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
薛姨妈和宝钗母女两人一番长话,待回头夜色渐深,薛姨妈便准备留宝钗在家里住一夜。
忽闻外头传来消息:“太太,靖王爷来了!”
等你一百年
薛姨妈心头顿时一惊,看了一眼同样面色有异的宝钗,她道:“你先回屋……”
说完也不管宝钗明不明白她的意思,便急匆匆迎出去。
转到前院,就听见自家傻儿子那大咧咧的声音:
“……啧啧啧,宝兄弟你不知道,杜兄弟当时有多么感激,他都要跪下给我磕头了!
但我是谁啊,怎么可能受他的头,当场就把他教训了一顿。
我知道,宝兄弟你肯定也是不希望他磕这个头的……”
“薛大哥说的是……薛大哥受累了……”
薛姨妈老远听着他们的对话就知道贾宝玉对薛蟠有多么敷衍,但是显然自家儿子是听不出来的,他还在巴拉巴拉,兴高采烈的说着话,直到看见她。
“妈,你快瞧瞧谁来了……”
薛姨妈并不理薛蟠,快步到二人跟前,率先行礼:“妾身薛王氏见过王爷~”
话音刚落,就察觉自己的手臂被抬起,随即听到贾宝玉的声音:
“姨妈何必如此多礼,不是说了,在家里还是论家礼么。姨妈这么做,可是见外了。”
“就是就是!妈也太见外了,你看像我这样多好,宝兄弟多自在……”
薛蟠在贾宝玉身边,一脸责怪的看着薛姨妈。
薛姨妈便瞪着薛蟠道:“你还好意思说,你这不知礼数的孽障,得亏王爷不与你计较,否则我早晚给你一顿好板子你才知道利害!”
薛蟠更不高兴了,黑着脸道:“妈~!”
薛姨妈却已经不理他,回头立马换了一张笑脸,对贾宝玉道:“听说你近来忙得很,怎么有空到姨妈这里来?
你下午打发人送来的东西我收到了,难为你这么忙还惦记着我,给送了那样好的东西过来,叫我心里着实难安呢。”
“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只要姨妈不嫌弃就好了。”
“怎么嫌弃ꓹ 那样的好的东西谁要是还敢嫌弃,那真是没天理了……”
薛蟠见薛姨妈和贾宝玉面对面说话ꓹ 把他完全仍在一边,倒像是他们两个才是亲的一样,心里老大的不高兴ꓹ 道:“妈,宝兄弟难得来咱们这里一次ꓹ 你也不请人进屋坐着说话,倒在这外面站着ꓹ 成什么样子。”
薛姨妈照样不理薛蟠ꓹ 只是对贾宝玉抱歉道:“瞧我,看着你高兴的连基本的礼节都忘了。
走吧,咱们屋里说话……”
说着,一边领着贾宝玉往屋里走,一边吩咐丫鬟们重新去沏最好的茶来。
鬥魄蒼穹 渡厄方舟
进屋之后,薛姨妈热情不减,一会问贾宝玉从何处来ꓹ 一会又问吃过晚饭没有,可要用些宵夜……
贾宝玉对薛姨妈的话是有问必答ꓹ 待丫鬟们沏好茶之后ꓹ 贾宝玉吩咐她们道:“你们先下去ꓹ 我有话和你们太太与大爷说。”
丫鬟、仆妇们瞧了薛姨妈一眼ꓹ 见薛姨妈和薛蟠两个脸上都没有丝毫异议,仿佛贾宝玉在这屋里发号施令是很正常的事。
主子都如此ꓹ 她们自然没有二话ꓹ 都纷纷下去。
“嘿嘿ꓹ 宝兄弟有什么话还要单独和我们说呀……”
薛蟠才问一声,就见贾宝玉从座位上起来ꓹ 走到薛姨妈的面前,郑重拜了一拜,然后竟直接跪下。
“呃,宝兄弟你这是做什么?”
薛蟠傻不愣登的问道。
薛姨妈也弯腰要去扶贾宝玉,口呼“使不得”、“有话直说”之类的。
贾宝玉才抬头道:“恳请姨妈,将宝姐姐许配与我!”
