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色
小說推薦逆色
若然等人退了鞋子,南笙揉着腿从冰场里走出来,“我跟你们讲我下次要是再来我就姓吕……”夏瑜甩了甩发尾,“其实两个并没有什么差别。”
霸寵狂妃
若然和林晓都笑了笑,林晓随即挽上了杲东扬的手。
豪門重生:惡魔千金歸來
外面的冷气显然没有溜冰场里的足,这天的人其实也并没有很多,他们搭上透明的观光梯,若然靠着玻璃向下望。
“等等啊,我看看那地方在哪儿。”南笙打开手机屏幕,在百度上飞快地搜索。夏瑜捅了捅若然的手肘,问道:“然然,你玩过吗?”若然摇了摇头,上一次出门逛街,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
“没关系啊挺好玩的。”南笙似乎找到了地址,把手机重新插回了口袋里。
电梯“嘀”的一声打开了,层数停在了负一,沸腾的人声重新涌进厚重梯门的缝隙间。若然揉揉太阳穴,随着杲东扬一起出去。
名媛出租:首席,超時加價… 會跳舞的妖精
南笙带着他们在地下七拐八拐,半天了还是没找到地方。
“还没到嘛……”林晓瘪瘪嘴,本来她也对枪战没什么兴趣。“到了到了。”南笙闪进一个隐蔽的安全出口里。夏瑜之前和南笙来过,没有迟疑的也跟进去了。
杲东扬顿了一下,回头看了眼若然,若然没和他对视,向安全标志眨了眨眼,也进去了。
無敵仙廚
林晓盯着若然消失在门后模糊的背影,“阿扬,走吧。”
走进了安全出口,他们摸着黑往下走了两层,这时南笙不知掀开了哪里的门帘,漏出打偏橘黄色的暗光。
里面的前台小姐闻声抬头,瞧瞧他们的年龄后递给他们一张表,随意地指了几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耐,“半场一人五十,全场一人八十。”
聽月樓
絕代聖手 隱居秦樓
若然正研究着旁边的桌上足球台,有只小人缺了条腿。身上的漆已经掉了半边,看起来颇有些磕碜。
“玩过吗?我们半场吧。”南笙眼神撇向杲东扬。杲东扬迟疑着,俯身问了下林晓,最后还是点点头。
柜台那位画着浓烈眼妆的姐姐带他们上了二楼,木板不断随着他们的脚步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若然试图放轻脚步以不至于让自己掉下去。
“你们的储物柜。”二楼摆放着许多箱子,形状看上去是海贼们喜欢的啤酒桶——若然望着姐姐用一串钥匙打开,如是想,里面并不会蹦出一只路飞呢。
至尊升靈
姐姐把钥匙给了南笙。
杲东扬帮林晓取下书包,第一个将东西扔进桶里,若然斜眼过去时,夏瑜已经帮若然把包塞进去了。
姐姐从旁边的墙上取下几套衣服,又给了他们几把枪。规则大概是打击到敌方衣服上的几个点(左胸右胸左腰右腰上都有标识)时,敌方阵亡,复活时间是十秒,在十秒内任何击打无效。游戏时间为十五分钟。赢家为积分最多,即击杀人数最多的人。
南笙轻车熟路的套上装备,顺便也帮夏瑜整理好。
“喂喂你倒是帮人家弄啊。”夏瑜撇撇嘴。
南笙迟疑着,小心的替若然扣好带子,正想说什么,杲东扬闷闷地问了句,“于是,谁和谁一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