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竟然是一只猫。
范德尔摸了摸长耳朵,神情微变。
“比格沃斯先生”这个名字似乎哪里听过。
比格沃斯先生是一只身材小巧的灰猫,一尘不染的白衬衫,打着黑色领结,举止优雅,风度翩翩。
身为一位不成功的入侵者,范德尔尽量客气的说道:
“我们无意冒犯你们,为我的鲁莽闯入而道歉。”
比格沃斯先生小小叹息一声:
“侵略与征服是宇宙永恒不变的真理,我知道你们是为了什么,若你们不是暗夜精灵,早被我扔到深渊中。”
范德尔露出了警惕之色,恶魔猎手以幽灵视觉视物,能看清对方体内的能量流动。
但这只猫却完全看不透,好似面对浩瀚的宇宙。
“如果我们的到来引起了你们不快,我们愿意马上离开。”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范德尔服软了。
比格沃斯先生沉默了半晌:
“东面有一块大陆,流淌着邪能与烈焰,与影月谷的环境很相似,如果你们喜欢,可以定居在那边。”
他竟然知道影月谷,范德尔对这只猫越发警惕。
“我代表伊利丹大人,感谢您的慷慨赠予。”范德尔躬身行礼。
重生之喜樂大清
玄魔戰尊
比格沃斯先生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所有的恶魔猎手都可以来,但你们口中的伊利丹不可以。”
范德尔愣住了,问道:“为什么?”
“我们只欢迎暗夜精灵。”比格沃斯先生严肃的说道:“其他种族不允许踏入我们的世界。”
無限之升級系統
“但是伊利丹大人就是暗夜精灵。”范德尔有些糊涂了。
比格沃斯先生嘘声道:“如果你想知道原因,请跟我来,只有你一个人。”
范德尔彻底迷糊了,如果让他就这么背叛伊利丹,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为了搞清楚真相,范德尔吩咐其他恶魔猎手原地修整,一个人跟着比格沃斯先生。
绿色的独角蛇在蔓藤间穿行,如一阵风一般,速度非常快。
范德尔的速度远远不如,但不知道为什么,始终与大蛇保持固定的距离。
即使范德尔故意放缓速度,距离依旧保持不变。
“这是什么古怪的魔法?”范德尔感觉到非常不可思议。
比格沃斯先生在一棵参天大树旁停住,巨大的树冠,繁茂的枝叶,让范德尔想起了世界之树诺达希尔。
“知道猫为何生活在树上么?”比格沃斯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范德尔一脑袋问号,比格沃斯先生不悦的说道:
“因为地上有狗。”
猫与狗之争么?
范德尔挠挠头,跟着比格沃斯先生登上了大树。
魔龍後裔 小鷹的傳說
大树茂密的枝杈上,搭建着数不清的小房子,生活着各种毛色,各种品种的猫。
或者优雅的晒着太阳ꓹ 或者三五成群的闲聊,或者嬉戏玩耍。
比格沃斯沿着树杈ꓹ 进入了一座博物馆类的建筑。
内部非常宽敞,一眼望不到边,陈列着数不清的石像。
“多年前ꓹ 曾经有一群艾瑞达人入侵,哦ꓹ 也就是你们口中的德莱尼人。”
比格沃斯在一男一女两个德莱尼人石像前站定。
范德尔颤声问道:“他们后来怎么样了?”
“沉入了深渊,只留下一男一女制成雕像。”比格沃斯很随意的说道:“注意看ꓹ 他们依旧活着ꓹ 这是一种保存活物的方式。”
打量着博物馆内数不清的雕像,各种稀奇古怪的生物,范德尔敬畏的问道:
“他们也是入侵者?”
比格沃斯点了点头:“这都是圣光军团干的,故意放出了破碎深渊马顿的坐标。”
范德尔使用幽灵视觉看了好半天,不见燃烧军团的恶魔。
以燃烧军团的性格,怎么会放弃这么一个世界。
“燃烧军团来过。”比格沃斯平静的说道:
“最先入侵的军团士兵被我们扔到了深渊内,后来萨格拉斯亲自来访ꓹ 我们与他达成了合作意向。”
“你们与萨格拉斯合作?”范德尔惊呆了。
三界求道錄 八景宮燈
能够与强大的黑暗泰坦平起平坐,这个文明有多么可怕?
“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ꓹ 一个恐怖难缠的对手ꓹ 放开你的心神ꓹ 你就快明白了。”
一个熟悉的雕像出现在面前ꓹ 有着一双金色的眼睛,长长的白胡子ꓹ 穿着蓝色的长袍ꓹ 持着一把缠绕着闪电的法杖。
至高之父ꓹ 阿曼苏尔。
为何他的雕像会出现在这里?
范德尔一脸的诧异。
突然,雕像的双眼射出两道金光。
范德尔的眼前出现了惊心动魄的一幕。
他站在高空ꓹ 俯瞰着艾泽拉斯世界,那时候整个世界的大陆都连在一起。
突然,巨掌从天而降,艾泽拉斯大陆四分五裂,天崩地裂,日月无光,数不清的生灵灰飞烟灭。
范德尔痛苦的跪在地上,头疼欲裂,无数远古的记忆涌上心头。
过了好半晌,范德尔站起身来。
眼中的邪能一点点熄灭,眼珠重新生长出来,视野逐渐清晰。
众所周知,成为恶魔猎手需要献祭双目,靠幽灵视觉视物。
范德尔有些不是适应新生的双目,急忙戴上眼罩。
“阿曼苏尔,是他造成了一万年前的天崩地裂!”范德尔颤抖着说道。
比格沃斯遗憾的说道:“安曼苏尔被萨格拉斯击败,肉身囚禁在安托鲁斯深处,但他的灵魂逃脱了,种子洒满了整个宇宙,包括艾泽拉斯,等待着复活的机会。”
范德尔头脑很乱,比格沃斯提醒道:“除了万神殿的泰坦,谁能教会暗夜精灵使用邪能?”
“伊利丹大人?”范德尔一步步向后退:“这不可能。”
比格沃斯顿了顿,提醒道:
“无数得谎言交织,构成了今日的格局,身在局中很难看破真相。
“但即使算无遗策,依旧有些许的破绽,比如掌握邪能其实不需要献祭双目,你看燃烧军团的那个士兵失去了双眼?”
范德尔神情有些呆滞,问道:“是担心我们看破他的伪装?”
“不,是为了控制你们的思想?”
范德尔一时间没想明白,过了半晌才恍然大悟。
失去了双目,身体变得不完整,心理上产生缺失,需要依赖其他人。
正因为如此,伊利达雷对伊利丹最是忠诚。
当范德尔的双目重新生长出来,他的头脑比之前清晰,想到了一个问题:
“我记得德莱尼人是在两万多年前进入破碎深渊,艾泽拉斯的天崩地裂是在一万年前。”
比格沃斯淡淡一笑:“我们不比德莱尼人来得早,德莱尼人到来之前,我们已经在这里生活长达万年。”
范德尔沉默了两秒钟:“时空絮乱?”
比格沃斯道:“正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