薛姨妈扶着贾宝玉的手停在半空,似乎被贾宝玉突然的话给惊到。
薛蟠也是愣了一愣,然后他忽然一拍手跳起来:“哈哈哈,太好了,实不相瞒,我早有此意……”
薛姨妈狠狠的瞪了薛蟠一眼,然后道:“好孩子,你先起来说话。”
她用力抬了抬贾宝玉,可惜却抬不动。
陰緣債:我的債主不是人 暈兮
贾宝玉道:“姨妈答应了,宝玉才能起来。”
虽然只是形式,但是这个时候,他的态度需要拿出来。
他不想让薛家,让宝钗觉得自己受到轻视。
薛姨妈虽知道以贾宝玉如今之尊跪她是不好的,但是,她却也知道,这是贾宝玉故意给她的态度。
也是给宝钗的尊重。
更是给她这个做母亲的,一个为女儿做主的机会。
于是,她还是那般扶着贾宝玉,口中道:“不是姨妈不答应你,只是,你不是已经有了婚约了么?”
“请姨妈恕罪。
与叶家的婚事,是太上皇御口所定,宝玉不能违背。
但是,宝玉是真心喜欢宝姐姐的。
还请姨妈慈爱,将宝姐姐许配与我。
只要姨妈肯答应,宝玉会在国丧之后,以三媒六聘之礼,娶宝姐姐为侧妃,并在姨妈面前立誓。
今生今世,绝不会辜负宝姐姐,我会用余生来对宝姐姐好,让她得到幸福。”
一切,与宝钗说的一样。
薛姨妈还在想如何回应,旁边薛蟠都急得跳脚了:
“妈,你还在犹豫啥呢?不是你说的,只要宝兄弟愿意给妹妹侧妃之位,你就答应让我去说亲的吗,现在宝兄弟自己诚心诚意的来了,你还拿捏什么?”
该死的孽障……
薛姨妈心头恨的不行。
但是看贾宝玉面上毫无异色,她才少了尴尬。
“好孩子,姨妈……姨妈答应你便是,快起来,地上怪凉的……”
“谢姨妈。”面对薛姨妈的再次搀扶,这下贾宝玉倒是没有拒绝。
他起身坐到原位,薛姨妈几次张口,似乎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倒是薛蟠很大方:“宝兄弟,你有这意思怎么不早说?你要是早点跟我说,哪有这么麻烦……”
贾宝玉这才正视薛蟠,拱手道:“倒多谢薛大哥的厚情美意了。”
称了心意的薛蟠嘿嘿傻笑,他似乎已经想到了自己当上国舅爷,耀武扬威的那一日了……
见贾宝玉和薛姨妈有些冷场,他便继续道:“这么说,下午的时候你派人给我妈送来的那些礼物,便是给我妹子的聘礼了?”
贾宝玉摇摇头,转头看着薛姨妈道:“那些小玩意儿,只是我孝敬姨妈的罢了。
我真心喜欢宝姐姐,自然不会如此轻率。
如今还在国丧期内,诸多大礼不能施行。
还请姨妈容我数个月,待国丧之后,定以重金求聘宝姐姐!”
贾宝玉此话一说,薛姨妈心里最后一丝疑虑也没有了。
但是所谓嫁女是件悲伤事,这个时候她却不能表现出喜悦,因此只道:“你这孩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你对你宝姐姐的心意,姨妈以往也知道一些。
今日你既开口相求,我便答应了你。
还希望你日后能够秉承今日的诺言,不要让她在你家受委屈,姨妈便心满意足了……”
说着,竟真有些伤悲。薛姨妈不由抹了一把眼角。
薛蟠见此,便道:“妈你这个时候该高兴不是,等妹妹嫁给了宝兄弟,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你不是常骂我没出息么,以后宝兄弟成了你的女婿,有他孝敬您,不是比我强十倍?
这可是大好事,你哭什么?”
不得不说,薛蟠有时候的话,真是话糙理不糙,一下子就让薛姨妈心头的悲伤散尽。
天王萌妻,明星老公超完美
“你还好意思说,你宝兄弟自是比你强十倍一百倍不止,你几时能学得到他几分,我就是死也瞑目了。”
“真的是,这么大好的日子,妈你总说这些死呀活的干什么,多晦气?
对了,才刚不是听说妹妹回家了么?她在哪呢,我要去把这件事告诉她去!”
薛蟠和薛姨妈对了一句嘴,便当通报喜讯的使者去了,连薛姨妈都没能拦住。
薛姨妈略有尴尬,解释了一句:“方才宝钗回来陪着我说了许久的话,我就让她回去休息了。兴许她还不知道你来了……”
贾宝玉自然知道宝钗肯定是猜到什么,故意不出来的。
支點 夜余
也不在意,他道:“姨妈,我是这样想的。
如今朝廷乃是多事之秋,现在是陛下的大丧,之后又是太上皇的八十寿典……
这些大事每一件我都缺席不得。
所以,我和宝姐姐的婚事,大概会定到来年开春之后,姨妈觉得如何?”
