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貴族
小說推薦超凡貴族
巨矮人将军出言警告,萨希尔塔娜注视他灰色的瞳孔仿佛能看见沸腾翻滚的铁汁。其他高阶战职者也都表情冷淡,有意无意地将暗精灵祭祀围在中间。
刚刚的战斗,精灵帝国的部队牺牲了19名精锐。指挥官们看来,这和暗精灵女祭司收取瘟疫甲虫之母的黑血法则有莫大关系,否则为什么人类探险队路过孵化场的时候,瘟疫甲虫没有爬出来发动袭击?
暗精灵女祭司曾指出人类战死者的尸体血肉遭到甲虫的啃噬,她明知道孵化场下面有数不清的瘟疫甲虫,也可她非但没有提醒同伴,反而坚持举行仪式。
狂暴總裁的試婚萌妻
包括精灵王子在内的高阶战职们都怀疑暗精灵故意拿精灵战士和矮人守卫当牺牲品,难免会对这个“罪魁祸首”感到不满和愤懑。
朱克诺斯.灰焰表面上是提醒暗精灵女祭司,她已经被一个强大的龙裔盯上了,说话行事都要格外小心。其实,他是在威胁对方,不要再尝试引导接下来的行动,由精灵帝国的指挥官自行判断;要么就如实陈述,否则她被人类探险队巫师和龙裔杀死,精灵帝国也无可奈何。
萨希尔塔娜.苍月的美貌和月精灵难分高下,但月精灵都是一样的清冷高傲,而紫发紫眼的暗精灵魅惑天生,气质多变。此刻,形单影孤的萨希尔塔娜被帝国名门指挥官围在中间,显得柔弱无助,楚楚可怜。
这恰恰说明暗精灵女祭司面对高阶战职者们的压力还能够游刃有余地施展她的魅力。事实上,萨希尔塔娜对精灵和矮人的表现感到十分新鲜有趣。
地下城凭借蜘蛛女士的灵能网络统治地底世界,暗精灵的核心天赋从魅惑到奴役,她们奴役地底生物,奴役地底恶魔,甚至奴役暗精灵同族。当然,这得换个名称,女主人叫主母,服从她的暗精灵是配偶及子女。地下城的最高统治者是大主母,下面是名门,再下面就是家庭。地下国度的政治生态就是由一个个的家庭组成,灵能统治力确定家庭地位和从属关系,而非血缘亲情。
精灵帝国的等级森严在地下城居民看来那根本就不算什么。萨希尔塔娜的上面有主母,下面有服从她的子女和奴隶,有同级的竞争对手,唯独没有同伴。
艾兰塔精灵和银鹰城精灵之间的关系对萨希尔塔娜来说是陌生的事物。不过,第一次踏足地表世界的暗精灵女祭司能够在完全陌生的环境,同陌生的精灵、矮人、半身人和森林半人马和谐相处全靠她感知情绪变化的种族天赋。
巨矮人将军虽然怒气冲冲ꓹ 可他并没有杀死自己的情绪,精灵王子和西科迪丝也一样。他们生气更像是因为受到同伴的愚弄而格外恼火。这意味着ꓹ 她们把暗精灵女祭司当成同伴看待。
萨希尔塔娜既觉得好笑,内心又有一丝莫名的悸动。她还把握到“同伴们”有一种微妙的情绪波动,那是信心受到的打击所产生的沮丧和羞恼ꓹ 是因为人类探险队的龙裔强者轻松消灭数千只瘟疫甲虫带来的震撼,击溃了高阶战职者们的傲慢ꓹ 于是将怒火转嫁到暗精灵的头上。
无论如何,遭受“同伴”的怀疑和排挤都不会令人愉快ꓹ 萨希尔塔娜认为自己有必要消除“同伴们”对自己的误解。
她是冤枉的。
从始至终ꓹ 萨希尔塔娜都不明白瘟疫甲虫为什么没有和虫母一道袭击人类探险队?如果虫母一开始就召集甲虫参加战斗,展现格罗斯虫族恶魔最完整的实力,人类探险队不可能轻松过关。
虫母的死亡让她误以为附近根本没有瘟疫甲虫。事实却相反,这完全不符合暗精灵女祭司对虫族恶魔的一贯认知。她隐隐觉得似乎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暗中操控局势变化。
極品藍顏 滄海一夢
然而,萨希尔塔娜不能直接向“同伴们”说明情况。巨矮人将军发现人类探险队的龙裔盯上了她,绝非虚言恫吓。萨希尔塔娜凭借暗精灵女祭司特有的心灵感应,在神秘龙裔的身上察觉到一种特殊的心灵联结方式ꓹ 似乎指向某个更加强大的存在。
也许,祂正在旁听精灵部队指挥官门的对话。
“感谢灰焰大人的提醒ꓹ 我知道了。”
萨希尔塔娜先向巨矮人颔首致意ꓹ 抬起紫水晶般的眼眸ꓹ 环视众人ꓹ 柔柔说道:“我收取黑血法则的过程中发现一个奇怪的情况,这只瘟疫甲虫之母的寿命还没到300年……我想再次确认一下ꓹ 这里真的是万年以前的神庙遗迹吗?”
