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三人面面相觑,潘辽笑道:“这样一来,洛阳要开始乱了!”
郭宋点点头,“肖家强势崛起,必然和刘家形成竞争,现在的形势是肖家和刘思古联手,刘家和朱遂结盟,很快就会形成两个权力集团,除非朱泚用最粗暴、最简单的速度解决朱遂和刘丰,否则洛阳必然会发生内乱。”
杜佑沉吟片刻道:“朱泚为了儿子将来能继承帝位,必然急于除掉朱遂,我估计他会先稳住刘家,然后对朱遂下手,可朱遂没有自己的实力吗?”
“朱遂自己对刘丰说,仇敬忠是他的人,他还有徐州、亳州和宋州的支持,现在的问题是,刘丰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让杨密提方案,但杨密希望我们能给出建议。”
一直没有说话的张裘正问道:“殿下的想法呢?”
郭宋淡淡道:“我是希望能把朱泚王朝慢慢勒死,突然暴毙并不符合我们的利益,我最好希望朱泚王朝分裂,然后我们以最小的代价剿灭朱泚王朝。”
杜佑接口笑道:“这就简单了,春秋末期,晋献公欲立幼子奚齐为嗣,公子重耳逃于外而得生,太子申生居于内而遇害,殿下可让杨密劝说朱遂,让朱遂逃去徐州,仇敬忠率军跟随,刘丰则居于内,凭徐州一地养不活十万大军,朱遂必然会吞并宋、亳两州,一旦朱泚不容,战争就要爆发了。”
这个方案不错,郭宋也颇为赞同,但问题是,仇敬忠会率军跟随朱遂吗?
潘辽缓缓道:“殿下ꓹ 微臣认为,以朱遂的平庸ꓹ 仇敬忠是不会看上他,如果仇敬忠效忠朱遂,有两种可能ꓹ 要么是和朱滔有关,要么就是仇敬忠看中了朱遂的平庸ꓹ 考虑到朱滔在中原的影响力已经消亡,微臣认为是后一个原因的可能性更大。”
郭宋明白了潘辽的意思ꓹ 他沉思片刻道:“刘丰这颗棋子很好ꓹ 一定要保留住,必要时,让刘丰去向朱泚告发朱遂和仇敬忠的关系,另外,我在刘丰身边还安插了一把锋利的刀,我希望能在关键时刻用上这把刀。”
……..
潘辽和杜佑先告退走了,官房里还剩张裘安和郭宋二人ꓹ 郭宋问道:“谈判有进展吗?”
张裘安摇摇头,“王凌十天前就派人回去送信ꓹ 后来又派了一次ꓹ 但到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ꓹ 听王凌的意思ꓹ 好像洛阳那边现在没有人管这件事,他原本是向朱泚直接汇报ꓹ 但现在朱泚根本就不出内宫!”
目前双方的谈判还停留在二十天前ꓹ 朱泚方依旧要拿济州和郓州以及李纳父子首级换回崤函ꓹ 可晋军已经夺取了济州和郓州,朱泚的条件却还没有变ꓹ 显得十分没有诚意。
郭宋负手走了几步道:“既然如此,谈判就停止吧!通知王凌,让他明天一早返回洛阳,谈判之门暂时关闭。”
“殿下不再考虑一下?”
郭宋摇摇头,“我对这个谈判本来就没有什么兴趣,如果朱泚有诚意,我让他一点也不是不可以,既然他本身就无诚意,我们又何必浪费时间?”
“殿下是否要拿下密、兖、沂三州?“
郭宋点点头,“事实上,我已经下令,既然朱泚没有诚意,我也懒得给他面子了!”
………
體壇之籃球教父
殘王毒妃
在拿下济州和郓州后,李冰在两州各部署了五千军队,便率领大军迅速收缩回齐州,李冰很清楚,他们下一步行动必然是兖、沂、密三州,这三州把江淮和齐鲁之地一隔为二。
虽然何时攻打这三州尚需要等待晋王的通知,但并不影响李冰提前做好作战计划,按照晋军的管理,兵马未动,情报先行…….
