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葉晴天
小說推薦一葉晴天
沐天下了飞机直奔医院,病房里,叶子依旧跪在地上,脸侧贴着妈妈的手趴在床边,不移不动,不吃不喝,不言不语,
沐天走进去深鞠了三躬,接着又对沐心扇了扇手,沐心会意,还是有些不放心地看了眼叶子,便出去了。
他走到叶子的身边,跪稳,近在咫尺的两张面孔,一个眼中漠然,一个愁容焦灼,
“来!先坐起来吧!”他握紧叶子消瘦如柴的肩膀,手上牟足了力气,动作却极其柔缓,
可就像突然离开了母亲怀抱的婴儿一样,叶子又猛地揪住了妈妈的手,
她不愿接受,更接受不了,
十几年了,在过去十几年的每一分每一秒里,她曾无数次憧憬妈妈醒来微笑看着她的样子,也曾无数次相信妈妈一定会醒过来!
哪怕她不能再叫她的名字,不能再用手比量她的身高,
十几年了,她只想要她看看她,只是看看她,
难道她不想看看自己吗!
“丫头,丫头,你听我说,妈妈她很安详,她一定知道你过的很好才放心离开的,我们不要打扰她了,好不好?”沐天用力扳开了她的手,护士随即走了进来,趁档推走了病床,
“不要!不要带走我妈妈!回来!”叶子嘶吼,
沐天已经预料到了她的情绪会失控,所以一只手先将叶子揽了住,
竭力摆脱挣扎中叶子的头不小心撞到了对面椅子上,险些磕破,幸亏沐天及时伸手垫了上去,
此时空荡荡的病房,什么都没有了,
只留下声嘶力竭的苦苦哀求,“不要带我妈妈走,把她还给我,把她还给我!”
这种无能为力的悲恸欲绝沐天再了解不过,
与唯一至亲甘苦相依,
以亲安为己活,亲去则心死,
这样下去,叶子如何能承受的了,
万般无奈,他只好牢牢将她抱住,忍痛疾声说:“妈妈她再也回不来了!”
陪叶子一起,置之死地而后生!
须臾的平静,原来是狂风暴雨来临前的征兆!
“谁说的?谁说的?谁说的!谁说的……”叶子捶打着沐天,
终于,终于,哭出来了!
当看到妈妈永远离开她时她就想哭,当奶奶在医院拉住她的手时她也想哭,当找不到沐天时她还想哭,可直到此刻,真真切切的被沐天抱在怀里,
她才,会哭。
沐天松了口气,“丫头!丫头!奶奶说过妈妈是一个特别善良的人,以前在学校的时候,经常委屈自己,去帮助身边的人,慢慢地就有越来越多的同学朋友,大事小事来找妈妈,可你知道吗,妈妈她虽然开心但却过的很累,所以这一次你就让妈妈做她自己想做的事吧!就当是为了她自己!从此以后,我陪着你,我们一起更努力的生活,活成妈妈期待的样子,活成能让她微笑的样子,好不好?好不好!”沐天顺着她的长发一遍又一遍地抚拍着她的背,
西隱昆侖 鳳簫聲動
直到叶子在他的怀抱里哭着,睡着。
刘心的葬礼是按蔚家同辈人的规格举行的,所有环节事项都由沐天亲自筹办叮嘱,
叶子的姥姥姥爷早就不在了,又与舅舅从不往来,所以那天,只请来了些蔚家的少部分亲朋挚友,还有好多自发前来的夏妈妈的学生,
遗体告别仪式上,叶子情绪虽缓和了许多,但她也只想默默站在一边,碰到认识的就简单寒暄几句,不想说话时就低着头,
蔚沐天一袭黑色西装,庄重严肃,以刘心女婿的身份公开主持完了整场仪式,最后与叶子并肩一起鞠躬致谢,送走了所有宾客!
大厅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沐天执起叶子的手,“老婆,累了吧!”
“嗯!”
“刚刚有一个妈妈以前的学生瘦瘦高高戴眼镜的那个男人,是大老远从敦煌赶来的,”
“是么!”
“我记得从前你看到语文课本里的玉门关,那时你说,诗中的玉门关总是与生死和相思联系在一起,是一个凄凉又充满意望的地方,你就这样把书合上又打开又合上,我想你一定也觉得书里的概念太朦胧隐晦了,不如我带你去那里看看好不好?我们明天就去!”
“玉门关?”叶子有些走神,“我还想去阳关、莫高窟!”
“好!都听你的!”
