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漢末年梟雄志
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
听着郭鹏的意思好像有点不满意,鲜于银担心郭鹏认为他在以权谋私,连忙解释。
“太上皇,这少年的训马本领真的很好,而且姜功曹本身也不愿意这孩子到这儿来,但实在是他训马有一手,这里有些脾气古怪的马,其他训马师都解决不了,偏偏他能行。”
“是这样?”
網遊之一箭傾城
郭鹏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让他过来,我要见见他。”
“遵旨。”
鲜于银领命,然后亲自上前把那少年喊了过来。
少年跟着鲜于银来到了郭鹏面前,看着身材高大面容冷峻的郭鹏,看了一会儿,便低下头不敢再看,稍稍有些拘谨的行礼。
“学生拜见太上皇。”
这少年走了过来,郭鹏近距离打量了一下他,发现这少年和郭承志差不多大的年纪,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容貌俊秀,身材匀称。
香閨
在这个年龄阶段来说,不能算身高比较矮,反而是强壮一类的。
“你是陇西郡功曹的儿子?”
“是。”
“姓甚名谁?年岁几何?哪里人?”
南宋風煙路
“学生姓姜,名维,年十四,汉阳郡冀县人。”
少年姜维颇有些小心翼翼的回复道。
姜维?
郭鹏皱了皱眉头,略有些惊讶,旋即回复正常。
想起了一些尘封的往事,郭鹏勾起了嘴角。
这些往事还真是蛮有意思的。
“旧时,汉阳郡有姜、阎、任、赵四大姓,姜姓为首,势力极大,在整个凉州都算是有威望的,前汉兴平年间,孝献皇帝遇难,孤为孝献皇帝复仇,兵进关西讨伐凉州逆贼。
紫魅學院的三公主與三王子
当时,韩遂、马腾纠集凉州豪强与孤为敌,阎、任、赵三族都有族人跟从韩遂、马腾对抗孤,唯有姜氏不愿跟随ꓹ 马腾子马超为之愤怒,出兵讨伐姜氏ꓹ 你父姜冏时年弱冠,死守冀县不降,马超不克ꓹ 粮尽退兵。
孤在关中击溃韩遂、马腾,诛杀之ꓹ 夷其族,兵出凉州ꓹ 占据北地、安定、汉阳、陇西、武都五郡ꓹ 阎、任、赵三族唯恐孤报复,纠集当地豪强起兵反抗孤之大军,被孤大将曹仁击败,都被夷灭全族。
至此,四大姓唯有姜姓幸存,原本也就如此了,但是延德十年ꓹ 姜氏有族人反对孤清丈土地,攻击郡吏ꓹ 被郡守杀死ꓹ 举族只有你父接受清丈ꓹ 保全自身ꓹ 随后从汉阳郡调任至陇西郡。”
郭鹏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姜维:“姜维ꓹ 孤ꓹ 没有说错吧?”
听着郭鹏把自己全族自前汉到如今的经历全部说的清清楚楚ꓹ 姜维吓了一跳,顿时面色煞白。
延德十年ꓹ 他十岁,年龄不大,记忆却十分清晰。
他知道姜氏是有些问题的,只是朝廷没有追究他父子就是了。
延德十年的清丈土地行动之中,姜氏遭到灭族,只有姜维的父亲姜冏这一支存活下来,延续了姜氏的香火。
姜冏是个难得的明白人。
中央强横,无法抵抗,多少血淋淋的例子就摆在眼前,族人却视若无物,结果被杀,谁都没有活下来,祖产也没了。
而他因为识时务,虽然不能继续生活在汉阳郡,在陇西郡从头开始,倒也得到了土地和官职的补偿,生活无忧。
当初听说郭鹏迅捷如雷一般全歼了韩遂马腾的军队,覆灭之,姜冏就心存畏惧。
其后又眼见曹仁率领魏军横扫凉州五郡,魏军强横一览无遗,凡是想要抵抗魏军的全部都被杀死,无一幸存,他更为畏惧。
他亲眼看见与魏军为敌的阎氏、任氏和赵氏是怎么覆灭的。
也是亲眼看到这三家人被魏军满门诛杀,男女老幼死的遍地都是,一个都没活下来,全部被杀光了。
作为首恶,他们一个人都活不下来,甚至连被发配去当苦力的资格都没有。
那个时候姜冏就知道魏国的强悍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
他就知道郭鹏是一个不可违逆的强横君主。
只要郭鹏活着一天,他就一定可以成为天下的主人。
果不其然,数年后郭鹏登基称帝,取代汉帝国,建立魏帝国,君临天下。
那是一个不可战胜的强大帝王,他有一支不可战胜的强大军队。
全国诸侯被他一扫而空,重新确立了中央不可辩驳的权威,谁和他作对,就会死!
