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之鐵血戰神
小說推薦抗戰之鐵血戰神
“嘿嘿不吃!”白浩强嬉笑一个。
在衡山根据地,唐永泉和白浩强就是老搭档了,在828几个团里面,他们这一对搭档那是出了名的默契。
默契有默契的好处,那就是工作的时候,各司其事不用过多的交流,就能将任务全部搞定了,但也有坏处就比如现在。
詭靈異道
殘王邪愛:醫妃火辣辣
唐永泉眼神不屑一顾的看着白浩强,那眼神当中充满了,一个意思,你演啊你接着演,老子今天看你怎么演。
“那个我今天带着特战队的那些兔崽子上山训练去了?”看着唐永泉的眼神白浩强有点编不下去了,于是说道:“政委特战队那群兔崽子你是知道的,一天不训那就会皮痒,我今天带着他们上山溜达了一圈。”
“然后呢?”唐永泉斜眼看了一眼白浩强手中的东西,不阴不阳的说道:“那白大团长你是是否能解释一下,你手中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吗?”
“你可不要告诉我!这万山老林里面,还有烧鸡给你吃,还有这一毛烧给你喝。”
“嘿嘿!这哪能啊?瞧政委你这话说的,这可是我专门给你留的,走外面哪有啥好看的风景,走进去我给你说说这烧鸡是怎么来的。”说着说着便连推带拽的将唐永泉给推进了屋内。
一进屋内不待唐永泉说话白浩强就立马说道:“今天我不是带着特战队那群小崽子上山训练去了吗,结果这训练到一半政委你猜我这朝山下看了一眼,看到了什么吗?”
“什么?”政委翻了一个白眼配合到。
白浩强一笑接着说道:“我这朝山下一看啊,我就看到了那几十里外的上东镇,那一群狗日的二鬼子,既然在祸害老百姓家养的鸡鸭鹅之内的。”
“你丫的是钛合金狗眼?”
“这不重要!”
白浩强接着说道:“政委你想想我是什么人啊,我是咱们独立团团长哎,看到二鬼子祸害老百姓,就我这暴脾气能忍,当然不能忍了。”
“于是我便带着那群小兔崽子些,蹭蹭的就下山了,直奔那群二鬼子。”
“等我们到了上东镇一看,我的乖乖那群二鬼子是真没有人性啊,既然残忍的将老百姓的鸡给杀害了,给端上了几个小鬼子面前。”
“这不为了给老百姓家的鸡报仇,我就给那些小鬼子那啥了,顺带俘虏了几十个二鬼子。”
“政委你想啊,那些小鬼子面前可是满满一桌子的那啥啊,我当时就在想,这要是给老百姓送回去,这老百姓要是看到自己辛辛苦苦的养大的鸡,就这样去了,这得多伤心啊。”
“带又带不回来,我们便那啥了,不过政委你看,我对你多好,硬是在那帮兔崽子嘴中,给你抢了一半烧鸡出来。”
说着白浩强像献宝一般将烧鸡给拿了出来,烧鸡已经冰冷了,烧鸡打开在鸡头上面既然还有一排牙齿印,唐永泉和白浩强的嘴角同时抽动了一下。
靠!那个小兔崽子什么时候咬的,我既然没看到?白浩强看着牙印心中骂了一句。
“姓白……?”
“来人!”唐永泉刚想发火,白浩强立马朝外面吼了一声。
“团长!”陈平跑了进来,来将这支烧鸡拿去给政委加热,麻溜的送回来。
“得了团长!”陈平看着烧鸡咽了一口口水将烧鸡接过。
看到对方这个样子,白浩强一脸警惕的说道:“小子刚才就属你吃的最多,这是给政委的,你要是偷吃回头信不信我将你腿给打断。”
“对了还有你们是不是私藏了两瓶烧酒,待会麻溜的全部拿出来,我替你们保管,不知道老子下了禁酒令,战事不能喝酒吗?”
“团长你不能这样啊!”陈平瞬间急眼了,那两瓶烧酒可是,自己和特战队那群人合伙藏起来的,以为藏得很隐蔽自家团长看不见,没想到还是给看见了,这要是一锅的给端了。
这回头那帮小子还不得以为是自己打的小报告。
“那好一瓶,剩下的一瓶你们自己分了,要是让我逮到你们在训练的时候喝酒了有你们好看。”
白浩强虽说下达了禁酒令,但在这个时代,大家伙天天都在干仗,只要不是作战的时候喝酒,平时喝一点暖暖身子白浩强还是不会说什么的。
不过谁要是敢在作战的时候作妖,战后白浩作为他们的团长,会让他们知道为什么花儿会这么红。
“是!”
殘劍訣 夜夢寒
孽海花
一听还给留了一瓶,陈平脸色一喜接过烧鸡跑了出去。
“不是政委你怎么还板着一个脸,来笑一个,我今天出去好歹打死了几个小鬼子,俘虏了几十个二鬼子,关键还给你带来的半只烧鸡。”
“来来天气怪冷的,咱两先喝两口,”白浩强翻出两个碗,抓了一把花生米,跑到炕上来,一人到了半碗酒。
“喝啊!你瞪得我搞毛啊?”
“哼!”唐永泉傲娇的冷哼一声,半碗酒就没了。
一看唐永泉将碗中的酒给喝了,白浩强顿时就笑了说道:“政委好酒量,来我给你满山。”说着端着瓶子有倒了半碗。
“哎!政委你悠着点,这禁酒令可是从团部下发下去的,现在虽说没有什么事,但你要是喝醉了,你让战士们怎么看?”第二碗酒唐永泉又二话不说就给干了,白浩强连忙说道。
殘雪仙境之惡夢來
“哼!和老子喝酒,不是我吹就你手中的烧酒,一瓶我都不带脸红的,”唐永泉冷哼一声说道。
不过这次收敛了下来,丢了一颗花生米在嘴中没有接续喝酒。
“你牛!”
白浩强嘀咕一声,端碗喝了一口,丢了一颗花生米进嘴中。
“团长你要的烧鸡好了!”不一会陈平端着一个大碗进来,碗中烧鸡还是处理过的,被剁成了小块。
白浩强半开玩笑的说道:“老子的半只烧鸡,让你全给剁块了,老实交代有没有偷吃。”
悶騷王妃:拐個王爺種寶寶
“没有绝对没有!”陈平一脸淡然。
網王之冰葉風鈴 千葉鈴
通靈師奚蘭 柳笑笑
血色年
“那你嘴角那是什么?”白浩强问道。
“什么?”陈平一慌连忙抬手去擦嘴,结果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这才反应过来上当了,一看自家团长,正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