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星空巨蚊
小說推薦重生之星空巨蚊
“没有……很可能这颗星球上都没有……唉,可惜了,差不多是吃饭的时间,回去蹭饭去。”
唰。
贾岩消失在了城市的最高山头上。
下一瞬间,他出现在了自家的厕所里,坐在座便器上,淡定自若的笑着。
“小琳,你哥还没回来啊?吃饭时间还不回来,屁股痒了。”
“我挂电话问问吧。”
家里的人正在对他还没着家,而产生了相当大的怨念。
要知道,贾岩在这个世界里的大致年龄,算是刚升高中的年龄而已,家里人会担心也很正常。
嘟嘟嘟。
妹妹贾琳刚拿起手机挂电话,没想到来电音量在厕所里响起。
咔嚓,贾岩一边紧着裤子,一边从厕所里走出。
“不用挂了,我在家里呢,刚才想上厕所,就没打招呼进门了。”
“哇,哥哥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家里有贼进门了呢。”
贾琳吓的小脸发白。
看看父母的状态,好像贾琳并没将自己白天发生的事情告诉父母,这小姑娘,似乎与在外界的贾琳很像,想做什么,都是自己的想法去做,根本不准备与家人谈的样子。
当初在外界的贾琳,就为了给自己报仇,而隐瞒着父母做了许多的事儿,在这个世界的她,好像也复刻了这种性子,有了天赋都不说,恐怕是准备出点成绩之后,再对家人讲,也算是给个惊喜吧。
可惜的是,她的哥哥贾岩,早就洞察一切了好吗?
“唔,妈的饭还是那么好吃,今天有发生什么事情吗?”
贾岩拨拉着母亲李英的饭,吃起来相当的香气。
“没什么事。”
双亲是没什么事,对他们来说,今天的一切,就像是‘往常’一般的在渡过。
倒是妹妹贾琳,支支吾吾的有点想要说出自己在班级里的测试天赋的事情ꓹ 却忍着并没说出口来。
因为她都搞不懂,那测试的机器坏了ꓹ 是因为自己的天赋太好了,还是因为机器本来就有问题,所以还不如不说呢。
贾岩其实也没想要他们说出什么所以然来ꓹ 只是他想这么问问看,看这个世界的‘本土生物’们ꓹ 知不知道,他们的时代ꓹ 是从今天开始ꓹ 才算是变成了真正的‘生物’的。
在今天之前,他们都根本不是生命,而是一段段计算机自己演化而出的世界代码而已。
可惜的是,对这些生命体而言,他们是丝毫没有感觉的,只是睡了一觉,就变成了真正的生命体ꓹ 于他们来说,一切都没改变。
“嗯ꓹ 过两天我要毕业了ꓹ 接着去前线参军ꓹ 你们都没意见吧?”
咔。
一代家丁
吴胜的碗筷都摔地上ꓹ 吴母的身子踉跄一下,差点摔倒。
而吴琳妹妹则是一双眼眸直接瞪得浑圆ꓹ 就差没把眼珠子都瞪出眼眶来。
“哥ꓹ 你说什么呢ꓹ 上什么前线,你才什么实力啊ꓹ 上去送死吗?”
“小岩,这话可不能乱说,上前线这样的事情,要么就是家庭不好的人去,要么就是强者去的,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家,谁会将孩子送去前线!”
