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大人有點小
小說推薦師父大人有點小
我叫陆白,父亲是个富二代,母亲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儿,但他们很恩爱。在良好的家庭氛围下我一直是个健康活波,积极向上的孩子。直到高一那年,我父母离婚了,离的悄无声息,直到我母亲留书出走我才知道这件事。后来我在大人们的只言片语中知道真相,父亲的公司破产了,而我那个素未蒙面的爷爷借此要求他娶合作伙伴的女儿为妻,而父亲……妥协了!
这一切来的太快,惊得我猝不及防。一夕之间我不仅没了母亲,还没了父亲。这个人……如此懦弱,他怎么配做我的父亲。为了报复他我放弃了做一个三好学生,我开始逃课,考试交白卷,我吸烟,喝酒,打游戏,几乎所有的坏毛病我都是在那一时期学的。现实中失意就容易到虚拟中发泄,打游戏虽然没意思但它可以让我将精力集中在键盘上从而暂时忘记生活中的不幸。我游戏玩的很凶,几乎黑天白日不分,因为屡次逃课和交白卷我已经被分到了学校最差的班级。在这样的班里,都是被学校放弃的差生,所以即使你上课打游戏老师也不会管。
我在高中的朋友不多,只有陈措和柳行舟两个人。但他们是尖子班的学生,不可能时时陪我打游戏。所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是一个人组队,一个人玩,虽说是网游,但我总感觉像单机。直到我高三的那一年突然有个人要拜我为师,ID叫赠之芍药,我看挺文雅的就同意了。一开始做师徒任务时她总跟在我后面,这让我很烦。我玩游戏向来独来独往,一个人打野一个浪,身旁跟一个人总会让我感觉是累赘。所以我在聊天框里发了三个字“让我单。”
玉虛天尊 無極書蟲
还好她够听话,之后确实没跟过我。她是白银我是王者,我俩组队系统就会按我俩的综合实力来匹配对手。所以就造成了对于我来说对手太弱对于她来说对手太强的局面。结果游戏战报里不是我杀人就是她被杀的消息。我叹句真是菜啊,然后继续默默发育我的,丝毫不管她的死活。反正师徒任务只要一起打匹配并且胜利就能过。收个徒弟对我来说只是匹配时多了个人而已。
但我实在是低估了我这个徒弟的聒噪能力。
“师父我血厚吗?”
“师父我该出什么装备?”
“师父我下局玩肉吧可以死的慢点。”
“师父我玩貂蝉该走哪条路啊?”
……
我:“你还是在泉水里待着吧。”
“(ノಥ益ಥ)”
不过虽然聒噪,但她确实让我的生活变得有一点点生机,起码有人交流网游不再像单机了。
有一次化学课,我物理课代表借我手机玩游戏。那个时候她正好邀请我做任务,所以我的同学就和她玩了一局。游戏结束后她突然问我“刚刚那局不是你吧。”
我好奇,问,“你怎么知道?”
“刚刚的韩信一点都不浪,不是你的风格。”
噗嗤,我竟然被她逗笑了,同学不可思议的看着我,连我都有一丝怔仲。想想这两年来浑浑噩噩的种种,我想我确实应该换种心情了。
“你在哪?”
執著於夏 阿難
“啊?松城。”
富少強寵:殘妻只歡不愛 寒冬月
问她在哪里并不是想去找她,而是想随便找个目的地去旅行。
高三的学习很紧张,但我还是找借口请了一个月的假。那一次我拿出了我所有的积蓄去了她所说的松城。
松城是个很普通的江南小镇,这些稀松平常的景致在我的家乡也能看到。唯一不同的是这里经济落后一些,民风纯朴一些。
我在镇上随便找家小旅馆就住下了,然后就开始了漫无目的闲逛。在我住的附近有一个半亩大的方塘,周围用栏杆围着,绕岸垂柳成荫,在垂柳下还有供人休憩用的石椅。那里的风柔,有一股杨柳的清香。我早上的时候喜欢去那吹风,那段时间我每天早上都会在那里看到一个读书的姑娘。
我离她很远,看不清长相,只觉的她很安静有一股……嗯……如杨柳清风一般淡雅柔和的气质,让人看着很是舒心。但……我并不想认识她。
一天早上,她依旧在哪里看书。我在对岸的桥头吹风,把她纳入周围的景致。奇怪的是这次她没有看多久就起身了,她和书离开的时候从书页掉出一张什么东西,可她并没有发现。
“姑娘,你东西掉了!”