薛姨妈道:“好,凭你如何安排都好……”
眼见就要入冬,来年开春的话,正好国丧也就过去了。
“另外,宝玉如今身份特殊,而亲王侧妃之位是需要上宗室玉牒的,所以关于宝姐姐的事,宝玉还有诸多需要准备的地方。
因此今日只是先讨得姨妈一个示下,等到陛下的国丧一过,我也将诸方事宜都打点妥当,到时候‘三书六礼’,一道便过了,如此,也能免去节外生枝。”
薛姨妈一听,惊疑道:“可是其中有什么难处?”
自古以来就不免妻妾、嫡庶之争,更何况贾宝玉如今身份特殊。
贾宝玉的话,不禁令她怀疑,可是叶家那边还有什么问题,甚至,是皇家……
难道是皇后会不答应?
“姨妈放心,既然宝玉敢向姨妈求娶宝姐姐,便有把握处理好别的事情。
三界槍神
之所以这么说,只是想请姨妈谅解,这几个月,我和宝姐姐的事,便不会大张旗鼓的宣扬。
另外,既然暂时不会宣扬,宝姐姐也不用回家留住,仍旧住在大观园便好了。”
虽然如此说,薛姨妈心中已经有了些疑虑,
好在对贾宝玉很放心,她还是道:“好好,都按照你的安排来便是……”
贾宝玉也看出薛姨妈有些心不在焉了,鉴于此时两人之间的身份关系,他也不好与她解释太多。
还是先与宝钗说,再让她来与薛姨妈解释,或许会方便一点。
于是便向薛姨妈请辞,去瞧宝钗。
……
薛蟠来向宝钗说大好的消息,却被羞臊的宝钗三言两语便撵了出来。
于是贾宝玉迎头便撞到他。
薛蟠倒也还有些眼力,知道贾宝玉要去见宝钗,他也不多拦着说话,笑着把贾宝玉往院里推。
走到宝钗的屋门口,看见门口的丫头文杏,贾宝玉道:“你们姑娘在里面?”
“嗯嗯嗯。”小丫头脑袋点的和啄米一样,而且瞧向贾宝玉神色十分异样,显然是知道了前头发生的事。
也不与她多说,贾宝玉跨步进屋,便见宝钗和莺儿两个在屋里。
看见他走进去,莺儿便埋着头退出去了。
“你……”
宝钗素有冰肌雪骨之称,但是她现在的面容却泛着红晕。
嗯,就像是白牡丹变成了红牡丹。
她正想说点什么打破屋里的安静,就察觉自己的身体旋转起来,随即两瓣温润的嘴唇印在她的丹唇之上。
她“呜唔”两语,却也拿贾宝玉无可奈何。
但是今日的贾宝玉却格外的有风度,只是揽着她的腰肢,静静的品尝她的外唇。
既没有吐舌,也没有伸出安禄山之爪。
一会之后,贾宝玉低头看着她,笑道:“怎么,有些失望了?”
宝钗睁开眼睛,初时并不解其意,待看见贾宝玉抬起一只手,五指朝中收拢了两下,她便立时明白过来。
想要啐他一口,又舍不得,便推开他,别过头。
到底不愿意一直沉默,她低声道:“你都与母亲说了?”
陋顏女帝 瀟瀟魚
“当然,答应过你的事,怎么能不尽快办好?
嘿嘿,姨妈可是已经答应了,所以,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你可不许再拒绝我!”
贾宝玉笑着走近一步。
宝钗立马后退,面颊绯红。
她忍不住嗔怨:“你,你为何总喜欢这般羞我……?”
贾宝玉哈哈笑了笑,捉住宝钗酥软、修长的双臂,将她死死的扣在怀中,回答道:“因为,我的宝姐姐,害羞起来,比牡丹花还要娇艳,我喜欢看呀。”
如今宝钗已经比贾宝玉矮了许多,所以贾宝玉从背后抱住宝钗,便很自然的将头靠在宝钗的耳边。
如此亲昵得举动,令宝钗深感受不得。
所以,虽然被贾宝玉的情话所触,但她还是奋力挣脱出去,羞恼道:“你再胡来,我就撵你出去了!”
贾宝玉看她说的有些认真,倒也消停了。
他知道今晚对宝钗来说意义有些不同。
在以前,他们算是私定终生,是私情蜜意。
但是现在有了薛姨妈的同意,就不一样了。
所以,他方才才没有对宝钗做出过分的举动。
他可不想让宝钗觉得,他为她做这些,只是为了贪图她的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