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時明月宋時關
小說推薦唐時明月宋時關
苏宸听完之后,直接发问:“眼下的宋党人员凋零,规模减弱,他们目前主要拉拢哪位亲王,是郑王,还是吉王?”
江涛三人闻言,脸色都有些紧张,毕竟牵扯到了朝廷派系的明争暗斗,他们只是三个即将科举的生员而已,听到这些朝廷秘闻,已经有些畏手畏脚了。
此时听苏宸这样发问,明显更深了一步,要得知具体哪个亲王与宋党有牵扯。
夫人說了算 娜月璱
彭泽良犹豫一下,才说道:“应该是郑王,当初太子暴毙之后,先帝就在几位皇子之间,挑选继承人,郑王李从善有意争夺太子之位,暗中与宋党合作,但新党的人潘佑,李平,殷崇义等人,拥护当今的官家,得到了元宗皇帝的认可,于是便立了当初还是吴王的官家,入主了东宫。”
苏宸点头,他在历史上已经看过这段历史,只是并不详细。宋党开始支持的李景遂,但是被孙党支持的太子李弘冀下毒害死,因此宋党的人,担心太子登基后,会对宋党进行清洗,很可能铤而走险对太子做了手脚,等太子暴毙后,就改支持郑王李从善。
但最后胜出的,却是六皇子李从嘉,也就是当今唐国官家李煜,因为江左土著的贵族,支持李煜。而李璟看出来唐国需要新党的力量,才能够站稳,获得江左地方权贵的认可,但宋党和孙党的人,背景和脚根都在江北,影响力减弱许多。
老公勢不可擋
再加上李煜宅心仁厚ꓹ 性格柔弱,不会像他一样瞎折腾了ꓹ 到处用兵,消耗国库,元气大伤ꓹ 最后面对宋军时候,一败涂地ꓹ 李璟觉得李煜能够作为一位安稳守成的国主,严续江南唐国的国祚ꓹ 也是其中的原因。
彭泽良继续说道:“官家上位后ꓹ 虽然倚靠新党,却也没有完全扶持新党的人,先后启用了冯延鲁、魏岑,韩熙载、钟谟等人,这些人是宋党和孙党被先帝贬官的,又重启使用,也是释放信号ꓹ 官家在保持势力的平衡,不让一党独大。”
江涛、刘洞、夏宝松三位士子ꓹ 听到这些见解ꓹ 才恍然大悟ꓹ 原来朝廷派系争斗之间ꓹ 还有如此多的猫腻,甚至那些罢免、流放官员ꓹ 以及臭名昭著的五鬼中两位ꓹ 被官家重新启用ꓹ 有着平衡朝廷势力的帝王术。
婚有千千結
彭泽良又说了一些人名,分别是三党的权贵大人物ꓹ 叮嘱道:“你们要在金陵城长待下去,甚至科举之后被朝廷使用,进入仕途,就要首先弄清楚,朝廷有哪些势力团体,最大的几个党派有哪些,都有什么官员是同一阵营。这样你们说话办事,才能心中有数,否则,跟身边说些话,随便发发牢骚,就有可能传到那些朝廷大员的耳内,有你们倒霉的。”
当然,这些暴露在外的,都是级别比较高的,无法隐晦和藏匿。但许多四五品官员,却暗中投了某些势力,暂时没有标签,那样的人才危险,随时可能暗中使坏。
農民聖尊
“受教了。”三人拱手感谢,心中已经装下不少的官场信息,对他们的冲击和改变,或大或小,能够吃透多少,如何去做,就看三人的性格了。
比如江涛,觉得自己可以胜任能吏,可以灵巧一些,与各派系的小官员周旋一番。
刘洞口拙一些,所以不愿意踏入仕途部门,倒是喜欢进入集贤殿、史馆,做个修撰,著书立说,整理文史,安心做学问。
極品修仙學生 三寸鋒芒
夏宝松则喜欢进入翰林院,能够做翰林侍读,有机会进入中书门下,做起草文书的起居郎也好。
三人性格不同,所以各有目标和想法。
彭泽良觉得说的差不多了,不便再往深处挖,于是出门吩咐了管家,准备一桌酒席,中午留三人用膳。
这等待遇,令三位穷酸士子,都感到受宠若惊,江宁府尹彭大人亲自招待,江左第一才子作陪,令三人有些莫名感激,差点激动垂泪,从此死心塌地跟着彭泽良和苏宸干了。
戰天嬌,全能酷小姐 慕容
午膳后,江涛,夏宝松三人醉醺醺地告辞离去,苏宸也饮酒了,有些困意,但是被彭箐箐拦住,非得拉着他的手,要去隔壁院子看一下。
苏宸不解问:“去隔壁府邸看什么呀?”
