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報道
小說推薦熱點報道
“实在担心她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不安全,我就告诉她有什么事情可以白天过来的。但是她却说白天她什么也做不成。也是从那个时候我才知道那个女娃是调查村子里环境问题,也知道了村子里的人对她要做的事情百般阻挠,甚至有时候看见她就直接赶走。”
“那么她是怎么弄到这些东西的?”viper指着盒子里那些详细记录着鑫源化工污染事实的资料问老人。
“虽然我什么也不懂但是我知道女娃做的是好事情,所有每次她想要来村子里调查村子的情况或者想要打探什么信息,我就陪着她,帮着她打探一些信息,或者偷偷的把她弄到村子中藏在我家里,就这样女娃娃终于做完了所有的事情。”
“后来呐?”米念之有些好奇为什么蒋双双的妈妈没有把这些东西放在家中,或者用来自证清白,而是把这些东西都交给两位老人。
“后来,女娃有一段时间没有来过村子了,但是有一天她匆忙的跑来,把这些东西交给了我。她说她信任错了鑫源化工,这些东西放在家中,早晚是要被那些人找到销毁的。既然这样,还不如用它们为我和老头子换取一个安稳的生活。”说道这里,老奶奶轻声的叹气“女娃是个好人啊,她把那些东西交给我是想要让我们拿着这些东西换取老头子的医疗费。”
听到老人这么说,viper和米念之对视了一眼,显然她们想到了同一件事情,就是viper遭遇车祸那天蒋双双遭遇盗贼的事情,原来那次那些人不是为了那几张复印的检测报告去的,他们那天真正想要找的是这些东西。
抓鬼奇談
錯嫁花心冷少
但是谁又能想要那么重要的证据却是在两个看似和蒋双双妈妈没有任何关系的两位老人身上。
鉆石總裁我已婚【完結】
冷總裁的皇後暖妻 沐傾顏
總裁嬌妻養成記
“那么为什么不按照她说的那样,拿着这些去换医疗费呐?”米念之想要她第一次遇见老人时的场景,那时候两位老人站在收费处争执了半天,就是因为老爷爷心疼那些花在她身上的钱。两位老人不可能不知道蒋双双妈妈交给他们的这盒东西可以为他们换一个安慰的生活,至少不会让他们在为了那些吃药的钱去争吵,但是守着这些东西,两位老人已经过着贫寒的生活。
“孩子,我们活了大半辈子,还是能够分得清好坏的。这是女娃用命换来的东西啊,我们怎么能够用它去换钱?
自从那个女娃被这些东西交给我们,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后来一次我村子里那些人的口中知道,她涉嫌敲诈勒索被鑫源化工控告了。但是我不信,那样好的女娃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我知道这中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奈何我们两个老人什么也不能做,只能一直等着有机会了把这些东西交给真正需要它们的人。”
老人说完把盒子合上,颤颤巍巍的端着盒子放到了米念之的手中,说“孩子,现在我就把这些东西交给你们了。”
“奶奶……”接过老人手中的盒子,明明那个盒子里没有多少东西,明明那个盒子十分的轻,但是现在米念之端着那个盒子,却觉得有千斤中,那个盒子里有着太多的信任和托付了。
瀟然夢
“奶奶相信你们,你们可以把女娃没能完成的事情做完的,你们一定可以把村子里那些人们唤醒的。”
“放心吧,我们一定做到。”
从老人家中出来,viper三个人走在幽静的小道上,viper看着依旧紧紧抱着盒子的米念之问她“你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米念之不知道viper的是什么。
“你是怎么做到的让两位老人这么信任你呐?”
“怎么做到了?”米念之疑惑的摇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老人会这么信任她。
“真的没有不图名利的做过好事?”viper有些打趣米念之。
最強高校
“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有。”经过viper这么一提醒,米念之还真的想到了,她还真的做过一件好事。“那天送老爷爷回家,知道他们的情况之后,我不是做了一个专题报道吗?那次的报道因为和东方报道的新闻有出入,然后就阴错阳差的成为了热点新闻,还记得吗?”
viper点头示意米念之接着说“那之后,我担心老人的生活,就又去看望了他们一次然后给他们了留了一张卡。那张卡,我设置的每个月都会自动打上老人每个月的医疗费。你不说,我差一点忘了这件事情了。”
“这你都能忘?”viper不可思议的看着米念之,她是多有钱啊,每个月都有这么的一笔流水账,她竟然还能忘记。
看懂了viper表情的含义,米念之不好意思的笑了,“其实也没有多少钱,就是一个老人吃药的钱。你说他们真的是因为这个,才这么信任我的?”
“那为什么他们不再一开始知道你帮他们的时候,就把这些东西交给你呐?”
我和雙胞胎老婆 明日復明日
“就是啊?”
“笨啊。”一旁的浩修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之前的所作所为让他们知道你是个好人,然后因为你一直坚持做的那些新闻报道,让老人终于确信了你不仅是一个好人还是一个可以把这些东西托付给你的人。如果说单单是因为钱,那么老人早就按照蒋双双妈妈交代了,拿着这些东西换他们的医疗费了……”
“所以说啊,自从那次我让你在老人无钱看病和当红小生季宇奉子成婚中选择头条新闻的时候,你的选择就已经注定了今天的结果。”viper说道。
“所以啊,还是要坚持为民生社会发声啊。”浩修忍不住的向之前那样教导起米念之。
“我知道了,所有的这些我都会记住的。”米念之看着怀中的盒子,不知道要怎么回应老人对她的信任,她只是做了一个记者,一个媒体工作者最本能的事情,但是却是这些本能的事情却让她得到这样的信任。进入这个行业这么久了,米念之第一次体会到了她身上的责任是有多么的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