叶子走到沐天身后,捏住他的衣角向下拉了拉,沐天领会稍卷了裤子,蹲下,
“我最喜欢你背着我了!”
顷刻间,沐天周身的疲惫和西装的别扭全都烟消云散。
咬牙走过伤痛,不远处就是幸福。
三年时光转瞬即逝,沐天在筹备代表剑桥华人留学生的全球电视直播演讲,之后就正式结束学业可以回国了,
叶子也终于要毕业了。
宜大,校园里人头攒动,熙熙攘攘,
叶子一手拿着她毕业考试的画,一手拿着手机,在人群中艰难穿行,空气都快不够用了,“现在才刚进七月啊!”
高考结束还没满月,新生报道离的还远,这几天就开始不断有新生在父母的左拥右护下来宜大参观,而且据目测,客流量还在不断升高!
这是宜大为了招募人才在今年举办的公开参观日活动,看来效果不错,场面火爆,不过叶子还是觉得这些都华而不实,因为宜大的分数线比去年是又高了好几分。
“不跟你说了,我要去找冷老头算账!”
视频那端沐天正欲说好,屏幕就噼里啪啦一阵天旋地转,
“我的手机!”
脚步纷沓往来,叶子努力挤出个缝蹲下,闪电般捡起手机,但手指还是不小心被踩了一脚,“啊!”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沐天紧张的问,
“你看!”叶子又挤出个缝站起,将四指并拢,
多么宽厚的鞋印啊!
“这几天学校人多,不然你晚上去他家吧!”
“晚上就来不及了,优秀毕业生后天就要评选了,对了,我的毕业典礼你能回来参加吗?”
“学姐你好,请问一下咱们学校没有洗衣房吗?衣服要怎么洗啊?”两人的对话又被打断了,叶子看着面前的男生,心里不禁生疑,
现在的学生手脚都已经退化成蹼了吗,怎么长得肥肥壮壮标志健硕的都不能自己洗衣服!
叶子敷衍,“每个宿舍里都配有一台洗衣机,”
“那请问有空调吗?”
“有,”
“有Wi-Fi吗?”
“有!”
“有独立的洗澡……”
“我能不能麻烦你去问问别人,我现在很忙!”一个大男生,怎么这么磨叽,
“可是别人都没有学姐你长的漂亮!”男生一下抓住了叶子的手腕,
“你干什么?”要不是因为手里还拿着画,她早就给他一个背摔了,叶子用力一甩,手机再次掉在了地上,视频被挂掉了!
“学姐,学姐我帮你捡!学姐你叫什么?”
遮天之無上天皇 靈靈叔
“我叫你阿姨!”
真是越忙越添乱,讨厌死了,
沐天的电话又打了过来,“你没事吧?”
叶子白了那个男生一眼急忙离开了,“没事,放心,我到办公室了,先挂了!”
冷奶奶的办公室里,
呼!还是这里的空气比较新鲜,
叶子变脸梨花带雨,
“冷奶奶,你给我评评理,你看看我画的,好不好?好不好?”叶子的一套撒娇扮萌装乖能酥到人骨头里,这待遇蔚沐天都没有过几次。
“嗯,我孙女的画大有进步啊!尤其是这几笔线条,栩栩如生,他想给你打多少分?”
“B!”叶子从另一张桌子下扯了把椅子过来,“奶奶,我所有的科目都是A,只要这门考试也是A我就能当优秀毕业生了,可是,可是,那个冷老头,他就是故意的!”
“叶子不气!这件事奶奶做主了,你就回去专心准备你的发言稿!”
哼哼!奶奶这桌子拍的颇有一家之主的风范,
叶子听了顿时雨过天晴眉头舒展,
“谢谢奶奶!我走啦!”叶子在冷奶奶脸上亲了一下,又急匆匆的走了。
家里,“秋实集团自经营不善,资产严重缩水后又被爆出其多位董事和亲属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行为,目前公安机关已立案调查。”电视里播着关于秋实集团负债违规的新闻,
“爷爷奶奶我回来了!”
蔚凌示意管家关掉电视,
“叶丫头回来啦,哎呦,转眼我们的小叶子都要毕业了,小叶子长大了!”许红玲满目慈爱,
“嗯,奶奶,过几天毕业典礼,你和爷爷一定要来看我!到时候我会代表毕业生上台讲话,我还要感谢你呢!”
“好~好!你还邀请谁了?”
“沐心,兰坤岳,许东伟,佳璇,哦对,我要再给沐天打个电话,他到底能不能回来?”