贾胜就像是心脏病都快出来了,吓到脸色发青。
爆炸 倪匡
贾母更是连话都说不出口,看着儿子,好像想从儿子口中听到贾岩说这只是个玩笑。
後唐
“我并没有乱说,爸妈,我做为这个城市,这个国家的一份子,自然是想要回报国家的,更想要在战场上出人头地,让你们享上清福,另外还有小妹,哥哥知道你的天赋不一般,这就需要大量的资源支持,现在的家庭是支持不起的,我出人头地之后,也就好让你的天赋更好的发挥出来了。”
贾岩继续咀嚼着嘴里的食物,刚好菜盘上的食物没人动了,他一个人笑纳。
因为这是自己家人,虽然是异世界的家人,但贾岩也给予了足够的尊重,与他们说了此事,但却绝对不会让他们阻止。
所以不等还想说什么的父母再讲,他挥了挥手:“不用再说了,爸妈,你们可能不知道,我并非是你们说的第一种送死那种人,而是你们说的第二种——我的实力足够强,足够在战场上自保的,以前没显露出来,只是在蛰伏罢了,现在我的实力足够了,也该是我展露头角的时候了。”
贾岩好像生怕父母亲们不信似的,挥手同时,令得一家人连带着桌子椅子啥的,一同转移到了距离家中几百米的公园里。
忽的一声,贾胜贾琳李英三个,就见眼前的画面变成了公园里的小林子景色,刚好周围的落日余晖,以及灯光都照耀着小林子里面,看起来风景美如画。
“这也是我的能力之一,现在你们相信了吧?就算有什么危险,相信我以这样的速度,也足够逃生的对不对。”
贾岩笑了笑,看看天空上的太阳落日景色,相当优雅的夹起一盘青菜,放到嘴里咀嚼一下。
“呃……”
“这……”
“怎么……”
三人都愣住了。
不过好歹这个世界的实力等级,以及各种神奇事件都很多,比如还有什么‘系统’啥的,突然来到普通人的身上,就会让那个人突然的变成极其强大,正因为听多了,所以人们的接受程度相当的高。
“没想到啊,小岩你居然有这样的能力”
贾胜就像是刚刚认识自己的儿子,对儿子的能力,感到相当的震撼同时,也有了些许的安慰。
既然儿子有这样的能力,那么就不能将其束缚在家里面,并且看他现在的态度,好像自己等人说些什么,也不会听的就是了。
“哥,你……你居然是这样的强者,我的天,这么快的移动速度,是瞬间移动吗?”
贾琳则是一双眼眸瞪的更大,好像今天第一天认识自家哥哥的一样。
“嗯,大致可以认为是瞬间移动吧,但并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强大,移动的距离也没那么远。”贾岩点点头。
“哇,太厉害了,有这样的速度,我上学都不怕迟到了,每天可以睡到七点五十分!”
贾琳简直要跳起来:“哥哥教我,我要学。”
“你学不会的,总之,我要去前线参军的事情,可以定下来了吧,相信我,不会死在前线的。”
贾岩都不想解释太多,也不想说,自己的其他能力,恐怕在瞬间移动的能力之上,但事情嘛,说多了总归是不好的,你才刚刚展露点实力,就想让家人信你那么强,别人肯定说你在吹牛逼。
“好,既然你想去,那就去吧,不过答应爸爸妈妈,如果有什么危险,就用你的这份能力逃走,哪怕来了一位厉害的强者,你远远看到就逃,行吗?”
“当然没问题,这样的话,我明天可就去了。”
網王同人 蕭遙傳 藥心
“这……这么急?参军的手续也不止一天两天吧。”
“不用那么麻烦,我自己去前线报名,直接参战就是了。”
贾岩淡淡然的说着,好像敢死队似的,死活就要马上上前线。
一家人都因为他这种离经叛道的作风,感觉到了深深的不熟悉,毕竟他们印象里的贾岩,说是比较安静的孩子吧,也不怎么对,但绝对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男孩而已,没想到就这么一天迟了回家,整个性格和行事方式,就变得好像相当的不同了。
要不是骨子里还是认识的那位家中长子,说不定他们都认为,这名儿子是否是被某个修真者大能给夺舍了呢。
没错,这个世界混杂了修者体系与魔法等体系,连夺舍这种事情都有。
“呃,毕业考刚考过,你就要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贾岩闪烁到了自己之前所在的那家所谓的学院里面,都不用要对自己实力的测定,直接要毕业证,给父母一个交待。
还好毕业证是早就准备好的,所以班主任老师很快就翻出来交给了贾岩,没想到,他听了贾岩的说辞,知道他是准备去往前线的,反应跟家人听到贾岩要去前线时完全一模一样,嘴巴里都能塞进拳头的样子。
“好了,老师,我走了,谢谢老师的栽培,未来你可以自豪的说,曾经教导过贾岩了,相信我,这是你一辈子最荣耀的事情。”
贾岩拍了拍老师的肩膀,好像很满意这位老师似的。
富家公子混校園
喂喂,反了吧?
