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時
小說推薦微光時
“是吗?”高数一边擦一遍说,“有时候我觉得我自己很搞笑。”
“真的,是真的。”秦长诚笑容满面,“看来夏宛心说的没错呢。”
“你真的是一个很棒的人。”
“可能是我永远比不上的吧。”
秦长诚依旧是笑的,但是高数清楚的看见了他的眼眸里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薄纱,开始变得朦胧而不真实,那薄纱叫落寞。
“秦长诚。”高树难得回给他一个笑,“你是我永远到大不了的高度。”
“哈。或许‘永远’这个字眼太漫长了,漫长到不知何时是个尽头”高树说,“而我看不到尽头。”
秦长诚瞪大眼睛,愣了几秒,然后坐直:“高树,你知道夏宛心的过去吗。”
魅顏:吃貨毒後
“千万别打断。”秦长诚说,“我知道你会不耐烦,但是我希望你听我说完”
“嗯。”高转着手中的杯子,看似漫不经心的回答。
至尊醫女:軍醫王妃不好惹 蘇弄玉
秦长诚淡淡的说:“她失忆了,她对自己过去的事情一概都是不知道的。”
高树转杯子的手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又转了起来,他没有做任何表示,只是在听。
“我们两人的父亲是战友,两人合伙做生意,所以我们从小就认识。”
“不比你和徐依然晚。”
“然后在十四岁那年,我父亲的生意火了,但她父亲却经营不善,破产了。”
“原因我不想多说,因为大人的生意经我永远不懂,明明是合作,为什么……”
“唉。”
“然后她那年爱上了程又以写的所有小说。同年,她从树上摔下来,胳膊骨折了,失忆了。”
“她现在的胳膊一到下雨天就会疼,这是后遗症。”
“但是她失忆了,我只能带她寻找过去。”
“她爱白色,我陪她一起穿;她喜欢程又以的小说,我去和又以交朋友;她暴饮暴食,我就和她一起吃。”
“最开始的那段时间,她问我:‘你是谁呀?我是谁啊?’反反复复,问了无数遍。”
“我说:‘我是秦长城,你是夏宛心。’回答了无数遍,她却总记不住,每次回想的时候,我真的不忍心看她头痛欲裂的样子。”
“而我能做的,只有给她一个拥抱。”
“后来,她叫我哥哥,最开始的时候,我不答应她,可是看她一脸委屈的样子,心想,即便是把她当成妹妹,也是好的。”
鬼出
枕邊敵人:臥底老婆束手就擒
“后来……”
秦长诚眼含泪水,看着高树。
“她遇到了你。”
“她说,你多好啊,你多怎么怎么样啊。”
魔女娜娜 孫東威
“她对你表白,你却把她独自留在操场上。”
重生第一權臣 鐘曉生
“她怕黑,很怕。”
“她给你叠了一罐子的星星,每张纸条上都有写字,你却把它扔了。”
“所以。”
秦长诚抓住高树的领子:“我求求你,你珍惜她吧,你爱护她吧。”
“我求你!”
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滑进了高树的领口。
“好。”
秦长诚略微鞠了一个躬:“同样的。我会爱护徐依然。”
“这是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