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草供應商
小說推薦仙草供應商
“你们准备行动,拔掉你们近期跟踪魔道的几个据点,怎么做是你们的事情,我只要结果,注意自己的安全,能办到么?”石樾的语气淡漠。
“一定能,请公子放心。”石蛟满口答应下来。
以他炼虚初期的修为,只要不去碰有合体修士坐镇的据点,都不会有问题。
接着,石樾又联系谢冲,吩咐道:“你所在的修仙星有不少依附魔道的势力吧!除掉几个小小势力,怎么做是你的事情,干成这件事,我帮你冲击炼虚期,灵物已经准备好了,记住了,要做的漂亮一些。”
“是,公子,属下一定会做的漂亮,绝对不会给公子丢脸。”谢冲拍着胸口答应下来。
他改而联系吕天正,吩咐道:“吕师侄,魔道来犯,派人支援咱们控制的修仙星,其他修仙星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邪妃:至尊狂女
这些半路投靠过来的势力根本靠不住,石樾并不相信他们,当然了,他也不会坐视不理,不过圣虚宗和仙草宫也必须要分开一下,这两股势力不能混为一体,否则仙草宫无条件的支持圣虚宗也会让人生疑。
“是,太上长老,属下这就去办。”吕天正不假思索的答应下来。
伴随着石樾一声令下,圣虚宗和仙草宫这两个庞然大物开始运转起来,这是以圣虚宗主导的联盟的立身之战,备受瞩目。
······
重生女配
弥阳星,万鬼宫。
一个巨大的浴池,浴池里洒满了红色的花瓣ꓹ 宁无缺躺在浴池边,姜栋正在给他揉肩膀。
虚空中有一个银白色的镜面ꓹ 镜面上是一队身穿统一黑色长衫的修士疯狂攻击另一伙儿修士。
黑衫修士占据了上风,另一伙修士死伤惨重。
这一场战事是宁无缺的建议,趁着圣虚宗等势力立足未稳ꓹ 派出一部分兵力袭扰,破坏圣虚宗的联盟。
魔道之前多次派人潜入蓝海星ꓹ 袭击圣虚宗,自然在多个修仙星都留有密探和后手。
石樾今晚召开各大势力赴宴ꓹ 宁无缺就派人在这个时候发动袭击ꓹ 等于狠狠给了石樾一巴掌。
宁无缺要告诉石樾,他不是好惹的。
“痛快!加把劲,让圣虚宗的人看看,让石樾看一下,他们所谓的联盟,不堪一击。”宁无缺狂笑道,声音犹如银铃一般ꓹ 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女子。
姜栋皱了皱眉头,欲言又止。
“这里没有外人ꓹ 想说什么就说ꓹ 你不会又以为我会失败吧!”宁无缺皱着眉头说道ꓹ 神色有些不悦。
他接连采取的几次行动ꓹ 一旦涉及石樾或者圣虚宗,都以失败告终。
“我是搞不懂ꓹ 你为什么要去袭击圣虚宗控制的修仙星ꓹ 你那五名手下的覆灭ꓹ 还不能说明问题么?”姜栋皱着眉头说道。
宁无缺冷笑道:“跟我作对的,都不会有好下场ꓹ 不管是石樾,还是李轩,他们都要死,就让他们存活一段时间,此事过后,我要闭关修炼一段时间,嘿嘿,等我出关,希望石樾和李轩还没死。”
“在我闭关期间,你也闭关修炼吧!将修为提高上去,我不会亏待自己人。”宁无缺手腕一晃,一个巴掌大的青色玉瓶飞出,落在姜栋身边。
“这是精进法力的丹药,对你的修为有益处。”
姜栋心中五味杂陈,他已经没有退路了,宁无缺若是失败,姜家也会跟着倒霉。
他的心情十分复杂,不知道该如何对待宁无缺。
宁无缺变成不男不女,要他贴身伺候,这让他感到非常屈辱,可是宁无缺又给他丹药仙草,提供上佳的灵地,这让他心头一暖。
“谢谢。”姜栋犹豫片刻,称谢一句。
“自家人,用不着称谢。”宁无缺不以为然。
姜栋正想说点什么,镜面的画面发生了变化,一道女子的怒喝声骤然响起:“圣虚宗的地盘,岂容你们放肆?”
话音刚落,一颗房屋大的银色雷球从天而降,砸在十几名黑衫修士身上。
轰隆隆!
