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韻乾坤
小說推薦靈韻乾坤
话音落,厚厚的乌云之上传来了滚滚响雷,闪电直打到山头上去了,不一会儿,一条巨龙盘旋在空中,随之出现的还有水麒麟和火凤凰,这也是难得的一次相聚。
魔王戕攥着拳的手突然摊开,几只小兽跳跃在掌心中,一口魔气将几只小兽吹至地面,小兽迅速长大,足以与雷龙,水麒麟和火凤凰一比高低。
魔王魇大张着嘴巴,口中突出滚滚黑雾,一落地便从中出现了数不清的魔兵,个个似不死之身,哪怕砍得还剩下一个脑袋,也会从地上跳起来咬人,一会儿的工夫就是满地残骸在蹦来跳去,难分难解。
“果然不是人!”褚轩惊叹了一句。
穿越之血戰中華 蟲蟲的爹
几只魔兽将雷龙,火凤凰,水麒麟牢牢牵绊住,无暇分身,魔兵只有靠祁元真,柳逸阳和林若雲三人来对付,但这些分体以后仍继续战斗的怪物,实在难缠。
林若雲从腰间取出三张引爆符,咻咻咻,贴在三具残骸上,只听砰砰砰,三声爆响,魔兵被炸得粉碎,好在这一次没有再站起来,可这样一来是否消耗太大了,哪有这么多引爆符啊!林若雲只好先顾眼前,将引爆符一张张丢出去,只可惜作用不大。
“元真,擒贼先擒王!”
祁元真立刻领会,一跃便到了魔王戕、魔王魇的跟前,“喂,你们两个活动的范围就这么一点吗?我很想知道,你们要是离开这块云会发生什么事情?”
“嚣张!活着办不到,死了就了不起了!”魔王戕怒道。
祁元真仰头大笑,“你还别说,死了有死了的优势,不信你可以试试看啊。”
魔王魇趁着他们说话没有防备,一掌打了过去,祁元真轻松一闪就躲开了,“哈哈哈,怎么样,速度上快了不少吧,这是优势之一。”
说着,祁元真一剑扫了过去,魔王魇以掌中魔气将剑抵住,二人一时成了僵局。
魔王戕嘴角一勾,“成全你!”
嘣!
祁元真的身形从半空坠下,但还未坠地就被雷龙一个反转稳稳的接住了,只不过,他还是受了伤。可他是已经死了的人,怎么会被伤到呢?更不会真的再死一次了。
林若雲抛向空中一颗红色药丸,正被祁元真接住,一口吞下。
当年,林若雲已知祁元真寿数不长,但因龙吟剑的特殊之处,必要时恐怕不能缺少,所以她经过数年研究才配出了一付特别的还魂丹药。说是还魂,其实准确的说应该是在祁元真觉得自己快不行的时候服下丹药,三天后便会心跳停止,没了呼吸,这便是身死。而魂魄却被丹药锁住,乾元殿那幅画像便是祁元真服药前交与楹萱的,楹萱在临终前又交与李可。
这幅画像就是祁元真魂魄所依附之所。
当年,林若雲千叮万嘱,在祁元真死后,不可埋,不可烧,只可存于万空洞,千年寒冰潭潭底。
今时今日,林若雲用法阵强行将封锁在画像中的魂魄,与汗冰潭潭底的肉身重新合一,但时辰仅能维持三天。
其实,三天足够了。柳逸阳和林若雲根本不打算与二魔王纠缠那么久,因为二魔王的消耗远不及他们那样快,只有速战速决对他们才是有利的。
所以一开始,柳逸阳和林若雲就想尽快找出二魔王的弱点,一击即中。而反之,二魔王却是采取了消耗战术,不急不躁的慢慢磨。
祁元真服下丹药,伤势立刻痊愈了,扬剑便又冲了上去,雷龙同时发动攻击,二魔王没想到祁元真竟毫发未伤,现在又有雷龙协助攻击,令二人一时难以招架。
但祁元真毕竟不是天地灵气,而他体内的灵气也在死后就消失全无了,所以根本无法真的对二魔王造成致命伤害。林若雲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祁元真只能拖延,却无法解决眼前的困境,看来需要搏一搏了!
林若雲将地之灵气输入剑中,在深浅一划,魔兵砰然倒地,接着便化成灰烬了,果然有效!
不一会儿,魔兵的数量明显减少,柳逸阳也发现了变化,向妻子看去,发现她正在大量的消耗着地之灵气,虽说这样很有效果,但灵气耗损过快并非上策。
“雲儿……”
林若雲并未停下,“元真撑不了多一会儿,我能感觉到,这地下有着不寻常的异动,不管魔灵是否能逃出封印,都得速战速决!”
