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我一個擁抱
小說推薦欠我一個擁抱
急救室的门在关闭了两个小时后终于开了,寄落落像小鸟一样快步走到医生面前着急的问道:“医生,医生,他怎么样了,要不要紧?”魏飞与小伊也走到前去,关切的眼神已经代表一切了。摇了摇头,医生沉声说道:“你们谁是他的家人?”众人都不说话,寄落落紧接着回答道:“我是他 是他很重要的朋友,求您快点告诉我吧,求您了。”医生见寄落落已经哭的不成模样了,也很理解家属的心情,叹了一口气,回答道:“好吧,你们准备一下吧,他时间不多了,一个小时吧。”“什么,你,你再说一遍,有没有搞错,一个小时,我睡觉还不够用呢,医生,您说清楚点行么,到底是什么病?”魏飞听到一个小时后也开始着急了,快要急哭的一张脸没有了往日的阳光,尽是愁苦表情。“实话告诉你们吧,他是胃癌,胃癌晚期,他能撑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否则早在一个月前就,他就。唉,我说你们谁是他母亲,对他的饮食就一点都没关心过麽,太不像话了,他这是长期饮食不良,无规律,经常不吃饭才酿成今天的悲剧,你们,你们有什么事就抓紧吧!”医生的话就像是晴空下的一阵响雷,寄落落突然一下子没了魂,坐到在地上,眼泪再一次的流了下来,还有魏飞、小伊都受不住眼前的打击,痛哭失声。
寄落落轻轻的走进陈井轩的病房,目光呆滞的看着床上躺着的陈井轩,忽然发现相比五个月前认识的陈井轩,他好像真的瘦了很多,瘦的让人可怜的想哭。寄落落发现以前的自己是多么的自私,多么的令人讨厌,明明喜欢着陈井轩,却装作不知道,明明很关心陈井轩,却装作平常朋友,即使真的是朋友也没有这样的,连句关心的话都没有说过,寄落落很恨自己。
穿越之超級軍閥
被時光掩埋的愛情
走到病床前,寄落落牵起陈井轩的手放在脸上,有温度的眼泪不断的滋润着陈井轩微微有些冰凉的手臂。像是有人呼唤自己,陈井轩微微的张开了眼睛,突然发现有人正握着自己的手,很努力的睁开眼睛,原来是自己一直放心不下的寄落落,陈井轩强忍着疼痛,挤出一丝不自然的微笑,呐呐说道:“落落,我是不是很差劲,多么简单的一个动作竟然没有完成,一定拿不到奖了,你不会恨我吧。”陈井轩突然醒来对着自己说话,寄落落如梦初醒,扭头看了一眼陈井轩消瘦的脸蛋,哭笑着说道:“都什么时候还开玩笑,我不要拿奖,我只要你没事,你没事就好!”这时寄妈妈闻讯也赶了过来,后面跟着管家。管家流着泪,很伤心地说道:“少爷,老爷他,他正在飞机上了,你 要撑住,我对不住你啊!”陈井轩罢了罢手说道:“老管家,是井轩对不住你,又给您带来麻烦了。”管家看不下去,一个人跑出去了。
鬥破之魂族帝師
我被冰凍了100年
寄妈妈别提有多么伤心了,看着病床上的陈井轩,就怎么也想不到是那个经常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健壮小伙。擦了一下眼泪,寄妈妈安慰道:“小陈,是阿姨平时没有多照顾你,才弄得这样的,阿姨对不住你。”陈井轩又是挤出一丝微笑,回答道:“寄妈妈,您说的严重了,我感激您还来不及呢,不是您,就没有落落,谢谢你,只是我没有履行承诺,照顾不了落落了,您会原谅我吗?”寄落落听着陈井轩的心声,一直流着泪,早已经泣不成声了。“小陈,相信阿姨,你会好起来的,你爸爸也快回来了,你要撑住,会好起来的,我还要看着你和落落组成一个家呢,相信阿姨!”寄妈妈嘴上说一万遍,心里也是碎成了玻璃片,心都在滴血,忍不住这种场面,也出去了。
臨界·爵跡1
越界
魏飞与小伊走到陈井轩面前,什么都没有说,眼泪已经代表一切了。陈井轩淡淡地说道:“你是飞爷,飞爷是最阳光的人了,不要哭,要不然就没女孩子喜欢了,有你这个朋友,我没白活。”转头看着小伊,陈井轩有些愧疚地说道:“一直以来都对不住你,对不起了,其实我早就知道我的情况了,才没有那么做的,希望你不要怪我,你是个好女孩,会有幸福等着你的。”说完话后,陈井轩突然听到窗外好像下起了秋雨,丝丝秋风不断的吹打着黄叶,陈井轩笑了笑,握着寄落落的手说道:“落落,深秋真的来了,我喜欢你的事情我做到了,你好像还没有给我答案。”寄落落不停的点头,说道:“我答应你,我喜欢你,我喜欢陈井轩,在五个月前的那场运动会上就已经喜欢上你了,你陪我的点滴,你为我做的点滴我都印在脑海里,永远不会忘。”陈井轩在这一刻突然留下了眼泪,应该是幸福的眼泪才对,寄落落笑了笑,不断的擦着眼泪,站起身在陈井轩的额头深深的吻了下去,陈井轩从未满足过的眼神透露着幸福的色彩,虽然暗淡了很多,但他真实的感受到了来自寄落落的幸福,又是一片黄叶落下,陈井轩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悍妻辣手摧夫 大尾貓
情難就,愛難纏 野心魚
半个小时后,陈父从机场跑到病房后发现儿子已经走了,痛哭失声,后悔不已。寄落落在陈井轩闭上眼睛的一刻后就昏倒在了陈井轩怀慢慢冰凉的怀抱里。
王爺絕寵廢柴妃
黑夜里,秋雨不断,秋风冷飕,夹杂着枯萎黄叶的飘落,今年的秋来的有些早,早的让人心冷不休,早的让人来不及防备。在第一医院最后一间病房熄灯后,整座城市恢复了死寂般的宁静,这种静让人窒息,让人不安。一对与时间赛跑的恋人随着深秋的来临终于销声匿迹,再也没有出现过,真的没有出现过,或许只是这辈子而已!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