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日子
小說推薦傻日子
第一星期就这么不快不慢的过了。
赵梦洁来到医院,坐在病床上看着腿上白色的石膏,居然还觉得有那么点舍不得,毕竟这东西都陪了自己一个月了。但也极其讨厌这个石膏,因为它自己都没能去看一看那八块腹肌、超模身材、八十年代传统师哥长相的军训教官。
医生拆下石膏,赵梦洁以为已经好了立即下地走路,突然来临的疼痛就像被电击一般快速遍布全身,比骨折当时都还要痛。赵梦洁张大嘴巴发泄的大叫,结果被一丁点都不心疼自己的母亲毫不留情的给捂住嘴巴,赵妈妈小声地在赵梦洁耳边说说:“医院得安静。”赵梦洁疼痛但没有宣泄的渠道逼不得已只好咬自己母亲的手,赵梦洁发誓自己没有报复,一定没有报复,一定没有。
“赵梦洁你疯了啊?”赵妈妈把自己快疼疯的女儿扔到一边,心疼地抚摸自己的手,这还是亲妈吗?
重生之風流官場
“妈,我的确快疼疯了。”看着还没有自己成熟的母亲赵梦洁更加崩溃了。
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赵妈妈突然把赵梦洁眼睛给蒙住,神秘的说:“梦梦,妈妈送你一件超级刺激的坐骑,期不期待?”
“妈,你游戏打多了吧你。但我的确得换一个坐骑,轮椅真的不方便,我要一个能飞的,飞过大山河流。”
“快看,会惊喜的。”赵妈妈把覆在赵梦洁眼睛上自己的手放开。
赵梦洁满怀希望地睁开眼就看到自己父亲像骑士供奉圣物一样举着拐棍心都碎了,夸张而做作地说:“哇!棒棒的!超级刺激的哦!”
斷神
萌寶令,爹地我要了 年小西
“假。”赵爸爸吐槽到。
“那你还想我真的夸呀?还有您别被我妈带坏了,你这个样子哪儿还像您了。”
赵爸爸听到这句话直接站起来把拐棍扔到赵梦洁身边,要不是自己妻子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自己死活也不会对自己女儿半跪。
赵梦洁拿起拐棍端详了好久,嫌弃地说:“我能退了吗?不是说七天无理由退货吗?”
“那是淘宝,这是你爸,必须用,还有我已经把轮椅给还了。”
赵梦洁无奈试了试拐棍,走路那真是太痛了,眼泪无声的留下,冷风飕飕的吹,周围恍惚间感觉飘着几片树叶,真是凄惨啊!“你能不能快点。”赵梦洁父母俩个人走在前面管都没管后面快疼哭了的自己女儿,而且居然还在催,有没有点良心啊?
休假两天,赵梦洁就在家躺了两天,没必要打死都不走路。
星期一上学赵梦洁父母把赵梦洁送到校门后,笑盈盈地挥挥手,前面赵梦洁用比乌龟还缓慢的速度移动着,赵梦洁父母实在看不过去直接把她抬到教室,至于后来在学校里的五天就不关他们的事了。
赵梦洁把腿放在桌子上,无言的宣布自己的双腿解放了。
“你腿好了啊?那我是不是就不用抱你了?”沈俊杰还是够义气第一个发现赵梦洁的改变。
“我现在还有一小段时间不能上下楼梯,而且还需要有人陪我康复训练,会更累,你还愿意帮我吗?”赵梦洁没有第一次那么端庄而是吐了吐舌头对沈俊杰一笑,像偷糖吃被发现而撒娇的小孩。
“行。”沈俊杰深知自己怎么可能会拒绝赵梦洁啊。
答应好的事情就立马行动,他俩个一下课就到操场开始训练,因为要靠赵梦洁一个人走路所以沈俊杰不能扶她,但沈俊杰手还是放在离赵梦洁一拳头距离的地方,这距离刚好不近不远,在需要帮助时可以刚好扶住,在不需要的时候就不触碰。
走累了就席地而坐,赵梦洁看着旁边的沈俊杰看到篮球都移不开眼了,也想想自己也够耽误他的了,说:“你真的喜欢就去吧,我可是混过的,这事这么简单我一个人能行。”
“我放心不下你。”
“我有什么值得你放心不下的?”
全部的你都是我放心不下的。“你再受伤了我就得抱你一学期,我不累啊?”口不对心,沈俊杰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熟练了。
“谢谢你了。”
美女的極品保鏢 九十五
这样的训练已经有了两周,中间都有人传他俩绯闻了,赵梦洁对这些可不想关心,谣言注定永远都是谣言成不了真,倒是沈俊杰居然因为这个和那人打了起来,但还好没有远离赵梦洁。
“你看,太阳不要我们了。”
沈俊杰摸了摸赵梦洁的头,轻声笑到说:“有的地方才刚刚升起。想那么多干什么?我看你不是多愁善感就是装文艺。”
超級殺手 周大少
“滚蛋。”
十月了,秋天了,落叶飘到书桌上,第一月的月考开始了。
407宿舍除了谢欣妍其余七个人加上沈俊杰、孔红亮大晚上在同学走后围在教室里讨论考试战术。
“我们现在九个人刚好分开在三个考场,郑韵寒、我、赵梦洁一个考场,赵杉、何沛玲、孔红亮一个考场,冯雅姿、虞杏、沈俊杰一个考场。挺乱但挺平均的,呵呵。”卫静雅拿着本子读了出来。
神雷霸體訣 飛鼠
“要不我们和别人换一个考场,挡住考号就不会被发现了。”卫静雅提出了一个极其不靠谱的作案方法。
赵梦洁提出反对:“虽然不容易发现,可一旦被发现那就是真的完了,我可不想记大过,不光害别人,而且你确定会有人同意与我们换吗?”
“我们用短信呗,删了就找不到证据。”冯雅姿提出方案。
赵梦洁驳回:“手机太招摇了,不行。”
“直接在桌子上插把刀,看他还敢不敢说我们作弊。”虞杏提出方法真符合她这个人,够霸气。
開疆辟域
赵梦洁驳回:“大哥,我可不想上社会新闻。”
“用代码,他看不懂当不了证据。”何沛玲提出方法。
赵梦洁驳回:“我能研究记住密码,我为什么不复习。”
几人对着赵梦洁异口同声道:“那你说说怎么办。”
赵梦洁撅嘴耸肩摊手,意思是,她也不知道。
赵杉忍不了这群傻子,无奈地说:“就最传统的字条,被发现就吃。对了,明天每人买一块巧克力,传字条就说低血糖。”说完赵杉转身就走,不留下一片云彩。
武動天河
其他人想了想,按他们这么多年的作弊经验来说的确传统的成功率最高,几个人憋破了脑袋想办法结果最后定下的还是老方法。
點星聖手
一群人朝自己的寝室走去,赵梦洁已经可以不用沈俊杰来抱了,虽然慢了点但凡事都要有个过程。
考试前好多人都会想一些作弊办法,但真正在考场上因为胆小一般都不敢怎么作弊,大不了就对一对答案,不信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