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個黎明
小說推薦第七個黎明
曼陀罗,别名“情花”。我的理解是:亲情、爱情、友情。
——题记
(1)
宿舍,昏暗的白炽灯一闪一闪的,像是随时都会熄灭的样子。
蕲泷拖着疲倦不堪的身子早早地回到了床上,朝向墙壁蜷曲着身子,手里还捧着一本书,铺天卷地袭来的困倦让他合上了眼。
宿舍区女主任来这看望她儿子。
蕲泷听着那对母子的嬉笑打闹声,很难想象平日里让学生闻风丧胆的“母老虎”现在竟如此轻声细语,温柔得像一根快被折断的白丝,可却仍旧那么柔长坚韧,点滴的关怀之
意弥漫宿舍每个角落。
蕲泷却心中隐隐阵痛。
这感觉像无数白色羽毛,漂浮在半空中,每一片飘落,轻盈平静,无声无息地泛起心底撕心裂肺的痛楚。
画面渐灰,时间渐止。
失控的他扔下了手中的书,伴随着重重的关门声:
“砰——”
他脚步沉稳急促,来到一个空荡无人的地方。很静,记不起何时,他喜欢上了这种宁静。
他看向远处的高山,云雾穿插交错在翠绿的山间,浓厚的白,勾起了绿叶低沉的意味,他的眼神迷离空洞,怆然宁静。
在大家的眼中,他是个怪人,冷漠无情的面容,不与人相处。他也是个奇人,曾经包揽校运会所有个人项目的冠军,学习成绩出类拔萃。
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
那是少仞,清新飘逸的头发在风中摇摆,英俊洒脱的面孔是学校女生仰慕的对象,手上的指环闪着金光,一身打扮独具魅力,一股文艺气息迎面而来,略带点点忧伤,像朵绽
开的白色郁金香。
少仞清澈的双眸与他一同看向远方。
“别多想了,下午五点,老地方,小荞约我们见面。”少仞低沉的声音如平流,一字一句清晰了然。
重生之暗帝至寵 懶人寒
(2)
两人并排来到约定的地点,早早就到了的女生蹦蹦跳跳地笑着迎来,像一个可爱的精灵。
“哈喽~我要宣布一个消息”她脸上的笑容如茉莉的绽开,美丽亲切,“我们的小队有队名了,就叫‘曼陀罗之队’。
她边说着,把藏在身后的长长横幅亮了出来。
“哇——”少仞首先惊奇,眼里闪过光亮。
蕲泷仍是静静不说话,可脸上分明有了浅浅的笑意。
“来嘛!”女生拉起蕲泷的手,笑道,“我们都在这里签名,都不许和我抢队长的位置!”
“好的!小荞队长,你还会毛笔字呀!”看着大大的字,少仞轻声,“旁边的花画得不错啊!”
“哈哈!你又不是不知道本小姐的实力!”筱荞拍着胸膛,自信道,“才练了三天就有的成效!”
“真不愧是才女啊……”
金光遍地,余晖落日。
石板上,筱荞和少仞如同小孩一样玩耍,一旁的蕲泷虽难以合群,却也是泛起平常不所有的笑容,弥足珍贵。
悠长惬意的时光细流前行,谈笑打闹,有如欢悦的音符跳动,勾起一首首畅然开朗的歌曲。
人影交错,细水悠流。
时光在这个他们相识的地方,印下了许许多多美好的记忆。这个三人组如同横幅上那朵曼陀罗的花瓣,紧紧相拥着花芯。
可是,这为什么是一朵黑色的曼陀罗呢?
