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成宫鸣收起了之前的表情,严肃的看着电视屏幕,真正感受到了压力。
仙道彰!
这个男人是唯一一个,能够让成宫鸣收起骄傲的人。
地獄打手群
最后一个打席,犹如魔王般,和自己不是一个次元的强大,深深的烙印在了成宫鸣的脑海中。
“哗……”听到卡尔罗斯的话,成宫鸣短暂的沉默后,拉开了一个椅子坐了下去。
“so!那么我就来亲自确认一下吧!”坐下的鸣傲娇道。
“都把我打成这个样子了!
就给我拿下顶点吧!
拥有你的青道,能够击溃它的的队伍,只有我们稻城实业!”
成宫鸣这样想时,比赛也已经再次开始了。
……
“第七局上半,青道高中的攻击,
一棒!游击手,仓持君!”
“上啊!仓持前辈!”
“是时候击溃他了!”
“用你的脚程去扰乱他们吧!”
然而,虽然这个时候星之宫的变化球威胁变弱了,但是偏偏喜欢仓持这种打球不够准的选手。
仓持虽然很顽强但是却无济于事。
今天目前为止,只有第一局的安全触击上垒,虽然有比他惨的,比如今天还没有安打的白州,御幸,和纯桑,但是明显投手在他们身上倾斜的精力完全不同。
如果不是御幸白州这两个,分别埋伏在七棒和九棒的难缠打者,星之宫也不至于这么早就如此疲劳。
要知道前世,西邦对桐生,西邦对稻实两场三十二进十六,十六进八的比赛,这个投手可是全部完投的,说明这个投手是有连投,并且打硬仗的能力。
而伊佐敷和御幸两人不一样,他第三个打席被保送了,首次打席虽然没打好但是确实打到了。
最重要的还是青道的方针,以适应球路,给投手施加压力为主。
能得到六分完全是被赋予自由打击权限的那对组合,日如既往的稳定发飙ꓹ 还有增子的本垒打造成的。
这一轮,第四轮打席ꓹ 片冈教练刚刚放开了限制,所有人可以自由出手,目的就是打爆这个投手。
仓持被解决就是纯粹的实力不足了。
“二棒!二垒手ꓹ 小凑亮介君!”
“咻!”
“乒!”
“首球攻击!
传过去了!!!
跑者轻松的上垒!”
“呦西啊!”
“亮介!!”
逃嫁新娘 酒壑盛人
“欧尼桑!!!”
“亮桑!”
“前一局被一口气完成逆转的青道高中,也在一出局后打出了安打!
接下来是青道强有力的中心打线!
他们会做出怎么样的回应呢?”
“三棒!左外野手ꓹ 伊佐敷君!”
“到我了,混蛋!”虽然是战术问题ꓹ 但是伊佐敷还是一肚子火需要发泄ꓹ 虽然平时也很凶恶,一般人根本看不出这次和以前的区别。
“丹波桑!”准备走出板凳席的仙道突然开口。
“嗯?”
“一分而已!请坐在这里好好看看吧!
我们马上把那个分数给逆转过来!”仙道指着计分板笑道,然后走了出去。
“……!
真是的!
我一直都相信着你们哦!”丹波沉默了一下,小声道。
克里斯前辈面带微笑的看着这一幕!
……
“这个打者今天虽然没有安打,但绝不是能够小看的打者。”
“噗!”
“盗垒!”
“咻!”
“这个时候单独盗垒?”
“八嘎呀路!”
“乒!”
伊佐敷后发先致的出手打到了这一球。
“打带跑!
可恶!连暗号都没有。
这就是这条打线的默契吗?”没有任何暗号,也迷惑了桐山星之宫这对投捕的判断,以为是单独盗垒。
因为片冈教练在这一局开始交给选手们自己判断了ꓹ 导致这一次突袭没有任何预兆。
“呦西啊!被打到了右边!”
“一出局一三垒!!!”
“nice 打击!”
“纯桑!!!”
“这一球也被打出去了!
果然到了终盘,很难压制住打线的发挥了吗?
逆转的跑者已经出现ꓹ 而且下一个打者是……”
“四棒!中坚手ꓹ 仙道君!”
“四棒!中坚手ꓹ 仙道君!”
