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我想你幸福
小說推薦因爲我想你幸福
漩石屋的大门被人打开的瞬间,明亮刺眼的阳光蜂拥而至。我抬起头,朦胧中看见璇稷刚毅的脸。我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说,殿下,他们要杀你。
璇稷走上前将我抱起,说,我带你走。
我把头贴在他的胸前,我一边流泪一边说,殿下,你不是在白樱山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有巫师到樱瑾城告诉我这里的一切的。我现在带你回樱瑾,我是潜进来的,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
既然这里这么危险,你为什么还要回来?你应该呆在樱瑾,起码那里安全。
可是,璇稷一脸温柔地说,我舍不得你。
我的眼泪突然夺眶而出,我说,璇稷,即便是死,我也要跟你在一起。
璇稷没有再说话,抱起我,向屋外无限的光明走去。
而屋外,是等待已久的父亲和他身后无数灵力高强的巫师。我无力地看着面无表情的父亲,突然感到他的无耻与卑鄙,我说,父亲,你是在用我引诱璇稷来对吗?你们根本不敢上白樱山对吗?
父亲的表情扭曲而痛苦,他声嘶力竭地喊道,芗儿。
难道您非要杀死璇稷吗?您一定要将他们整个家族赶尽杀绝吗?
豪門有孕:老婆你出來
是。
那好。我站到璇稷的面前,将樱罹长剑架在脖经之上。如果今天璇稷死,我亦死。
芗儿。璇稷和父亲同时叫道我的名字。我仰起脸,倔强而决绝地看着父亲,父亲的表情是一脸的痛苦,终于,他低下头,无力地朝我挥了挥手。
我转身看着璇稷,我说,殿下,你快走吧。
璇稷拉着我的手,你跟我一起走。
我在泪光中绽放给璇稷一个无比妩媚的微笑,殿下,我必须留下来。记着你要好好地活下去。也记得你曾说过的话,我会等你,等你的千军万马来接我。
眼前高大魁梧的男子,眼角开始流出闪亮的液体。我伸手擦去他眼角的眼泪,去吧,我的殿下,不,我的王,好好活着。
璇稷终于转身,消失在苍茫而辽远的天空。他临别的话依然飘荡在我耳畔,一遍一遍在我心底浮现。他说芗儿,等我回来,一定等我回来。
我听见父亲浓重而无奈的叹息,他朝所有的巫师和剑士挥了挥手,然后摇头叹道,罢了罢了,一切到此为止吧,该来的总会来,该去的总会去。
修真高手在花都 明道
我转过身,正好遇到父亲沧桑的目光,我说父亲,谢谢您。
意淫萬歲 楊小星
父亲转身离去,边走边淡淡地说,芗儿,如果有一天,父亲失败了,那一定不是败给了魔法,而是败给了你的爱情。我活了700年,渐渐明白,这世界所有的事情都有终极,都可以战胜,唯独爱情让人无能为力。唉,你好自为之吧。
我望着父亲苍老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天际,我的心开始惶惶地沉下去,沉下去。
320岁的时候,我成了洑杞城的芗公主。我穿着华丽的梨花公主长裙,一步步走过樱花殿又长又高的阶梯,我的两旁,无数的婢女依次跪倒,她们的左手抱在胸前,低下头去,无上谦卑地说,殿下。
一瞬间,我仿佛看见200年那个黄昏。我一步步走向幼小的璇稷,然后单膝在他面前跪下,我说,殿下。
他说,姐姐,你好美。
重生嫡女:指腹為婚 夕楓
我转身,眼前是洑杞城一望无尽的长宫。那个夜晚的火光和厮杀已经被歌舞升平所替代。烟雾缭绕里,我极力远眺,但是我依然忘不到白樱山,望不到我的殿下璇稷。我唯一能做得只是无能为力。我的眼泪只能顺着脸颊无力地落下,再落下。
璇稷,你是否,如我想念你这般,想念我。
再次见到璇稷。时间已经仓皇而过100年。我站在樱花殿的中央接受众臣给我的生日祝福。420岁的生日,我的容颜已开始惶惶老去,我曾经的倾城倾国开始一点点地枯萎消散。璇稷的样子已经开始在我的记忆里渐逐模糊。我看着眼前跪倒的黑压压的人群,眼眶突然潮湿起来,我答应过父王,等到我420岁的时候,便会遵照他的安排,下嫁某个王侯,然后默默老去。
我看到洑杞城新的东护法,霓幻巫师淤佑迎亲的队伍浩浩荡荡地出现在视野。他英姿飒爽的样子让我想起白樱山的璇稷。淤佑缓缓走向我,雪白的樱花荡漾在我的四周,我看见他跪在我的面前,他吻我的手,他向我微笑,他的眼神流光溢彩,他说尊敬的公主,我来了,我来接你回家……
我走上淤佑马车的瞬间,群臣欢呼的声音徐徐传来。我抬头,望见西天樱瑾城的方向被一片耀眼的红光环绕。无数的流云向樱瑾成的方向汇集,然后是一声振聋发聩的响声,新的樱花殿在巨大的震荡中剧烈地抖动,不断有碎裂的青瓦一片片从屋顶叠落,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邪魅少爺的冷妻
洑杞城所有年老的巫师全都朝着西天的方向跪了下去。接着父王也跪了下去。他握着罹天权杖的手开始剧烈地颤抖,我听见他低声自言自语地说,樱花咒,樱花咒……
我甩开淤佑的手,说,原谅我不能嫁给你。我望向西天流云汇集的地方,仿佛看到璇稷笑靥如花的脸,那五彩斑斓的风景宛若他流光溢彩的眼神。
璇稷,我的殿下,我的王,你就要来接我了,对么,对么?
