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三千小世界裏當炮灰
小說推薦穿到三千小世界裏當炮灰
坐在屋里通过系统在看着他们的苏千寻:…戏好多。
不过,她怎么就没想到呢!
可惜了,东西送了他们,她就不能再做成小商品卖出去了。
叹气。
那边很快开始安排处置苏千寻送过去的东西。
六天后,刘平安回来,把那边写的信交给了她。
那边的意思是,他们理解她的想法和处境,他们不强求,但如果遇到什么危险,可以让刘平安给他们报信,也可以去找他们按某两个地方的暗桩。
当然,这些苏千寻早就知道了。
不过还是对刘平安说:“好,我知道了,你做的很好。”
刘平安得到认同,很开心。
苏千寻看着他,忍不住问:“你害怕吗?”
虽然一路她让乾坤镜护着,但面前终归只是个十来岁的孩子而已。
“我不怕。”
刘平安摇头,“我知道,这也是为了我们,只要早点把樱花国的人赶出我们花兔国,我死了也没事的。”
这就是这个世纪无数普通民众心中的觉悟。
“真乖。”
她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从边上拿出一块小黄鱼。
“给你的,以后可能还会麻烦你,不过还是和之前一样,这件事,你谁也不能说。”
夢入西遊 大江@東去
刘平安看到小黄鱼眼睛都亮了,但还是摇了摇头。
“我之前已经拿过了,不能再拿了;而且我娘说了,不是我的东西,不能拿。”
“这不是之前的报酬,我只要想雇佣你到我的房子里工作,以后长大了,还看也替我做更多的事情。”
她觉得刘平安还是可以好好培养的。
他的母亲把他教的很好。
“那也不能给我这么多啊。”
别人打工,一个月才几块钱。
苏千寻:“剩下的算我资助你上学,等你学好了,我手上有不少的事情需要人帮忙,还有你妹妹,也一样。”
“至于你娘,到时候也让她来我这里,帮我料理这房子吧,管家一个人比较累;所以这小黄鱼,算是给你们三个人的…半年的工资。”
“是,谢谢倪先生!”
刘平安这下光明正大的接住了。
“对了,我明天去医院看看你娘,顺便跟她说说这件事,咱们之间到时候再签个聘用合同。”
“好。”
虽然刘平安不知道什么是合同,但他很开心。
倪先生果然是个大好人,他以后要是再听到有人骂倪先生,一定帮她解释。
随后,苏千寻又交代了一下,之前那件事,即使是他家人也不能说,这样也算是在保护他们。
刘平安立马点头,她说什么就啊什么。
随后他去了医院。
武王崛起
他娘已经做了手术,听说还是个留洋回来特别厉害的年轻医生做的,只要在医院再住个十来天等伤口复合,就看可以出院。
六道劍主 天狼望月
刘平安听到这件事很开心再次对苏千寻感恩戴德。
第二天,苏千寻让管家买了不少水果和慰问品去了医院。
丞相的世族嫡妻
然后。
封妖圖
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病床处……不对,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苏千寻怎么也没想到,她家小金乌这辈子还是个医生。
穿上白大褂的时候还真…那是一个帅字能形容的吗!
但既然两个人距离这么近,他这次为什么没有找到她?
还是说因为她这一次穿的人名字不一样,所以没有找到。
苏千寻不能肯定。
这会儿的小金乌正站在刘平安边上给他的娘看伤口。
原来他就是平安口中那个留学回来的医术很好的医生。
她记得他上辈子外科手术就做的特别好。
苏千寻没有叫他,毕竟自己现在是男装打扮,脸上化了妆,不是熟悉的人还不一定能认得出来。
如果他是小金乌,他肯定能认得出她。
如果认不出来,那就算了。
苏千寻走过去,刘平安一看到她就开心的跑了过来。
“倪先生您来了。”
苏千寻摸摸他的脑袋,管家把东西递给他。
刘平安顿时一脸感动。
“这么多东西,倪先生您来了就好了,不用买这么多东西的。”
“这么多东西,一定很贵很贵吧?”
追夢之夏 傑小文
其中一个他看到过,要好几十块呢,一年也没有这么多钱啊。
“不贵。”苏千寻说道:“而且你娘刚刚动完手术,还得好好补补,之后吃的也得吃好点,把元气什么的全补回来。”
“嗯嗯,谢谢倪先生。”
“倪先生,谢谢。”
边上,还站着一个七岁的小女孩,应该是刘平安的妹妹,瞧着娇娇嫩嫩的,让人看着挺欢喜。
苏千寻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盒子,递给她。
“这个送给你。”
刘如意怯怯的看着她,又看了看刘平安,仿佛在问可不可以要。
刘平安摸摸她脑袋。
“倪先生送你的,你就收下吧,记得说谢谢。”
“谢谢倪先生。”
小姑娘收下礼物,顿时就开心了。
小孩子嘛,都喜欢收礼物的。
相傾以墨 心染
刘母在一旁看着,挣扎着想下床。
“倪先生,您不用如此的,我们 已经欠了你够多了。”
苏千寻赶紧走过去扶住她。
“没事,平安也帮了我不少,这是他应得的;而且我也答应了平安,等你出院了,就到我那里去,我的房子需要人帮忙管理和打理,到时候还得麻烦你协助一下管家呢。”
刘母就像是她以前在电视里看到的那种最普通的妇女,母亲,很温柔,但是却带了些许坚毅。
發個QQ給女媧 小四黑
刘母感动的看着苏千寻,她丈夫死得早,她一个人把孩子拉扯到如今,在这战乱的年代,大家都不容易,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帮助她。
邪惡小郎中
帮助她的人还是那个所有人心中的大汉奸,大恶人。
一开始的时候,刘母知道刘平安去找了苏千寻,很担心他误入歧途,如今她看到了现实中的人之后,突然不担心了。
终于明白,为什么平安这几日一直都在说倪先生怎么样好,原来,她是真的好。
外面的人,或许真的误会她了。
“倪先生,谢谢你,让平安和如意有机会去上学,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您了,以后我当牛做马的,也要还了您的恩情。”
苏千寻听的当即失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