彭箐箐微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隔壁住的是一位前户部侍郎,已经告老还乡了,回洪州去了,这个院子闲置了一年多,今日出去碰巧听到那门房说,府邸在挂牌寄卖了,我就想着,反正你说要在金陵买府邸,不如就买这一座吧,离着彭府近,就隔着两道墙,一道排水的窄巷子,没事我就能翻过去。”
暗夜囚歡:總裁的億萬寵兒 步歸硯
“……”苏宸无语了,这是给我买府邸,还是给你买府邸啊!
但这话他不敢说出来,虽然彭箐箐现在变得听话许多,乖巧温顺,渐渐以他为主了,但是,苏宸也不会真的大男子主义爆棚,在这个彭女侠面前过于嚣张豪横,否则,只能自取其辱了。
二人来到府邸正门,上面有“严府”匾额,这座府邸门庭开阔,比彭府的门楣也不弱多少,从外面眺望,隐约能够看到院子内规模不小,楼阁错落,至少三进三出的院子,地段也不错。
彭箐箐敲门之后,门房仆人看到彭箐箐之后,认出了她是隔壁彭府的千金,江宁府尹的女儿,不敢怠慢,挤出笑容问候。
“彭姑娘这是来做什么?”
彭箐箐道:“你们不是要卖宅子吗,正好这位苏公子要在金陵买宅院,我们进来观摩一下。”
“苏公子?”那名门房瞥了苏宸一眼,看到二人牵手的亲密行为,不禁恍然,这位该不会就是名声显赫的江左苏郎吧?
苏宸问道:“你们院子里的管事在吗?”
“在的,小底这就去请庞管事。”门房进院子喊管事去了。
片刻后,庞管事前来,客气迎接彭箐箐和苏宸。
“两位请进,我家严老爷一家已经回洪州了,吩咐庞某过来,处理这座宅子,以后老爷不再回金陵了,打算在洪州养老。”
苏宸道:“那我们先进去看看吧!”
庞管事知道二人身份之后,相当客气道:“二位随意观看!”
苏宸和彭箐箐进了府邸,四处参观,院落呈纵深布局,一进一进的房屋和院落造成庭院深深的感觉,并且天井庭院两侧有时设有边廊,供人行走,在长廊两侧有花圃和修竹,十分雅致。
房舍外部木构部分用的褐、黑、墨绿等颜色,与白墙、灰瓦相映,色调雅素明净,与周围假山树丛,鱼池花台等结合起来,形成景色如画的江南园林风貌。
这座院子,加上主院和旁院,住下两三百口人不成问题。
五歲小福晉【瀟湘VIP】 星期七【瀟湘VIP】
苏宸看过之后,倒是相当满意,问起价格,要价五千贯,也就是五千两银子。
彭箐箐对着那管事道:“有点高了,最多三千两银子吧,我彭府也是这个价,比你们这个还大一点呢。”
庞管事犹豫一下,有些忌惮二人的身份,心想在金陵城,买房转让契约这些事,都需要到江宁府衙的部门办理,若是不答应,恐怕日后会有事端,而且,这个价位也在接受范围内,于是便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