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改了童話的結局
小說推薦是誰改了童話的結局
Fairy tale 之 淡忘至沫
本来这本作品是不想发出来的,这是我几个月前写下的思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停笔,可能是没有灵感,也可能是不想写,如果可以一直可能下去,或许现在还没动笔,现在整理出来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可能够了。
人总会累,我也一样,我们都是宇宙中小小的星辰,心里很多话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如果心里的那些话可以发生化学反应,我想我会瞬间爆炸,而且不会留下一点关于我的痕迹。
很想找一个像曾经那位女孩一样,无需咖啡,也无需话题亮点,每天依然可以陪我聊到凌晨一点,可时间慢慢的流逝,那份默契隐诺而去。我很想问,假如有一天我不再了你是不是依然可以找到一个像我一样的蓝颜,可我没有这份勇气,我知道可以找到,甚至更好。
现实给的这份沧桑,我想是时候该告别了。
一部童话记录一个身影,每次去咖啡厅我都会点两杯咖啡,只因为曾经记忆难以释怀,模糊中两个憔悴的身影在谈笑,不知道是你和我,还是我和我自己。
德克斯说;假如进化论可以重来一次,那么人类出现的概率是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说,只感觉这句话很真实,仿佛比我自己还要真。
夜晚孤独的时候想找个人,换个时间,换个地点,一起沉溺过去。“相濡以沫”一个很幸福的成语,只要把他们分开,就会变成爱情的地狱。
想了很多,却说不出寥寥几字,其实只因为你是我“最美的梦”,一个永远不会有悲伤,只带笑容的女子。我不希望别人看完,我只希望你带着心去感受。当你看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再回头想想,便会感觉有时候我们真如童话般天真。
1
曾经有一片海,有人说它是围绕五线谱而存在的。
有这样一个男孩,一张带着小酒窝的脸,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年,他说“这片海是他最终的归宿”。他叫“持明”他有着跟别人不一样而有时候同一样的心境。或许这句话有问题,但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穿越之大唐太子妃 願君憶我千百世
项微斯说“每个人都会拥有一种烦恼是莫名其妙的”可是用在他身上不准。因为他每次有烦恼,只要来到那片海边所有的心境就会豁然开朗,从来不会感觉到莫名其妙。大海是地球上最清纯的眼泪,而他则是这滴眼泪的结晶。
他喜欢这片海,喜欢它的潮生,喜欢它的一切,如果可以,他愿意让这片海带走。
雨还在不停的下,海边一栋小别墅之中灯光还亮着。一张冷漠而靓俏的脸。她低着头。一心想要离开这里。长长的头发已经挣扎得有点凌乱。她叫凌。
持明从后面环抱着她,不让她离开。她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茉莉香水味。以前听说喜欢这种香水味的女孩对爱情是至死不渝。如今看来那只是童话里的谎言。
安静而冷漠的环境如两根带着浓浓杀气的玄,一根用来谋杀笑容,另外一根用来谋杀自己。
凌用冷漠的口气说“放开,我们已经不可能在一起了”
持明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紧紧的抱着,她希望这个女孩在下一秒的时候想通,从而能够回心转意。
结局永远是很残酷的。有时候顺其自然不见得是一件坏事。他用最后一点勇气说了一句话“为什么,难道曾经的海誓山盟都是大海的潮声吗?”