三天后,我站在洑杞城高耸入云的了月塔顶,看见璇稷素红色的战袍在黄昏蔷薇色的夕阳里飞起来。他的身后,是漫山遍野的樱瑾城的巫师和剑士。
璇稷,我的殿下,100年后,我终于等到你的千军万马,你可知道,我有多么的想跟你回家,做你的妃。
洑杞城所有的巫师和幻术师集聚在一起施法抵抗,但是他们的法咒在璇稷强大的樱花咒之前显得脆弱而不堪一击。片刻,璇稷的军队便连破七道城门,最后一道大门被打开的时候,我的父王,洑杞城最后一个巫师,在一片绚烂的光芒里灰飞烟灭。他消失的瞬间回头看我,他说,潆芗,他来了,我走了。
樱瑾城无数的巫师将我围在中间,他们的表情冷漠而可憎。可是我还是努力在泪光中给予他们一个无比绚烂的微笑。然后,我念动法咒,樱罹剑旋转着缓缓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所有的巫师做好施法的准备,我伸手握剑的一瞬间,已经有无数的光线从四面八方向我袭来。
不用麻烦你们。我以更快的速度将樱罹长剑轻轻划向脖颈。突然一道温暖的红光闪来,我手中的樱罹剑发出剧烈的颤抖,然后这把用上古圣石打造的无坚不摧的长剑一点一点地碎成粉末。
我抬头,看见璇稷清澈婉转的眼神,他说,公主,你该活下去。
我说,璇稷,我的王,您终于回来了。
養父 水千丞
璇稷无比灿烂地微笑开来,他低下头,微笑着看着我,公主,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璇稷,我是潆芗,您不记得我了吗?
璇稷顿了顿,然后笑着说,公主,您的名字很美。
我的女神校花 風宇雪
一瞬间,我明白,眼前这个俊朗而强大的男子已经彻底将我遗忘。他已经不再记得我和他长达三百年的爱恋和思念。他用超凡的智慧领悟到了樱花咒的秘密,但是他已经不再记得潆芗。他的千军万马,并不是来迎接我回家,而是将我的家族赶尽杀绝。
他只是一个拥有无上灵力和权利的男子。一个熟悉而陌生的男子。我回头望望化为废墟的樱花殿,殿前是无数死去的洑杞城的巫师。我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爱我的殿下已经不在,那么,眼前,我已经生我所恋。我施法停止了自己的心跳。我的视野开始越来越暗。
我的眼泪流下来,天空突然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恍惚中我看到那些细微的雨水一颗颗洒落在白樱山寂寞的樱花树上,那些光秃秃的树干突然显得生机勃勃。
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 莫思歸
我在璇稷的眼前倒下去。他上前将我抱在怀里,我说,璇稷,请你记得我叫潆芗。
潆芗。璇稷缓缓念出我的名字,他的周身,依然被五彩斑斓的光芒围绕。雨越下越大,我跌入完全的黑暗的瞬间,我听到他一遍一遍地念我的名字。
寵你不夠 千佛因
他终于知道我叫潆芗。他知不知道,他还曾深深地爱过我,他曾答应过我要带我回家。
黑暗里,我看到白樱上的樱花树突然在瞬间绽放,妩媚的花瓣一片片旋舞在雨帘里。她们是那么的美丽,就像我和璇稷的爱情。
七百年后,我是樱瑾城樱潆宫的一株樱花树。每年的四月,我都会为璇稷开一树繁花似锦的妖娆。白樱山的樱花树开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凋谢过。那些寂寞而繁华的樱花树告诉我,樱花咒还有一个名字叫绝情咒。因为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敌人就是爱情。所以,如果想强大到不可战胜,就必须舍弃一切思念。
我突然就笑了。我望着树下寂寞而孤独的王。璇稷,我永远的殿下,哪怕你永远都不再记得,我还是要告诉你一个我守了一千年的秘密。
这个秘密是,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