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時明月之亥仁害幾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亥仁害幾
胡亥和苏几就这么看着对方,明明昨天才见过,感觉过了一个世纪。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
星光璀璨之遵命管家大人 夏雪殷
胡亥把苏几放了下来,两人的脸早已红透。
苏几好像想起了什么,踮起脚尖,嘴唇朝胡亥的嘴唇进攻。
苏几想起了什么?苏皓说,女孩子就要主动一点,这样,才能留住他的心,留住了心,人就会留下来,人留下来了,就说明他不讨厌你。
“胡……胡……胡亥,我……我……喜……”
異獸進化史 寶寶可心
貨幣戰爭 宋鴻兵
總裁的致命吸引
胡亥看见苏几的这个样子,忍不住笑了:“我知道,我也是,不过你的这个样子真有趣,哈哈!”
胡亥知道,从他第一眼看见苏几的时候,他就已经心动了。
棄後重生:邪皇霸塌,硬要寵!
苏几不知道是喜是悲了,喜: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悲:刚才笨拙的表白让胡亥觉得好笑,她可是准备了好久,最后没想到这么尴尬。
“苏姑娘,”赵高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刚才我用二十两黄金赎了你,你可愿意跟了我?”
“谢谢,但我不想离开,我在那里挺好的。”
离开了怎么赚钱?
“好吧,恐怕你也有自己的苦衷,那你可否愿意为我一人唱首歌?”
網遊之雙劍魔皇 景上天劍
“不行!”胡亥发话了,这是要抢他老婆的节奏啊!
“胡公子,您又逃出来了?回去吧,皇上知道了,会怒的。”
“他?呵,他管过我吗?”
苏几必须阻止他们,要不然,会越闹越大的。
“别吵了,不就是一首歌吗?我唱。”苏几也想不到唱什么,居然唱了《我的一个道姑朋友》,“而你撑伞拥我入怀中,一字一句誓言多慎重,你眼中有柔情千种,如脉脉春风冰雪也消融,那年长街春意正浓,策马同游烟雨如梦,檐下躲雨,望进一双深邃眼瞳,宛如华山夹着细雪的微风,雨丝微凉,风吹过暗香朦胧,一时心头悸动似你温柔剑锋,过处翩若惊鸿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一笔一画斟酌着奉送,甘愿卑微换个笑容,或沦为平庸,而你撑伞拥我入怀中,一字一句誓言多慎重,你眼中有柔情千种,如脉脉春风冰雪也消融……不如将往事埋在风中,以长剑为碑以霜雪为冢,此生若是错在相逢,求一个善终,孤身打马南屏旧桥边过,恰逢山雨来时雾蒙蒙,想起那年伞下轻拥,就像躺在桥索之上,做了一场梦,梦醒后跌落粉身碎骨,无影亦无踪。”
她这是干什么?她居然唱这首歌?这是我们初见之时的歌。
魔醫相師之獨寵萌妃 桑家
胡亥走了。
之后的三个月,胡亥再也没有来春风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