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
连沧国与叠云国接壤的模样像是一个马蹄铁,在这样一个马蹄铁的上凹槽处,是东土以南的中立国——花间国。花间国素有文人圣地之称,当然,这个称号并非是说这里有大的书院、儒家圣人以及文运浓厚之宝,而是这里山水极好,十分适合游览赏景,是十分受欢迎的游玩之地。
花间国不大,大概就五分之一个连沧国,十分之一个叠云国。国土小,加之一个“中立国”的定位,使得这里很祥和安宁,几乎不受到外界杂乱之事的侵扰。其朝廷统治也深知这个优势,在景点打造上下足了功夫,远近闻名的有多宝楼、泰宁湖、静安山庄、祈愿山、终石塔、投笔池、诗海词崖等等。
从叠云国明安城,西起沉桥江,乘坐花间国官船漫游八百里,然后顺着玉曲河漂流。在穿过长达五十里的石画道后,花间国就到了。五十里长的石画道其实是养龙山脉西南支脉石画山的一个吃水隧道。花间国有意把自己打造成游玩之地,花了不少财力人力,将这个隧道改造休整成水中长廊,成为叠云国前往花间国的第一个景点。
五十里长的隧道按理应该是漆黑一片,但隧道壁上被点满了细小的光雾砂石。这些光雾砂石能够吸收灵气,然后散发出微弱的光芒。一个光雾砂石的光可能微弱得看不到,但一片连着一片后,便能结成明朗的光道。这使得石画道敞亮一片,但并不扎眼。
为了不让五十里的行途枯燥乏味,花间国在填充光雾砂石时,特意拼凑成各种各样连贯的形状。站在船上往隧道上壁看去,借由船快速滑行的速度,使得眼里,这些连贯的形状组合在一起,像是在观看两个剑修比试剑术,一招一式很是生动,再配合光雾砂石独特的光晕感,还颇有一种别样的意境在里面,相传便有剑修,在观看完这些连贯变化的光雾砂石后,心生感悟,引来剑劫,随后一举突破,成为渡劫剑修。
这样的传闻是真是假,没人特意去考证,但不管真与假ꓹ 每天都有不少剑修从这里经过。
“越云”号官船上,不少人举头望着石画道上壁ꓹ 观摩“剑修比试”。不管对修行有没有用,反正看着有趣,消遣时间很不错。
“叶公子ꓹ 叶公子!”
脆嫩的声音在人群里响起,像是未变声的男孩。
有人在一处茶楼喝着茶ꓹ 听声便回头望去,见着个十二三岁的半少年郎急匆匆地跑来。
“慢点ꓹ 慢点。”
“嘿嘿。”半少年郎一屁股坐下来ꓹ 猛地喝了一口清水。“叶公子,有着落了,身份有着落了。”
“哦,这么快吗。”听者轻抿一口素茶。
“花钱办事嘛,花的钱多,自然就快。”半少年郎笑呵呵地从怀着取来一快巴掌大的黑木牌子,“叶堂是吧ꓹ 叶公子你瞧瞧。”
听者接过少年郎手里的黑木牌子,手指轻轻摩挲上面的“叶堂”二字。他的表情瞧不出情绪来ꓹ 只是嘴角含温ꓹ 静静看着。
“叶公子满意吗?”少年郎问ꓹ “这是花间国正统身份牌子ꓹ 也就是说,叶公子你已经是一个合法合礼的花间国人了。”
“叶堂……嗯ꓹ 没什么问题。幸苦你了。”
“嘿嘿ꓹ 叶公子那么慷慨ꓹ 我肯定要做好。”
“嗯。”
“要还有什么觉得麻烦的事,叶公子尽管找我ꓹ 这船上的事啊,我多半都是办得来的。”
“是吗,小小年纪,本事挺大的啊。”
快樂的金色年代 羅蘭·英格斯·懷德(美)
俄羅斯大妖僧 深夜地鐵客
“叶公子过奖啦,还是你们江湖客本事大,恣意人生,好不畅快。”
“呵呵,挺会说的。”
“嘿嘿,那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嗯,就这样。”
少年郎动作利索,起身抱拳,随后告别。
看着少年郎轻快的背影,再看着素茶里倒映着的脸庞,叶抚笑了笑。
“江湖客……”
不再被叫做“先生”的叶抚没来由的觉得很轻松,很畅快,像是终于不再有什么束缚了一样。他刮去了胡子,梳理了长发,换了一身着装,俨然已从以前的温和书生模样,变作现在的独行游侠模样,一身干爽利落的行衣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不像是个先生,再将以前习惯了的温和清闲气质撇去,外人一看,就是江湖客,只是瞧不见佩戴的武器,不知是用剑的剑客剑侠,还是那使刀的刀客刀侠。
他朝隧道上壁看去,见一招一式以“光雾”的形式摇曳。那些落在船上的光晕,呈现出一种清晨的清爽感,使得五十里长的隧道并不压抑沉闷。
“小二,算账!”
