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語言
小說推薦第二語言
“她不在家。”林徽音拿着电话对杨陶陶说道,“已经打了三通,都没人接。”
杨陶陶看上去有些失望:“那我们去书店吧,或许她有事情。”
她们去的书店在学校的后街,除了买书还可以用学生证登记借书,为了方便学生还特意在那里设置了休息区,可以称得上一个小型图书馆。
杨陶陶一进门就直接冲向了小说区,还拉着林徽音把她带了进去:“小徽音,快看,新来的书!”
“陶陶,我觉得我去那边音乐区看看就行。”林徽音扯了扯嘴角,无奈的看着一脸兴奋的杨陶陶。
书架上的小说大多都是现在非常流行的总裁文,少女们几乎都幻想有个霸道总裁把她们推到墙角然后说:“女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而杨陶陶,似乎也不例外。
“乖啊,陪我先挑几本呗,然后咱们再去看其余的好吗。”杨陶陶死死拉住林徽音的手臂撒娇道。
不是林徽音容易妥协,而是杨陶陶的缠人功实在太厉害,于是她只能败下阵来慢慢陪着杨陶陶挑小说。
不一会儿,她的手里就又多了两本书:“徽音,你觉得《天使之恋》好看点还是《恶少的宠妻》好看?”
看着封面上花哨的图画,林徽音有些头疼。
諸天無限基地
这时,一个男声插了进来:“我推荐看最新的《我的机械女友》。”
杨陶陶转头,吃了一惊:“苏熠然?”
林徽音转头看去,苏熠然正站在她们旁边,不过手里抱着一叠言情小说,看他穿在身上印有书店名字的工作服来看,他大概是在这里打工。
“今天是周末,你还在打工?”林徽音有些意外。
苏熠然把书一边放进空的书柜一边回答林徽音的问题:“不止周末,我平时放学了也会来这里。”
“要不要这么拼啊?”杨陶陶说道,手却伸向了苏熠然刚才介绍的那本书。
苏熠然笑了笑:“那你们多来照顾店里生意呗、我就不用这么拼了。”
“那你多给我们介绍点书啊,”杨陶陶说,“对了,你帮徽音找点有关钢琴的书吧,她喜欢看那些。”
此时苏熠然也把书都放好了,对着林徽音扬了扬下巴:“跟我来吧,钢琴小公主。”
林徽音无奈,实在对这个称呼有些哭笑不得。
音乐区相比其余的书籍区人都要少了一些,但不得不说店主算是管理有道,几乎有关音乐的书籍里面能找个大概,同时又分出了专业书籍和名人自传两个类别。
“《世界著名钢琴协奏曲精选集》。”苏熠然抬头看了看书架,随后伸手取下了顶层的一本书递给了林徽音,“你真该谢谢这家店的书都是我负责摆放的,不然其余人可能还找不到。”
或许还拿不到。林徽音在心里默默补了一句。
超新星紀元
苏熠然大概有181的样子,书架最高层也不过是他伸个手的高度。
“你每天就看这个吗?”苏熠然有些好奇。
“对啊,很好看,你要不要看看”林徽音点了点头。
他說
苏熠然笑着摇了摇头: “我没有音乐细胞,看见乐谱就头疼。”
“那那天在琴房外面我看见你了。”林徽音突然提起了那天琴房的事情,“一个没有音乐细胞的人去艺术楼做什么?”
苏熠然抿了抿唇,笑:“我那天是去打篮球,不小心迷路然后听到你弹钢琴,就停下来听了会儿。”
“怎么样,好听吗?”林徽音有些期待。除了父母杨陶陶还有老师她还没弹过钢琴给别人听。
“我挺喜欢你的琴声。看杨陶陶跳的那么解放天性,你的琴声很具有带动人心的力量。”
林徽音被他的形容逗笑了:“谢谢夸奖。”
之后离开书店的时候,苏熠然又追了出来,把一本蓝色封面的书塞给了林徽音,道:“这本书送你。”
“谢谢。”林徽音有些诧异的道了谢。
对方摆了摆手,转身又跑回了书店。
杨陶陶凑过来,看着书的封面把名字念了出来:“难忘你的琴声。他送你言情小说?!”
林徽音问道:“是言情吗?”
“对啊,你看下面都有标签,听说这是最近卖的挺火的一本文艺小言。”杨陶陶撇了撇嘴,“不过里面大部分时间都在写女主角弹钢琴的历程,最后男主角也没出来几次,我觉得无聊就没买,不过。。。。。。”
“不过倒挺适合我,对吗?”林徽音接着她的话说道。
“对啊,看你未来的另一半估计也是个站在你身后默默支持你的可怜人。”杨陶陶捏着嗓子说道。
林徽音戳了戳对方的脑袋:“难道我就不能找个跟我一样喜欢钢琴的吗?”
“这样不是很惨吗,你们两个一天到晚就呆在钢琴前面,一天了连放屁的互相交流都没有。”
“那就找个能说会道的呗。”
“如果你在弹钢琴的时候他能说会道你真的不会打他吗?”
“那我现在就来打你。”林徽音笑着说,手却攥成了拳头向杨陶陶挥去。
杨陶陶怪叫一声,飞快的跑了起来。
虽说要揍人,最后还是轻飘飘的拍了几下作罢。两个人买了书,准备先在外面逛逛,不着急回家。
而走着走着,就又来了学校边的那家饰品店。林徽音这次抬头看了看,发现这家店的店名居然就叫“熠然”。
苏熠然这次没在店里,坐在柜台后的是一位化着淡妆看上去十分年轻的女人,如果没猜错,她应该就是苏熠然的母亲了。
杨陶陶和林徽音互相看了看对方,最后决定还是不和那位女子打招呼了。
豪門枕上歡 加菲貓貓
林徽音进店后先扫了一下店内,便直接向店里最远的展示柜走去。那里本来只卖一些玻璃杯之类的东西,这次却多了一个钢琴八音盒。
她拿起来看了看,打开琴盖,里面是一场小型的音乐演奏会,做的十分精细。她把盖子盖上后又把八音盒倒过来,在盒底发现了用瘦金字体刻的三个字。“苏熠然。”
林徽音拿着八音盒走向柜台,问道:“阿姨,请问这个八音盒要多少钱?”
女人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目光最后停留在林徽音的手腕上的手链:“50。”
“50?”杨陶陶跑过来,看着林徽音手上的八音盒,“这么便宜?”
“这是我儿子做的,他说如果有戴手链的女孩来买就便宜点。”女人笑着解释道。
“阿姨,您的儿子是不是苏熠然?”林徽音问道。
“你们是他同学吗?”女人笑了笑,语气却变得亲近不少,“你们可以叫我苏阿姨。”
林徽音说:“我叫林徽音,她是杨陶陶,我们都是苏熠然的朋友。”
“那就好,我还怕这个孩子除了蓁蓁就交不到其余的异性朋友了。”苏母有些高兴。
林徽音在听到这句话后就有些愣住了,直到给了钱出了店门她才仿佛重新活过来一样拉住了杨陶陶。
“小徽音,怎么了?”
鳳上枝頭:妖王別亂來
“陶陶,你还记得刚才阿姨说‘她就担心苏熠然除了蓁蓁就没有其余的异性朋友了’这句话吗?”
“记得啊,怎么了吗?”杨陶陶不解。
“苏熠然不是说是他妈妈不许他和别的女生多说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