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我们怎么区分暴走的和不暴走的人?”叶不负说。
“很简单全部干掉。”慧音说。
“觉得他们会暴走就这样做?”叶不负说。
“我们之外的人全部清除。”“这样不会乱杀无辜?”
“关押在这里的,让他们在痛苦中挣扎着暴走,倒不如直接帮助他们解脱。”
‘而且只要你报告你消除的是堕落者,那就是堕落者,明白我的意思吗。’
‘怎么会。’
‘相当黑暗的地方。’辉夜说。
“这样黑暗的地方,也将你的性格扭曲了么,慧音。”
“我不否认这个办法很糟糕,但是没的办法。”
“因为你已经进来了,任何多余的同情心都有可能让你死。”慧音说。
“这里是最危险的人,除了我们不要相信任何人,其他人都是敌人。”
‘’不要让我重复。”
‘没有别的办法吗?’叶不负说。
‘慧音,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会有让即将暴走的人,得到一些幸福的办法吧?”
“救命啊。”
“求救声?”叶不负说。
“过来了”
“太好了是慧音前辈救救我。”
衛勤尖兵 上允
“那些人疯了。”
“我要出去杀了她。”
‘食物给我。’
‘那些人是堕落者。’
‘完全是行尸走肉。’
‘别害怕小鬼。’叶不负说。
“先将这帮家伙打倒。”
“呼。”叶不负说。
“好家伙,比魔兽还强。”
‘啦这里的执行者必须具备制裁他们的能力。’慧音说。
“这么看来你么实力不错。”
“可是完全暴走的对手。”
“终究是人啊。”
“习惯就好。”
“咩事情吧小鬼。”
‘当然没事,真是好感动,一下子就将三个蠢蛋打死了。’
“不愧是我崇拜的慧音前辈。”
“你们很熟?”叶不负说。
“樱桃是七个月前关进来打”
“哦,慧音前辈还记得我,而且还救了我的命,不好好感谢不行。”
‘于是呢?’
‘为了报答你们,本小姐就允许你们成为我的一部分,欢乐呼吧。’
‘你们这群家伙。’
“一点都不惊讶?”
“我这个吸收了五个人的力量。”
‘我只是为你的愚蠢而感到惋惜。’慧音说。
“我会送你走打
“别得意了,杀了你们。”
“我要出去。”
“击倒她吧。”
“没有事吗好说,等会在解释。”
“刚才那个小鬼、”
‘亚种暴走体,稍微还有一些智慧。’
‘通过欺骗的办法来猎取食物,保证自已强大,比起纯粹的暴走提,亚种更加危险。’
“现在你们明白了。”
“进入这里根本无法相信任何人,根本无法拯救自已,除了沾满鲜血。”
“这个孩子明明按时吃药,还请教过我的攻克,还很会背诵诗歌。”
“可恶啊。”
“可恶。”
“为什么他们必须要受到这种罪过,为什么大家一定这结局。”
“一定很痛苦”
‘手刃自已熟悉的人。’
“抱歉明明知道你的感受之前还乱说话。”叶不负说。
这些人发生暴走的一边,是原因。
他们是失败品。
和那些改造人一样,中让人有些讨厌
“或许对你们来说很难接受,但麻烦你们配合我了。”
“也只有这样做了。”
“你们不知道,在这里说的,只要击败执行者,杀光所有暴走者,成为最强就可以获得只有。”
“这种说法怎么传进来的。”
“这不是在怂恿他们吗。”
‘虽然说雷杀会让获得一方的战斗能力和欲望更急进一步’
‘散步到了这个地方,是根本独鹅料的家伙。’
“总之因为这样的流言,这里的人会对我们有更高的攻击力。”
“所以。”
“忘记他们的身份。”
‘只要是敌人ꓹ 就清楚是吧。’
“那就让我走在前面。”
‘我不在乎这些了,不喜欢的话就在身后跟着而我们ꓹ 玷污灵魂的事情交个我。’
“你的情况,破罐子破摔了。”
“你也可以用火焰是灼烧。”
‘认真工作吧,真的要开始了杀戮。’叶不负说。
“这里的人?”
