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見青春
小說推薦初見青春
补习班的风扇咯吱咯吱的响着,老师站在讲台上翻着厚厚的资料书。一切都没有因为陈临凡的离开有丝毫变化。除了,我。
“这个座位有人吗?”黑胖对着我笑,笑的如花灿烂。
“没有。”
“谁说没有啊?”我愣住了,黑胖的身材依旧那样魁梧,遮挡住了我的视线。脖子伸的都疼了,那一刻我脸上的笑突然间僵住了。隋杰!
“又来这一出。”黑胖无可奈何的绕过我的座位向后走去,他也许已经忘记了,上一次演这一出的不是眼前的这小子。
“你怎么会。。。”
“我陪你。”隋杰的话简单而坚定,他微笑的样子很好看,却又一丝丝的无奈,一丝丝的悲伤。
權寵之大牌星妻 念顏
君心可曾似我心
隋杰很认真的听课,也会随声附和回答老师提出的问题,老师对着眼前这个新面孔有很多好感,不同于对待陈临凡。我静静的看着隋杰,原来他的侧脸一样的好看,我却从来没有注意过。
“看什么看,你一直盯着我看,花了钱你不听课”
“这些,这些你都懂,都会吗?”指着黑板上我认为复杂至极的几何题,隋杰的表现让我有些诧异。
“这些原本就很简单,我低的只是成绩,不是智商。”我被他的话逗笑,他也看着我的眼睛浅浅的笑。我想起盈盈问我:“晴晴,你真的不喜欢隋杰吗?如果他和其他女生在一起,你不会伤心吗?”
“我送你回家。”下课铃声响起,隋杰一脸坚定的对我说。
“不,不用了。”
“没关系,你可以把我当做陈临凡。”说完他就后悔了,低着头沉默着。
没有小黄,才让我清楚的认识到,这是隋杰,不是陈临凡。我走在他的左侧,听着他唠唠叨叨说不完自己身边开心的事。原来看起来这样的一个“老大”,不过是个孩子,一样的幼稚,一样的单纯。
無限之精彩世界
第九次补习回家的路上,我走在隋杰的左侧。
“叶晴晴,我会在你身边,不会去另一个城市,不会离开你。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
隋杰对我的回答有些诧异,这个时候我本该说:“隋杰,你不要这么问,我不知道。”可是我说我相信他。他慢慢的牵起我的手,我没有拒绝。他的手心很多汗,说话有些语无伦次。他总是对我笑着笑着,然后眼神里全是悲伤的光。我想,他一定认为自己是那个我抚平伤口的救命稻草,可是不是,真的不是。
生日的晚上,隋杰买银戒指,霸道的套在我的无名指上,然后相同的另一个他套在自己的无名指上。
“晴,把眼睛闭上。”隋杰的眼神温柔至极,难以抗拒,难以说不。
太古仙人異界逍遙 吸煙頭
我慢慢闭上眼睛,这要要初吻了吗?我有点害怕,有点紧张。
綜漫之血族
“叶晴晴,我很爱很爱你。”隋杰的话在耳边,很轻很慢。
他的吻落下来,我措手不及。
“晴,你知道吗?上次陈临凡回家去不是见什么女朋友,是他家里出事了,他爸爸好像。。。”盈盈的话没有说完,因为她看到隋杰就站在我们的身后。我回头看到隋杰一如既往的微笑,他歪着脑袋,说:“我送你回家。”
路边那个男孩,很瘦很高,还有一堆乱草一样的头发,站在那里张牙舞爪。我看着出了神,甚至没有听到隋杰说的话。隋杰牵着我的手慢慢松开,傻傻的站在不动。
“陈临凡的爸爸出事了,很严重。在医院里的时候,他回去见他爸爸,不是什么给女朋友过生日。”他的表情像是讲故事,平静的害怕。“你在这个补习班,是他告诉我的。他说你有轻微的夜盲症,黑的地方就会什么都看不到。告诉我你上课喜欢看着窗户外面发呆。还有你喜欢坐在他自行车后面听他唱歌,还有你会跳华尔兹,他还说。。。”
“够了,别说了。现在在一起的是我们,和他没有关系,不要总是他说什么,他说什么。”眼泪不争气的拼命掉。隋杰把我拉进他怀里,像极了当时陈临凡要走,我也是这般的哭,他就把我拉进他怀里。
“他还说,他喜欢一个女孩,真的好喜欢,可是注定要离开他。”隋杰还是说出了他最后想说的话,而这些我根本不想听。那天我哭了很久很久,隋杰只是沉默,我能感觉到有冰凉的液体滴在我的脖子上,我知道那是什么。
青春片段十八 你还是说了,拜拜!