“他的演讲时间好像跟你的毕业典礼有些冲突,”
“是啊!我所以现在去再问问他!”
叶子拨通沐天的电话,“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我这一辈子就穿一次学士服!”……“什么?哦~好吧!”
“沐心,后天,你一定会回来的吧?沐天都待定了,你可,”……“啊~知道了!”
“大哥,你后天有没有时间?”……“哦!”
“佳璇!你是我最后的希望了!”……“我不会发照片给你们的!”
叶子把手机撇在了床上,气愤,伤心,
什么意思!这些人商量好的吧!都没时间?她可是为了在毕业典礼上上台发言感谢他们,才去争取优秀毕业生的!
算了,算了,关键时刻见真情,爷爷奶奶是亲人呐!
蔚沐天求婚群:
沐心:@沐天二哥你准备的怎么样了?叶子今天又给我打电话了,我怕要瞒不住了!
沐天:你没说我们已经回国了吧?
沐心:当然没有!
佳璇:我也是,最后叶子挂电话时都有些生气了。
许东伟:没事没事,大家淡定,只要一口咬定回不来就行了,她那个智商,猜不到。
兰坤岳:我最近出门都提心吊胆,就怕一不小心在哪撞见,
沐天:只要她没发现就好,一切按计划进行,我已经都准备好了。大哥呢?回来没?
沐晨:我今晚的飞机,明天一早就到。
躍馬烏江
史伟:二哥,沐心现在怀孕四个月了,学校里人多拥挤,求婚那天就不要让沐心去了吧?
沐心:不行!
沐天:嘿嘿!
史伟:瞪眼(表情)
毕业典礼
礼堂的观众席里,求婚团身着学士服混坐在一众毕业生里,专注的看着叶子,
以台上灯光的角度和台下清一色的衣服,叶子就算借来千里眼也不可能从中分辨出他们来,
此招鱼目混珠既可以正大光明的在台下看又不会被发现,许东伟流氓摸着佳璇的手连连感叹,高!的确是高啊!
叶子的发言已接近尾声,
“请允许我在这里对我最爱的爷爷奶奶说句谢谢,感谢他们多年来对我的照顾,我才能站在这里,爷爷奶奶你们辛苦了!还有我的朋友们,特别感谢一路走来你们的陪伴和支持。最后,真诚的祝福大家将来不论在事业还是生活上都能够一帆风顺,谢谢大家!”
掌声中典礼结束,爷爷奶奶说去找冷爷爷冷奶奶了,大家陆陆续续都去选地方拍照留念了,校内到处都是穿着一样的人,
大明霸權
不滅召 我吃大老
“叶子,发什么呆呢,快过来啊!”有同学拉着她在湖边拍照,
“你们先拍吧,我去那边走走。”叶子笑不出来,今天也算是她人生中重要的日子了吧,为什么大家都赶在这个时候忙,哪怕派个代表,抽出两个小时来看看她也行啊!
叶子看了看天,觉得有些凉嗖,秋天还没来,已焜黄华叶衰。
求婚群
“@所有人按计划行动!”
江湖心遠 青山外
操场的草坪上,叶子双手垫在脑后,仰面平躺,
“你一个人闭着眼睛这想什么呢?”
直洒到身上的阳光被遮了住,
“吸收日月精华,寂而不动,感而遂通!闪开闪开!”
“通什么?”
極速特工 知不言
“通心,通肺,通脑子。”
“呵呵,那小叶子领悟到什么了?”
这声音,
“阿岳!”叶子噌的站了起来,差点撞到他下巴。
兰坤岳清雅一笑,“好久不见!要不给我也算一卦?”
就因为好久不见了,他可是跟沐心打了五局游戏才挣来这第一个出场名额的,现在看来……
他的满腔热血被叶子死气沉沉的表情浇了凉,
叶子呆萌呆萌的把手里的学位帽放到了兰坤岳的头上,
没有掉下来!
“你是真的?你怎么也穿成这样了?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说一声,你不是说回不来吗?”叶子疯狂的摇晃起兰坤岳来,
呵呵,原来是反应太慢了,
“你再摇我就吐了!”
兰坤岳用劲抱住了她,才将她固定住,“你呀还是那样,长不大!我们边走边说吧!”他带着叶子向餐厅方向走着,
帽子又被戴到了叶子头上,
“你平时的衣服大多是颜色鲜艳的,偶尔穿一次深暗的,显得你成熟了不少。”
“是吧是吧,我像不像个律师?”
兰坤岳顺了顺帽子上的流苏,“也就是,看着像!”
