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夏人同时进攻西门与南门,攻城攻城器械齐齐用上。
哪怕宋军早有准备,并且十分充分,还是立即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姚雄,姚古两兄弟,在城门上大声呼喝,不断调度。
城头上的火器,如同沙子一般,飞洒而下。
短短时间,两个城头下就出现无数尸体,并且还在飞速增加。
这是一个绞肉机,在不断的收割着宋夏两军的人命。
嵬名阿埋站在夏军后方,看着其实并不大的平夏城,面色沉着,冷静。
不远处,上来一个偏将,道:“元帅,宋人还是老战术,坚壁清野,我们攻下的五寨,什么都没有,方圆百里一粒粮食都没有!”
嵬名阿埋望着平夏城,道:“不意外,拿下平夏城,一马平川,骑兵准备好了吗?”
偏将道:“准备好了!”
嵬名阿埋一脸的踌躇满志,道:“宋人只会守城,只要攻破这个小城,我们就能一马平川,泾原路,环庆路,都能直取!”
偏将神色振奋,道:“元帅说的是!”
偏将站到嵬名阿埋身后,看着平夏城激烈的攻防战,见还是胶着不下,谄媚的道:“元帅,娘娘与陛下最多三日便到了,大娘子若是见到您攻克平夏城,一定很高兴。”
嵬名阿埋为六军统帅,那梁太后的制约手段很简单,将嵬名阿埋的家眷,全都带在身旁。后路大军到了,嵬名阿埋的家眷也就到了。
穿越之無敵惡女 往來無白丁
嵬名阿埋对于下属的谄媚,没有半点反应。
那偏将不再多说,认真的看着战场。
裸奔的青春 凡仔
论起来ꓹ 平夏城真的不大,只不过地处要塞ꓹ 加上夏军太过不善攻城,所以才显得巍峨不可攀。
双方在城头绞杀,喊杀声震天。
郭成亲自上了城头ꓹ 鼓舞士气。
夏军的攻势,从早到晌午ꓹ 半刻不停,军队已经换了三波ꓹ 一副不拿下平夏城誓不罢休之态。
宋军的防御不再单一ꓹ 各种手段齐出,石头,火油,甚至于还通过早就挖好的隧道,对夏军侧翼进行袭击。
对于宋军胆敢主动回击,嵬名阿埋怒了,越发催动军队进攻ꓹ 平夏城下的死伤迅速扩大。
他和僵屍有個約會
郭成站在西门城头,看着如同潮水ꓹ 不要命一般的夏军ꓹ 他心里清楚ꓹ 这一次来的夏军ꓹ 似乎比以往更为坚定,不达到一些目的ꓹ 决然不会放弃!
十四公主
他面沉如水ꓹ 回头看了眼城里ꓹ 预备的一万军队,心里底气充足ꓹ 并不慌忙,招来姚古,姚雄两兄弟,沉声道:“夏军的粮草,最多支持一个月,我们的援军,最迟五天可到,但我们,要坚持两旬!”
姚雄,姚古两兄弟着实不明所以,这里面的时间关系,十分的错乱。
郭成双眸幽冷,道:“枢相曾经与我说过一些这一战的事情,援军可能来的没那么快,但十五天是极限,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最大限度的拖住夏军,消耗他们!”
‘消耗’二字,蕴含了太多东西,时间,粮草,锐气,兵力,信心等等!
郭成信心十足,扼守平夏城巍然不动,任由十万大军攻击不断。
夏军也没听着,围着平夏城,对四周大宋城寨不断进攻,能够挡住的并不多。
陰陽秘術之鬼瞳 流妍
但大宋在宋夏边境的城寨实在太多了,并且不少易守难攻,外加平夏城扼守战略要地,不拿下,夏人大军根本难以全力南下。
而宋军,坚壁清野,避开锋芒,平夏城成了一座孤城。
于是乎,夏人越发围困平夏城,同时做好准备,等待宋军的援兵。
宋军确实在从各处调兵,但诡异的是,离平夏城最近的泾原路居然没有任何动作!
秦州。
临时参谋室。
墙壁上,挂着偌大的陕西六路地图,屋子里还有很大的沙盘。
参谋拿着小手札,看了眼赵煦,章楶以及屋子里的众人,说道:“官家,诸位上官,从目前的局势来看,贼寇的目标逐渐清晰,熙河路,环庆路,泾原路一线,平夏城是突破点,一旦平夏城有失,那么泾原路前线要撤出七十里,后续环庆路,熙河路都要受影响……”
赵煦与章楶坐着,满屋子里有京城来的,有秦州的,也有陕西六路的各级大小官吏。
不少人听着,神情都渐渐凝重。
平夏城虽然是宋朝奋力打造,但真的不是什么大城,坚城,若不尽快救援,失守只是时间的问题!
赵煦面色不动,端坐如常。
章楶比赵煦还高一些,坐着更是镇定,面不改色。
那参谋又抬头看了眼赵煦,继续道:“熙河路经略钟傅,总管苗履来信,熙河路外二十里出现夏军,人数估算有两万左右。泾原路总管折可适来信,夏人大军分为前后,相合就是这两三天的事情。泾原路兵力总共四万,折可适请主动出击,参谋室认为可以,前期示之以强,有利于我们的战略目标。”
参谋说的顺畅了,继续说道:“以目前的战局来看,参谋室推断,两军决战之地,应该就在平夏城一带,夏军挟愤而来,粮草不齐,不可久战,是以,参谋室的建议是:尽量拖延夏人,诱敌深入,沿路设伏,择机决战!”
参谋室的这一套,其实还是章楶的战术思维。
上一次,章楶就是这么大败夏军的。
赵煦听完,微笑着道:“很好。章卿,你来说两句。”
章楶看向那参谋,口气平淡,道:“兵无常势,不要死板照抄。第一,泾原路按兵不动,增援部队,五日不得靠近平夏城,等候我的命令。第二,熙河路可以出击,可以更为大胆一点。种建中的骑兵,宗泽虎畏军由我直接调派,你们无需考虑。第三,其他各处军队,要展开反击,混淆夏人视线,为泾原路缓解压力,为援军争取时间。”
随着夏军突然包围平夏城,宋夏双方已经失去了战略选择,主要决战地,就在泾原路,或者平夏城!
参谋室的一众人愣神,看了眼赵煦,见赵煦不说话,只得道:“是。”
總裁的抵債新娘:冰山不好惹 糖小兔
章楶的话,将参谋室的战略压缩了一半,并且虎畏军,虎豹军,外加种建中的骑兵都不在参谋室的计划内了!
赵煦神情不动,他心里也在盘算着战略以及战局。
章楶的布置他认同,但平夏城成了孤城,这与他向来‘唯谨慎’的性格有些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