可惜整个姜氏只有姜冏懂这个道理。
但是姜冏一支不是姜氏主脉,不能主导整个姜氏,所以祸事近在眼前,姜冏以个人身份主动向郡守投诚,交出土地接受清丈,然后接受郡守的委托去劝告族人——
主动接受清丈,损失一些经济利益,但是作为带头人,引领凉州接受清丈的风尚,事后一定会有政治上的补偿,不亏。
他苦口婆心,苦苦相劝,陈述厉害,姜氏族人却不接受,不理解,且大为恼火。
于是姜冏反而被姜氏族人赶出府门,扬言姜冏再胡言乱语就不再是姜氏族人,让他回去反省。
姜氏在凉州扎根生存多少代人,他郭皇帝说动就动?
还有没有王法?
还有没有道理?
不答应!坚决不答应!
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一分都不能少!
姜氏家业是我们一代人的投机加上几代人对佃户的残酷压榨得来的,坚持到今天多不容易?
唯一的修道者
凭本事抢来的东西,凭什么交给郭皇帝清丈,还要缴税?
开什么玩笑!
那天是个雨天,小姜维眼睁睁看着父亲苦劝不成,反而被族人恶语相向的赶了出来,还遭到几名健壮族人的殴打,打的他脸上满是青紫。
最后姜冏孤身一人跪在大雨中哭喊不止。
那是姜维永远也不会忘记的一天。
最后,姜冏这一支活了下来,其他族人都死了,什么也没剩下。
姜氏的恶劣带头表现导致汉阳郡幸存的豪强之家的反抗尤为剧烈,于是被当做首恶惩处。
他们谁也没想到郭皇帝清丈土地的决心如此坚决,动辄破家灭门,毫不犹豫,与全天下豪强开战,并且最终获胜。
史无前例的政治大地震,摧毁了整个魏国的豪强阶层。
自士人被皇帝联合豪强消灭之后,豪强也被皇帝过河拆桥、联合黎庶力量消灭了。
西汉后期以来逐渐形成规模的豪强庄园主经济被郭皇帝连根拔起,彻底摧毁,以屯田农庄为代表的集体农业经济成为主流。
郭皇帝在军事上统一这个帝国之后,又从文化、经济层面彻底改变了这个帝国。
幸存下来的豪强庄园数量稀少,且全部接受清丈,缴纳赋税,已经无力撑起一个阶级的存在。
风暴过后,姜冏带着自己的小家,在郡守的帮助下离开汉阳,去到了隔壁的陇西郡重新成家立业。
因为他的投诚表现,于是有了一份田产和一个官职的补偿,在陇西郡延续姜氏的香火。
多年努力之下,姜冏升任为陇西郡功曹,是陇西郡守重要的左膀右臂,在一郡之地颇有声望。
那之后,他时常叹息着对姜维说,如果族人愿意接受清丈土地的条件,以姜氏的带头作用,现在他说不定都能去中央担任一个官职了,姜氏说不定也能更上一层楼。
惜蝇头小利,丢了大好前程和宝贵性命,何其短视?
何其愚蠢!
姜维每每想起那个大雨天孤身哭泣不止的父亲,就觉得心头发堵。
这些年在陇西郡,他努力学习,广泛交友,竭力让自己忘记那个雨天,努力之下颇有成效。
他成为学校里有名的优等生,学业名列第一,受到老师的称赞和喜爱,还有很多好朋友,生活无忧无虑,逐渐忘记了过往的阴霾。
结果当父亲畏惧无比的那位政治巨人出现在他的面前得时候,他才意识到,有些事情,不是那么容易忘记的。
姜维在自己面前谨小慎微的模样让郭鹏感到些许的趣味。
想起姜氏过往的问题,他就知道姜维的态度并非没有缘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