柳逸阳眉头皱得紧,林若雲的感知从未有差,他突然想起后面还有不少人不肯离开,急忙向众人喊话道:“大家快走!”
突如其来的命令,众人都莫名的揪了一下心。清风明月也急切的劝说,“快走吧,不要再耽误了,若是情况突变,我们也不敢保证能将大家平安送出去。”
就在众人犹豫之时,脚下的地面突然轰隆隆巨响……
魔冢内传来魔灵低沉的嘶吼……
林若雲一僵魔兵收拾得所剩无几,她抬头看了一眼仍在支撑的祁元真,眼中露出歉意,但转瞬间,她的神情又无比坚定起来。
“元真,撤回来!”
祁元真虽然不知道为何她要这么说,但还是立刻回到了地面,下一刻,二魔王头顶上的漩涡突然走了型,好像被什么吸走了。魔王戕顿时惊慌失措,魔王魇则注视着魔冢,低低的说了句,“要牺牲我们了吗?”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 張揚的五月
话音刚落,二魔王连同空中的乌云全部被吸纳进魔冢,地动更加厉害了。
飞沙走石,地面已出现数条裂痕,还在不断的扩大中……
柳逸阳脚下一错,一条一人多宽的裂痕,他在躲避之时被滚落的大石击中了胸口,一口鲜血喷出,倒在了数丈之外。
“快走,快走!”
众人慌了神,清风明月只得运用事先准备的灵气传送阵,将这的所有人传送到了几十里以外的地方,但仍不敢说安全,立刻带着众人向灵台山庄方向撤去。
“没办法了,如果让他破了封印,我们的努力劝白费了!”林若雲秀目微怒,“到此为止吧!”
“祁兄,委屈你了。”柳逸阳不忍的看着祁元真。
祁元真一笑,“跟我说这个我会翻脸的。准备好了就开始吧,我一个死都死过了的人,还有什么好在乎的,走到今日这一步,就算无**回,我也畅快!”
三人相视一笑,心领神会。
龙吟,麟啸,凤鸣,三柄剑悬浮于空,绽放出各色光芒。林若雲取出金质大盘,向魔冢一抛,在空中,幽灵石光芒大作,幽绿中透出深邃的黑暗,将整个魔冢笼罩在其中。
三剑突然冲向金质大盘,当当当,竟将大盘穿透了!
祁元真身形忽然变得模糊起来,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笑道:“我要走了,希望你们能创造出奇迹!”话落,整个人便消失了……
柳逸阳、林若雲长长的呼了口气……
重生時空的愛戀 韓妍冰
“天地之灵,以我为介;贯穿宇宙,生生不息;统御三界,莫敢不从。”
大盘金光刺目,将一方天空映得闪亮,魔冢突然向地下沉去,与此同时,地面的裂痕高低沉浮,形成了一个又一个山峦,树木,花草,灌丛,陡然而生,树有参天高,草灌密集,荆棘攀岩……
惡鬼保鏢 懶人
再也看不出一点原本的样子,这一方曾被魔冢侵蚀的土地,转眼间便化作高山丛林。
天地间,终归平静悠然。
三年后,骷谷。
清风正在打扫这庭院,突然惊声大叫起来,原是那护塔石上早年留下的元神印记,如今竟有两个重新亮了起来,大家注视了许久,默默流下了眼泪,神情都有些激动。
在山林深处,阳光不是很充足,这里的树木太高,树冠太大。
草丛里窝着一只后腿受了伤的野兔,林若雲帮它包扎好伤口,将它放回到地上,野兔慢慢尝试着站起来,仍有些一瘸一瘸的,但很快它就发现自己并无大碍,舔了舔腿毛,便钻进了草丛里。柳逸阳在一旁笑言,“大材小用了。”
財閥千金掉入妖孽窩
“哪有,万物生灵皆平等。”林若雲甜甜的一笑。
柳逸阳作揖道:“受教。”
都市小神醫 酒中仙人
【山河永寂】
岁月长河缓流淌
江山不改真本色
人心几转似悠扬
远看山水近如画
画中哪有四季花
日月更替日复日 雨雪轮回又一载
镜中容颜凋零快 水中山河永不衰
人间几番千劫难 浮沉九霄与云外
美味農家女 紅茶姑娘
莫说天地最无情 该道人心变化怪
于丙申年二月十七 夜(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