“切!你也毕业了吧,就你一个人回来的吗?”
“我来先预演一个惊喜给你,你看那是谁?”
紅塵如斯 秋彤
前面十几米,两个穿学士服的女孩背对着叶子高举着手机在自拍,
“佳璇?沐心?”
求婚群
兰坤岳:第一棒顺利交接!
“叶子!”
“叶子~”
“沐心,你跑慢点,都不知道小心点!”
“想死你了,怎么样?怎么样?我这样是不是不像四个月的?”
“你们怎么也穿成这样?”
“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毕业典礼被我错过了,所以这套衣服我都没穿过。”佳璇就像拿到棒棒糖的孩子一样蹦蹦跳跳,也算是圆了她一个梦。
“你们,不是都说回不来的吗?”叶子问,
“呃……”
“沐心,你肚子是不是不舒服?”
佳璇这话听上去怎么有点别扭,
“哦,对,我肚子疼,叶子,你扶我去那边坐会儿吧。”
这肚子是定时的,需要人提醒才会疼?
叶子怀疑,“真的假的?”
“真的~”沐心捂住了肚子,心里默念,儿子,为了二舅的幸福,只能先委屈一下你了!
“叫你不要跑的,走,慢点!我扶你。”叶子搀着沐心走向体育馆前面的长椅,在宜大,每个长椅的左侧都有一个LED显示屏,
佳璇跟在后面,拿出手机,不禁被自己制造出的紧张氛围带笑了,其实她只需防着叶子,却学着间谍电影里的情节左右偷瞄了一圈,
求婚群
佳璇:第二项任务完成,可以开始了!
“如果说你是海上的烟火 我是浪花的泡沫 某一刻你的光照亮了我 ,如果说你是遥远的星河 耀眼得让人想哭 我是追逐着你的眼眸……”
大屏幕上,
突然响起了歌声,
“蔚沐天?”直到这一刻,叶子才恍然大悟,
“他也早就回来了是不是?他也在学校是不是?”
沐心看着她一时不知道该说是还是不是,
歌曲时长是四分钟,按计划,他们必须在四分钟内将叶子带到求婚现场,可大哥人呢?
“叶子!”
大楼最西侧,沐晨向她挥手,
“大哥?”
叶子走了过去,
驅鬼人
“欢迎来到大型真爱表白现场,有请女主角夏叶子!”
叶子向他指向的左手边望去,
脚下,长长的红地毯,通向的是视宏投资建设的室外足球场,就在体育馆后面,一个月前刚刚建好,还未开放,
地毯两侧摆满了鲜花,白玫瑰、粉红玫瑰、红玫瑰、紫玫瑰、香槟玫瑰层层递进,一次排开,
叶子顺其走过,
红毯末端,立着的是用一色的红玫瑰拼搭出的六个一人多高的立体大字,分别是“夏叶子我爱你”
穿着衬衫西裤的蔚沐天站在其中,头发明显做过定型,两颊绯红,与脸十分不相配的是相比之下略显浅素的嘴唇,叶子怀疑是不是哪个傻化妆师把口红给他画脸上了。
今天好奇怪,兰坤岳他们奇奇怪怪的突然出现,奇奇怪怪的都穿着学士服,沐天奇奇怪怪的唱《追光者》给她听,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相信彩虹!”
一曲完毕,四周响起了雷鸣掌声,现场已经围了好多人,叶子才看到爷爷奶奶,白静,周超,闫浩,柳惺月,小高姐姐,齐云天,陈曦好多同学朋友都来了,
“呃……首先非常感谢大家能来见证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今天是个很特别的日子,”
沐天看见不远处的叶子,心情不免更加紧张起来,毕竟这事是他第一次干,想着也没有第二次了,所以生怕有做的不好的地方,留下遗憾,
他低着头深吸了几口气后,继续说,
“呃,今天是我未婚妻毕业的日子,巧的是,也是我们十八年前相遇的日子,”
哎!手也开始不听话的抖了起来,他之前看的好多求婚视频,脑袋里反复演习了好多遍的场景都白费了,
自己怎么还会这么紧张,
沐天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心跳到了嗓子眼,早知道就提前吃几颗速效救心丸了,
呼!“所以今天,我要在这向她求婚!”
叶子瞪大了眼睛,求婚!求婚?那也就是说,之前的都是铺垫,欲扬先抑!
一抑一扬就像坐了圈过山车,她有些晕晕乎乎的,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成了他们囊肿之物的,从,从,从……
“呦吼!”