胭脂春秋
“哼,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现实里充满着追求,我追求我想要的,可是你给不了”她本想奋力一挣。可后面那双有力的手已经放开。拿着皮包,头也不回的离去。脚步声消失后接着就是重重的关门声。
全能鋒衛 願燃燒殆盡
思想还在刚才那些话语中徘徊。他终于读懂了生活里的无奈与现实。
奋力向大海跑去,雨越下越大。当他站在海岸边呐喊的时候,汹涌的海浪似乎要把他活生生的吞并。或许此刻的他被大海带走反而会是他最愿意的决择。
凰鬥之嫡女謀宮
小时候听爷爷说过,大海的另一边有另外一个自己。持明奋力呐喊。他在想,另外一个自己不知道是不是也在海边呐喊。
眼泪和雨水交织在一起。一起滴落在沙滩上,这一刻心中那位最美的女孩走了。一瞬间,所有美好的未来想法支离破碎。
姑洗徵舞(九功舞系列) 藤萍
或许这样也好,在大雨中就算喝威士忌加冰也不会感觉到心凉。
承诺往往如尘埃,在不知不觉中会被时间掩埋。
既然不想痛,到不如忘得干脆。第二天到公司的时候所有同事用异样的眼光望着他,他和凌的事,在公司早已经传开了。但现在凌突然和副经理在一起。看到这样质疑的眼神是正常的。有的是代表同情,有的却是嘲笑,如果要解释,那就是这件事的开始是上帝早已预谋好的一个玩笑。
整理好文件,辞掉了这份工作。这是好的,至少那样可以让心安静几天。
他想起这样一个地方,古人曾经说过,“浮云无法惊,飞鸟无可渡”忘川,那个曾经传说只要走过那里的人就会忘掉过去,可是飞鸟渡过了又能怎样呢。那也只能称作逃避。
客厅里播放着“王楚生”的歌曲。那个带有悲伤色彩的歌手,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没落。
持明想了很多个方法来打发失业这段时间。最后他决定自己应该彻底放下一切去走一场独自漫长的旅游。他看看墙上挂着的那些画,最喜欢的一副是沙漠画。这是一个芬兰的外国人送给他的,那时候他还在上高中。他来海滩边玩,中途中下起了暴雨,持明叫他进家里躲雨,为了表示感谢,就以一幅画作为回报。
我的機器人女友 醜大叔
这个外国人有个中国名字,叫颜勒。他是一个摄影师。他说他很喜欢这个职业,因为他一生都在路上。很少在一个城市逗留很久。除非迫不得已。
他跟持明说过很多关于旅游的事情。例如埃及的金字塔,这个处于非洲象征的地方,他说现在金字塔附近可谓是车水马龙。不像照片上那样只是一些石头和沙漠。
那时候还在忙着高考的持明很向往这些地方。但碍于学习的无奈,慢慢的那颗青春热血已经消停下来,久而久之把那些事淡忘了。一直到如今也没去过。
持明还是经常会收到一些颜勒寄过来的信。他从来不会留地址,因为他一直在路上,所以持明永远不知道颜勒的真实地址。寄过来的只是一些问候卡片和那些地方的风景照。持明和颜勒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他们拿着照相机都喜欢照风景,而不喜欢照人。他收到过很多地方的信件,有北京,台北,伦敦,柏林,罗马,哥伦比亚,沙特··这些地方除了北京外,持明都没有去过,他很想知道颜勒在一个人的旅途上会不会感觉到寂寞与孤独。
不过去旅游之前,要先去钓次鱼,小时候爷爷跟他说过。每次出门的时候去海边钓次鱼,大海就会给你带来好运。
外面的天气很好,中午的阳光扑洒在大海的沙滩上,一股温暖潮湿的感觉献给了每一位沙滩上的人。正是如此,才使不计其数的水分子升华到寂寞的蓝天之中。
手上拿着一根钓竿,耳朵上塞着一对大大的耳机。里面播放着维也纳的钢琴曲。把鱼竿放下,坐在海边的草坪上,倾听着大海的潮声,享受着海风袭来温暖的感觉。
回忆在不知不觉出现,有一种悲伤是莫名其妙的。随着大海的潮声起伏。心情也时喜时悲。看来真的有一种感觉叫“淡然”。
郭敬明曾在《天亮说晚安》中说过“你给我一滴眼泪,我便可以看见你心理全部海洋”当这句话充当心中必然因素的时候,开始和结局会不会因为过程的悲伤而发生一点点改变。