(3)
图书馆,看书厅。
周末,只有星零的几个身影,少仞在书架上挑着书本。
“小荞,周末又在这‘闭关修炼’啊?”少仞走向筱荞,翩翩风度,轻道“该休息一下了”。
筱荞不紧不慢地合上了书,放回旁边一排崭新的书堆中,脸上带着清浅的笑容,看着这个像是来自异国的英俊少年,笑道:“你就像漫画里的人物”。
“谢谢”少仞低沉的声音清晰,“也只有你会对这些深奥的书这么入迷,哲学、生命、宗教、人生……”
“其它的书像你们看的那些,感觉千篇一律,看前三页就知道后面要讲什么了,没意思。”她语气平如止水,“学校里能让我喜欢的书几乎翻遍了,将来我还要到名校的图书
馆看书,甚至是去国外看,哈哈。”
“对了,那天小泷的篮球赛怎么样了?”筱荞眼珠闪过一丝光亮。
惑心棄妃
“可想而知……”少仞沉下了声音,“以一敌五,再强也打不过吧。”
“他就是真的完全不会与队友交流吗?”筱荞蹙眉,“还是根本信任不了他们?说不通啊……”、
那是一个夜晚,那时筱荞第一次遇见蕲泷,他在田径场上不知跑了多久,只剩一个身影,累垮倒在地,仍不愿接受筱荞的帮助。再三的相处下,她得知,蕲泷并不喜欢跑步,
只是觉得机械的跑步可以不去想任何事,可以做一个“机器”。
他不断在奔跑,不管黑夜黎明,筱荞记住了他那张漠然的脸。
过了很久后,筱荞才得知他是全校所有个人项目的冠军,后来再得知,他的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父亲从此像变了个人,酗酒,对他放任不管。
“我不理解的是,从理论分析,他应该是个街头混混的形象,怎么会是一个连脾气都不会发的成绩优秀的学生?”她一脸惆怅,“我总觉得我们还缺少对他的认识,一定还是
很重要的东西,想要帮助他就必须了解到的。”
“你说……”筱荞看向少仞,发现他已埋头看书,“又是忧伤的言情,怎么不去真正谈场恋爱啊,以你仞公子的英俊潇洒,只怕没有女生敢拒绝吧?”
少仞沉默了一会,一字一句清晰道:“明知故问……”。
(4)
“我要宣布一个好消息”讲台上语文老师用标准的普通话说,“我们班的林少仞同学当选本届校园最佳写手,大家掌声祝贺!”
“看来仞公子尽摘各类作文奖项啊”同桌贺喜道。
少仞没有感到喜悦,反倒是有淡淡的愁意,如这沉闷许久的天空,即将到来到来的一场雨,让他惊恐。
——是她成就了现在的你。
筱荞的话,一字一句,如入心扉,滴往最深处。
洪荒大盜
滴答滴答——窗外的雨溅进了桌上。
翻滚袭来的是一段段稀零破碎松散凌乱的记忆,散落满地,像当年她拿着橡皮擦冲出了教室,来到操场,散落一地的泪水与雨水的交织,刺痛人的心扉。
时间长了,人也倦了。可当时的心跳他仍旧记得,当时她的心在痛,这时他的心在痛。
“这么伤感的文章,也只有仞公子才写得出来喽!”
民間風水怪談
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的筱荞把少仞拉回了现实,笑嘻嘻地看着他那张写满忧愁的脸,原本是来告诉好消息的筱荞收敛了茉莉花般的笑容:“出去走走”。
一把伞,两个人。
元始諸天
筱荞曾经说过,每一个“曼陀罗”的成员都会有一个深不可测的故事,而少仞的故事就是那个他矫情了三年的女孩。
“那些都是过去了,你要勇敢面对未来”
“那时候你还小,恋爱中男生普遍幼稚,女生都比较成熟。你们避免不了那样的结局的。”
没有真正的经历过爱情,纵使读十万本书,又怎么能明了真正的情感?
筱荞努力搜索着脑海中的书本,竭尽全力也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只好默默地陪在他身边。殊不知,这样的陪伴就是最好的办法。
“你不用管我这个无药可救的人了”他的声音里隐隐有些啜泣的意味。
“不行!我们是朋友!”她坚韧有力地答道。
“她的每一句话,我至今都能看懂,我的每一句话,我至今都仍不喜欢。”
“我好后悔,我原谅不了我自己。”他的眼角竟然划过一条泪痕。
隐约中,他看到一个男孩,固执地在夜色里行走,带着疲倦的身形,走在一个无尽的黑影中,怎么也走不出来。
隐约中有人啜泣的声音。
隐约中他还看到一个女孩抱住双膝,泪水从眼角划过,手里死死地拽住那个橡皮。
当年她在一次意外中失忆,转学离开了他。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她的失忆是装的,她的目的是要离开他,刺痛他。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如果不能相爱就深深地刺痛他,让
他永远地记住她。这就是爱情吗?
(5)
第二天,清晨的慵懒渐渐被升起的红日消去。
前些天蕲泷在班上的演讲逗笑了许多人,少仞想前来对筱荞说,她那么久来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却发现筱荞一反平常嘻嘻哈哈的样子,满脸惆怅像头顶有一块乌云。
“你怎么了?”
筱荞回过神来,吞吞吐吐道:“没……没有啊……我……我……明白了小泷真正牵绊住的东西了。”
“真的吗?”少仞欣喜,却瞬间感到疑惑,“那不应该高兴吗?那样小泷不就可以很快走出心理阴影了吗?”