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响起过后,一轮百余丈大的银色骄阳骤然出现,挡住了整个画面。
“圣虚宗!”宁无缺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色痞超警 臭剛子
他的双手狠狠砸在水面上,溅起十几丈高的水浪,朝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去,发出一阵闷响。
姜栋眉头一皱,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圣虚宗这些年顺风顺水,魔道接连派了几位合体修士杀上圣虚宗总坛,都占不到什么便宜,这些年,圣虚宗派出了不少修士参战,输少赢多。
宁无缺之前派人袭击圣虚坊市,五名炼虚修士,他们联手可以力敌合体修士,结果如何?全军覆没,圣虚宗的炼虚修士直接祭出合体期的豆兵,灭掉了来犯之敌,李轩面都没有露。
没过多久,银色骄阳散去,十几名黑衫修士消失不见了。
十五名圣虚宗修士坐在一只十余丈大的银色巨鹰的背上,为首的是一名脸蛋圆圆的黄裙少女,正是陈杏儿。
陈杏儿如今有化神后期的修为,这些年,石樾砸入了大量的修仙资源给忠于他的手下,陈杏儿跟石樾、慕容晓晓的关系都不错,自然得到了大量的修仙资源,修为提升的很快。
魔道为首的修士是一名鸠面高鼻的黑袍老者,他有炼虚中期的修为,他是宁无缺的心腹手下。
“区区化神修士,好大的口气,不知死活。”黑袍老者神识一扫陈杏儿,脸上露出轻蔑之色。
他眼中寒光一盛,朝着陈杏儿虚空一拍。
阴风大作,鬼哭狼嚎之声大响,天色骤然暗了下来,陈杏儿头顶的虚空一阵扭曲,现出一只十余丈大的黑色鬼爪,黑色鬼爪表面布绿色的鳞片,鬼爪的指甲细长,看起来森然无比。
黑色鬼爪如同海底捞月一般,朝着陈杏儿的天灵盖抓去。
就在这时,陈杏儿的体表亮起一阵耀眼的红光,一道红光从她身上飞出,迎向黑色鬼爪。
轰隆隆!
庶女為妃之王爺請繞道 素素雪
一声震天撼地的巨响,黑色鬼爪被红光击得粉碎,红光赫然是一只通体红色的红色孔雀,它的脑袋奇小无比,尾巴细长,翅膀展开后,绽放出百道红色霞光,如同一轮红色骄阳一般。
离火雀,拥有一丝朱雀血脉,化神后期的灵禽,这是慕容晓晓给陈杏儿挑选的。
“布阵,迎敌。”陈杏儿冷冷的说道,右手一抖,一道耀眼的黄光飞出。
四號店 梨落
身后众修士纷纷做出了同样的动作,五颜六色的灵光飞出。
灵光一盛,十名百余丈高的巨人出现在地面上,它们颜色各异,目光呆滞,还有五只体型巨大的妖禽,体表符文闪动,灵气逼人。
五只化神期的豆兵,十只元婴的豆兵,这就是他们的底牌。
金海星多处据点遇袭,圣虚宗派出了大量的高手支援。
陈杏儿带了四名化神修士,还有十名元婴修士,支援这一处遇袭据点。
他们的敌人有一名炼虚修士,十名化神修士,从明面上看,圣虚宗处于弱势。
“豆兵!这么多!”黑袍老者目瞪口呆,目光变得火热起来,圣虚宗也太富裕了吧!人均一只高阶灵兽,一枚高阶豆兵?
宁无缺看到这一幕,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他可没有忘记,上次圣虚宗的修士祭出了合体期豆兵,这圣虚宗搞什么鬼,哪来这么多豆兵?豆兵不值钱的么?
“马上联系他们,让他们撤。”宁无缺吩咐道。
姜栋正要联系他们,却是迟了。
十名化神期豆兵扑向黑袍老者,尚未近身,五颜六色的法术就砸了过来,轰鸣声大响。
一只全身遍布红色灵纹的巨人双拳一动,滚滚烈焰席卷而出,砸向黑袍老者。
红色巨人还没近身,一股滔天热浪扑面而来。
黑袍老者身形一晃,化为一团黑气消失不见了。
赤色烈焰击在数名黑袍修士身上,他们直接化为了飞灰,赤色烈焰击在一座千丈高的翠绿山峰,大半座山头直接被荡平,火焰迅速蔓延开来。
“给我杀!!”黑袍老者寒声吩咐道,满脸杀气。
十名黑袍修士纷纷祭出一面乌光闪闪的幡旗,旗面上阴气环绕,鬼气森森,鬼哭狼嚎之声大盛,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他们刚要布阵,十名元婴期的豆兵冲了过来,五颜六色的法术铺天盖地的砸来。
男禍,娘子哪裏逃
房屋大的赤色火球,小山大的黄色大山、数以万计的白色冰刃等等,声势吓人。
轰隆隆!