人多不仅力量大,声音也大,惊的叶子思路都回缩了,这欢呼声简直荡气回肠,
尤其是旁边那个脸憋的通红口哨吹的最响的男生,好像进了戏园一样,
沐天心里波澜起伏,跌宕澎湃,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他拿着话筒,干涩的嘴唇竟然忘了接下来要说什么,“呃……那个,”
还没进入状态的叶子先笑了起来,她从没见过沐天说过这么多的呃,
沐天捂脸尴尬的笑了笑,他看着叶子问,“那个,我可以重来一遍吗?”
亲友团们抢先异口同声,“不可以!”
“二哥,你能不能行!全球直播演讲都没见你这么紧张,你的气势呢?”沐心无奈,
叶子也没有说话,眯着月牙眼看他准备怎么办!
“那我就,就说一些你不知道的事吧。”
不知道的事?那也就是秘密喽,叶子来了精神,洗耳恭听。
“十八年前,在我将要放弃自己的那天,是你带着一身的明媚阳光走进了我的世界,你不知道你是我一眼就认定的女孩,是你填补了我生命中缺失的部分,这么多年伴随着我的成长根深蒂固,枝繁叶茂;你不知道,我曾经在无数个孤独无助的黑夜无数遍的问自己同一个问题,无数遍的提问得到的都是同样的答案,那就是如果不能娶你为妻,我便愿意孤独终老;你不知道你说过最好听的情话就是虽然我不在这个学校了,但是能走我走过的路,看我看过的风景,坐我坐过的桌椅你也会感觉很幸福很幸福,你更不知道听了这些话的我有多幸福;你不知道这是我第二次向你求婚了,你还记得你六岁那年我给你戴上戒指时跟你说的话吗?我说,丫头!待我青丝绾正,回来为你铺十里红妆,可好?你那时点了点头,”
“我那时还小,不知道你话里的意思。”叶子调皮的说,
“当然,听得懂我就不问你了!”大家都被逗笑了,“所以再遇见你时我说的是,我们回家,再见到阿姨,我叫的是,妈妈,我给别人介绍说,你是我的未婚妻;你不知道你问我喜欢你什么,我回答不出来是因为我实在想不出那个点,只是觉得你没什么不好,也没什么特别的好,但我却全都喜欢;你不知道,我跟着你从六楼跳出去的瞬间我没想其他的,只想陪着你,哪怕是死亡;你不知道,一周前我就回国了,一直在为今天做准备。”回忆起过去的种种沐天有些哽咽,叶子感慨万千,的确,十八年了,他们互相依偎,一起走出失去双亲的痛苦,一起在打架误会中学会了信任、理解,一起朝着梦想努力前行。
今天本是个喜庆的日子,叶子又是最爱笑的,所以他不能让气氛如此低沉,“我还要说些,我知道的事,我知道我再次找到你时你说那张卡里的钱你会还给我的这句话只是用来搪塞我的,因为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一分钱都没有还过我,呵呵;我知道你是故意夺我初吻,看我洗澡的,所以你应该也早就爱上我了,即使你从未说过;我知道,你只会靠在我的肩上睡着,是因为你对我有百分之百的信任,我很开心,能走进你的心里;我知道虽然你嘴上固执地一定要我去留学,但其实你不想跟我分开,因为那天你发了很大的脾气,而你从没有过情绪这么糟糕的时候,所以丫头,我不会再让你等了,我想以后再介绍你时可以大声说,这位漂亮的女生叫夏叶子,是我的老婆!夏叶子,请你相信,我爱你,比你想象的还要爱!嫁给我吧!”沐天不知从哪变出来一枚戒指,单膝跪地,
周围热心观众不断的起哄,“答应他!答应他!”
叶子微笑着,幸福慢慢,不急不忙,一步一步地走到沐天面前,稍稍低下了头,
这场景好像他们初见的时候,
“那我问你,谁最漂亮?”
沐天用最响亮的声音说:“夏叶子!”
“谁最聪明?”
“夏叶子!”
“谁最温柔大方?”
“夏叶子!”
“谁笑起来最好看?”
“夏叶子!”
“爱蔚沐天!”
她说,她爱他!
沐天站起将叶子揽近,这一次是他先亲吻她的!
大家看着他们,爷爷搂住了奶奶的肩膀,佳璇把头靠向了东伟,沐心抱住了史伟的腰部,齐云天帮小高姐姐抹掉了感动的眼泪……
时间,可以淡化一切悲痛,让幸福继续幸福!
愿,未来的每一天都阳光明媚,每一份期待都春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