老矮人先知立刻气呼呼地大声说道:“紫头发的小姑娘ꓹ 你怀疑老范特威尔.火眼的学术水平?如果你不是一个瘦胳膊瘦腿的小姑娘ꓹ 我一定要用我的大烟斗揍你一顿……我以我漂亮的白胡须保证,神庙一楼墙壁上的文字就是古代精灵文字的一个变种ꓹ 距今大约2万多年……亚速尔塔人开创的文明也有2万多年的历史,但亚速尔塔帝国是在1500年前的消亡的,也就是说这座神庙至少有1万多年的历史,到1500年前才被亚速尔塔人遗弃……呃,好像有点不对啊,紫发小姑娘你确定那只石头虫子活了还不到300年?”
萨希尔塔娜没有和固执的老矮人争辩,微笑说道:“可能是我的判断有误……火眼大师,您是否知道亚速尔塔人去哪了?”
我真的是宰相兒子 灰頭小寶2
英雄無敵之小領主崛 風旭
“……挖了个洞把自己藏起来了?”
亚速尔塔帝国消亡不代表亚速尔塔人灭绝,这是个显而易见的道理。
鬼村驚魂
西科迪丝.风歌接口问道:“苍月女士,你是说亚速尔塔人仍然在供奉这座神庙?”
萨希尔塔娜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清楚亚速尔塔人在干什么……我确信这座神庙被一个强大的恶魔占据。我进入神庙之前,已经做好了遇见恶魔亡灵的准备,但瘟疫甲虫之母并非亡灵,它是活生生的深渊恶魔……那么,是谁在供养它?”
精灵王子吐了一口气,沉沉说道:“女士是指神庙里面有某个势力在培养并操纵瘟疫甲虫之母?”
暗精灵女祭司笑而不语,她该表达已经表达清楚了,以高阶战职者的智慧不难推测出,瘟疫甲虫袭击精灵部队有被神庙原居民故意操控的可能性。
荷里米昂思索片刻,提议道:“我们现在离开这里,去神庙的第二层再做打算。”
没有人反对精灵王子的意见,帝国部队收敛了战死者的遗骸,但没有打扫战场,放弃分割恶魔甲虫身上的生物材料,迅速离开孵化场平台,走向神庙第二层的甬道。
队伍一进入黑暗潮湿的甬道内,巨矮人将军立刻安排部下散开警戒。然后,他从老矮人先知的手中抢过刚点燃的“小”烟枪,只吸了一口气就让烟锅里的药草燃烧殆尽,吐出淡蓝色的烟雾笼罩住一小片区域。
老矮人夺回自己心爱的大烟枪,瞪着巨矮人将军嘟囔道:“……烟雾结界遮蔽感知的效果不会比我吐出来的更好,最多只能持续半刻钟。”
“足够了。”朱克诺斯浑厚的声音也没让烟雾产生一丝涟漪,“之前在山下的时候,我和西科迪丝大人察觉到有人在暗中窥视我们。虽然西科迪丝大人之后相信窥视已经结束了,但山丘在提醒我,我被某种存在锁定了。所以我们在营帐内商议行动计划,我特意请火眼先知准备好烟雾结界。”
都市絕品高手 帝陽
西科迪丝.风歌点头接口道:“窥视我们的手段接近风语,也是通过风元素感知周围的信息。这种手段无论开始、进行中、还是结束都瞒不过我……你们应该能够理解我会把怀疑对象放在帝国高等精灵的身上,尤其是艾兰塔的高等精灵。”她顿了顿,又说道:“所以,我一直没有声张,更没有追究的意思。”
荷里米昂赶紧说道:“我保证,艾兰塔没有派其他高阶月精灵战职者跟踪我们。”
西科迪丝露齿一笑,冰蓝晶莹眼眸打量了这位英俊的大精灵,直言不讳地说道:“小王子,你不能保证这一点。”
荷里米昂顿时有些尴尬,呐呐无语。艾兰塔的综合实力百倍于银鹰城,精灵女皇派遣一位七阶风行射手暗中跟随她的爱子并非难事,也不需要告知队伍里的任何人。
风歌长老恢复一贯的清冷表情,继续说道:“今天发生的事情让我确信,窥视者来自人类探险队……那个龙裔具有古代蓝龙的血脉,对风元素的掌控并不比高等月精灵差。”
老矮人先知摇了摇头,困惑地说道:“这就奇怪了,古代龙早已消失,人类的传奇巫师是如何得到古代蓝龙之血,创造出这么强大的纯血龙裔?即便他有蓝龙之血也不行啊,还需要相应的……咳,咳,咳,灰焰吐的烟雾结界太呛了,太呛了!”