“别小看她。”
“灵压很强。”
“果然是你沙耶。”“居然是慧音。”
“荣幸ꓹ 有生之年还可以见到你。”
“没有想到将我亲手关押在这里的你,还有胆量出现在我的面前。”
“呵呵呵。”
“这个家伙。”叶不负说。
“我有必要感谢你。”慧音说。
“感谢我ꓹ 又在说什么废话,那你的虚伪面庞ꓹ 我简直恶心”
“你一定误会什么。”
‘我可是真心的ꓹ 感谢你的努力。’
“难以想象你猎杀了多少人。”
“你在畏惧我,你在害怕,告诉你,不要吓死。”
‘我已经得到了充分进化。’
“在这里我就是女王。”
“你可以理解吗?”
“只是你将这里的存在都消灭㐊更好。”
“你以为杀光所有人可以走,你以为我在等待什么,我一直在等待着异常复仇。
慧音,我要证明实力超过这里ꓹ 我要用自已的力量逃跑。”
‘我是真正的辉夜。’
禦獸風神 幽郎
“这感觉家伙说什么。”叶不负说。
“真是可笑。”
‘理想中的辉夜姬不会这样。’
‘极度吗。’
“你不是理事长追求的辉夜,况且你从猎杀第一个人开始ꓹ 你就离辉夜姬身份越来越远了。”
“猎杀的越多就越片霹雳ꓹ 你的灵魂已经堕落在炼狱深渊最底层无可自拔。”慧音说。
“这样的你就算离开ꓹ 也成不了辉夜姬。”
“更何况我来了ꓹ 你死定了。”
“清理我。”
“亏你术偶读出口。”
‘你以为我变成这样是谁的原因。’
“这不是猎杀,是童话ꓹ 我是背负着同伴的怨念站在这里。”
‘我会或者离开这里ꓹ 像是你这样的家伙ꓹ 你们才是堕落灵魂的恶魔去死吧。’
“不能输,我不能输给你们我ꓹ 我要出去!”
“灵压疯狂涌出来。”
“吸收太多人,不要停下来必须干掉她。”
‘上吧。’叶不负说。
“可以感觉到。”
“我们才是恶魔?”
“没事情吧慧音。”叶不负说。
“这地方待太久不太好我们回去吧。”
“心情非常糟糕那个家伙。”
‘或许杀死的人就是之前入睡的。’
‘为什么这些人会这样,’
“有问题的是这个城市。”
‘这个城市表面很好,但是异常者黑暗。’
鳳霸三界:天之驕女 林嘉怡
“你是说辉夜姬”
‘有机会问一下。’
‘希望这个问题不是禁止的。’叶不负说。
“任务已经结束了。”慧音说。
墮獄天使 _誓、
“多谢你们帮忙。”
“比想象中的要可靠许多之前失礼了抱歉。”
“不用客气,分内之事。”林潇说。
“总之是辛苦你们了。”
‘接下来去找四季汇报。’慧音说。
“希望那个喜欢说教的阎王不要挑三拣四又派出什么心的麻烦任务就好了。”辉夜说。
“再找什么?”
“学生会。”
“只是在散步。”
“到底在找什么。”
“我说啦,是偷偷养的猫咪。”
“前几天在树林发现然后偷偷养起来了。”
“原来如此,是禁止养宠物。”
‘也有林子里面努力有一个。’
‘努力的边界。’
“穷途末路了。”
“看来你不会撒谎,我不会不近人情打”
“于是现在和小猫走散了。”
‘如果找到了帮助我注意下。
“有什么特点,他叫小白。”
“是个好名字。’林潇说。
“老套。”辉夜说。
“动作好快啊你们。”小町说。
“已经清理干净了。”
‘差不多。’
“街道上的情况搞定了吗?”林潇说。
“真是辛苦了。”
‘每年做任务都是非常不爽,总想要推给别人。’小町说。
“名正言顺的想要偷懒啊。”林潇说。
“稍微出去了一下,有点事情。”
“该不会是认识了男朋友。”林潇说。
不太可能。”
“表面上很傲娇的上司,实际上被里面是个小女人”
“那个画面无法想象。”林潇说。
“别乱说了。”
“你们真是打”
“暂且还有事情交给他们做。”
“就工作能力来说他们很强哦。”
“只要稍微努力就可以认可。”林潇说。
‘“我只是认同你们的工作努力,不要骄傲自满。”慧音说。
“其他工作暂且也没有事吗。”
拒做豪門妻:逃婚少夫人 不笑傾城
“你们没事情就回去休息吧,明天准备好学园祭了。”
‘总觉得这是教唆别人和你一样去偷懒。’林潇说。
“这不是偷懒,是休息。”
“不会休息的人根本不能工作。”小町说。
“就是偷懒吧。”林潇说。
“好的这个借口好。”
“对了突然有个事情要问。”辉夜说。
“什么?”
