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
静音带着一丝质疑的神色带上门,将隔音效果极好的火影办公室内外隔绝开来,而在门被关上的瞬间,端坐在办公桌后的纲手就恶狠狠地瞪了眼悠闲坐在沙发上的青年,只是不知何故,她的面颊稍微有些发红。
隔绝声音的结界效果虽然不错,可有些事情只要发生过,就必然会留下一些痕迹。
而偏偏静音一直抱着的豚豚是只忍兽,虽然是只小猪,可嗅觉却并不比狗差。
“呵呵,静音是自己人。”
夏树轻笑着耸肩,放下手里的几个卷轴,起身来到窗前。
“宇智波那边的好戏就要上演了吧?”纲手也停下工作,循着青年的视线望去,“可惜不能亲眼看到。”
“你对宇智波很有怨念吗?”夏树收回视线,侧头看向身旁抱着胳膊的女人,挑眉疑惑地道:“千手一族已经消散,我以为仇怨也会消散的,况且你出生的时候,过去的恩怨已经不复了吧?”
正是因为千手和宇智波的和解,才会诞生木叶村这个忍界第一,所以曾经的仇怨应该在木叶村建立的时候就已经烟消云散了。
“哼!我确实没有经历过战国时代,可祖父当年却是因为宇智波而受伤过重逝世的,所以我对宇智波当然不是没有怨恨的。”纲手冷哼一声道。
“呃,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宇智波一族当年是背叛了斑的。”夏树闻言神色古怪道。
“都是姓宇智波的,有什么差别?”纲手转头虚着眼睛看向他语气危险道。
“嗯,你说的有道理。”
腹黑毒寶拖油瓶 落星辰
夏树眨了眨眼睛,明智地掠过了这个话题。
就算是三忍,终究也是女人啊,你跟她讲道理,她跟你说我觉得怎么怎么,所以纠结这些完全没有意义,想要不浪费时间,直接掠过是唯一的选择。
当然,最后要顺从她,做出支持的发言,否则就算不是直接来,但也必然还有后续。
“这还差不多。”
纲手满意地翘起了嘴角。
这,就是规范示范后得到的结果。
“好了,之后会有大概的记录反馈上来的,如果你怨念够深,就算是这样也能撒气的。”
夏树说着竖起手印,酝酿着发动飞雷神之术。
虽然飞雷神之术的一段他已经修炼成功ꓹ 不会再像当初潜入雨隐村的时候那样担忧出错,可是修炼成功与完全掌握之间还差着一段距离ꓹ 而以他在时空间忍术上的资质来看,想要完全掌握飞雷神之术,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不过饶是如此ꓹ 他对飞雷神之术的掌握程度,也远远超过波风水门调教出来的影卫队了ꓹ 那三个仅当了影卫队成员一年不到的家伙,直到现在也没有一个人将飞雷神之术修炼成功ꓹ 只有三人合力才能勉强将飞雷神之术施展出来。
见夏树要离开ꓹ 纲手秀眉微皱,不满地道:“着急离开做什么去?”
“有点事情要处理,倒是不急。”夏树嬉笑着看向纲手道。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纲手的脸色瞬间一红,旋即羞怒瞪眼道:“赶紧走!晚上也别到我那里找我!”
聽夏 天蠶寶寶
九變神君 今風古韻
听到这话,夏树不禁笑了出来,旋即憋住ꓹ 煞有介事地道:“好,我晚上一定不会去你那里找你的!”
只是纲手哪能看不出他的揶揄ꓹ 当即恼羞成怒ꓹ 随手抓起放在一旁的笔就丢了过去。
我的極品警花老婆 霜火
轻笑声回响ꓹ 那发出笑声的人却已经消失不见ꓹ 并且在消失的时候还躲过了那支飞来的笔。
啪的一声利落脆响,那支笔被摔在了墙壁上ꓹ 顿时在挂在那里的一幅猿飞日斩亲笔手书的字画上染出了一个大黑点ꓹ 最终断成两截落到了地上。
毒婦馴夫錄
“算你跑得快ꓹ 不过晚上你若是真敢不来……”
纲手冷哼一声,不过这种话语ꓹ 她其实也就敢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说两句。
“静音,进来!”
她随即就恢复了往常的神情,然后对着门外喊了一声。
我和校花有個約會
毕竟没有做什么机密的交谈,所以隔音结界并没有开启。
“纲手大人,什么事?”静音连忙推门进来,却见办公室里只剩下纲手一个人,不由一愣,然后问道:“夏树师兄什么走的?也是走的窗户吗?”
“什么叫也是走的窗户?难道有很多人来去火影办公室是走窗户的吗?”纲手脸色一板道。
“确实有很多啊,比如说自来也大人、夏树师兄,卡卡西也走过窗户,还有……”
静音伸着手指头就数了起来。
“别数了。”纲手无语地翻了个白眼道,“一会儿给我在外面立个牌子,不许走窗户,否则要门干什么的啊?”
“嗯,我知道了。”
静音点头应下,然后这才看到被破坏的字画,以及地上被摔成两截的笔,不禁向办公室里唯一的人投去疑惑的目光。
纲手面不改色道:“那支笔觉得这幅字画水准不行,所以自作主张填了一笔,结果一看还不如原来好呢,所以它就断了。”
“呃……”
静音嘴角微咧,眼角抽搐的同时,发出一串无意义的声音。
不死戰帝
对于纲手的解释,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吐槽,或者说值得吐槽的地方太多了,令她有些无处下口。
不过她毕竟是专业的秘书,很快就深吸一口气,调整好了自己得心情。
“撤掉字画,再换一支新笔,这样够了吗?”她看着纲手请示道。
“嗯,可以,就这么办。”纲手点点头,淡淡道:“公务还有很多没处理完,所以新笔快点取来。”
“好。”静音噘了噘嘴无奈叹息道。
当火影楼中一派平淡的时候,南贺神社的宴会正热闹进行着,只是最上首长老与族长落座的区域,气氛却似乎与这场宴会有些割裂,尤其是当三杯酒敬向安坐未动的大长老时,氛围更是如同凝固了一般。
淡定修仙路
“给大长老倒酒。”
宇智波富岳的手很稳,杯中澄澈的清酒没有任何波澜,此时对一旁的侍从发出命令。
無限之君王 扶不起的惡鬥
侍从似乎不敢怠慢族长的命令,立即上前,往大长老手中的酒杯里倒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