范特威尔.火眼及时改口,没有在暗精灵女祭司的面前泄露精灵帝国制造异人族的秘密。
萨希尔塔娜心里发出冷笑,这个老矮人先知说的都是自言自语的废话,对接下来的行动没有任何帮助。
如果老矮人是她的奴隶,胆敢用一个无法解答的问题来浪费她的时间,萨希尔塔娜一定要让他尝尝心灵震爆的痛楚。
火眼刚刚转移话题的举动在暗精灵看来就是习以为常的自私。出于自私的天性,她保留了人类龙裔和某个存在有心灵联结的秘密,只说道:“除了人类探险队在窥视我们,我猜想神庙的居民也在窥视我们。比如,它们让瘟疫甲虫之母袭击人类探险队,又让瘟疫甲虫袭击我们的队伍。”
“它们?你指的是什么?”西科迪丝问道。
萨希尔塔娜撩了下艳丽的长紫发,淡淡说道:“一个相当于7阶生物的次级恶魔领主,也可能是四季第一季的瘟疫巫王、第二季、第三季或最后一季的什么巫王。”
神庙第一层通道石壁上有关于瘟疫巫王的文字记载,照此推断,亚速尔塔人应该还有另外三个巫王,分别对应夏季、秋季和冬季。
精灵王子沉默了一会,皱眉问道:“是什么原因让神庙居民区别对待人类探险队和我们?我们显然受到了特别照顾……”
巨矮人将军瓮声瓮气地说道:“人类探险队没有收取瘟疫甲虫之母的黑血法则,而我们必须协助暗精灵女士收取神庙里的黑血法则权柄。”
女祭司翘起唇角,笑容妩媚地向巨矮人将军颔首致意。
人类不需要也好,没有能力也罢,他们对黑血法则权柄无能为力就说明,萨希尔塔娜的行动目标和人类的没有冲突。她并非惹怒人类探险队的潜在因素。
龙裔强者一举灭杀甲虫群的手段让高阶战者们对人类探险队的重视程度大幅提高。如果萨希尔塔娜作为人类巫师的竞争对手,她无形中为精灵部队增加了额外风险。
朱克诺斯.灰焰有着和他的体型不相称的细腻心思,沉声说道:“人类的龙裔没有我们看到的那么强大……她帮了我们一次,也让神庙居民误判我们的实力,导致我们可能会在后面遇到更大危机。但我们必须做该做的事情。我们表现出色,人类探险队越有可能继续帮助我们。”
“灰焰大人,您认为人类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年轻的精灵王子忍不住询问道。
“烟雾结界的效果即将结束,我们该走了。”巨矮人将军跨出稀薄的烟雾,留给众人一个厚重如山丘的背影。
“他们也许没有目的.…..我们会知道的。”
*********************************
地下坑道,第四座墓穴遗迹。
同样简单干净的墓室大厅,同样的黑泥池子,同样尺寸的黑釉岩祭台,同样穿戴羽毛冠的干尸。唯一不同的是祭台侧面的古文字。
有着灰色胡须的矮人先知艾格洛已经能够辨识亚速尔塔人的文字了,他趴在祭台面前,兴奋地大笑道:“哈哈,这次的巫医祭品不是绝望巫王的血裔子孙……祭台上写着‘四季之末,凋零与新生的主宰。以凋零巫王之名,向万灵献上祭品,打开万灵之境的第四把钥匙。’我们前面遇到了三座墓穴都是四季之三的绝望巫王,现在看到了四季之末的凋零巫王,那接下来,还会有代表第一春季和第二夏季得巫王,这四大巫王是进入万灵之境的钥匙。”
树精灵奥拉维.月歌边擦拭银光闪耀的弧形剑,边嘲讽道:“我可不想进入万灵之境,那是死人去的地方……灰胡子,你这么开心干什么。”
鬼宿舍:東11
癡情總裁霸道愛 曉燕
矮人先知顿时语塞,还没等他反唇相讥,依露丝.月歌先一步问道:“冬季是凋零,秋季是绝望,那春季和夏季会是什么呢?”
维克多双手环抱于胸前,他的心情颇为愉悦,笑容灿烂地说道:“越来越接近真相了,我们会看到的。”
他在心里暗暗忖道:第一季是瘟疫巫王……凋零、瘟疫和绝望……一年四季已经有了三大巫王,排名第二的巫王会是什么名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