“辉夜是什么?”
‘那不是姐姐大人吗?’
“什么?”
“没有多想就说出来了。”
“辉夜姬的评选每年都有,保命的少女们通过才艺展现自已的能力。”
“最终获得的人成为冠军,得到辉夜姬的称号。”
“可能是更多的被人崇拜,这样就不成。”
“成为信仰和偶像,这个身份适合我。”
“又来了。”
“不觉得很奇怪。”
“姐姐大人很风光。”
“但是洞里面那个人也自称为辉夜姬。
成为辉夜姬的人就会落得那个下场。”林潇说。
“这个。”
“你误会了,那个是沙耶同学,昂家伙是在决赛中螺旋,所以才会怨念爆发成为堕落者。”
‘太过强烈的怨念也会导致异变。’
“是这样么。”林潇说。
“好吧决定。”
“为什么辉夜姬的评选我也要参加。”
“有那么惊讶吗。”
“你以为本公户。”
“你参加不太好吧。”
“毕竟你是佣兵。”
“没有不允许。”
“只是在学园都市都可以参加。”“地位和名声是符合我的。”
“呵呵呵呵。”
“我就喜欢这个。”林潇说。
“不要表现的这么白痴啊。”
“真米有办法,㐈想要参加比赛的话,正好可以来。”
‘我觉得这份表格开始填写连’
“也没有事吗不对。”
‘找到了。’
‘可以来写一下。’
“如果这个家伙真成为辉夜姬的话。”
“或许可以了解到内幕。”
“当选辉夜姬的少你会得到明天晚上和理事长共进晚餐的时候。”
“怎么很惊讶。”
“好像从来没有这样”
“怎么会。”林潇说。
“就是廱你来的人,你们不可能不认识。”
‘是的。’
‘为了约束我们还美玉偶给足够的钱呢。’
“呵呵。”
“好啦填好了。”
‘嗯就是这样。’
“辉夜姬的比赛多多加油。”
“可定是啊。”
“怎么可能本人会输。”
“吵死了。”
“啊哈哈。”林潇说。
“也许啊。”
‘没事情就先回去了。’
‘奶好,不打扰他们工作了。’
“我送你们回去吧。”
‘多谢你阿求小姐。’
“和她们一起工作安静如何。”
“还不坏。”
“或许表现上来看是这样。”
‘还有四季到底去哪儿。’
“真的不知道。”小町说。
“好危险。”林潇说。
“理事长是少女,差点穿帮。”
“多谢了。”
“只是我们的情况。”
‘好了我可以提供一点帮助,你们要决定。’
‘话说回来,阿求理事长是谁?’
“这也是禁止事项?”
“理事长不是转世。”
“没有关系我和她见面就知道了。”
“怎么突然说这个。”
“感想的话很糟糕。”
“中感觉这个地方不对劲。”林潇说。
“分明是改造人,不明白的东西越来越多了。”
“你们知道的很躲,这是不是你们的厉害。”
阿求说。
“不过本公主可没有将你们吗带走。”
“我更倾向回到新生活。”
‘我们也有自已的义务和使命。”
‘虽然原则上来说无法帮助你们,希望以后可以看到你们。’
“幻想乡之外的世界不是乐园。”
“我找到,我会武士这些打”
‘哦。’
“送到这里就可以了。”
“宿舍的道路我知道了”林潇说。
“他们能走多远呢。”
“累死了。”
“今天好累。”辉夜说
“你又来了。”林潇说。
“刚刚来这里。”
“现在更加费解了。”
“谁知道这里有什么阴谋。”林潇说。
“而且为什么出现这么多改造人。”
“这里其实是个据点?”
“不合乎得人就被灌进去。”
‘你想象的太夸张了。’
“不可能吧。”林潇说。
“就算转世也不容许会这样。”
“这可不好说吧。”
“要不要调查看看。”林潇说。
“这样的话,一定要结局这些事情。”
“执勤啊也想过亚怄气。”
“突然看到这个大楼,这里是改造人据点东边的大楼,是那个理事长在的地方。”
‘如果不被发现。’
“你是去远足的小学生吗,我们过去看看。”
“啊,四季。”
“怎么要出门?”四季说。
“是的去散步。”林潇说。
“不要过于散漫。”四季说。
“哪有产生不良。”
‘真是有精神呢。’
‘四季来这里是什么事情。’
‘刚才听说小町的事情,来跟你们看看。’
“都是举手之劳。”林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