“是啊!”筱荞装出来的笑像一朵枯萎的花,十分不好看。
两人一同去看望蕲泷,刚一进门就撞见了一个女生。
那个……不就是小泷经常提起的女生吗?不自然的举止,抖动的脚,一身整洁的打扮,却几乎没有的存在感,像谁呢?
筱荞心中一惊——曾经的小泷。
筱荞怔住,呆呆地说:“我有事……先走了……不要跟过来!”
“可是……”少仞了解队长一向稳重的做事风格,可今天有些奇怪,却也不敢违抗。
“你去看看小泷的情况”筱荞低沉地下了指令。
她一个人来到空旷的操场,小径的两旁的是嫩绿色的草丛。
她内心开始复杂与纠结,像打乱的草结,怎么也解不开。
她向前走,脑海浮现自己昨天在少仞伤心时,无能为力的样子,隐约中又能看见少仞的那一本本日记本,这漫长的情愫,岂是是你能懂的?。
她向前走,想到了小泷伸手对那个女生说——需要帮助吗,宛如那天田径场上她对他说的那样。那个夜晚里跑道上狂奔的小泷,压抑住的内心的情感岂是任何人可以想象的?
重生在白蛇的世界裏
脑海出现自己昨天刚解开的谜——蕲泷说他爱他的父亲,他的父亲也爱他。那一刻筱荞终于顿悟了。
她向前走,回忆起自己在埋头看书的那些日子,来到图书馆,将厚厚的图书砸在地板上——都是假的!
她向前走,眼前一片灰蒙,被泪水遮住的眼睛像隔了一层膜——什么才女,我就是一个废物,朦胧中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自己的故事。
她向前走,回想那天小泷在图书馆发现她为了帮助他,彻夜未眠的样子,又能预言到将来的小泷。
她向前走,来到了“曼陀罗小队”的地方——我怎么那么自私。石板上落下了她的泪——对不起,天才败了,败给“情”了。
才发现,她回不去了。
(6)
“她第三节下课后说是去图书馆,后再也没有回来了,课也没有上,老师都很担心呢!”筱荞的同学对蕲泷和少仞说道。
他们找遍整个图书馆,仍不见筱荞的身影,只有散落一地的书本。
她从来不旷课的,现在这是怎么了,又会在哪里?会不会是因为昨天的事,不会是在……说着他们跑向了那里。
“你果然在这”少仞急切的眼神问道,“你怎么了?”
筱荞哭红了的眼睛,泪水都已经粘在了凌乱的头发上,身后是那个长长的横幅。
她站起来抱住了少仞,吱吱呜呜的声音像是在说道:“对不起”。
“你又没做什么,没什么对不起的”少仞把手放在她的头上,“不哭了好吗?”
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她哭,而且还是哭得稀里哗啦的。
蕲泷也走了过来:“队长,不哭了好吗?有我在呢,你说过的,我们是朋友,我们在呢!”
千裏追歡:首席寵妻成癮
少仞和筱荞被蕲泷暖心的话语吃了一惊。
在少仞的肩膀上哭了许久,泪水湿透了衣襟,筱荞吱吱呜呜停止了哭声,只是什么也没说。
随后他们送她回家。
却不知道,这一别,竟是一次漫长的告别。
(7)
几天后,学校办公室。
“什么!”两人异口同声地道,“你说筱荞转学了”。
“这里有一封她给你们两个的信”
少仞打开:小泷,小仞,原谅我做不到当面跟你们道别,你们应该祝贺我,我可以到名校的图书馆看书了,那里会有很多我想要的书。队长的任务就交给少仞你了,一定要照
顾好小泷那个木头。
我们还会有联系的,不要担心我,我很好的,照顾好你们自己。
署名:筱荞。
荒唐契約:不做總裁傀儡妻 百世月讀
几个月后,另一座城市的咖啡店里,一位淑女打扮的女孩,美丽动人,在灰色的木制座椅上,收到了来自远方的一封信。
此刻的她还在细细回味着当天的故事。
这,是不是一个错误呢?
打开信封,少仞说他已经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长篇小说,还说了真正的放下是可以心如止水地写下所有的故事,真正的爱情是妥协与放弃。而小泷,如她所预料的,他邀请了
那个女生加入“曼陀罗”,他也不再禁锢自己的灵魂了。
筱荞此刻心里十分欣喜。
少仞,蕲泷,你们可知道我离开的真正原因?因为我爱“曼陀罗”小队,更爱你们。
少仞寄来的“曼陀罗”队的合照,那里开了一朵曼陀罗花。
是什么颜色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