我真的没有想到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隋杰,我以为他会在第二天上学时,出现在楼梯上,然后背起我的书包替我去背黑锅认迟到,可是没有。隋杰转了学,昨天他还和我一路回家,今天就说不在这个学校上学了,甚至没有对我交待一句话。
“叶晴晴,你太能耐了。你看你逼走几个。”赵子刚气冲冲的对我讲话。
“你喜欢陈临凡是吧,隋杰他已经很努力了。他学着陈临凡说话、走路,着魔似的要学跳舞,就在你天天和陈临凡甜甜蜜蜜的时候,摔碎了自己的膝盖骨,一个人在家里疼的要命,还不停的念叨些歌词。”
“什么摔碎膝盖骨,我不相信。”
都市超級系統 魔力
“你不相信,你都没察觉到有一个多星期隋杰没来学校吗?当然那个时候你满脑子都是陈临凡。别以为自己多出色,哪个追隋杰的女孩子不比你正点,隋杰就是脑子进了水了。”我的脑袋里突然一片空白,很多事情像是放电影般的从脑子里闪过。
“我说话太严重了,隋杰让我照顾你,直到毕业。不许任何人欺负你。”
“那么,他不回来了吗?他真的转学了?”
“转学没转学我不知道,只是他最后给我说,他累了,他已经付出所有,可是你的心里容不下他。他说自己不在意,可以接受你不喜欢他,只要你和他在一起。可是他慢慢发现他不是你的快乐,他不要你因为可怜他的付出和他在一起,他和你分开,你也许才能找到自己真的喜欢的人。可这一切他面对不了,就走了。”
赵子刚说话的速度太快,我根本没有听清楚,但是我都明白,明白隋杰的用意,都懂。
全國愛國主義教育基地豫皖贛卷 董聖潔
我把无名指上的戒指取了下来,抽屉的铁盒里,紧挨着的是陈临凡的项链。那是我最美、最真的回忆。
拿着糖葫芦,和好友走在路上。迎面走来的那个男孩很高很帅气,他的左手边挽着一个女孩,很美,很美很美。那颗山楂我连核一样咽了下去,然后心突然间狠狠的痛。那是五年之后,我见到的隋杰,后来听朋友说,他真的转了新的学校,依旧那样的红,追他的女孩不计其数。他选了最美、最好的那个姑娘,然后一直一直很幸福的在一起。
至于陈临凡,我没有在见过,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是不是还是那般无厘头,还有没有实现自己的梦想。可是我知道,他是一个有理想的人,他会很好很好。
我想起盈盈的话,如果隋杰和其他女孩在一起,我会不会难过。我告诉自己不会,告诉所有人不会。可是当那一切撞进我的眼里,我是那样的心痛。
后来我才明白,陈临凡是一个梦,他是那样的神奇,那样的新奇,我把那样的感觉当**或者喜欢,他离开了,我使劲的哭,觉得似乎天都要塌下来。
隋杰,那才是平凡的爱情,很真实,很温暖。在他离开我的那天,我没有哭,我甚至不觉得伤心。我只是想起了那句话,希冀自己爱的人拥有比自己更加幸福的人生。他是这样希望我的,我也是那样希望他。
校园搬迁的前期,我又回去看了一眼。
想起那一年,学校操场大树下,有个男孩霸气的将戒指套在我的无名指上,然后淡淡的吻我的脸。
青春里的那场遇见,与爱情,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