工作从照料郁金香变成了照料猫头鹰,这些鸟儿不怎么听话,但她也不用训练它们。有了与秃头相处的经验,希塔里安应付动物算是比较拿手。再不行,她还可以靠魔法让它们强行安静下来。
唯一让她害怕的是奥兹·克兰基,老巫师贾纳科斯称他为“怪诞专家”阁下。他每天都会来找希塔里安。奥兹像个旅者,总是随身携带一只巨大的手提箱,还在帽子上拴气球。希塔里安的新朋友蕾格拉很喜欢他,或者说,大多数学徒都喜欢奥兹。只不过因为石塔的学徒多半都是年纪在十一二岁的小孩,她心想,还是那种不用考虑晚餐吃什么的富裕家庭的小鬼。他们除了喂猫头鹰什么也干不了。
“怪诞专家”没对希塔里安做什么,甚至表现得相当友善。她很快了解到他的箱子里装的都是神秘物品。每次来石塔,他都会问希塔里安有关『忏悔录』的所有细节,目的昭然若揭。他干嘛以为我会告诉他?或许没人发现我是结社的夜莺。
况且,就算克兰基不介意结社和恶魔,希塔里安还指望通过那本福音书去找露丝,不可能实言相告。因此,希塔里安比蕾格拉多了一项工作,每天早上,她都得把背好的台本用不同方式叙述一遍。但愿他们永远不要拿真言魔药来验证,希塔里安默默祈祷。
她终于找到柴房,摸着黑拣柴。
石塔很高,但上下楼层间不止有台阶。希塔里安可以通过矩梯来往,这是前所未有得体验:穿越魔法阵只为了从塔顶来到底层。连拜恩都无法这么干。学派巫师对此毫无感触,希塔里安还能说服自己他们都是神秘生物,但蕾格拉和其他人也一样,仿佛对凡人来说,魔法和神秘也不过是平常事物,没什么好奇怪的。她经常觉得自己像个没见识的乡下村姑,但四叶城是大城市,拜恩更大也更美,希塔里安没法说出来,这让她很难受。
壁炉重新点燃后,猫头鹰不再乱折腾,它扭过头瞪着希塔里安,不时拿喙碰触笼子。她脱下手套,把双手插进它厚实的羽毛里。神秘悄然降临,鸟儿呆在笼子里,没有动弹。“乖乖。”希塔里安得意地说。说实话,其实我也没那么讨厌这里。“你真聪明。”
夫人 請淑女
今天教堂的钟声在天亮前响起,石塔上能遥望到城市。希塔里安打开穿梭室的门闩,等待学徒们来天台寻找自己的猫头鹰。
“林戈特。”第一个来的却是贾纳科斯,他从她身后接近。钟声掩盖了老巫师的鼾声,希塔里安没听见它停了。
贾纳科斯模样瞧起来和所有老人一样,但同时兼有中年人的焦虑和刻薄。他脸色不佳,希塔里安不禁害怕起来,莫非他们发现了?老巫师站在门口嚷嚷:“阁下要见你。”
好吧,还能有什么事?她明知道不可能。我有牢记住台词。“这就来,大人。”希塔里安快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