一连串的轰鸣声响起,魔道修士四处躲避,地面被砸出一个个大坑,土石崩裂,房屋四分五裂,翠绿的山峰燃起了熊熊大火,火光冲天。
陈杏儿等人纷纷祭出一面红光闪闪的幡旗,旗面上符文闪动,冒出一丝丝红色火焰。
离火诛魔阵,这是李彦改良的阵法,陈杏儿等人除了修炼,剩下的时间就是操练战阵。
在陈杏儿的带领下,圣虚宗修士纷纷挥舞手中的红色幡旗,旗面顿时大亮,涌出一大片赤色火焰,掀起重重火浪,温度骤然提高,给人一种置身火山的假象。
黑袍老者一人应付五名化神期豆兵的攻击,十分吃力。
他怀里响起一阵刺耳的鬼泣声,不过他来不及理会。
一名黄衫巨人两只巨大的双拳砸了过来,黑袍老者连忙避开,两道巨响,地面多了两个十余丈大的巨坑。
一名通体青色的巨人抱着一棵百余丈长的参天大树,砸向黑袍老者。
天路盡頭我為仙
天空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一团巨大的火云骤然出现在高空,赤色火云剧烈翻滚,一颗颗房屋大的巨型火球飞出,砸向黑袍老者。
高空骤然下起了倾盆大雨,豆大的雨水化为一把把蓝色小剑,直奔黑袍老者而去。
破空声大响,数以万计的金色箭矢从四面八方袭来。
五只化神期豆兵,凭借一手犀利的五行法术,打的黑袍老者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黑袍老者知道自己踢到铁板了,他没有猜错的话,圣虚宗这些人经过了特训,这是战阵。
會有醜女替我嫁給你
他眼中寒光一闪,体表乌光大放,无数的纤细的黑光飞射而出,朝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纤细的黑光击在五名化神期豆兵的身上,响起一阵“叮叮”的闷响,仿佛金属相撞一样。
这些攻击对化神期豆兵如同挠痒痒一样,根本伤不了它们。
黑袍老者祭出一张黑色画轴,画上是一群狰狞的厉鬼,它们张牙舞爪,龇牙咧嘴,一副吃人状。
黑光大盛,一阵凄厉的鬼泣声响起过后,一只只黑色厉鬼从黑色画轴里冲了出来,为首的是一只头生黑色牛角的猿猴厉鬼,这是一只化神后期的鬼物。
它张口喷出一股黑色鬼火,击向豆兵,其他鬼物纷纷效仿。
五名化神期豆兵丝毫不惧,施法抵挡。
黑袍老者望了一眼陈杏儿,正要去偷袭陈杏儿,就在这时,五只化神期豆兵体表灵光大放,青红蓝金黄五种灵光飞射而出,化为一个巨大的五色光幕,将黑袍老者和鬼物困在里面。
五色光幕表面遍布玄奥的五色符文,犹如活物一般,五色符文扭动不停,地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淡金色,仿佛金子打造而成,金光闪闪,光滑无比。
黑袍老者体表乌光大盛,化为一团黑气消失不见了。
下一刻,五色光幕某处传来一道闷响,一团黑气现出身形,一大片五色火焰从光幕上飞出,击向黑气,黑气顿时倒飞出去,化为黑袍老者,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阵法!豆兵布阵!不可能!”黑袍老者咬牙切齿的说道。
豆兵十分珍贵,他也不过有两枚元婴期豆兵,而圣虚宗的修士居然祭出化神期豆兵,还布下阵法。
一般的势力根本拿不出这么多豆兵,哪怕是九仙派,整个宗门也不过两枚化神期豆兵和若干枚元婴豆兵,而圣虚宗修士直接祭出五枚化神期豆兵,联手布下阵法。
这还只是化神期的弟子,若是炼虚境以上的弟子呢?
简直不敢想象。
十几万年前,仙魔大战,五大仙族各祭出合体期豆兵,布下阵法,才灭杀了一位大乘期的魔族,豆兵布阵对于阵法师的要求极高,阵法师的布阵水平太低,豆兵布下的阵法并不强,除此之外,还要反复操练,这需要砸入大量得修仙资源,耗时耗力。
“这真只是圣虚宗的弟子,而不是五大仙族的子弟吗?”黑袍老者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