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從種土豆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從種土豆開始
“你们呢?”
赵寅的心底大喜,可是面容却不动声色,依旧挑衅的望着其他几女。
幸福,即将就要到来,当下不由使劲吞咽了口口水!
“既然姐姐都这么说了,我们若是不参加的话,岂不是要让某人看了笑话?”
侯清丽在内心中一阵挣扎后,这才咬牙答应了下来。
她就不信,自己的夫君还能次次都赢!
“那好,咱们可是说好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趁着这些女人脑袋热,赵寅赶忙将计就计,直接落锤定音,不再给她们反悔的机会。
几女没有理会他,而是目光炯炯的望着甲板上的东西,她们真的很好奇,这样简单的东西,真的能够捕到鱼?
显然答案是不可能的!
虽然她们没有见过渔民是如何在水中捕鱼的,但也不相信自己的夫君会有这样的本事!
“驸马爷!这是您要的东西!”
过了不长的时间,武氏姐妹先后拿着赵寅所需要的东西走了出来。
见到材料后,赵寅开始忙碌起来,虽然银针制作的鱼钩比较粗糙,没有后世那种倒刺,但是,也足够让几女惊诧不已。
“武顺,刚刚忘记说了,你再去一次厨房,帮我拿点干粮过来!”
他的动作十分的迅速,很快就将一个简易的鱼竿做好,正想试试水,才发觉他的身边并没有鱼饵。
虽然知晓这个世界的鱼是异常的多,但是,为了赢取这次的打赌,他必须要让这几个女人输的心服口服。
“夫君,你要用它捕鱼?”
望着赵寅手中的细木条,侯清丽不确定的询问了起来,此时的她,已经对这次的胜利,有着极高的把握。
“是的,这叫鱼竿,是钓鱼用的,今天为夫就让你们开开眼,见识一下为夫的手段。”
武修逛都市 羅鑼
赵寅一脸邪恶的笑容,一切准备工作已经就绪,他这才将镶好食物的鱼钩丢入了水中,只留下一根鹅毛管竖立在水中。
“咦!夫君,这根鹅毛怎么会竖立在水中?”
我的模板有點多 楚青風
见到如此惊奇的一幕,长乐公主的兴趣瞬间被提了起来,就差没有抱着他的手臂晃动起来了。
“这叫鱼鳔,通过它来判断是否有鱼儿上钩。”
赵寅的目光一直落在鹅毛管上,可是口中却不断将钓鱼的技巧像几女解释起来。
这一次的打赌,他不仅要解锁更多的姿势,还要让几女喜欢上钓鱼,免得这几个丫头,成天在他的耳边吵闹,搅得他心神不宁。
“夫君,话说的不要太满,若是你抓不到鱼,又该如何?”
一根破木棍,一根细线,一个铁质的小弯钩,就想在水中捕鱼,这不是在开玩笑吗?
反正她长乐是不会相信的!
“你想如何?”
赵寅饶有兴致的望着长乐。
他就喜欢有人提出质疑,这样一来才能将利益最大化,并且这还不是他主动诱导的。
“若是我们姐妹赢了,就惩罚你一个月不准上床睡觉!”
长乐公主露出一脸狡黠的笑容。
她了解赵寅,所以她才提出这么一个恨不得要了他老命的赌注。
“要不换一个吧!你这个也太狠了点?”
赵寅装作为难的神情,殊不知,他的心底,此时已经乐开花了。
“这事你们怎么看?想白白占咱们姐妹的便宜,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情?”
见到他这个样子,长乐公主心中大定,这场赌注她赢定了,自己也能打破夫君连胜的记录,当下不由激动了起来。
“还从来没有见过夫君这个样子,这里面应该有诈,还是退出的好!”
长孙雨佳将自己的脑袋摇的如同拨浪鼓一般,夫君此时的神情,与当初在长安之时,坑害其他人之时,简直是如出一辙。
“不是吧!雨佳……?”
自己都已经占领绝对的上风了,自己的姐妹居然在这个时候放鸽子,这如何能不让她郁闷。
焚 流浪的蛤蟆
你開掛了吧 白胡子徐提莫
“姐姐,小妹也认为雨佳的话有一定的道理,小妹还是在精神上支持你吧!这场赌注,小妹也退出了!”
侯清丽也觉得这件事中,蹊跷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为了安全起见,自己还是退出的好。
“哈哈!如此甚好,长乐,要不要给你个机会,你也退出算了,本驸马就当你们认输了,可好?”
赵寅担心长乐公主也退出,所以换了招数,使出了激将法。
“本公主岂是那种言而无信之人?她们不敢赌,老娘跟你卯上了,就不信了,回回都是你赢?”
重生星際之甜妞
长乐公主十分的气闷,自己的好姐妹,居然在这么关键的时候临阵倒戈了,这让她极度的不爽。
都已经是他的人了,这样的赌注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至于怕成这个样子吗?
黑科技提督的征服史
“姐姐,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听到长乐公主的话后,长孙雨佳与侯清丽两女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异常的尴尬,两人的确是反悔了,就是不想便宜赵寅,可是却万万没有想到,一个不小心,却成为了她口中那言而无信之人。
“无妨,我不是在说你们,是夫君的这幅嘴脸实在让人生气,今天本公主就要替你们出这口气。”
长乐公主也知道自己刚刚的话语有些不妥,当下直接将所有的仇恨全部丢到赵寅的身上。
“这次说准了!不会再反悔了吧?”
赵寅故意将目光撇向长孙雨佳与侯清丽二人的身上后,这才询问起来。
他这就是故意的,就是怕长乐在反悔,那他还玩个锤子?
“少啰嗦,两个时辰,你要是能够抓到鱼,就算你赢,抓不到,哼哼,以后自己一个人睡!”
陰陽師
长乐公主有些气闷,说话的语气也是十分的冷冽,那种高高在上,蛮不讲理的性格,一览无余。
“行,到时候,你别耍赖,哭鼻子就行!”
赵寅无所谓的耸耸肩,目光向水中的鹅毛管撇去。
只见那个竖立在水中的鹅毛管,此时正在微微晃动着,显然是有鱼儿在吃食物,只是还没有彻底咬钩而已。
“少在那里瞧不起人了,指不定谁最后哭鼻子呢!”
长乐公主没好气的白了赵寅一眼,然后目光变落在鹅毛管上,她也察觉到事情的不对了,貌似自己冲动了,恐怕再次上当了。
可是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更何况自己还将话给说死了,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陰宅1046 秦受吃白菜
文理雙修 兩只小豬呼嚕嚕
“那你可要瞪大眼睛瞧好了,给我上来!”
他就喜欢见她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说完后,直接将鱼竿提了起来,那根细线被拉的笔直。
而接近水面的细线,此时正在水面上不断的驰骋着,没有任何的轨迹可寻,这样的状况,可是让几女兴奋的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