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黎明
小說推薦絕望黎明
随着我将话说完,陈宇泽的双眼,已然浮现出了些许猩红色的凶狠光芒。
在昏暗中也格外明显。
危情契約:惡魔的毒寵妻
我心知,他这是被我点破了心中所想,恼羞成怒。
而我既然主动来到他身旁,自然是有十足的把握,将其制服。
虽然剑界的隔绝,让我失去了对灵气的掌控。
对对于魔力的掌控,我一点儿都不比陈宇泽差。
况且,我若不能用气力,陈宇泽也定不能。
我有信心与陈宇泽一战。
“李晓!你在找死!”
陈宇泽此时再不退让,他双手莫名的沾染上了一丝黑红相间的色泽。
我见此情形也是一惊。
本以为陈宇泽被困剑中早便没有余力动手,可没想到他竟然还留有一搏之力。
重生之尋寶鼠
陈宇泽双手上的光芒,与这剑界当中的血红纹路有几分相像。
我不敢大意,当即转身避过。
男男授受不親 丁冬
負春風 蘇靜初
与此同时,用形意拳的侧掌,劈向他腰眼处。
他是残魂之躯,不比我这般凝实。
喪屍帝君 君罪
倘若我俩招式互拼,以我对形意拳的造诣,就算是以招换招,我也有绝对的把握能将其耗死。
然而我所清楚的事情,陈宇泽自然也很明了。
他双眸当中的猩红色光泽不减,此时忽的整个人化作了一缕黑红相间的薄雾。
“哼!李晓,没想到吧?我本就没有实体,无法动用术法的你根本难以伤我分毫!”
我冷笑一声,紧盯这面前不断翻涌的红雾。
“少唬我了,别以为我不清楚,你这残魂状态其实对你自身有所损害。”
“这也是你为什么,一开始不直接用这种形态与我对话的原因。”
“剑界不比外界,看看你的周围吧陈宇泽!”
“你会说谎,可这剑界当中的血纹却不会!”
“你当前的状态在他们看来,可是美味可口的灵魂能量!”
我说出这话自然不是无的放矢。
此时,剑界当中的猩红血纹,自陈宇泽显现出这灵魂薄雾后,就放入进入了热油当中的水滴一般沸腾不息。
陈宇泽的声音骤然消失,他似是沉默了好一会,才厉声喝道。
“李晓,与我为敌你讨不到什么好处!”
“即便你能杀了我,让我神魂俱灭!”
“你也找不到能逃离这剑界的线索!不如我们心平气和的聊一聊可好?”
若是刚入剑界的我,听到陈宇泽如此提议,说不定还会信。
可如今的我,却是在刚刚清楚的听到,他口中喃喃自语出的恶毒计划。
“呸!你以为我会信你?”
剑界当中的血纹穿梭不止,有如一条条锋利的短刀。
每每陈宇泽化身出的血雾被那血纹击中,他都会发出一声痛入骨髓般的凄惨喊叫声。
我冷眼旁观这一场面,陈宇泽沦落至此完全是咎由自取。
他若是没有害我之心,兴许我还不会对他下手。
此时,陈宇泽似乎也是意识到了,不论与我说什么我都不会理会。
那血雾立时剧烈波动了一下,接着他的脸庞,竟从血雾当中凝结而出。
我见他面容狰狞异常,心知对方是要殊死一搏。
穿越之盜妃風華 瘋貓兒
当下,提转全部心神。
准备迎接陈宇泽的下一击。
“李晓!事已至此,咱们就一起死吧!”
凄厉!惊惧!愤怒!
三种情绪,一同随着陈宇泽的话语喷吐而出。
我凝神望去,却见陈宇泽化身的血雾,陡然姿态一变。
下一秒,竟是整团变作了一柄,看上去与天煞魔剑有几分相似的虚幻短剑,向我袭来。
这攻击虽无半分响动传出,本能的感觉陈宇泽这一道玉石俱焚般的招数,威力莫测。
“竟然临死也要拉上我!哼,你自己去死罢!”
我仓促之下向后飞退了数步。
可那血色短剑一时间竟如影随形。
摸骨匠
眼见着剑光愈发接近,即便我口中话语依旧硬气异常,可心中也不免有些惊慌。
然而就在此时,我却敏锐的发觉,血色短剑上的光芒忽的一暗。
仔细看去,却是两道凑巧飞至的血纹,在经过之时摄去了那短剑上的几丝血芒。
我心中立刻恍然明白。
归根结底,是陈宇泽临死反扑凝结而成的招式。
剑界当中的血纹,乃是生命元气与灵魂能量的天敌!
心念至此,我立刻运转身法在剑界当中不断游曳。
血色短剑固然威力无匹,可失去了陈宇泽的控制,也让它只能如同死物一般对我穷追不舍。
如此一来,仅是在剑界当中绕行了数分钟,我便见血红短剑上的光华,已散去近半。
“陈宇泽,你安息吧!”
就在此时,我忽的转过身体伸出两指轻轻一夹。
下一秒,陈宇泽舍去毕生灵魂力量凝结出的血色短剑,已被我夹在了双指之间。
血色光华星芒般爆碎当场。
与此同时,我只感觉一股沛然的灵魂之力,猛然涌入我的身体当中。
这灵魂之力没有半分杂质,想必是还未被剑界彻底消化的陈宇泽部分力量。
如今短剑被我所破,气力自然而然的成了无主之物。
我也发现,手背上那处失去了生命元力的苍白,已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润起来。
我心中不由得松了口气。
“剑界空间,说到底也不过是魔气凝集而成的场所。”
“如今我容纳了陈宇泽的灵魂力量,想必应该能借此突破出去了吧……”
希望如此。
我心中暗道一句。
其实,刚刚我说陈宇泽乃是这剑界为宿主准备的钥匙一事,我并没有绝对的把握。
可到了此时,我也实在没了别的办法。
收敛心神,让自己的灵魂力量沟通这天煞魔剑。
下一秒,我便觉周遭环境骤然一变。
随着一道道几乎可以刺伤我皮肤的血纹穿梭不止。
我似乎穿过了一道肉眼难以察觉的壁障。
“呼……”
久违的新鲜空气,瞬时涌入我腹腔当中。
还没等我松口气,眼前所见的景象,便让我大惊失色。
我面前的一切,似乎都失去了色泽。
又好像……并非是我眼中的景象,失去色泽。
而是我的身体,发生了某种改变。
浓烈的魔气,已然从我身上显现而出。
我试图催动力量,可不论是手上的戒指,还是五行之体竟都没有任何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