exo之黑白旋律 以沫秋
密州是齐鲁半岛南面的大州,就是今天诸城和日照一带,密州也是产盐重地,朱泚对李纳发动攻势,很大一个目的就是夺取海边盐场,目前密州盐场还在招募盐工,没有正式开始生产。
密州州府便是诸城县,位于密州中部,靠近潍水,这里距离海边还有一百五十里,所以密州驻军必须要兵分两路,一路在海边监视盐工晒盐,同时还要要负责押送运盐车队前往沂州。
诸城县是一座上县,城池周长约有三十里,人口近万户,主要以农业为生,商业一般,主要这里不靠交通要道,基本上都是本地商业,一条商业大街上集中了一百多家传统的店铺比如酒楼、客栈、粮铺、杂货铺之类。
在县城中部,有一座很大的客栈,叫琅琊客栈,密州也叫琅琊郡,能起名琅琊的客栈,必然是有深厚的背景,琅琊郡自古就是名门望族的聚集地,像诸葛亮的家族就出自琅琊郡,还有东晋著名的王氏家族。
目前密州的名门望族已经衰落,没有天下郡望了,这也是因为隋唐龙兴于关陇河东,对曾经的北齐故地打压较重,密州的主要望族还是王氏,这家琅琊客栈就是王氏家族的资产。
这天中午,一名身材高大魁梧客人从客栈里出来,掌柜笑着和他打一声招呼,“周爷出去吃饭啊!”
周爷正是周飞,他刚奉命从泉州过来,立足未稳便被李冰派到密州,周飞来诸城县已经三天了,他做事很有章法,基本上已经摸清了诸城县的底细,今天他要上城去看一看。
周飞点点头笑道:“会一个朋友,下午会晚点回来。”
“没问题的,周爷随意!”
昨夜夢回與君同
周飞信步来到一家酒楼前,酒楼叫做望东酒楼,在诸城县能排进前五,是一座三层酒楼,周飞走到酒楼门口,酒保便热情地迎了上来,“这位爷一个人?”
女中專生親歷廣東十年 狐貍的眼淚
周飞笑问道:“呼爷来了没有?”
酒保连忙道:“呼爷已经来了,在二楼,这位爷请!”
周飞笑着点点头,迈步向二楼走去,刚走上楼梯,窗边一位黑胖的中年男子向他招手道:“周老弟,这边!这边!”
这个黑胖的中年男子就是周飞所说的呼爷了,他叫做呼延杰,是密州有名的不良帅,也就是流氓无赖的头子,是诸城县响当当的地头蛇。
呼延杰年纪大了,已经不再像年轻时那样打打杀杀,他更注重威望,结交有用的朋友,有事情请他帮忙绝对没有问题,当然他不是免费,也要看做事的难易程度收钱。
昨天,周飞经一名本地手下介绍,认识了呼延杰,他提出想上城去走一圈,呼延杰一口答应,并开价三十两银子。
周飞在他对面坐下,呼延杰已经点好酒菜,这当然是周飞掏钱请客。
“今天没问题吧!”周飞坐下问道。
“我做事情,你不要担心。”
呼延杰殷勤地给他面前的酒杯斟满,笑眯眯道:“先吃饭,吃完饭咱们出发!”
周飞喝了一杯酒,开始大吃起来,两人秋风扫落叶般吃完了一桌饭菜,周飞付了帐,他取出三十两银子放在桌上,推到呼延杰面前。
重生之嫡女無奸不商 醉墨心香
呼延杰却摇摇头,不肯收下银子。
“能给周爷做事,是我的荣幸,岂能收银子。”
别看呼延杰是无赖出身,但能混到今天这个地位,没有点超人的眼力怎么可能。
愛你是最好的時光 匪我思存
他已经猜到周飞是晋军,晋军已经占领齐国大部分疆域,下一步对密州动手就理所当然了,这个时候,他当然不可能去帮摇摇欲坠的朱泚军队,能替晋军做点事,有助于提高他将来的地位。
这银子自然就不收了。
周飞把银子又向前推了推,“你坏了规矩,让我怎么相信你?”
“我不是做每件事都要收钱,周爷放心,我父母妻儿都在密州,不会做蠢事的。”
周飞笑了笑,“心意是心意,规矩是规矩,你也要花钱打点别人,不能让你自掏腰包。”
呼延杰想了想就收下二十两银子,把十两银子推还周飞,“我打点别人只花了二十两银子。”
周飞点点头,把十两银子收下,便笑问:“下一步该怎么做?”
“周爷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