叶抚看了看船首方向,见远处有微光后,立马起身。
“客官,一共二十文钱,请问是使铜钱,还是贝钱?”
叶抚甩手,排出二十文钱在桌子上,随后迅步离去。
一刻钟后,越云号驶出了石画道。离开隧道后,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遥遥望去,是青山与绿水。
花间国到了。
叶抚深知花间国是一个十分好的旅游之地,自然不会错过任何美景。因为是中立国的缘故,花间国不受到到侵扰,因此山水布局上,并没有其他国家那样的环环相扣,结成金汤之样,而是十分自然随性地有着山水生长。
一看到,便有一种清爽感,跟着人的心情也要好上一些。
叶抚依靠在船栏杆旁,放空了身心,静静欣赏美景。许多人来花间国游玩是规划了行程的,要看那些景,走哪条路线,体验什么东西等等。但叶抚向来随性,从不规划这些,走到哪里就看到哪里,碰到什么便体验什么,他有着这样的时间,也不缺乏财力人力,这是最好不过的状态。
说了花间国是文人圣地,这越云号上自然是少不了各式的文人的。
叶抚耳边不断传来各样的诗词,见此美景,有此感触,极为正常不过。叶抚虽读过不少书,但他并不觉得自己是个文人,几乎不会做有事没事写个诗之类的事,即便是不曾断过的每日记录册,也极少记录诗词文章之类的,大都是一些随笔杂论。把美好的事物与感触放在心里,慢慢发酵,经年之后,再回想起来品尝,是他保留美好的做法。
有文人敞开了吟诗作赋,自然也就有看不惯文人的人大骂酸腐。自古以来,文人劲儿都是比较极端的东西,爱的人爱得不得了,讨厌的人嗅着便觉得酸麻。
一边听着人赋诗山河,一边听着人大骂酸腐,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有时候叶抚就觉得,欣赏自然美景之时,人与自然之间那种奇奇怪怪的相处方式也极为有趣。虽不说悲欢相通,但他觉得有任何吵闹,过惯了三味书屋的清闲日子,这种叽叽喳喳呜呜哇哇的闹腾日子就像是清醇佳酿之后的麻辣火锅一样,滋味丰富。
出了石画道,在玉曲河上缓速漂流了一个时辰左右,越云号便在最近的港湾停靠了。因为玉曲河再往前就是细小分流,容不下大船,得坐轻舟,所以除了船上的船员以及做生意的人,都下了船。
因为来人大都是外地游玩的人,所以港湾里有不少专门服务于游玩的游玩团,由人组织着,带领着,介绍着。大多数人选择跟着游玩团一起,有志者志趣相投,便要结伴而行。
像叶抚这样的只身游历的,要么是各大家游侠,要么是目的并非游玩的人,极少数是真的喜欢一个人四处走走看看的。
在港湾处,叶抚没花太多时间,毕竟这里只是个中转歇脚的地方,随便休息整顿一下便出发去其他地方了。
从叠云国到花间国,游玩路线有三种,一是从南向西,绕北回东,二是从北向西,绕南回东,这两种路线,只要肯花时间,看遍花间国山山水水不是问题,第三种则是从东到西,从中间穿过,这种路线便是舍弃一些自然景观,主要游历人文景观。
叶抚没有专门研究路线,登上观光马车,朝着北边儿便去了。
總裁的呆萌小甜妻
这是他一个人的旅途。
……
花间国北边并没有接壤其他国家,而是一片无国之地,被称作“灵泽”,这种地方放在中州被称作道郡。但显然,这个地方不够大,无成郡。之所以不受任何国家管控,是因为这里是大周王朝以南的风水宝地,灵气最为充沛,还是养龙山脉的心腹之地,是南边最接近东土大灵脉的地方,且其地形位处山地,多高峰,少平地,不适合耕种,多生妖物,因此这里成了修仙者聚集的地方。
惹上總裁,妻子欠收拾
上千年的发展下来,这里变成门派林立之地,除了北国之地和大周王朝,东土有头有脸的宗门道派都在这里。这块地方也受到了一些大家,诸如儒、道、墨、兵等家的重视,很早便派出人在这里发展耕耘,比较统一的事,诸大家都只是在这里占了块地,并没有大肆发展夸张,把更多的资源和机会让给了原生于此的宗门。