班主任老师正想说些什么,没想到眼前的少年再对自己说了句:我走了。结果人影一个闪烁,竟是就如此消失不见。
这个所谓的星球遥远之地。
大概有个五千多公里之外,正有两支部队在边境线上互相鏖战着。
战线拉的极长极长,里面不时有电闪雷鸣,又有修真者的刀光剑影,又有魔法师的巨大能量,还有各种魔头在里面不时的咆哮怒吼。
有些修真者或魔法师,两个人就能打出一片几十公里的生物灭绝之地,打得惊天动地,根本是末日景象。
一千公里范围内,都被两国的人叫成了前线,并且这片前线已经纠缠了上百年,地面反覆被各种强者轰炸,根本就变成了焦土。
两军本来也想要抢占优势,然后进入对方的国土内的,可双方的实力相差不大,并且他们的身边又有别的国家在虎视眈眈,没办法全力以赴,于是这片战场前线,渐渐的变成了两军的一个纠缠的战争之地,死亡的人不断的往里面填,也有大量的英雄诞生,强者更是每时每刻都得到锻炼变得更强。
不少的两国民众,都习惯了这里的存在,连强者们也不过是将此地前线当成了磨炼之地,来此对于弱者而言,是九死一生,但对有一定实力的强者来说,却是近乎没危险的磨炼而已。
啪。
一名少年,闪烁着来到了这片战场之地外围。
他正是贾岩。
“这里就是前线啊,倒是打的相当痛快,破坏的也不俗,百多年的战场,都快成为遗迹了。啧啧,可惜,我来了以后,这里的历史就要改写了。”
贾岩看看自己脚下,他在想,是不是在这里留个印记,未来的人好知道,这里就是‘贾岩大人’初次到达战场的历史名地。
随手一指,地面上大片的石头蠕动起来,在脑波力量的搬动之下,将这里叠加,变成了一座三百多米高的石头山峰。
“这么点高,是不是太不起眼了点?算了,我不是那么高调的人,太高调了,说不定被人当成想刻意吹牛逼。”
贾岩摇摇头,他感觉自己还是得要低调点的。
什么?
说他到达此地搞出一个三百多米的山峰,已经很高调?
开什么玩笑啊,要知道他本体可是五十公里之巨的巨蚊好吗?三百多米大的山峰而已,恐怕他腿上一根腿毛都比这个长,你特么说他高调?
再说老子高调,削你哦。
後宮·笑靨千秋 涵若溪
贾岩感慨着自己居然如此低调,摇摇头,再往前踏出一步。
今天属于信黑国的边境首脑而言,是有点难受的,他们虽然已经在这片阵地里,与敌人鏖战了上百年的时间,但每一天的工作可并非是平平淡淡渡过的,每一天都会是巨大的战机与转折,看似比较平淡的战场上,同样是瞬息万变,不时有好消息与坏消息传来。
而今天,就是坏消息比较多的一天。
“什么?昨天信白国的一名魔法师,竟然将我国的一名修真者打得落荒而逃?现在修真者只能依靠法阵在苦苦支撑,已经对总部求援了吗?”
“另一边的普通战场上,有一股敌军奇袭了我军的大后方,造成了五十名我军高手死伤惨重?我的天。”
驚世獸妃 zxj小z
两方面得不好消息,令得信黑国的元帅,有些难受。
他做为元帅,在这条战线上,付出了不知多少的心血,毕竟他可是活了三百多年的人,早在这条战线还没开劈出的时候,他就已经是元帅了,再之后,这条战线开劈出的理由,也是他当时采取了与敌人对峙在这片地区的对策而渐渐演变成的。
他已经困在这片战场,这条战线上百年了,哪怕对他这样的长寿强者而言,那也是生命的三分之一,他迫不及待想要结束这片战线,好从这片地区里脱困出去。