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然燕去
小說推薦蕭然燕去
燕筱筱站在校门前,微微地笑着,想着终于实现了与他的约定,走出了那个小城,走进了他生活的城镇。也许,无法和他相遇,但,如此就好。
迈着轻盈的步伐走进校门,心中想着和他的过去,竟没注意到前面的人。忽然从前面跑来一个人,燕筱筱还没反应,就被那人撞倒在地。那人站起后,看了看还在地上挣扎的某人,向她伸出了手。燕筱筱拉住伸出的手,抬头想说谢谢,而那人却在她抬头的瞬间呆住了,那双眼睛!是他期盼已久的眼睛!燕筱筱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笑了笑,说:“谢谢,帅哥。”他也笑了笑,看来她并没有想起自己。不过她真做到了!
燕筱筱找到教室,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后就找座位坐了下来。回想起刚刚的那幕,他也那么帅了吧,不过,他的眼睛里不会有那丝冷冽,唯有温柔。想着,听到从讲台传来的声音,看到了帅气的脸庞。他说:“我叫萧陌离,我喜静,最好不要来打扰我。”他说完,下面一片尖叫,有些女生喊道“好帅!!”萧陌离说完后径直走到燕筱筱的后面坐下。萧陌离拍了拍燕筱筱的肩膀,看着燕筱筱转过头,笑着说道:“你好,我是萧陌离,刚才莽撞,不小心撞到你,不好意思,对不起。”燕筱筱听后,说:“没事,又没受伤,今后我们就是同学了,你不必太客气。”萧陌离说:“放学后我想请你吃饭,就当是给你赔个不是了,你看行吗?”燕筱筱微微一笑:“不用啦,我放学后还有事。”萧陌离只好作罢。
萧陌离想她还是那个样,一双大眼睛里总是流露出清澈。她还是那么开朗,对任何人都没有防备,不像自己。萧陌离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着看着自己的双手。
“萧陌离,这道题怎么做?”凌老师问道。萧陌离不知所措地站了起来,眼睛里有一丝慌乱。
“32”燕筱筱身体微微后仰,小声地告诉他答案。
凌老师有些不耐烦,“夏紫,你来回答。”“32”萧陌离忙喊道。“下次上课注意听讲,不要开小差。坐下吧。”
萧陌离坐下后依然在开小差,回想着与她的曾经。
“啊!”在跑着地萧陌离停了下来,转身扶起倒在地上的小女孩。他让小女孩坐在地上,自己跑回家拿医药箱。在他回来时小女孩已经停止了哭泣,但眼角还留着泪点。萧陌离看着小女孩流血的膝盖,说:“让你小心点你就不听,你看,受伤了。”小女孩听后,又开始了哭泣,一脸的委屈。“筱筱乖,不哭了,让哥哥给你擦药。”燕筱筱还在抽泣,却乖乖地把手臂拿开。“痛不痛?跟哥哥说,要不再轻点?”“不痛不痛,哥哥你真好。”萧陌离听后脸竟然红了。
“铃铃铃……”
下课的铃声把萧陌离从回忆中拉出。“燕筱筱,我还想听你叫我一声哥哥,但我可能没有资格了,因为不想伤害你。我希望你依旧可以天真下去。”
“少爷,午饭已按照您的吩咐做好了,请您尝尝。”萧陌离抬头一看,管家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保温桶。他坐在位上一动也不动,看着管家提着保温桶走过来。管家把饭一一摆好。“好了,你可以走了。”萧陌离毫无感**彩的声音说到。“是,少爷。”萧陌离吃得索然无味,内心犹豫不决,不知该不该告诉筱筱,自己就是小时的玩伴,就是岚风哥哥。
燕筱筱吃着盘里的排骨,跟新交的朋友聊着八卦。季雅欣问道:“今天来的小帅哥怎么样?”
“谁呀”
“萧陌离啊,你不觉得很帅吗”
“帅是帅,不过看起来不是很好相处,看着就很冷。”
虐戀情深 天使會笑偶爾哭泣
“哦,是啊,喜静,呵呵”
謀天下,王妃不好惹
季雅欣见燕筱筱不理她,说道:“喂,还在吗”
“嗯?怎么了?”
“你在想什么,我讲话你都没听到?”
惡搞幺貳叁
“哦,没什么,想到童年的玩伴了。”
傾城妖嬈:腹黑公子好難纏 空寂
“有没有什么故事,讲一讲嘛。”季雅欣问道。
“话说,我能考取这样一所省重点高中,和他脱不了关系。”
“哦,怎么了?”
“我和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他比我大一岁,他让我喊他哥哥。但我是不高兴时一直都是直呼其名的。他很暖,很会照顾人。记得我五岁那年,生了一场病,几天没去找他。他很着急,缠着他妈妈带他来找我,他妈妈拗不过他,只得带他到医院来。他看到我躺在病床上,还打着点滴,就急了。一直问我有没有事。我妈妈说妹妹没事,只是着凉了,发了点低烧,打一瓶点滴就好了。你快和妈妈回去。他说什么都不肯,非要陪我。他妈妈也没有办法,只好和他留下来陪我。我醒后,发现他坐在椅子上,身体歪在床上,眉都皱在一起了。我一动,他就醒了。他揉了揉眼睛,见我醒了,问道:‘妹妹你没事了吧?’‘嗯,我没事了。’他听后,皱在一起的眉终于舒展了,对我笑了笑。当时我觉得他的笑带来了阳光,温暖了我的心。从那以后,我发现我有点喜欢他。但他因为家庭原因,搬离了那座小城。他走之前,我们曾约定,等我有能力了,走出那座小城,就一定来找他。那时我才七岁。”
“哇,你七岁时就有喜欢的人了?那现在呢,你还在喜欢他吗?”
我笑了笑,:“是啊,他走时我情绪低落好几天呢。从那后,我就努力学习,最终走出了那座小城。可我还是太天真了,这么大的一座城中找一个不知长相的人有多困难。哎!”
農女珍珠的悠閑生活
燕筱筱没发现,她说时,后面一直有人在听着。
別動那個墓 歪少
萧陌离茫然地走在校园的鹅卵石小路上,原来她还记得我,她一直都喜欢我。可我该怎么办?我又能做什么?我不能告诉她,因为我无法给她幸福的生活。像我这样的人,是注定无法得到爱情的。我生下来就是为了冷酷。但我不甘心!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