“这个夏天ꓹ 仙道君的存在就好像是名门青道的救世主一般!
甲子园的比赛大家都非常清楚,地区预选的决赛。
面对西东京去年的霸者ꓹ 这个男人几乎凭借一己之力ꓹ 以夸张的状态和表现ꓹ 最终击溃了多年的对手,进军甲子园!
加上最近几场比赛ꓹ 我想大家也已经非常了解,这个选手是值得队伍把一切都赌在他身上的!
现在一出局一三垒的局面,仙道君的后面也是令人畏惧的打者。
全国前三的怪物打者结城哲也,再之后则是上一个打席打出本垒打的增子透!
不要说保送,就算是一些刁钻的坏球,都不敢轻易的投了。
”解说也对这次对决进行了大量的讲解。
最后一句没说的就是裁判对外角球的宽容,恐怕是对西邦唯一的优势了。
四棒后面有强打者,目的就是为了让对方不能轻易保送,或者对四棒投不出什么好球的局面发生。
前世秋季大赛最后两场比赛,御幸彻底觉醒,并且经过强化训练后。
不就是因为后面的打者不靠谱,被疯狂用各种刁钻的球路,保送他也没关系的样子,进行进攻的嘛!
“又是这个表情!”稻实的新捕手树说道。
原来成宫鸣听到解说揭他的伤疤,已经开始噘嘴了。
一脸不服气的表情,以及后面爆发的气场,映射了这位小王子的心情。
如果不是想看仙道的表现,这货早就走了。
……
“开始老样子,完全感受不到任何紧张的情绪啊!
这个打者!
这点倒是有点像去年的圣也啊!
要紧张起来绝对不能失投啊!
如果投出好打的球路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后果吧!
幸之!”
“呼~!”星之宫这个时候也已经没有精力去管跑者了。
而且青道的跑者没有丝毫要跑的迹象。
代表着这支队伍,对四棒的信任程度!
“首球!外角的伸卡!”星之宫早已经按照伸卡的手势握好了。
但是哪怕如此,他觉得还是需要一点时间调整呼吸,不然这种级别的变化球很容易失投。
对外角球宽容的裁判,加上向着左打者外角斜着下坠的变化球,确实是绝配。
“呼!呦西!开始吧!”星之宫总算是下定决心了。
“噗!”
“咻!”
“打者动了,这一局开始,他们果然会对首球出手。
球路很好,接下来下坠到坏球,就可以了……”
“乒!”
“纳……”
“咻!”
“噗!”
“呦西啊!首球攻击!
左外野长打球路!”
“快跑回来!欧尼桑!”泽村疯狂的摇着胳膊。
“又是首球!!!
三垒跑者轻松回垒!!
一垒跑者也跑到了三垒,四棒的二垒适时安打!
被逆转的青道高中,一瞬间追平了比分!
而且危机还没有结束,跑者二三垒的局面,之后将要面对的是五棒,一垒手,队长,结城,六棒三垒手增子,以及七棒捕手,御幸的青道打线!”
“呦西!”
“哦!!”
“抢分的话我们可不会输的!!!”伊佐敷在三垒大声吼道。
“五棒!一垒手,结城君!”
这个时候,哪怕是星之宫,也难以抑制得露出了,一些无力的感觉。
“幸之!”桐山果断站了起来喊了一声。
“捕手站起来了,敬远?
西邦选择了满垒战术!
对于青道来说机会扩大了,但是稳定的一分并且延续这种垒上有人攻势的机会,却被拉长了。
而且全部都是强制进垒,一不小心就可能被零封。”
解说这话说白了,就是增子和御幸虽然是威胁很大的打者,但没有前面两个那样,稳到很少失误。
“四坏球后的首球!可能是机会哦!
增子桑!”就在投手调节心态时,准备区的御幸看着增子,心中想道。
“啪!”
投手终于扔掉了防滑粉。
“噗!”
“咻!”
“啪!”
“好球!”
“首球纵向滑球,打者完全没有碰到球的挥空!!!”
御幸感觉自己的嘴好像有点问题。
“噗!”
“咻!”
“呜嘎!”
“乒!”
“这一球也是变化球!外野手已经上前了,接得到吗?”
“有机会哦!”三垒垒指看着对方中坚手的接球姿态,觉得好像有机会。
“啪!”