有时候幸福来得就是这么的不可思议,在不知不觉中,在风平浪静的时候到来。这种幸福叫不可思议。鱼竿慢慢的抖动。
持明心里有一种“突然”的高兴。当他拉动鱼竿的时候,说不出的沉重。用尽力气也没能马上拉起来。看来今天收获不错,凭感觉至少是一条很大的鱼。
折腾了一会慢慢浮现在眼前的既然不是鱼,是一个海螺。上面有使人眼花缭乱的螺纹,这些螺纹都孤立交错着。这种孤立和交错代表着古老和沧桑。
这个海螺看起来似曾相识。仰望了一下天空,心里突然一惊,自己小时候在《格林圣经》里见过这个海螺。
或许注定,或许也是上天的一个玩笑。
回到家持明把海螺放在客厅里面。他坚信自己的记忆没错,把那本厚厚的《格林圣经》翻出来,上面已经铺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十几年没动过,被时间覆盖一季又一季,这本曾经童年时代里自己最亲切的朋友,如果不是这次偶遇,它应该会被一直淡忘下去。
在八十二回里,“浮云有客,海上呈惊”格里格里子爵偶遇海螺,海螺开启的时候里面出现一个海螺公主。她是“纯洁”的化身。每一个笑容都会让人舒畅无比。
在后面她为了救格里格里子爵的父亲,格里格里公爵,耗尽自己全部力量,沉回大海,再也没有出现过。
不过这只是《格林圣经》里面的典故,天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把海螺搬回来已经很累了,靠在书柜边不知不觉的睡了下去。
安静的房子里面,不带一丝冰冷的气息,不管天气如何迁变,依旧无法改变这份真挚的纯洁。因为有她,所以整个房子充满了灵气。
索愛記:小妞你別逃
隐约中听到客厅里有声音,刚开始是一惊,然后是一喜。偷偷往客厅看去,一个裹着白布的女子把脑袋偷偷从海螺里露出来,正在东张西望。可能她对现在所在的环境一切物体都好奇。一双充满灵性的眼睛,头发是散乱的,可是一点没有干枯的感觉,脸蛋有点圆,看起来真的很可爱。和《格林圣经》所说的一样。
他微笑的走过去想去拉她,可是没等持明到,女孩已经缩回海螺之中。他知道这个女子是怕生。
持明从新做了个决定,现在他又不能去旅游了。打算着去承接一些素描单,来解决自己的生活费用。
按照书中所说,把一个剥开的火龙果放在桌子上,如果没写错,应该是她最喜欢吃的。可是不管他怎么叫,她都不出来吃。
没办法的持明只能出去,他不知道现在的他,是该喜,还是该悲。低头微微一笑,她相信这个海螺公主是幸运的。有时候值得期待的事情是最有意义的。
2
Life is a journey, not the destination, but the scenery along the should be and the mood at the view.
也许真该如此,过去的已经成为时代的潮流,不真实还去想有什么意义。一阵微风吹来,人生二十多年从来没有感受过这么舒适的清风,微风带着大海的味道,从身边划过,留下的感觉久久不去,天空的蓝图深刻的印在视网膜中。
阳光的紫外线透过臭氧层照射在持明的身上,心里那份激动与慌乱不知该如何安放。心中那点小高兴,已经好多天没有绽放了。自从三个月前女朋友凌闹分手开始,自己每天活在这个灯红酒绿世界的最阴凉处。晚上睡觉的时候时常被惊醒。然后不断的安慰自己“世界就是这么现实,没有什么海誓山盟也没有什么天长地久”出了一身冷汗就走到沐浴室里用冰冷的水冲自己的脑袋。“告诉自己一切都已经过去··”。那些一个个刻骨铭心的日日夜夜,在心中结成一道道深刻的伤疤。哪怕时间快速流失,也无法释怀。
躺在草地上,呼吸着青草的味道,白云依旧从蓝天飘过。曾经的一幕幕在眼睛浮现出来,他们都如白云一样,慢慢的飘过,··童年对自己来说已经是很陈旧的往事,但现在依然历历在目。
带着幽静的步子偷偷回到家中,一切还是平常的安静,唯一的变化就是放在桌上的那个火龙果不见了。推开门走进来,坐在客厅里,看着那个巨大的海螺。突然自己傻笑。