聽雪樓之鑄劍師 滄月
我在对岸大声提醒她,但距离太远,她并没有听见。我绕过去,捡起,发现是一张照片,应该是做书签用的。照片里的女子不漂亮却很耐看,我想这应该就是她吧。
我沿着她离开的方向跑,希望追到她把照片还给她。
嘀嗒嘀嗒,天空下起了小雨。雨滴不大,细的像丝线但下的很紧。她好像知道今天有雨,因为我追上她的时候她正撑着一把伞。
那是一个十字路口,她和其他人在等红灯。一众人里有个骑电车的阿姨,她的前面载着一个小男孩,应该是她的儿子吧。阿姨见雨下的密了便要给男孩穿雨衣,但电动车上不方便,很久都没有穿好。阿姨有些急了,怕雨淋坏儿子,这个时候她往旁边挪了挪,把伞的大半遮到那对母子的头顶。
善意 沈嘉柯
这世间存善念的人很多,但真正做出来的很少,有的是怕麻烦,有的是不好意思。在看到她为那对母子撑伞的那一刻我突然不想叫住她了,我想跟着她,看看她要去什么地方。
我本以为她会回家,没想到她却去了山上的一坐寺庙。刚下过雨,寺中的一切颜色都比平时鲜亮。屋顶上的瓦砾越发的黑,树上的新叶越发的嫩。她一会上许愿池那投投硬币,一会上愿望树那挂挂红绸,更多的是拿着她的手机左拍右拍。唉~女生呐,就是无聊。不过我应该是更无聊,竟然能跟着她看下去。
后来她去了主殿,在那里烧香拜佛求了根签,解过后就出去了。我想她今天一定很倒霉,否则怎么总是丢东西,不是掉照片就是掉签纸。我捡起她的签纸也到大殿里装模作样的求一回,然后拿着她的签纸去解签。
那老和尚有些诧异,想来是发现了我和她的签一样。不过签纸箱里那么多签有一样的又有什么奇怪的呢。他看了一会签语说,“于男子来说,这可是绝好的上上签。不知施主是要求功名还是求姻缘?”
我好笑,“有什么区别吗?”
“自然是有,若是求功名便是‘*******,一经风雨跃九天’,是金榜提名之卦。若是求姻缘那便是‘百年恩爱双心结,千里姻缘一线牵’这说明施主近期就会遇到命中注定之人,但缘分不易,还望施主能随缘惜缘切莫错过啊。”
狼性大叔你好壞
他说的这些都是对男子来说,我想想这副签真正的主人,不由的便问,“那对于女子呢?又当如何?”
听我这么问,那老和尚笑了,说,“我不知施主是如何得到这签文,不过这签文既在施主手里,就说明和施主有缘,我便替施主解了。但对于别人的签语,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修真菜鳥之逆天升級系統 散人玩家
这老和尚话里颇有玄机,到真有几分得道高僧的样子。不过我并不信,信佛修道的谁人没有一副说辞?
我从主殿出来时她已经不知去向,看着手中的照片,当真是没法还了。
鮫人血淚 流莎小姐
晚上我回到旅社,闲着着无聊就刷起来微信。然后我就发现了那些熟悉的照片,一张张全是寺庙的景象。她没有发自拍,但最后一张左手抚摸山壁上佛经的照片我记得,那一张是我亲眼看她拍的,而那个发布人是赠之芍药!
都市之戰神狂少
我突然很高兴,心中似有什么炸开。松城不大,但也不小,能与千千万万人相遇那便真的是一种缘分。我想起上午老和尚说的话,突然愿意相信他是一个得道高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