“GO!”
“咻!”
“纳尼?”当三垒垒指看到飞过来的白球时,吃了一惊。
“啪!”
“……!”
“出局!”
“三出局换场!”这一球,裁判自信思考并且回忆了一下,最终给出了出局的判决。
“呦西啊!双杀!”
“干得漂亮!中川!”
“得救了!!!”
“这还真是吃惊,中坚手的精彩守备拯救了西邦高中!
这一局仅仅是被追到了同分!”
不过,中川也因为这个表现浑身都疼,刚刚那一球,接杀了增子的一球后,直接一个鱼跃般的跳跃,落地滚动调整重心,快速传球,才勉勉强强投回去。
但是这一切都是值得的,青道如此强力的中心打线只拿到一分!!
板凳席那边已经做好了,在同分的基础上再丢两三分的觉悟了。
無限之幻想世界打撈者 白色固體顆粒
“你们在干什么啊?
已经半残废的王牌,给我一口气打爆他啊!!!
难得仙道那家伙打出一支长打,那么好的机会!!
不要什么样的队伍都能和你们僵持啊!
这样不就显得我们很弱了吗?
混蛋!!!”白毛王子对此是大发雷霆,看得屋里的一群人脑子有点懵。
“冷静一下!鸣!”
“怎么冷静啊!明明能一口气拿个七八分的局面!
这群家伙也太不靠谱了!
完全在拖仙道和哲桑的后退嘛!
仙道那混蛋只差一支三垒打就完全打击了,这么好的表现,比赛的比分居然是这个样子啊!”
“完全打击?说起来还真是啊!”这时原田才发现仙道还真差一支三垒打了。
魔獸王的男人書穿 雲歲意
“还真是啊!
开局一支本垒打,一支垒打加这一打席的二垒打!
鸣!你的观察还挺仔细的嘛!”卡尔罗斯笑道。
弄得鸣有点脸红,这不就暴露了对仙道的在意程度了嘛!
契約情人:總裁寵妻成癮
“话说!你在生气个什么劲啊?”白河吐槽道。
“啰嗦!!
我不是说了吗?如果他们不能打的漂漂亮亮,我们不就看起来很弱了吗?”
“……!”
一屋子人对于成宫鸣把西邦看成了弱鸡这点,表示很无语。
自信有点太爆表了点吧?
毕竟他们可不知道,成宫鸣可是连续三个打席三振佐野,完封西邦的存在。
“所以说,你是在给青道加油吗?”卡尔罗斯说道。
“怎么可能?
我是让他们好好表现,最好就这么拿下顶点,这样把他们拖入苦战的我们,不就是证明一样是冠军级别的队伍了吗?
而且这些家伙最好就这么燃尽了,二年级有这么懒,看他们回来,我怎么把他们按在地上摩擦!”
“这不还是在给他们加油吗?”
“闭嘴!不是都说了不是这样吗?”成宫鸣一副我傲娇,我说的就是对的,这样的表情。
“一个月没参加训练的家伙,哪里有余力说这种话!”原田谈了一口气道。
“啰嗦!我今天就开始训练了!
而且我们队伍基本保持着战力,秋季大赛不还是轻轻松松解决吗?
不!我现在就去训练!”成宫鸣说完就往门口走。
战力基本没受损,意思不就是隐退的家伙不影响队伍实力嘛!
这话把在坐的三年级气的不轻!
“唉!……嗯?你怎么又回来了?”原田刚叹了口气,发现刚走的成宫鸣又回来坐下了。
“我要看他们比赛结束再去!
让我好好观察你们吧!
把弱点都暴露出来!”成宫鸣看起来一脸怨念的说道。
“不要装成这个样子,你不就是想看比赛嘛!!!”但是这群刚刚被冒犯的三年级前辈,无情的戳穿了他。
成宫鸣当做没听到一心一意的看比赛。
看他这个样子,脸皮厚道这种程度,这一群人还能拿他怎么样?
只能叹了一口气,继续看比赛。
“仙道!一也!千万别输了啊!
不然下次见面我会嘲讽死你们的!”成宫鸣盯着屏幕想道。
成宫鸣有一句话说对了,既然打到了他们,就希望这支队伍走到最后。
所有人都希望青道赢得,特别原田成宫鸣这种有着别样情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