黑夜逐渐把白天吞噬,它不需要任何理由理由,因为这是自然规律。做了一碗意大利面。正吃的时候,海螺里慢慢探出一个女子的脑袋,她静静的看着持明,或许是饿了。
持明剥了一个火龙果放在她旁边,只见她露出天真纯洁的笑容,这种笑容让人感觉很心安理得。
走过去拉住她的手,她一惊,又慢慢平静下来,只是天真的笑“你叫什么名字··”他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她。
可是她不说话,只是微微的笑。天真无邪的笑。瞬间持明知道“她应该不会说话,也听不懂自己所说的语言”,,失落的坐回餐桌边。他心里应该暗骂“老天,妈的个混蛋,本来以为弥补自己的过错会派一个可以说话的对手下来安慰自己,现在看来,这又是上天另外一个玩笑”,,,
海螺公主看到他忧伤而孤独的眼神,再度缩回海螺之中。
持明打开一瓶svop当水一样的喝。最终倒在沙发上,懒洋洋的睡着了。或许他不喜欢这种玩笑,这种纯真而无奈的玩笑。
时间总是永无止境的行走着,它会把一切陌生感消除掉,语言不通,但微笑还是同一样的简单。他已经喜欢身边有一个她,那个一脸纯洁笑容而语言不通的女孩,纯洁和浪漫把她覆盖,就如砖石一样的晶莹剔透。
獨步山河
每天早上醒来都会看到她瞪着眼睛看自己,然后傻傻的笑。持明总是忍不住捏一下她的鼻子,然后看看外面的天气,如果下雨就会留在家里陪她傻笑,如果天气好就会外出写生。每天带着愉快的心情,感受世界每一个角落。
偶尔吃早餐的时候会戏弄她一下,她只吃火龙果,但是看着别的东西嘴唇也会不停的动。持明有时候会夹着菜放在她嘴唇旁边,然后等她把头勾过来的时候,迅速把菜放到自己嘴巴里,就会看到她把嘴巴撅起来,说不出的可爱。
慢慢的持明发现她和自己有共同一个爱好,那就是听夜晚大海的潮声。当星星划过夜空,他就会在无数星星中寻找那个属于自己的星辰。看着它倒影在大海中,然后慢慢的,慢慢的消失掉。旁边那位女孩会不知不觉的趴出半个身体,然后搭在他肩膀上。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深蓝的大海。
往往这个时候持明会温柔的抚摸她的头发,说不出的甜蜜。
当幸福划过带有月亮的夜晚,光线温柔的照射在平行线上,我们手拉着手,幻想着未来的美好时光。笑容越笑越甜蜜,多年后不知道你对我的记忆还剩下多少。
在持明沉思的时候,一张樱桃小嘴突然吻了上来,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手不停的抓地面上的小草。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芬香传遍全身,使他无法抗拒。
某漫威的假面騎士
可是她并不懂什么叫爱情,只知道这种感觉很好,持明看着她那雪亮的眼睛情不自禁的回吻过去,两个人沉醉在这浪漫之中。一味的单纯,说不出的可爱。
他二十岁,可是他不知道她多少岁,只知道她孤独了很久很久。不过时光会带走一切,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都会慢慢的慢慢的成为历史,现在一切看起来很好,很幸福。
“我们会不会一直这样”略带模糊的音调从她口中慢慢的说出来!持明不敢相信的看着她,第一次听到她说话。心中出现一种温暖。仿佛一阵微风微吹过,暖意贯穿全身每一个细胞。
握住她的手“我会坚守到你沉默的下一秒,”
3
海边的夜黑不黑,有没有极夜点黑,有没有山西的煤矿黑。假如没有这个女孩,或许持明的心会比海边的夜更黑。
黄昏的地铁穿梭过轨道,只留下一道道惨白的灯光。海水呼啸而来,狠狠得撞击码头的渔船。持明带着海螺公主走到地铁站台。
“你知道嘛,我喜欢这个地方,从小我就喜欢,因为我不知道轨道的尽头是什么,也许是天堂,也许是地狱,也许什么也不是。当地铁与我擦肩而过的时候,我总是在想,假如人类晚一秒进化,世界会不会因此而发生一点点改变,或许就不会出现这种行走轨道的物体。”话语之间夹杂着一点点沧桑。