照云宗便是灵泽的原生宗门,并且是这里的大宗门,门下弟子遍布东土各地,广播名声。照云宗占据的山头靠近花间国与叠云国的交界处,不远,基本上属于找个无遮挡的地方,一眼望东是叠云,一眼望南是花间的类型。
一个宗门的运作除了不断招新培育弟子,收集资源,扩张势力范围外,还承担着一定的地方责任。责任分很多种,诸如保护原住民、驱逐妖兽、解决纷争、预警灾害等等。而靠近花间与叠云的照云宗比起其他宗门还有一样责任,就是无偿委托。
无偿委托是一种积攒宗门气运的方式。照云宗的无偿委托来自叠云和花间,便是每一个委托周期,叠云和花间两国都有委托机会,委托照云宗完成一些事。帮助两国完成委托后,宗门气运会受到两国国运的滋养。
宗门可以选择不接受,但往往不会这样。毕竟,对于一个宗门而言,发展路上,最难增长的就属气运了,可以说无偿委托是宗门增长气运难得的途径,只要不是太过分的委托,宗门一般都会接受,何况这也还是一个锻炼门下弟子的方式。当然,国家也不会刻意提出刁难人的委托,毕竟委托次数有限,还是做一些实际的事情划算。
上一轮委托结束,新一轮的委托开始了。
照云宗专门负责无偿委托的人,游走在宗门各处,给一些弟子们分发委托任务。
西南遮云峰,年轻稚嫩的少年捏着简章快速奔跑在各式楼塔之间。很快,他来到一处山桃林。现在是叠云大周交战以来的第二个秋天,桃花不到时间开放,这处桃林便是落叶纷飞的样子。
桃林中间是女弟子们的住处,有个雅称——“清心”。
清心居里的女弟子们修的是心道、神魂道,最讲究一个心性与意境。因此,手捏简章的小少年进了桃林便打住了步伐,调了调呼吸,使得平稳下来才走进去。男弟子自然是不让进的。
少年在清心居外面,同守在外面的杂役弟子说,“帮我叫鱼木师姐。”
“找鱼木师姐有什么事?”杂役弟子惯常问。
“委托,这次有师姐的委托任务。”
“好的,稍等。”
杂役弟子进了清心居,不一会儿,一个身穿墨绿宗门服的年轻姑娘走了出来。她头发束着,两缕穗发从两额垂下,垂至胸前,其相貌清气明丽,眉头端正,眼神沉静,看上去很认真。她看上去很年轻,也就十七八岁的模样,气息也是如此,但偏偏有一种不符合这个年纪深沉感,也像是一种郑重其事的认真。
这份认真给了少年弟子压力。
瘋狂的軍團
“师姐,这个,这是你的委托。”少年将简章递过去。
鱼木伸手接过来,她手上有很多细小得伤痕,全是直条状,密密麻麻一片,呈现出冲刷状。
打开简章,鱼木扫了一眼,皱起眉,“叠云国芷兰家族的委托?”
“嗯是。芷兰家大小姐莫名失踪,芷兰家族经由叠云国官方,请求照云宗帮助。委托楼决定让师姐你、云朗师兄、齐凤师姐、玉幽师兄去完成。”
鱼木神情微微恍惚,随后眉头展开。她将简章递过去,说:“这个委托我接不了。”
“啊?”
“我不是拒绝,你帮我问问,能不能给我换一个花间国的。叠云国的委托,我不太想接。”
少年一脸难色,小声道,“没有充分理由的话,委托楼恐怕不让。”
鱼木眨眨眼,手抵了抵下巴,说:“我一到叠云国,心境就不稳定,这算不算充分理由?你知道的,遮云峰的弟子很看重心境。”
少年依旧为难,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鱼木见样子,就拿过简章,迈步向外去,“走吧,我亲自去说。”她走得很快,几下就走出很远。
“诶!师姐!”少年又不敢跑,又赶不上鱼木,几下就被落下了。
清幽的桃林里,少年边走边想,叠云国到底有什么不一样,居然会让鱼木师姐这么好的人不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