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唐求生
小說推薦初唐求生
吴欢看看手中的甘蔗渣,知道这是压力不足,里面的甘蔗汁没有榨完全榨出来,加点压力,一亩地的甘蔗能多榨出,三四十斤还是容易的。
于是他回头对骆履元说道:“你记一下,让机械厂重新研究一种榨糖机,吨位压力一定要大点,能多压榨出2%的甘蔗汁,就是一笔很大的数字。”
骆履元点点头说道:“好的!”
吴欢吩咐完,挑了一根略粗的甘蔗,对老农说道:“老伯借你的刀用一下。”
老农抽出柴刀递给吴欢。
詭胎難產 月影_i4969
吴欢砍了一段大约1米左右的甘蔗,递给崔英娘,想想又砍了10多段。打糖勾是难得的乐趣,一个人乐趣不是乐趣,一群人的才是。
吴欢把甘蔗上的甘蔗叶剥干净,然后对老农说道:“老伯,麻烦你带我们去那边,让管事的过来,我们想买点糖。”
老农问道:“你们是沈阳来的吧?”
吴欢点点头。
老农摇摇头说道:“郎君你就别为难老朽了,你们是贵客,这事情我们这里的人都做不了主。”
老农说的是实话,吴欢这些人要买红糖,收钱吗?收的话,怠慢了贵客,上面怪罪下来,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不收的话,他们又没有对红糖处置权,那么贵重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人能赔的起的。
吴欢尴尬在站在那里,眼看锅的红糖出锅,然后慢慢冷却。
他不是一个颐指气使的人,也不是有点权势就忘记自己什么出身的人。何龟看吴欢的尴尬,上前说道:“这是我们王爷,你知道么?这些东西都是……”
吴欢打断何龟的话:“阿龟,别说了!他们都不是做主的人,不要为难他们!”
一直没有说话的孙思邈说道:“是啊!我们强要的话,很可能会害了他们的性命!我们等等,能主事的人快来了。”
孙思邈转头对吴欢说道:“你曾经说过,这红糖是产后女子最好的补品ꓹ 是不是有这回事?”
吴欢点点头说道:“是啊!它能让产后妇女化瘀镇痛,促进恶露排出ꓹ 补血养气。”
吴欢到是没有说假话,在义乌一带,红糖是产后最佳的补品。红糖拌粥ꓹ 红糖煮鸡蛋,红糖煮核桃ꓹ 都是月子里常吃的补品。
孙思邈点点头说道:“这样说来,我们要买些回去了ꓹ 这数量还不能少ꓹ 毕竟有数万人怀孕,一人两斤也要10万斤上下。这要心里有数!不要都拿去换钱!”
吴欢被孙思邈一提醒,自己还真忘记了这茬事情。在沈阳产妇营养虽然比其他地方好点,但和后世比,那是根本就不能比的。后世那样的营养下面还要红糖补身体,这世界的营养还不补身体?
吴欢转头对周之翎说道:“这样!你这次环球航行,红糖就带1千斤ꓹ 价格可以卖的高点!记住给公主留个10斤。”
周之翎点点头说道:“好的!”
吴欢:“不知道他们明年会种多少?我们自己也要在海南岛多种一些,一定确保每个人产妇都有2斤以上的红糖。”
骆履元:“是!只是海南岛人手不够……”
吴欢:“从岭南ꓹ 江南迁人口!条件可以开优厚点!”
骆履元:“是……”
一阵爽朗的笑声从背后响起:“哈哈……什么风把沈阳王您给吹来了ꓹ 也不通知一下。”
吴欢回头看到杜伏威带着他的文臣武将们一起过来ꓹ 笑道:“冒昧了ꓹ 闻到这糖香,就情不自禁的寻了过来。你来正好ꓹ 我馋的慌!”
番茄之最強神話 余打
亂穿諸天
杜伏威见吴欢说的非常轻松ꓹ 像邻家馋嘴的孩子ꓹ 顿时心中也放下戒备,非常轻松的说道:“那还等什么?请……”
杜伏威带头ꓹ 吴欢紧随其后,一群人进入本来就狭小的熬糖车间,顿时熙熙攘攘的。
吴欢看看箩筐里的红糖,成色黄色略带青色,成色相当的好,他从冷却的木槽里,用手指勾了一点还未凝固的红糖,然后放在孩子的嘴。
顺口问道:“吴王!这红糖大约能出多少?”
杜伏威沉吟一下说道:“大约十多万斤吧!估计也就这个数!”
吴欢听到杜伏威说10多斤,和老农说的差距相当的大,但他也不计较,毕竟,如果是自己也会说少点。于是问道:“你准备什么价格出售?”
杜伏威想想说道:“如果沈阳王要,全部奉送!说什么价格,见外了不是?”
吴欢摇摇头说道:“这不行,你们的军心民心还不是很稳,如果这红糖卖出一个好价格,对军心民心安定很有帮助。另外,这次定价会对后面几年有指导性作用,所以,不能马虎!”
杜伏威想想也是,但他对糖的价格几乎一无所知,他回头问王诞雄,阚棱,他们两人哪里知道?
吴欢见杜伏威对市场价格一无所知,于是说道:“现在中原有麦芽糖出售,大约50文一斤,岭南有少数红糖运到长安出售,价格在2贯一斤。你们这糖,比岭南的红糖还要胜上一筹,但价格不能和长安比!”
杜伏威听到吴欢说一斤红糖要2贯,这心里那个后悔啊,后悔自己没有多种点,没有好好管理,好好按照吴欢的书信种的指导,能多出几十万斤红糖,这好几十万贯啊。
透視小神棍
现在听到吴欢没有长安的价格,心里又好受点,于是问道:“那给多少合适?”
吴欢想想说道:“1贯一斤吧!你看怎么样?”
杜伏威:“一贯一斤?这……”
吴欢:“太低了么?”
杜伏威连忙摆手说道:“不!不!是太高了。我这里十多万斤,那不是10万贯?我才种2000亩,一亩这收益要5贯,这……怎么可能?”
吴欢说道:“我原本预计你这2000亩能种出1百万斤红糖,谁知道这甘蔗的品种问题,才种出10万斤,和我预料的相差10倍,哎!”
先婚厚愛:惹上冷情首席
杜伏威在吴欢提醒下,才知道他丢了90万贯,心中更加难受了,当然,现在才开始榨不久,多少糖他还不知道,只是预估了10万斤。不过再怎么样,损失一大笔钱是一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