女孩静静的看着他,不说一句话,仿佛生来她就是一个很美丽的聆听着。这种场景似乎在“村上村树”的《挪威森林》里出现过。飞机场的一幕,一直都在脑海来回晃动,久久不去。“嗨,喝杯咖啡吧”··
女主角不说话··
男主角继续说道“来杯星巴克怎么样”
女主角微微点头,永远这么安静,就是这点让作者永远无法忘记,有一种安静让人看了便会难以释怀。
女孩伸出手擦了一下持明那略带湿润的眼角。“你,哭,了”。
“没有,呵呵,风沙有点大”不知道为什么,不管心里多么难受,只要看到女孩的面容就会消失。
这时拥挤的地铁站台出现一起事故,紧急的刹车声后面就是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哭声。一个小孩失足掉落到铁轨里面,被地铁无情的压过,血喷射到候车台上,就像一片片撕碎的玫瑰花瓣。吵杂的人群中窃窃私语。一位中年妇女跪在那里大哭几声就晕倒过去。
持明身边路过两名年轻女子,她们身穿超短裙加一件简单的粉红t恤。没有素颜,应该是上了一天班才显得一脸憔悴。
一个女孩说“或许这个孩子,命该如此,不然他怎么会无缘无故自己走下去”
另外一个答道“恩,有些事是一生下来就注定的,就像海明威··”
世界就是那么现实,也许是那个小孩的灵魂厌倦了这种生活,就像那一刻他想开了,他也会在以后的下一秒寻找另外一种死法,或许会更加惨烈。
持明环抱住女孩的头,他不想她看到那些血液,让这种场景渲染她单纯的灵魂。
三个月一直一直这样走过来,每天画画,看大海,看地铁。
4
夜晚整个房子里充满了笑容的气息,持明拿着喷水枪跟女孩玩水战。突然有人敲门,整个房间瞬间进入死寂静般的状态。“请问是谁··”
“是我”
是凌···
持明赶紧用一块白布盖住女孩,,打开门,凌一进来,一下子就抱住他“我被人甩了··”
持明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说什么。
白布掀起一角,女孩看到这幕,她微微的笑了。当群星把白布坏绕,片刻间海螺消失不见了。
凌轻轻的吻上来“还记得我的唇嘛,第一次的时候”
持明把她推到墙上疯狂的回吻她。闪电从脑海经过“我会永远祝福你”,持明一把把凌推开,向房间走去,只看到一块白色的布掉落在地板上。而她如果不是因为那些记忆的存在根本和没有出现一样。
走回客厅里“凌,,我一直 在等你,,,你知道嘛,,直到遇见她··使我对生活从新有了信仰,我不知道那叫不叫爱情”,,
凌看着他,懵懵懂懂“难道现在你已经不爱我了嘛”
两个人对视了很久,一直到睡去,,,第二天凌醒来的时候,看到桌上丰富的早餐,使她说不出的幸福,她现在真的很坚定这份幸福。
旁边是一张纸条
“假如可以重来,我希望她重来没有出现过,好像一个梦,可它却又太真实,我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有时候一个梦值得坚守一辈子,哪怕下一秒会后悔,我一直说去旅游,可是一直没有实现过,有时候应该说计划赶不上变化,有时候却是来得太突然,帮我看守好房子,我想我还会有回来住的一天,我向往埃及,那里车水马龙,狮身人面像,我向往法国,那里有我最喜欢的葡萄酒和埃菲尔铁塔,我更向往忘川,那里飞鸟无可渡,浮云无法惊,我期待下一秒给我带来的未知数····我更期待我见过那个单纯的女来会再次出现”。
凌不知道自己是该喜还是该悲,只知道一切都不可能挽回了··
当雨水掉落进大海的那一刻,带走了现在,留下了记忆,记忆是证明你存在的唯一证据,曾经年少我们一直在遥望爱情,如今青春我们一直在回想童年,生活总是这样,当我们已经拥有的时候,但幸福触手可及的时候,有谁去好好珍惜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